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那么多了,保护陛下重要!”辛评当下苦笑地说道。他知道自己病重,时日无多了,又何必再逃呢!

  “辛大人,我等告辞了!还望大人保重!”这几个人知道辛评抱着必死的决心,当下也不再劝辛评了,他们马上带领了队人护送这袁绍朝东门而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骑飞马朝这里奔过来了。

  “辛大人,不好了,城里的股乱兵杀死了南门的守将,打开南门,将曹操的大军放进来了。”

  “都起来了吗?”辛评当下说道,“我知道了。”

  “大人,不好了,东门守不住了”又个骑兵跑过来禀报道。

  “大人,你怎么了?”旁边的士兵看到辛评摇摇欲坠的,当下赶紧跑过去扶住辛评,然后关切地问道。

  辛评摇了摇手,然后说道:“我没事,送我回府!我休息下就没有事了。”

  第九十四章:河北义士何其多

  公元202年六月二十九日,刘曹大军攻破邺城,袁绍在韩猛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赵睿等五人的保护下,逃离了邺城,途中遇到了关羽和张绣等二人的拦截,双方拼得鱼死网破,韩猛趁乱带着袁绍逃往了幽州。

  第缕阳光照在这邺城之上,老百姓们都不敢把门打开,因为此刻他们的鼻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血腥味。他们在躲在屋里,小心地透过门缝看着外面,发现街道上片片嫣红,死人到处都是。

  大街上,马蹄铮铮,曹军和刘军共同占据了邺城。两家人早就约定好了,谁先破了邺城,邺城的钱粮和人才就归谁。可是昨天夜里,场混战,两家人似乎都是同时进了邺城的,因此利益的分配,自然就有了矛盾。

  不过这不难调解。

  曹操的人马进邺城,第件事情就是搜刮钱粮,毕竟曹操此刻军中最缺的就是粮草和钱粮了。而诸葛亮很早就接受了林若的思想,人才是最关键的,因此刘备的人马进邺城第件事情就是派出人马将袁绍的几位点了名的大臣家给重兵围住了,然后很客气地将那些人请到了军营里,暂时住几天,以防曹操突然间抢人。

  不得不说的是,沮授被张飞很客气地“请”到了军营,见到了关羽诸葛亮张飞等人的时候,哼了声,将脸别过了边,然后说道:“授不降,你们要杀便杀吧!”

  听到这话,张飞心里佩服沮授个忠臣,可是他刚才就已经和诸葛亮等人商议好了,这个黑脸由他来唱,也就是他这样性格的人,才符合唱这黑脸。

  他当下呀呀地叫道:“你这腐儒,你既然被抓了,为何不降?你就不怕俺老张,矛将你刺死吗?”

  看到张飞这个样子,沮授当下轻笑地说道:“自古忠臣不事二主。汝等要杀,就杀,何必多费口舌呢?”

  “二将军,沮大人忠义,岂是你我可以说服的。这样吧,沮大人,我家主公如今身受重伤,人在黎阳,不在这邺城。素日里,我家主公对大人这样忠义之士,十分佩服。再交代,要我等善待先生。因此,这杀与不杀,还是待我家主公来决断吧!”诸葛亮当下说道,“来人,将沮大人请下去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又两个文士从外面进来了,沮授看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崔家兄弟二人,他当下装作不认识。而崔家兄弟看到沮授被两个士兵押下去,心里暗暗吃惊,以为关羽等人要杀沮授,当下两个人齐声说道:“且慢!”

  他们二人让左右将沮授押回了军营。

  “关将军,诸葛军师,这沮大人,忠义无双,还请两位刀下留人,让我们兄弟二人劝说于他。”崔琰当下抱拳对诸葛亮和关羽二人说道。

  “是啊,沮授大人,在河北深得民心,是个正直之士,若是刘皇叔想要短时间内收服河北的人心,定不可杀了沮授!”崔林当下马上说道。比起崔琰,崔林更能说出让人不杀沮授的理由。

  “多谢两位的好意,可是我沮授绝不会降的。要杀就杀好了,不必多费口舌了。”沮授当下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仰头向天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

  张飞当下人不住骂道:“哼,俺老张就可以矛将你刺死!”张飞说着就要去拿长矛,崔琰见状赶紧拦住张飞说道:“三将军息怒。三将军息怒这公与的脾气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将军肚里能跑马,就不要与他般见识了。”

  直不开口的关羽,眯着眼看看沮授说道:“某家见过不少文人,很少有人能像先生那样做到临危不惧,先生真是个忠义之人。关某佩服。”

  沮授面对关羽送过来的“高帽”丝毫不动容,还上脸冰霜。

  关羽这个时候说道:“关羽自幼熟读春秋,虽然不如先生读书多,却明白个道理。良禽择木而栖,名士择主而仕。如先生,这般有才华的人,难道就甘于为袁绍这样的庸主殉死吗?”

