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七淡之无味是平凡完(1/2)

加入书签

  十年后的春天,金陵城阳光灿烂,被闷了一个冬天的人们纷纷出外踏青,大小的客栈也是热闹非凡。

  午时,一个小客栈里,挤满了前来吃饭的人,店小二忙的脚不沾地,连两个小孩都在帮忙端茶递水收盘子。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做着一家四口,丈夫看起来率直好脾气,夫人漂亮伶俐。

  此时那夫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便蹙眉说道“这茶也太涩了吧,太难喝了。”

  那丈夫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笑道“虽然比不上娘子煮的茶,但也还好行啊。”

  夫人瞥了丈夫一眼说道“都是你,说找好点的客栈,你非要来这破客栈,说是热闹。这茶,这食,没一个入得了口的。”夫人一边说一边举着个白馒头说道,很是不满。

  “嘿嘿,娘子,怎么入不了口,你看这不是入口了不?”丈夫将一个馒头拿起大在的咬了一口说道。

  旁边的两个孩子大概是见惯了这场景,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小儿笑着笑着不知怎的就把手中的馒头给抖到地上了,正准备跳下凳子去捡,却被那夫人一把拉住说道“庆儿,掉到地上就不要了,反正也不好吃。”

  “娘子,浪费粮食是要遭罪的,这个捡起来拍拍灰,还是可以吃的。”一边说一边准备起身去捡那馒头,却见他的娘子拿眼剐他说道

  “你真是永远改不了乞儿的本性,不许捡就不许捡,沾了灰的东西,如何吃。”

  丈夫终在夫人的眼神下终于屈服,有些不舍的看着那地上的馒头说道“不捡,不捡。”说完又看了那个馒头一眼。

  那夫人见丈夫如此没出息,正要发作,却见一个小孩伸手将那馒头捡了起来,拍了拍灰装到口袋里。

  “哎,你这孩子怎么在地上捡东西吃!”那夫人连声说道。

  那小孩子回过头来,看着那夫人,有些羞涩,却没有怯意说道“这馒头还能吃丢了很可惜的。”

  “哎,你不是店老板的孩子?怎么,你想把这馒头再给客人吃?嘿!你这小孩子,怎么这小年纪就没良心了!”那夫人发现这个七八岁的小孩就是在店里端茶送水的小孩之一,愈发生气了。

  “夫人,您误会了,我和妹妹只是在店里帮忙,换口饭吃而已,这馒头也是我捡了自己吃的。”那小男孩子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可怜,怎么不早说,饿不饿,这些馒头你拿着吃!”那夫人一听他小小年纪就出来讨生活,不由得心疼他起来,连将桌子上的馒头向他手中递。

  “夫人不用了,我不饿,我是只是觉得那个馒头丢了怪可惜的。”那男孩子连连摆手说道。

  “你不用怕,姨送给你吃的。对了,你们父母呢?”夫人见这男孩很是乖巧懂事,愈发心疼起来。

  “娘亲说要去哪看一处什么风景,父亲就陪她去了。”那男孩子笑着说道。

  “什么!你这是什么爹娘,让你们在这劳苦,他们去玩!”夫人一听,便生起气来。

  那男孩听了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人叫到“平平,快去把那边的桌子收拾了……”

  于是便应了一声,小跑了过去。

  只留那夫人在那里愤愤不平的说道“这么小的孩子,真是可怜!”

  那丈夫却看着她笑道“你啊,别瞎替人操心了,快点吃吧。”

  “我怎么就瞎替人操心了,你看那两孩子,多少啊,就要这么辛苦,我见了就心疼。”夫人说道。

  “你看那两孩子,虽是穿得极为普通,可很干净,还有刚刚那个男孩,神态虽有些小羞涩,但态度磊落,也没有悲苦之情,谈及自己父母,满是欢愉之情,哪里像是受虐待的孩子。”

  丈夫说道。

  那夫人听丈夫如此一讲,又伸头去看那男孩和那女孩子,果然如此,不由得心情好了些,而后又哼了一声说道

  “反正他们的父母太没谱了,自己去玩,让这小的孩子在这受苦。”

  “娘子,您啊就放宽心吧。看刚刚那孩子的谈吐,他们的父母必是出身书香之家,很靠谱的。”丈夫笑道。

  “又胡说,若是书香之家,怎会让孩子苦成这样。”夫人看了丈夫一眼说道,而后双转了转眼珠说道“咱们打个赌,若是那两孩子出身书香之家,以后我就听你的;若不是,以后,你可都得乖乖听我的。”

  “随便,反正赢了输了,我都是要听你的呢。”

  丈夫笑道,又引得一旁边的两小儿咯咯直笑,只把那夫人气得只瞪眼。

  一家四口就这样坐在角落里说说笑笑的,直到客栈的人渐渐少了起来,那两个帮工的小兄妹也就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准备离开。

