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章如愿(1/2)

加入书签

  上古年间,仙妖大战,两败俱伤。之后,人族大兴,佛教昌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越来越多。为了抑制佛界拓域,浮生父神将生死簿与勾魂笔这套功德圣器交给神王迦坔,并册封他为冥帝。

  冥帝迦坔取太阴云母,在冥界上空建起十九座阴神殿,其麾下十九位冥王各据一殿,统领十万阴兵,持掌一方阴狱。

  后来,沉玉母神涅槃,浮生父神失踪,六界动荡。

  仙帝淮般式卿暗中设计令众神误会冥帝迦坔背叛父神,有意染指神界。

  众神怒,讨伐冥界。

  迦坔不愿辜负父神所托,以死明志,陨落。

  众神退,冥王姬真接掌帝位。

  冥界的天空大多数时候都是灰蒙蒙的,无所谓黑夜白昼。

  漂浮于阴云中的阴神殿如同十九颗白色星辰,既不辉煌也不黯淡。

  走在黄泉路上的鬼魂一般现不了空中的秘密。只有下雨时,在忘川河里煎熬了千百年的孤魂野鬼或又机会望见一二。

  这天,姬真接到手下密报,说是主掌西南方的冥王河苑私启九幽井,放三人入冥,并采三千如愿花,铺洒忘川河。

  河苑是十九位冥王之中唯一一个女子,礀容清雅,为人坦直,素来秉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理念。姬真来到九冥王殿时,她正坐在万象图前,单手捂心,一头白如水蜿蜒满地。

  “陛下莫要阻我。”河苑道。

  姬真皱起剑眉:“你要见他,我可不拦。但其余二者不该来。何况。如愿花生幻象,你采来有何用?”

  “我儿虽是天龙命格,却有夭折之相。”鬼体之身如何有泪,河苑轻阖双眸,面色含哀,“当年他被那秃驴抱走,我至死未能见他一面。生前不能尽养育之责,死后。呵,哪怕是魂飞魄散,我也要为他争得那齐天之笀。”

  “你可怨我召你归冥?”姬真问。

  河苑摇摇头,眉目间的哀色更浓几分:“这是我的宿命,参不透,怪不得他人。”

  “……”

  她继续道:“我已算到其中一人即是我儿劫难。万年之劫将至,我只想帮他成就圣体。安然渡过此难。”

  万象图乃先天灵宝,浮生父神所赐,十九位冥王各掌一小幅,可用它随时观看各自领域内生的一切。

  图中。

  古月看着面前雾蒙蒙的一面,面色肃然。

  垣里指着血河上的木舟:“有船来了!”

  ……

  看着三人上了木舟,姬真沉声道:“帝君是何等人物,即便多了一人。你以为就能瞒得过他么?”

  河苑起身跪拜:“只求陛下为我挡上一挡。”

  “帝君之怒,不是你我能承受得住的。”姬真苦笑一声,“九百年前,我尚可接他一刀,如今却不好说了。”

  河苑动容:“难道他已晋神位了么?!”

  姬真叹息,目光片刻不离万象图:“他既是帝女娘娘亲封的神君,有无神位,有何差别?怕是连神王也要让他三分罢。倘若迦坔在世,或许还可借父神之名镇他几分,可惜……”

  河苑想起一事:“陛下。那刘远景究竟是不是迦坔转世?”

  “也许是,也许不是。”

  “……”

  木舟形似江南水乡特有的乌篷船,船头上雕刻着金鹢,鹢嘴衔珠。莹莹漫漫的翠色珠光将整只木舟笼罩起来,隔绝了血河上翻滚不止的,清香幽幽,若有若无。

  小和尚下意识地靠近古月几步,鼻间萦绕着她身上特有的香气。感觉缠绕心间的烦躁不安减去几分。

  此女子其实他与师兄曾经见过,不过对方并似乎并不记得他们。他一直记得这个善待苍生,清艳澹然的女子。后来他曾想有机会拜访对方,可惜一直皆未遇见。甚感遗憾。思及在水之试境中,她近在眼前,自己也有熟悉之感,却还是错过,纯元有些不明,但更多是欣喜,因为方才她主动找自己说话了呢……

  坐在乌篷里调息的垣里撇撇嘴角,有点不爽这个小白脸道士老盯着她看。

  只不过实力相差太大,这点闷气也只能憋在心里。

  如果拜师成功,嘿嘿,他就能以徒弟的身份过滤一下这种虎视眈眈的家伙了。女人嘛,见色忘友,更何况是徒弟?

  垣里觉得自己有必要维护那些将来属于自己的福利。

  他是理直气壮的。

  前行不及两刻钟,木舟掉头拐入一条水势平缓的支流。

  河面逐渐变窄,河水也不似先前那般血红,多了种乌黑,变成压抑的殷红,犹如人类中毒而亡,死去多时的血水。

  岸边零零星星地开着些青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