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只是努力地睁着眼睛,努力的睁着眼睛,等待大臣们的到来。

  旁边的郭女王看到曹丕如此痛苦的挣扎,她不由地哭了,她说道:“陛下,臣妾这就给你去找太医。”

  郭女王的手突然间被曹丕抓住了,他的手已经干渴得如同枯枝了,他看向郭女王摇头说道:“不要,不要去陪在朕的身边,朕害怕孤独”

  郭女王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站在郭女王旁边的太监总领看到这个样子,当下也忍不住垂泪了。他走到外面看向门口的宫女说道,“人还没有到吗?你们几个快去催。”

  旁边的宫女当下应声说道:“是”

  不过会儿,曹洪,曹休,司马懿,华歆四个人冲冲忙忙地赶来了。

  曹洪和曹休两个人显然是脸悲痛,甚至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那种,而司马懿整个人的脸上虽然有悲痛,可是却仿佛带着轻松,而华歆这个人的脸色虽然悲痛,可是却不见哀容。他们集体来到了曹丕的床前。

  “陛下,臣等来了”四人人当下跪在了曹丕的床前哭泣地说道。

  曹丕当下握住郭女王的手说道:“扶朕起来。”

  “陛下”郭女王当下忍不住担心地说道。这个时候,曹丕是不可能做起来的,她很担心,曹丕会突然间栽倒了。

  “扶朕起来”曹丕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不过语气加重了几分。

  听到曹丕这话,郭女王只能很无奈地将曹丕扶了起来,拿过靠垫放在床横上,给曹丕靠着。曹丕躺坐在床上,尤其无力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他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有种快要喘不上气的感觉。

  “朕已经病入膏肓了”曹丕当下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说道。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眼泪直往下落,齐声说道:“陛下,你定会好的你只要安心养病,你定能够好起来的。”

  听到这话,曹丕摇了摇头说道:“朕病已经是药石无效了。不可能再治得好的了。朕召你们来,就是想要询问下你们的意见。朕想传位给”

  说到这了,曹丕喘不过气来了,他当下呼吸十分的困难,看到曹丕这个样子,郭女王当下马上用手抚曹丕的胸口给曹丕顺气。

  众人听到这里,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传位给谁?

  曹丕只有两个儿子,个曹安才三岁,他的母亲是郭女王宫里的个小宫女,因为难产死了,因此他便成了郭女王的儿子。另外个曹协,才岁,是李贵妃生的。李贵妃是李通的女儿。

  若是传位给曹协,那么李贵妃就成了国母了,李通就成了国丈了,无形当中,就增加了两个强大的外戚,这是郭女王和这四个臣子所不愿意看到的。

  除此之外,曹丕还有可能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他的兄弟,比如说直押在地牢不见天日的曹植,不过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小到让人可以不去考虑。

  “陛下你要将皇位传给谁?”郭女王当下忍不住问道。她脸上充满了希望,只希望他能够说是曹安。

  曹丕的气被顺直了之后,他才说道:“朕要传位给曹曹安,传位给太子曹安”他想说传给曹协的,因为他明白李通的能耐,若是传给曹协,那么以李通的能耐定可以助曹协治理好这个国家。可是他刚刚从郭女王的眼里读到了片杀机。

  他知道,自己旦将皇位传给曹协,那么自己的圣旨肯定会被郭女王和这四个大臣更改的,他还知道,曹协和李贵妃,甚至是李通,肯定会被铲除的。因此他选择了曹安。他的心中有些痛苦,因为他知道,他死后,整个魏国肯定片混乱。

  这些年来,自己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积极的事情,除了整日里醉生梦死,还是醉生梦死,唯做的积极的事情,就是让士兵屯田,这个样子,让百姓的生活好过了不少。

  三年来,魏国都是风平浪静的。

  也许正是如此,自己才能够醉生梦死,才能够在温柔乡中沉沦吧

  突然间曹丕有些明白过来了,林若当年为什么让刘备在荀彧的面前许下七年之内不发兵攻魏,原来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陛下,陛下你怎么了?”郭女王看到曹丕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她当下不由紧张地问道。她很担心,这个笑容就是曹丕的遗容。

  “封曹协为乐王,封地是临江。即可让他的母亲带着他到临江去上任。封李通为广元太守,让他永远屯兵在剑阁驻扎,以保卫蜀地。”曹丕当下摇了摇手说道。

  听到这话,底下的臣子应声说道:“是”