  不得不说,关羽这口才若是劝说那些武将,那完全是行得通的,可是他如今面对的是个心死如灰的沮授,那是完全不行的。

  沮授还是副冰霜模样,不发言。

  “你这厮,袁绍的文武大臣都降了,你为何不降?俺听说,那袁绍对你又不好,时常不听你的计谋,他又哪里比得上俺大哥的?你怎么就不肯降我家大哥?”张飞当下忍不住骂道。他真是恨不得痛揍眼前这个人顿。

  这个时候沮授才缓缓地回过头看向诸葛亮说道:“诸葛军师,不知道我家主公身在何处?是死是活?”

  诸葛亮沉思了会儿说道:“袁绍逃了,由韩猛带着他逃往幽州了。”

  听到诸葛亮这话,沮授知道诸葛亮没有骗自己,他当下说道:“多谢诸葛军师告之实情。授还有个问题,那就是辛仲治如何了?他是生是死?”

  听到沮授这话,诸葛亮当下暗暗佩服沮授对辛评这个人的了解。沮授并没有问辛评是否投降了,而是问生死。

  “辛评那厮,在邺城将破的时候,放了把大火,将他自己连同自己的家人都烧死了。”张飞当下忍不住说道,“辛家,连个孩童都没有逃出来。”

  辛评让护卫将同送回府后,当下让人将府里所有的大门从外面锁上了,然后让人在府里泼上火油,放上柴火,亲自点燃了整个府邸。他和家人同葬身在大火当中。诸葛亮等人知道这件事情后,个两个都唏嘘不已。

  旁边的崔林忍不住说道:“他是担心自己的家人会投降,所以才这样做的。哎,真是可惜了”

  听到张飞的话,沮授并没有惊讶,很显然,他能猜得出来,辛评会这样做的。

  沮授黯然地想到:辛评这个人太死忠了。很像是以前的自己,可是自己自从田丰死后,整个人的心态都变了。变得格外的慵懒了,很多事情都看开了。是看开了吗?或者是自己心死了吧?

  沮授黯然伤感好会儿,他缓过神来,十分幽怨地说道:“哎,他要死就死吧,何必将家人也烧死呢?那袁本初本就不值得他这样子做。”

  这个时候,个文士被押了上来。这个人是谁?

  正是郭图,郭图进来,当下就跪下来说道:“别杀我,别杀我我归降皇叔,我归降皇叔我直都是反对袁绍称帝的我是汉臣,我归降汉王。”

  看到郭图这小人嘴脸,张飞当下忍不住说道:“做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诸葛亮看向关羽,很显然他不想留着郭图,因为诸葛亮早就知道郭图的为人了,这个人对外无是处,经常出馊主意,对内,那可是厉害得很的。嫉贤妒能,网络罪证,陷害忠良,反正就是个佞臣的典范。

  若是让他归降刘备,保不定日后,他会在刘备帐下搞出什么乱子来。

  关羽也看不起这样的人,他看到诸葛亮看向自己,他当下明白诸葛亮的意思,因此当下说道:“来人啊,将这背主求荣的小人拉下去砍了。”

  “关将军关将军,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啊关将军,饶命啊”郭图当下连连磕头哀求道。

  “沮授,沮大人当初我故意诬陷你,我在主公面前诬陷你,是我的错,你就饶了我吧!如今你为座上客,就替我求求情吧!求关将军饶了我吧?”郭图说着就爬过去,抓着沮授的衣服哀求道。

  沮授厌恶地将自己的衣服从郭图的手上扯开,然后闪到了边,冷笑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品,若是汉王能接受你的,只怕汉王的帐下也不过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沮授这话说得厉害,他摆明了要将这个郭图置于死地的。

  果然,在场所有的人脸色都不由为之变了。

  “左右还看什么?还不速将此人拖下去砍了?”诸葛亮看到左右没有动,当下忍不住补充道。

  左右听当下连忙将这个郭图拖下,不会儿,就将人头送上来了。

  诸葛亮看向沮授说道:“沮大人,你如今看清楚了,我家主公的身边,绝不会容忍有这样的小人的。你归降我家主公,乃是最好的选择,不仅可以建立番事业,流芳百世,更能光耀门楣,据亮所知,沮家在广平也算是个大的世家。莫非公与兄,想让沮家从此没落吗?若是如此,沮兄死后,又有何面目见先人呢?”

