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迷惑(1/2)

加入书签

  次日醒来,枕畔已空,她唇角浅弯,心底的失落一闪而过。而梦中的悲喜,一如隔世,遥不可及,记不清。

  全然冷静下来后,古月有些懊恼自己昨晚怎么糊里糊涂地就与对方缠到一块去了,但转念一想,一时又想不出拒绝他的理由。

  她欠他的,总有一日,他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沐浴后,身轻气爽,古月换上一袭白棉睡袍,回到屋里。

  屋中无人,正合她意。

  木床上的草席破破烂烂,看不出年份几何。她犹豫了一下,从包袱里拿出一张又宽又长的粗麻薄毯,铺到草席上。

  这毯子是她之前上牛角山炼制五香浆时,垫地过夜的。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何况她已踏上修炼之道,想着将来免不了会有风餐露宿的日子,便留下了那些野外生活必备品,眼下正好又派上用场。

  把木枕放到一边,再将两件袍子叠成枕状,撒了些驱蚊药粉在木床四周,然后,她熄了油灯,施施然地躺上床。

  被花叶薰过的衣枕散着淡淡清香。

  她合上眼,渐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忽觉面上微痒,似有蝴蝶扑翅于颊。她睡得并不沉,始终带着分警惕,经此一觉,随即转醒。

  蒙蒙月色照入窗来,映得男子浓睫如蝶翼,微展着一片黯然的阴影,其间幽幽深瞳,勾魂摄魄……

  “扰人清梦,该当何罪?”她乍醒的嗓音里含着柔软的慵懒,诱人不自知。

  古清逸轻笑如酒,醇香暗溢,微一俯,贴上她的唇,低声喃道:“我以身谢罪便是。”

  闻弦知意,古月心中一动,不知怎的,忽想起下午吸收初阳之气时,那种魂飞九霄,飘飘欲仙的无以伦比的快感……

  虽然只一瞬间,却是深刻入骨,如何也忘不了。

  以前吸纳阳光中的至阳之气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舒坦,如冬日浸温泉。

  两相对比,便是云泥之别。

  功法中的修炼方式本是以男女欢合之径,吸收至阳之气为最佳。她明知如此,之前一直未行此道,不过是因为身边没有看得上眼的男子,若非突破境界之需,她也不会碰李合洵。眼下萧潋之自荐枕席,可说是解了她途中无暇修炼之愁。

  思及至此,她微微一笑,随即被觉察出她不专一的古清逸轻轻咬住舌尖。

  与此同时,一阵难以自抑的酥麻在她□上绽开,绚烂流转,蔓延至小腹之下……

  他的手指,仿佛蕴含着无穷的魔力,不断在她敏感之处创造奇迹,一次又一次地点燃了她的热……

  相处日久,他虽不像想象的那般与她亲密无间,却也是有求必应,无微不至。然而,除了至亲,他人的关爱,岂会无原由?更不可能不求回报。她不知道对方想从她身上得到些什么,但亦明白一个道理,绝对力量之下,任何心机谋略皆属枉然。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多存个心眼,不失警觉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