第 1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而是大伯留下的?这么想,我便钻进了那顶与众不同的帐篷里面。

  帐篷里是空的,但有本笔记本,那笔记本我虽然不认识,但那是大伯最喜欢用的老款的黄纸皮笔记本,现在般只能在乡下买到,城市里已经很少见了,我立刻就确定了这顶帐篷的主人,激动不已,里忙将翻看笔记本。

  我原以为,这里面会记录某些线索,或者是大伯路上的经历,但另我惊讶的是,这里面却没有太多的东西,仅仅只有首打油诗,写的是个痞子调戏花姑娘的桥段。

  我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大伯这个老不正经的,怎么写这种歪诗?

  这时,杨博士也撩开帘子走进了帐篷里,股寒风顿时被夹带进来,我打了个寒颤,她凑到我身边起看,神色很专注,如同女神样的轮廓让人有些恍惚,但看着看着,我脑海里忽然响起了鬼魂陈的话:离她远些。

  这时,杨博士抬起了头,道:“这好像是孙先生的笔迹。”

  她居然认识我大伯的笔迹?我没问为什么,只是道:“不错,是我大伯留下的,除了这首歪诗,什么也没有。”

  杨博士皱了皱眉,忽然道:“你真的看不懂吗?这首诗里会不会隐藏着某种密码?”

  密码?

  这个说法让我心中动,于是再次去看那首诗,如果大伯真的用密码的形式留下了这份线索,那么他究竟是留给谁看的?

  他是否早已经算计到,还会有谁在他之后到达这里?

  如果真的有密码,那么密码又该怎么破解?这上面可是点儿提示都没有啊。

  杨博士又分析道:“或许是孙先生算好了会有很多人紧跟而来,所以才很隐晦的留下了这个线索,何亮那帮人也在这里扎营过,他们肯定发现了这本笔记,但可能由于笔记在他们眼里没什么价值,所以就直没有动。”

  我道:“你的意思是,这首诗,是大伯故意留下来,准备传达给某个人的?”

  杨博士看着我,说道:“或许就是留给你的。”

  不可能,大伯根本不会算到我会来这个地方,他又怎么会留下这样个东西给我,我的智商怎么样他又不是不知道,弄密码这种东西,也太为难我了。

  或许只是我多心了,这根本就是大伯那个老不正经的,在思春的时候随手写的打油诗?

  片刻后,小黄狗也走了进来,说道:“其它帐篷都查看过了,里面的装备都不见了,奇怪的很,你们两个躲在这里干嘛?就算是迫不及待,也要注意影响啊。”

  我将笔记本扔给他,道:“这是大伯留下的,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小黄狗看了遍,随后摸着下巴道:“我觉得师父想女人了。”

  杨博士扑哧笑,说道:“你们俩能不能别这么贫。”随后她神色正经下来,道:“帐篷留在原地没有带走,依我看只有两种可能,种是目的地就在附近,种是他们的当时遇到了什么突发情况,来不及收拾帐篷就离开了。”

  我道:“但是大伯和海姐的人,都是分批到达的,难不成他们到达这个地方的适合,都遇到了所谓的突发情况?”

  杨博士愣,说道:“那么第种可能性就大些,咱们得好好查查,附近有没有什么线索。”话题到此结束,我们也懒得扎帐篷,直接在海姐等人的帐篷里落户,趁着天色未暗,我们对周围进行了大面积的搜索,但这里除了冰就是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人都去哪儿了?

  生死雪域第四十三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火山

  除了外伤比较严重的王哥以外,我们都直对附近进行搜索,直到天色昏暗,难以辩物,这才作罢。

  夜晚,我们行人围坐在无烟炉旁,火苗窜动,炉子上煮着饼干糊,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我们需要吃些热的东西来温暖肠胃。

  那个温泉就在我们的露营地旁边,但却没人有心思下去洗澡了,只洗干净手脚,吃喝完毕,便缩进了帐篷里,我睡的是大伯这边的帐篷,睡到半夜的时候,外面风雪忽然刮的很大,激烈的拍打着帐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砸这种条件下,我睡的不太踏实,便拿出只小手电打开,重新翻看大伯的笔记本,细细看上面的诗。

  难道真如同杨博士所说,这笔记本上,隐藏着什么密码吗?