  不得不说,古代的人都是很孝顺的,听到这话,沮授叹气说道:“主未死,而臣已降,恕我沮授做不到。”

  诸葛亮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地震撼了,若是让那些袁绍帐下投降了的臣子听到这话,只怕会羞煞他们了。诸葛亮明白,自己今日是绝对无法劝降沮授的,因此也不勉强,当下说道:“既然如此,那亮也不多说了。来人,将沮大人请下去休息吧!好生看护着,若是沮先生出什么意外,就唯你们是问。”

  左右应声道:“是!”他们当下便将沮授小心翼翼地请了下去。

  话说,曹操得知辛评和沮授的事情后,当下忍不住感叹地说道:“河北义士何其多也!可惜啊,袁本初不能善用,若是善用,必不会有今日之败了。”

  第九十五章:雷人的相似

  话分两头。

  曹操大军进入邺城后,第件事情就是抢掠财物,而财物最多的,自然是袁绍在邺城建造的皇宫。没过多久,就有讨好曹操的将军从后宫里驱赶了群面带梨花的女子来到了曹操的面前。

  看到这些女人个个穿戴整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虽然是面带梨花,却也各有千秋,曹操当下忍不住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他这问题问得真是没有水平,他当然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了,这些女的都是他老朋友袁绍的后宫嫔妃。

  “主公,这些都是袁绍在民间抢夺而来的美女。”这个时候,低下的官员忍不住说道,“她们受袁绍的迫害已久,得知主公是来救她们逃出牢笼的,个个感激主公的恩德,求小人带她们来见主公!”

  那些女子听到这个官员这么说,个个都曲身行礼道万福。

  曹操如何不知道自己底下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思。他当下也不点破,再说了,当兵过三年,母猪赛貂蝉,这曹操在外领兵已经有三个多月没碰过女人了,如果没有需求的话,那也不傻男人了。

  曹操环顾众女。在这么多个女子当中,有个年龄三十有余,可是风韵犹存的女子,这个女子眉宇间虽然露出淡淡的愁容,但是这丝毫掩盖不了她本身十分的妖艳容貌,相反的他这种淡淡的愁容,让人看到了,更会产生丝遐想。

  曹操当下指着她说道:“你是何人?”

  那女子看到曹操指着自己,不由愣,当下回过神来,竟然下些忐忑不安,她微微躬身说道:“妾身乃是袁绍之妻刘氏。妾身见过曹丞相。”

  听到这话,曹操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既然是本初的妻子,何故和她们起来这里?”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盯着刘氏在看。

  这刘氏也是个明白人,她当下不由红着脸低下了头。这个时候,另外个女子走出来,朝曹操拜道:“丞相,我等皆是妇人,不懂什么国家大事。还望丞相能够高抬贵手,对我等网开面,饶了我等。”

  曹操当下点了点头,看向这个说话的女子,问道:“你又是何人?”

  “她是我二儿子袁熙的妾郭嬛。袁熙去守幽州的时候,她身体不适,就留了下来。丞相若是喜爱此女,妾身愿意将此女献于丞相,只望丞相饶过我们这些不懂国事的妇人。”刘氏当下说道。

  曹操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对郭嬛说道:“你且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听到曹操这话,郭嬛慢慢地将头抬了起来,这郭嬛果然长得美丽非常,眉宇当中还带着些说不出的贵气,虽然那刘氏说这个郭嬛是袁熙的妾,不过在她的身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妾室该有的低微卑微的感觉,她是个极其厉害的女子,曹操能够感觉得到。

  曹操不喜欢这样的女子,因为他已经四十好几了,身体不再像以前那么好了,而且娶了这么个女子,只怕自己的后院定然不会有好日子过。

  就在这个时候,曹操十五岁的儿子曹丕走了进来。曹操自从长子曹昂死后,直由次子曹丕跟在身边。这个时候,曹丕拿着剑,兴高采烈地走进了说道:“父王,你原来在这里啊!郭军师他们到处找你过去呢!说是有事情商量。”

  曹操看到儿子曹丕过来,又听曹丕这样当下说道:“丕儿,如今邺城还很乱,你莫要到处乱走了!”