  “你们四个都是朕的亲信,朕如今命在旦夕,因此要将太子曹安托付给你们了。”曹丕当下又看向跪在底下的四人说道。

  “大将军曹洪,朕赐你为全军大元帅,由你负责三军的调动。”曹丕当下看向曹洪说道。“记住,定要守住我们曹家的江山。定要守好北门,看住南面刘备和孟获都不是安分的人。”

  “臣定誓死保护好魏国的江山,绝不让魏国的江山在臣的手中沦陷。”曹洪当下哭泣地抱拳说道。

  接下来曹丕又封了曹休为骠骑大将军,领司隶校尉,将整个成都的安危都交到了他的手中。封华歆为司徒,并且让他掌管民政,和百官。

  到最后封司马懿的时候,曹丕盯着司马懿看了好久,才说道:“仲达的才华与林若相比,不相上下,朕希望你能够辅佐太子,统天下,臣就将太子交给你了。封你为太傅,专门负责督导太子的学习吧”

  司马懿听到这话,心里狂骂曹丕的无耻,心里十分的怨恨曹丕,到死了,还要阴自己把吗?

  “臣多谢陛下的夸赞,臣定会辅佐好太子,让太子成为个旷世明君的。”司马懿口不对心地说道。

  曹丕当下看向司马懿那口不对心的样子,不由笑了。你想要谋反么?那你得有兵权,可是你觉得我会给你兵权吗?

  “你们几个先到外面去,我有些话要和仲达单独说说。”曹丕当下对众人说道。

  众人疑惑地看了眼曹丕,再疑惑地看了眼司马懿,当下抱拳躬身缓缓地退了出去。曹丕又让左右宫女太监都退下去。

  整个宫里,没有太监,没有宫女,只有曹丕和司马懿两个人。曹丕靠在床上,而司马懿跪在地上。

  两个人相对而视。时间点点的过去了。

  最后,还上曹丕先开口了,他说道:“林若的话我相信了。”

  司马懿抬头看向曹丕说道:“陛下,臣不相信。”

  我绝不相信,我司马懿要七年才篡夺魏国的江山,绝不相信。他林若又不是神,他能够算得那么准吗?

  曹丕又喘了起来,他几乎要喘不过气了。看到曹丕这个样子,司马懿还是站起来给曹丕顺气了。曹丕呼吸顺畅了之后,他看向司马懿,以种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司马懿。

  最后,他有些伤感地说道:“你这些年来,所作的切不是都在为篡位准备的吗?送美女给我,迷惑我的心智,为人低调迷惑我的耳目,你只怕还下药损害我的身体吧”

  听到这些,司马懿惊了,他完全惊住了。他没想到现在曹丕和对自己说这些,他当下跪了下来,战战兢兢地说道:“臣没有,臣直都是忠心耿耿为陛下你做事情的,臣真的没有存在半点非分之想啊。”

  “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吗?”曹丕当下摇头说道,“人将死的时候,会将什么事情都能看透的,伯达,你的心思,我其实已经看透了”

  “你直在惦记着朕的皇位你们司马家直在窥视整个天下。不是吗?”曹丕当下看向司马懿,他眼睛冒出了丝精光说道。

  司马懿的眼睛里也闪过丝寒光,他已经对曹丕动了杀心了。曹丕这个样子,他可以随时让曹丕提前驾崩。

  “陛下,臣绝对没有背叛陛下你陛下你千万不要相信那林言心的离间你我君臣的话,那林言心最擅于攻心,他这样做是希望陛下对臣生出防备,让你我君臣离心啊陛下,你千万不能中了他的诡计啊”司马懿当下磕头说道。

  “仲达,你到现在还是不承认吗?”曹丕心里忍不住叹气地说道,可是他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到心口阵剧痛,整个人眼睛不由睁得大大的看向司马懿,只见司马懿的脸上浮出了阵笑容。

  “你最终还是背叛了朕”曹丕抬手指着司马懿说道,他的话没有说完,手就滑落下来了,整个人眼睛就黯淡了。

  曹丕死了。司马懿当下不由放声嚎嚎大哭起来。他边哭边叫道:“陛下崩天了,陛下崩天了”

  第四十四章:是天意还是人为?

  “第二更送卜!求卓票票好少啊!严重打击了汇特!