  正看着,帐篷上忽然多出了个黑色的人影,根据头发的蓬松度,我知道是小黄狗,现在正好轮到他守夜,不等我开口,他便不请自来的钻进了帐篷,抖身上的雪花,冲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我看的出来,他是有事找我,于是我点了点头。

  紧接着,小黄狗便坐到我旁边,将我手里的笔记本拿了过去,撕下页纸,在纸上画了个九宫格,我心想,他这么晚来,总不至于是来玩填九宫格的游戏吧?

  这游戏懵小孩子还成,大人玩可就太幼稚了。

  紧接着,在九宫格的上面,小黄狗开始写下了串数字,数字完全没有任何规律,每写串,就会看看大伯的那首打油诗,似乎是按照那首诗在寻找什么规律,我立刻知道小黄狗发现了什么,于是调弱光线看着他古怪的举动。

  小黄狗边动作,边看了我眼,忽然压低声音道:“这是个九宫密码图,以前师父带我去拜访位同行时,在那位同行的家里见过。”

  我压低声音道:“真的有密码?你白天怎么不说,浪费了我们大半天功夫。”

  小黄狗笑了笑,道:“我只信任你,你不会在背后害我。”我时哑然,细细想就明白过来,小黄狗依旧不放心鬼魂陈,或许是他从小生存方式的原因,他比鬼魂陈更难以去信任个人,即便面上经常称兄道弟,笑嘻嘻的,估计内心里,究竟有没有信任谁,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九宫密码图?

  我从来没听说够这个东西,大伯弄这样个密码,难道就是特意留给小黄狗的?靠,这可太偏心了。

  我不太清楚小黄狗是怎么破解密码的,这个过程有点儿像道家中阴爻和阳爻的推演,正所谓不知易不为医,小黄狗懂这方面的知识,到也不算意外。

  没隔会儿,他就会在九宫格里填下个字,字则是诗里所出现的文字,只是组合的顺序也不样,当九个格子都填满时,上面出现了这样句话:我在湖底得到规矩速来。

  如果架上标点,就是我在湖底,得到规矩,速来。

  湖底?

  规矩?

  什么意思?

  难道大伯在湖底下?

  但得到规矩四个字又是怎么回事?规矩?这玩意儿是可以得到的吗?它难道是指某样东西?我看向小黄狗,他也显得很疑惑,冲我摇了摇头。

  紧接着,他将那份九宫密码图毁去,压低声音道:“在湖底的意思很明确,但后面句话我也不明白,师父在时,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什么?”

  我仔细回想着和大伯这年来相处的点点滴滴,但都想不到于此有关的信息,只能摇头,低声道:“没有,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个规矩是不是种暗号?”

  小黄狗道:“得到规矩?规矩规矩从字面上来讲,可以指某种老例,比如白天劳作,晚上睡觉,男耕女织,这都是规矩,师父的意思,会不会是指,让我们得到某个有定规律的东西?”

  我觉得很纳闷,如果真是这样,大伯为什么不直接写出来?又或者是,规矩就是那个东西的名字?我忽然想到了那个铁球,说道:“会不会是指陈默手里的东西?”

  小黄狗道:“那个铁球?它能代表什么规矩?”

  这只是我的个猜测,要真较起真来也说不出个二三,但有点可以确定,大伯就在湖底下!

  只不过,湖地下怎么住人?难道说底下也有水洞类的东西?这湖是个温湖,湖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生物,只是湖的范围太广,我们又没有潜水设备,即便真有水下通道,我们又该怎么寻找?

  我问小黄狗打算怎么做,他说:“何亮那帮人肯定也下水了,他们都能找到,没理由咱们不行,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规律,明天我们下水好好找找。”

  事情商定,小黄狗便出去继续守夜,我觉睡到天亮,醒来的时候其余人都醒了,风雪也止住,天地间显得肃静而庄严,皑皑白雪圣洁无比,扎西跪在湖边做祈祷,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雷打不动,就是我们在逃命的时候,时机到,他嘴里也会开始冒藏语,我句也听不懂。

  小黄狗在边活动筋骨,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将密码的事情告诉鬼魂陈,但如果我们想要下湖搜索,这件事情铁定瞒不住,正想着,站在湖边的鬼魂陈忽然回头,用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眼光不能说奇怪,确切的来讲,这种冰冷,如同在看尸体的眼神,我已经很久没用从鬼魂陈身上看到了。

  除了我们最初认识的那几个月,互相厌恶堤防时偶尔会收到这种目光,在后来的几个月,我们的关系逐步平和下来,是经历过生死后的积淀,但仅仅夜,我发现他的眼神就变了,毫不掩饰的冰冷。

  我心里顿时咯噔下,心说,我哪里得罪他了?在眨眼,却发现鬼魂陈的眼神又恢复的淡然,双手环在胸前,淡淡的注视着湖水,似乎在盘算些什么,目光根本没有落到我身上。

  但我知道,刚才的切不是我的幻觉。

  睡懒觉果然不是个好习惯,难道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变故?