  “明白了,爹,爹你快去吧,郭军师他们找你有事情商议的。”

  将曹操送走后,曹丕才将目光落在了这些女子的身上。曹丕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在这古代,孩子都早熟得很快,十五岁成亲,那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完全地被郭嬛吸引住了。他发现自己看到这个女子,就有些挪不开眼睛的感觉。她的身材,她的妩媚和妖艳,让人看了第眼,就会产生种奇怪的感觉。对,是蠢蠢欲动的那种感觉。他当下忍不住走过去,用手将郭嬛的下巴抬起来,然后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启禀公子,她叫郭嬛,是老身二儿子袁熙的妾。”刘氏当下连忙说道。

  “恩?如今袁熙远在幽州,而你们又被我父王俘虏了。”曹丕当下忍不住说道,“你们放心,我会想我父亲求情,放过你们的。”曹丕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是直盯着郭嬛看,他发现自己真的挪不开眼睛了。

  “多谢公子。”刘氏当下连忙说道,“若是公子喜欢,妾身就将郭嬛送给暖床,不知道公子可否笑纳!”

  曹丕听了之后很邪恶地笑着说道:“反正她在袁熙那边也是做小妾,在我这里也是做小妾,我不会亏待她的。”

  “来人,将她送到我的军帐里去。”曹丕当下吩咐道。

  这个时候,曹丕底下的个下人,忍不住小声对曹丕说道:“二公子,主公说过,打仗的时候,军营里不能有女眷。公子若是将这郭氏藏在军营里,只怕会违反主公的军纪,到时候会遭受到军法处置的。”

  “那你说什么办?”曹丕看向底下的那个人问道。

  “公子若是喜欢这郭氏,可以问过主公,求主公赏赐,这样来,既不让主公怀疑,也不用违反主公的军纪。”底下的人忍不住说道。

  “你说得没错。那我就在这里等父亲回来。”曹丕当下说道。

  他说着就让人搬来椅子,他在这些女的面前坐下来了,而那些女子,个个就站在当场,有种站也不是,坐也不敢的尴尬。

  “郭嬛,你歌唱得如何?可会能跳舞?”曹丕十分无聊,当下不由地看向郭嬛说道,很显然,他想看看自己这个准备纳的小妾是不是能歌善舞,可以给自己解闷。

  刘氏看到曹丕这么有兴致,当下不由说道:“二公子,这个郭嬛不仅人漂亮,而且能歌善舞!”她说完之后,小声对郭嬛说道:“如今你若不讨好他,大家的性命都要不保。况且他是曹丞相二公子,你若跟了他,日后必然不会辱没你的。”

  郭嬛听到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气,她知道所有的男人,看到她第件事情,就会想将自己拥入怀中,第二件事情就是将自己推到这么多年了,她见过的男人那么多,没有个是例外的。

  想到这里,郭嬛不由自觉地苦笑,她当下走上前去对曹丕说道:“得蒙公子不弃,妾身唯有献丑了。”

  她当下就表演了段舞蹈。这段舞蹈非常的柔美,给人种女人是水做的感觉,舞蹈里的郭嬛就像是女子当中的王者,当下曹丕忍不住赞道:“美,太美了,郭嬛你的舞蹈简直是太好了,舞蹈中的你,就像是上天降落凡间的女王。”

  郭嬛当下忍不住说道:“多谢二公子夸奖,妾身的小字就叫女王。”

  “恩?女王,郭女王?好名字,好名字。我就喜欢这么有霸气的名字。郭嬛,你既然有字,当是大户人家的子女,为何会流落至此。”曹丕当下忍不住问道。要知道,在古代,这妾的地位很低的,除非是生了子女的,否则就像是普通的歌姬般。有些大户人家还让妾来陪贵客喝酒之类的,这类的妾就叫侍妾。

  “回禀公子,妾身乃是安平广宗人,祖上世代为长吏,妾身的父亲郭永乃是南郡太守,母亲董氏乃是河北董家三女。妾身家中本有兄弟姐妹五人,妾身排行第三。黄巾战乱之后,乱民冲撞官衙,双亲在黄巾暴中双双过世,而妾身兄弟姐妹五人,到最后只剩下妾身人。妾身自幼流落江湖,在次偶遇妾身遇到了铜鞮侯家夫人,承蒙夫人的喜爱收为婢女,从此教习歌舞”

  郭嬛说到这里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其实算是侯家当做礼物送给袁熙的,而袁熙对她也是仅仅当成发泄的工具而已。

  听到她的身世,曹丕当下忍不住拍着她的背说道:“以后你跟着我,我不会让你受苦的。你放心好了。”

  从来没有人对郭嬛说过这样的话,当下郭嬛不由睁大了眼睛看向曹丕说道:“多谢二公子眷爱,郭嬛今生定尽心尽力侍奉二公子。”

  “你可会诗词?”曹丕当下看向郭嬛问道。

  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