  “军师,到底是什么事情?。张松忍不住问道。

  林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想曹操不会用这个计策的。呵呵,天色已晚,诸位既然来了,那么就留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吃过晚饭后,众人都离开了。只有黄叙留了下来。

  “老师,你到底担心什么事情?学生从来没有见过军师如此担心!莫非真的会出什么大事?”黄叙冉道。

  “灵风,今天为师之所以没有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是因为此事关系到整个西蜀。而张松又是西蜀中人,我担心我说出来的话,可能会给刚刚平定的西蜀造成混乱林若让黄叙坐下来,然后说道。

  “军师,你为何这样说?莫非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吗?。黄叙很奇怪地看向林若问道。

  “灵风,若是你是曹操,袁绍称帝,你会做什么?”林若看向黄叙问道。

  黄叙思考了下说道:“出兵攻打袁绍,联合主公出兵攻打袁绍?。

  林若摇了摇头说道:“不,就算曹操说与主公联合出兵攻打袁绍,主公又怎么出兵呢?从荆州出兵?经过他曹操的地盘去攻打袁绍?。

  黄叙听到了林若这话,不由愣了下。然后说道:“从荆州出兵”那势必要经过许都啊,,曹操不会答应的吧!”

  要知道许都是曹操的老巢,若是让刘备率领几十万的军队经过许都,曹操会放心?就不会担心他刘备个见利忘义,顺便端了曹操的老巢?

  就算曹操不介意,那刘备也会担心曹操有什么埋伏。

  “没错,曹操不会答应,主公也不敢。那么只有从徐州往青州这个方向出兵了。可是这样子,对曹操来说,根本是杯水车薪。要知道。如今我们只占据了半个青州,泰山以南是我们的,泰山以北是袁绍的。袁绍和我们共有泰山之险。只要员得力的夫将,和个得力的谋士,就足可以拒我们的大军了。”

  “何况从荆州扬州往徐州方向出兵,路途遥远,这样子,就绕了个大弯,耗时费力,不划算啊!”林若叹气地说道。

  黄叙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很麻烦。军师,那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曹操和袁绍两个人会坐视我们主公坐山观虎斗吗?”林若看向黄叙问道。

  “军师我想不出来,他们会做些什么!”黄叙摸着头说道。

  “我担心曹操知道袁绍称帝了之后,会派遣使者到襄阳,向主公提出个建议。那就是曹操用充州和豫州之地来换西川之地。这样主公便可以不必绕道徐州,可以直接从荆州出兵,攻打袁绍了。”林若当下说道。

  听到林若这话,黄叙愣了下,然后说道:“什么!这怎么可能?充州豫州两州之地换西”之地,这曹操不是亏吗?要知道,这两州之地,可是他曹操的迹之地,他曹操舍得?何况如今曹操定都许都。他会舍得换吗?”

  “灵风啊!你还是嫩了点。我问你,充州和豫州两州之地。以前确实很富庶,可是这十来年的时间,先是黄巾军,后是军阀的混战,这两个地方的百姓早就民不聊生了。你可知道,当初充州生蝗灾的时候,曹操的大军是怎么度日的吗?”

  “怎么度日?”黄叙摇了摇头问道。

  “吃人脯林若说道。

  黄叙听了这话大吃惊,愣愣地看向林若,顿时说不出话来。

  “西川富庶,而充州和豫州两地久经战乱,就算这两年百姓的生产得以恢复,依然比不上蜀地。而且你以为曹操会那么好将整个充州和豫州让出来吗?他定然会将这两州之民迁徙往雍州。好据汜水关函谷关的天险来守住雍州。这样子,反而让我们直接和袁绍对上了。他曹操可以坐山观虎斗了林若当下苦笑地说道。

  “啊”如此说来,曹操想要用两州的空地来换我们的西川富庶之地?这样做,我们不是亏了吗?”黄叙当下明白过来了。

  “灵风,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因此我打算今夜立即动身赶往葭萌关,你马上动身赶往垫江,我即刻给公谨修书封,让他率领江东水军逆江而上,从垫江兵分两路攻取东川。务必,要将东川打下半,这样旦战局开打,主公就算是想要答应,也绝不会有机会答应了林若看向黄叙说道。

  “是,军师!”黄叙当下抱拳说道。

  右二苫叙离开,林若马卜让人将法正叫来六法正年龄比懵要长上几岁,不迂这咋小人并不因为的年龄长,而比诸葛亮的心胸广阔。法正的心胸十分的狭隘,这在历史上早就已经有记载的。不过林若直以为是历史记载,可是等到他入川,攻破成都的时候,就现这个记载点也没有错。