  就在这时,杨博士给我递了碗煮好的饼干糊,说道:“趁热喝,我们决定要派两个人下湖打探,黄先生破译出了份密码,先是孙先生很可能去了湖底的某个空间,我们必须下去找。”

  小黄狗果然已经说出去了,我接过饼干糊,边喝边道:“有说让谁去吗?”

  杨博士迟疑了下,道:“这个提议是黄先生提出了,他说和你起下水,你们俩水性都不错。”我呛了下,我的水性确实不错,但比起鬼魂陈还差截,小黄狗不拉鬼魂陈下水而带着我,不明显在告诉所有人,我和他之间有猫腻吗?

  杨博士又道:“不过这水域的范围太大,光凭你们两个也不行,所以我们将水域进行了区域划分,轮流替换,你和他搜索完第区域,我和陈先生下水搜素第二区域。”

  我道:“你也下水?”

  “当然。”杨博士笑了笑,将头发掠到耳后,说道:“我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添麻烦的。”

  小黄狗那边在做热身,我们没有携带潜水装备,切只能靠自己的水性,我在水里大约能憋气两分钟,这是极限了,再憋久些就会溺水,至于小黄狗我没有计过时间,但应该比我要强些;喝完饼干糊,我们做了下热身,人提盏防水探照灯潜了下去。

  湖的周边很浅,可以看到石头,但越往里游,水就越,而且温度似乎也高些,水流很平稳,我和小黄狗左右,交替往下潜展开搜寻,但水底只有石头,其余的无所获,就在我憋不住气准备上潜的适合,我忽然发现水底下有块红色的石头,颜色特别古怪,像用血沁了样,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便将它打捞出去。

  另头,小黄狗也在三十多秒后浮出了水面,摇头表示无所获,我将你红色的石头带上岸,它只有巴掌大,和鸡血石的后不样,这种红在阳光下,更像是种橘红色,如同火的颜色。

  杨博士看,便惊奇道:“是火焰石,这种石头只在火山周围才有,湖底难道有火山口?”我看向扎西,扎西摇着双手,道:“没有没有,我们这儿从来没有过火山爆发的传闻。”

  杨博士道:“不定是活火山,或许是很久之前的死火山,而且有些活火山的活动周期很长,或许万年才喷发次,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个巨大的‘温泉’是怎么来的了。”

  合着我们之前直是在火山口游泳?只不过我在书本里看过的火山,大多是尖嘴的,但这个火山口,怎么会凹陷进雪山里,而且上面还灌了水?

  杨博士对此给出了些很专业的推测,由于火山长时间没有喷发,使得火山口周边的泥土没有增加,而相对的,三神雪山隆起,并且随着地质运动,还在缓缓拔高,两山融为体,使得火山口所在的地方称为块盆地,打从开始进入盆地时,我们就已经走进了火山中。

  我勒个去,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生死雪域第四十四章【更多精彩请访问b2第二书吧网】老鳖

  扎西听完担忧的说道:“那咱们会不会遇到火山喷发?”我现在才发现,这小子单纯归单纯,有时候单纯的让人想抽他,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万年都没喷发次,要能让你碰上,除非你是扫帚星转世。”

  杨博士笑道:“我们赶上火山喷发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个完全不用担心。”

  紧接着,她和鬼魂陈便准备入水,由于没有携带游泳装备,杨博士只穿着内衣就上阵了,身材十分标准,又不像模特那样骨瘦如柴,肤色很健康,她很大方,划定了下水域,便和鬼魂陈起下水。

  直到此时,我才真的确定杨博士对我并没有所谓的感情,如果她真的喜欢我,是绝对不会这么落落大方的穿着内衣下水的,或许她以为自己演的很好,但我估计她这个人应该没有过什么情感经验,偏偏忽略了这点,个女人如果真的喜欢个男人,即便以前再大方,之后也会变得有顾忌,连我这种恋爱经验少的可怜的人都明白,她偏偏却忽略了。