  “哎!孩子!”夫人招手向帮工的小兄弟喊到,一旁边的两小儿也高兴的向他们招手。

  那两小孩确认了下是在与自己说道,相互对视一眼,才走了过去。

  “夫人,您有什么事?”男孩平平礼貌的问道。

  “我刚听人喊你平平,你叫平平对不对?”夫人问道。

  “是啊,哥哥叫平平,我叫凡凡。”不等哥哥平平回话,身边的妹妹凡凡就抢着说道。

  “我是庆庆,他是哥哥欢欢!我们可以一起玩吗?”那夫人的小儿也站起来高兴的说道。

  “好啊,不过我们明天就要回镇江了。”那小女孩凡凡先是欢喜了下,又有些遗憾的说道。

  “哦,你们是从镇江来的?”那丈夫闻言,眉头动了下,愈发仔细的打量着两个孩子。

  “你们从镇江来的?对了,你们父母是做甚的?”那夫人想着自己与丈夫的赌局,也急着开口问道。

  或许是那丈夫的眼神过于古怪,又或许是那夫人急于知道他们父母是做什么的,这一下倒是让平平和凡凡觉得这两人好生古怪,像是专门拐小孩的坏人,于是平平不动声色的将凡凡挡在他身后,而后又自豪的说道“我爹爹行侠仗义的好汉,夫人,你们又是做什么的?”

  “啊,我们啊就是这金陵城的人,在城外有几分薄地,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的。”那夫人见状马上笑着说道。

  “哈哈,娘亲,你刚刚的样子很像是吃小孩的坏人啊。”庆庆笑着说道,欢欢闻言也跟着哈哈大笑,只把夫人给囧的。

  “咳咳,平平,你别听他们瞎说。姨只是看你们这么小就在这帮工,很是心疼,所以问下,你们可不要多心。”

  夫人说到这里,便从口袋中掏出一锭银子来递向平平说道“诺,这个拿着,以后你们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谢谢夫人,我们不需要。”平平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不需要,有了这银子,你们就不用在这辛辛苦苦的帮工了,也不会捡地上的馒头吃了。快拿着!”那夫人一边说一边就要将银子向平平手里塞。

  “夫人,我们真的不需要,圣人为腹不为目,馒头掉地上,把灰拍干净也是能吃的。有吃有用就可以了,余食赘行老天会厌恶的,嗯,勤快点,老天会喜欢的。”

  平平仰着脸认真的说道,脸也变得很是庄重。

  “这,这,这话听起来平平很有学问的样子,如今大侠的孩子都这么有学问了吗?”那夫人听了平平的话,又看了看他,突然有些心虚的说道,看来这赌局要输了。

  欢欢和庆庆早已大笑起来“哈哈!娘亲输了!娘亲输了!”

  那夫人满脸通红,而平平和凡凡则是莫名其妙。

  “刚刚爹爹和娘亲打赌,爹爹说你们的爹娘一定出身书香之家,娘亲不信,哈哈看来是娘亲输了。”

  庆庆见平平、凡凡一脸茫然的样子,马上笑着说道。

  平平和凡凡见这一家人很是直爽,不像是坏人,心道应该是误会了,突然听得乐乐如此说,脸一下也红了。

  平平似乎犹豫了下,才红着脸说道“其实我父亲不是侠士,是个猎户,我母亲也只是个农妇。”

  那夫人正想着打赌输了怎么样赖账,突然听到平平这样说,先是一喜,而后又愈发好奇的说道“如今猎户家的儿子都这样有学问了吗?”

  “难道猎户家的儿子就不能懂做人的道理了吗?”平平看着那夫人说道。

  那夫人听了一愣,而后又笑着把银子向平平手里塞,一边塞一边说道

  “听你这孩子说话,将来就是有出息的,所以啊你更不能做这些苦活了,要去读书,然后科考中状元当大官去。这银子你拿着,定是用得着的。”

  平平连连摆手说道“夫人,谢谢您,真的不用了。娘亲屡屡告诫我,将来不许做官,不许经商,再说了,我对那些也没兴趣。”

  “为什么不做官,你这母亲也太不负责了,你听姨的……”

  那夫人还没说完就被丈夫打断,丈夫笑道“娘子,你啊就别费那个心了,你以为当初你一个馒头就把我捡来,还想用一个银子将来捡个大官不成?”

  “是啊,是啊!娘亲,你以后别见人都劝别人读书做官,听得怪累的。”欢欢也笑着说道。

  “你们这两孩子,就跟你们爹一样,现在你们不想着科考做官,将来有你们后悔的!”那夫人说着,眼圈就红了。

  “娘子,你别生气,只除了这一件,其他的我都听你的。”丈夫连忙陪着小心说道。

  “是啊,娘亲,你别生气了,我们听话还不成吗?”欢欢和乐乐都纷纷说道。

  那夫人见状,也只得无奈一笑。

  那丈夫见夫人如此,也只能心怀愧疚,也就继续宽慰他说道“夫人,您也不要太过担心欢欢和庆庆,只要他们一辈子欢欢喜喜的,咱们就放心了。你看像平平这样聪明的孩子,不也是说不科考做官的。”

  提到平平,那丈夫又若有所思,越看对面的兄妹,越觉得亲切。

  “我看平平这孩子,若是不科考做状元,太可惜了。你说你这么聪明的孩子,不读书,不是很可惜!”

  “姨姨,哥哥读书的,他只是不想做官而已。”凡凡马上甜甜的说道。

  “读书不做官,他这是想做什么!”夫人好奇的问道。

  “我哥哥想做圣人!”凡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