  林若知道法正的能力,因此在清醒之后第件事情就是让法正当了这个成都令,别看他只是个小小的县令,可是权利十分的大,在整个西川来说,除了张松他们三个别驾以外,他就是最高的文官了。

  当了成都令的法正,第件事情就是有恩报恩又仇报仇,成都里某个世家曾经和法正不和,法正以谋反罪将他们全家斩杀了,还有许多刘璋的老臣,也被法正整治,个个都来找林若告状。

  林若面对这样的事情,只是淡淡笑。然后将别人的告状信给法正看,然后说道:“孝直,怪不得别人都叫你睚眦,原来你真的就是睚眦必报啊!”

  法正听到林若这话,当下马上跪下说道:“军师,这些人在正落魄的时候,曾经陷害过正,正如今有能力了,自然不会放过他们。若是军师认为正做得不对,那么还请军师罢了正的成都令。”

  听到法正这话,林若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拍着法正的肩膀说道:“我严新对这些世家本就没有什么好脸色。而且我查过了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报复他们也就报复了。不过,如今主公新得蜀地,你不要把整个蜀地的世家都得罪了,到时候,失了人心才好,你要报复,也可以偷偷的报复,我不想再看到有任何关于别人弹劾你的奏表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法正愣愣地看着林若,好会说道:“多谢军师。正知道如何做。”

  果然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弹劾法正公报私仇的奏折,林若暗地派人去查询,现法正报仇的手段果然厉害,那些敢于和他叫板的世家不是被“山贼”给灭族了,就是被“火灾。给烧死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诸葛亮私下问过林若,为何要纵容法正这样子做。

  林若给出的回答是:“孔明,法正这个人虽然报复心很强,可是他却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绝不会恩将仇报!这样的人,比那些伪君子要高尚百倍。说实话的,我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我查过了,法正弄死的这些世家,本身在蜀地百姓当中口碑极差。

  其实法正也知道我的意思,他这样做,也是我的意思。”

  得知这些之后,诸葛亮不管了。

  就在林若回想的时候,法正来了。

  “孝直,坐!我有事要找你过来,商量。”林若当下伸手请法正坐下来。法正抬手微微朝林若躬身说道:“多谢军师,不知道军师这么晚叫正来有何事?”

  “孝直,你我都是主公帐下的官员,以后不必如此客气了。况且新也不过长了你几岁。你若是不介意,便直呼新的字便可了。”林若笑着说道。他示意左右上茶。

  法正听到林若这话,当下愣了下,然后说道:“军师对正栽培之恩,正无以为报,如何能直呼军师的表字?”

  “你怎么和孔明咋。德行。好了,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林若无奈地说道。

  法正听了之后不由笑了。在法正看来,林若直对诸葛亮十分的不错,甚至给人种亲弟弟的感觉,如今他听到林若将自己和诸葛亮相提并论,心里自然明白,林若把他放在了和诸葛亮样的高度上了。

  “军师!你这茶好香”莫不是嫣然山庄的清明雨?”法正喝了口丫环送上来的茶,然后吃惊地说道。要知道这清明雨,那可是嫣然山庄出的珍品,价格十分的昂贵。

  “呵呵,孝直若是喜欢,过几日我叫人送些到你的府上。你也知道,自从我师兄离开了之后,嫣然山庄就在我的手中了。因此这清明雨对我来说,到也可以让人弄到的”小林若笑着说道。

  法正当下连声道谢。

  “孝直,我今天得知个消息,你可能已经在永年哪里知道了林若说道,“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法正沉默了会儿,然后说道:“军师,你是担心两头开战,对主公不利?还是担心主公会用西川去换充州豫州之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支持作者,支持正!

  第四十四章:是天意还是人为?二

  “第二更送卜!求卓票票好少啊!严重打击了汇特!

  “军师,到底是什么事情?。张松忍不住问道。

  林若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想曹操不会用这个计策的。呵呵,天色已晚,诸位既然来了,那么就留在这里吃顿便饭吧!”吃过晚饭后,众人都离开了。只有黄叙留了下来。

  “老师,你到底担心什么事情?学生从来没有见过军师如此担心!莫非真的会出什么大事?”黄叙冉道。

  “灵风,今天为师之所以没有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是因为此事关系到整个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