  两人下水后,小黄狗意味深长的看了我眼,说道:“你媳妇儿身材真不错。”

  我苦笑道:“八字还没撇,你就别跟着搀和了。”什么媳妇儿,我这回是被杨博士给耍了,这人也是个演技派,表面上看起来温和稳重如同女神,内心也是花花肠子大堆,甚至隐藏的比任何人都好。

  她装作喜欢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在沙漠里,我们也只是偶遇,按理说,我身上没有什么值得让她费尽心机得到的才对。难道又是因为鬼魂陈?郝教授似乎知道鬼魂陈的身份,这切有什么联系?

  我总算明白,打从开始去博物馆找郝教授开始,我就已经被他给算计了,这件事情,鬼魂陈应该从开始就有所察觉,但他到现在才提醒我

  这姓陈的难道是故意让杨博士跟上来的?

  他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现在他们两个起下水

  我心里咯噔下,觉得有些不详的兆头,忍不住紧紧盯着水面,害怕出现什么变故,杨博士的潜水时间是两分钟左右,鬼魂陈是四分钟左右,按理说应该是杨博士先出水,但两分钟后,当我看到率先浮出水面的鬼魂陈时,心里顿时就凉了,果然,鬼魂陈打手势道:“她失踪了。”

  他这句话是对我说的,我忍不住冷笑,亏我还将他当成兄弟,合着到头来,还是我自己头热,失踪?是被你弄死在水里了吧?

  接受到我的目光,鬼魂陈怔了下,随即皱眉上岸,浑身滴淌着水也不擦,冷冷道:“你在怀疑我。”

  “你从开始就知道她有问题,你为什么不早说,故意放线让她跟上来,就为了弄死她?陈默,你的演技很好,但我也不是傻子。”

  鬼魂陈笑了下,笑容闪而逝,随后冷冷道:“随你怎么想,就算是我在水里把她弄死了,你打算怎么办。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他用的是陈述句,

  小黄狗看戏看够了,见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立刻过来打圆场,搂着我的肩道:“我说兄弟,这就是你不对了,杀人这种事情可不能随便栽赃陷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和尸体都还没见到,现在说这些,是不是为时过早了?”说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不着痕迹的捏了下。

  我明白现在不是闹翻的时候,只是这种被信任的人从头到尾算计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好。

  小黄狗打圆场,我也顺着台阶往下爬,说道:“那就下去捞人。”我和小黄狗重新进入了第二水域,但下面黑沉沉片,什么都没有,我们浮上水面换了换气,便和小黄狗又游向第三水域,下潜没多久,我忽然发现,黑沉沉的水下有点昏黄的光晕,像是有人提着探照灯样。

  难道是杨博士?

  我赶紧游了下去,水底果然有只探照灯,静静的躺在块火焰石上,周围并没有人。

  杨博士下水时,所有的装备只有套内衣以及只探照灯,如今灯丢了,她又直没有浮出水面,下场可想而知。

  难道鬼魂陈真的将她弄死了吗?

  他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即便真的死了,也该有尸体才对啊。

  正想着尸体这回事,远处的小黄狗忽然晃了晃手里的探照灯,似乎是有什么发现,招呼我过去,难道是找到尸体了?我心里有些沉甸甸的,捡起杨博士遗留下来的探照灯,朝着小黄狗游过去,结果等我走到光晕所在的位置时,顿时就愣住了,因为小黄狗也不见了,湖底就剩下只孤零零的探照灯。

  就在十几秒之前,我确定小黄狗是在朝我发信号的,只不过是我游到他身边,这不足半分钟的时间里,他怎么就消失了?我立刻在原地转了圈,准备看他是不是游到周围去了,当手电筒的光芒打向湖的侧时,我忽然发现湖侧的石壁上,似乎刻画着某种东西,正打算凑上前仔细看时,脚踝忽然被个温热的物体裹住,使劲儿将我往下跩,这下子突然其来,我猝不及防之下,手里的探照灯也掉了下去,这时我才发现,湖底居然爬着只巨大的老鳖。

  它究竟是不是鳖我不知道,因为鳖是没办法生活在温水里的,但至少从外观上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