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妻子与夫人(1/2)

加入书签

  随着那人的脚步近了,?提灯的光亮也越发的刺眼,?宫明不禁抬手挡住部分光亮,?想要探知来者何人,?却总是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宫明心中本就窝火,?现在更是不想再见他人,只想一个人在这孤寂无人的角落里自生自灭,凭得找个清净的地方了无声息的一死了之还不可得了

  “刺眼,拿开”

  宫明挥手,?想要拍开那盏越发靠近的提灯,身子都缩成了一团,?成防御姿态了。

  “欸,?你要是还活着方才倒是吱个声呀,?你这闷声不响的我都还以为你已经一命呜呼了,?正犹豫着要不要替你报官帮你收个尸什么的。”

  我高举着提灯,?这回可算是瞧见了这宫明还能动弹折腾,?这一时半会想必也是死不了了的,不觉松了一口气。

  宫明即便看不清人,却也能够分辨出对方的声音,?这不是那令人讨厌的高辰又是何人啊

  “哈哈,?高辰,?高御史,?连你也想来看看我宫明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么来啊,看吧,让你看个清清楚楚”

  宫明边说着边放弃了缩成一团的姿势,?改成随性靠在墙壁上,摆成了个大字形,身上的衣物也早已是脏乱不堪了,现下还是寒冬还是黑夜,他这衣领敞开、披头散发的模样要说多吓人就有多吓人,只要他孤零零一个在这偏僻的小巷口中待上一晚没人发现,明儿大清早就真成一具僵硬的死尸了。

  宫明此刻当真是颓废到不行了,这次的打击对他来说挺大的,要是挺不过去,他大概真会英年早逝也说不准。

  这大冷天的又是晚上,我披着御寒斗篷都觉得有丝丝寒意,特意寻了小厮要了盏提灯,好心出来找他,他倒好,一副寻死觅活的模样是做给谁看的

  “嗯,确实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要真喜欢这里在这里待一晚,保证明儿个准能变鬼,憋屈鬼”

  我说着说着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憋屈我就是憋屈,怎么着吧高御史,宫明只想寻个清净地方自生自灭,您就给宫明留下这个干净地儿吧,让宫明安安稳稳、清清静静的去阎王爷那处报到去,宫明来世感激您老的大恩大德,必定为您当牛做马,结草衔环以报哈”

  宫明说着说着,居然还煞有介事的作揖一礼,摆明了就是想要我成全了。

  奈何我就从来不是个会让人称心如意的主儿,你不让我好过我凭什么让你好过啊,对啊,凭什么啊

  “欸欸欸,你真想要死的话别处死去,这始终还是人凤来楼的地盘,你一世家公子死在这里了,人家非惹上官司不可。你老人家便行行好吧,另外找个地儿寻阎王报道去成不”

  宫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撒起泼来,怒道

  “我就要死这儿,我就要死这儿我死这儿碍着你高辰什么事儿了我死我的不要你管”

  同我撒泼是吧别以为这样我就治不了你了

  “你还真不能死在这里,因为你不够资格。你想想吧,最迟明儿早,你做的这些事儿就会传遍洛阳城的大街小巷,宫家出了你这么个忤逆不孝的子弟,宫老夫人定然会愤而将你从族谱中除名,你便不再是本族子弟了,不但不能以宫为姓,士族之中也再无你容身之处,族中分给各个族中子弟的田产、耕地也将会被悉数罚没,这代表着你不但断送了自己的仕途前程,连死后也无葬身之地。也就是衙门里的衙役辛苦一些,拿方破草席将你这身空皮囊给卷了,再随手往那乱葬岗中一扔,草草埋葬,连个坟头都没有。哎,魂无所依,更无人祭奠,你即便成了鬼也只能做孤魂野鬼了。想想你宫明也算是一代世家公子,最后也只落得个草草掩埋的可悲下场,连个石碑都没有,可怜啊,真是太可怜啦”

  我这些话似乎还真触动了宫明那颗敏感而又孤寂的心,宫明这会儿还真不闹腾了,可能是他自己都觉得就这般寂寞无声的死去,真的是太可怜了,也太可悲了。

  “可怜啊,确实是太可怜了,你说的对,我还真没有资格随意死在这里了”

  宫明突然悲哀的发现,他就连随地而死的资格都没有了,他留在这世上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了。

  “我竟然除了一个宫家的姓氏,当真什么也不是”

  宫明狂笑出声,语气之中满是深可入骨的悲哀。

  我听得懂宫明的悲哀,因为我也曾深深的体会过这种痛苦与无奈,这是一个人成长路途中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宫明啊,你也曾自珝自己是个风流公子,风月场中浮浪客,酒醉卧眠帐中香。我倒也不曾想到,你竟还是个痴情种你敢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所有的一切,在这一点上,高辰虽不赞同却也还是挺佩服你的。此刻若有美酒在侧,当与则诚兄你,浮一大白。”

  宫明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的兄弟对自己只有冷嘲热讽之能事;而自己很讨厌的高辰,竟然会因为此事而佩服自己

  这世间事果真是无奇不有,又千奇百怪啊

  宫明又笑了起来,这回是十分爽朗快意的大笑。

  “哦,对了,宫明差点忘了,高御史是位怜香惜玉之人,亦也是位痴情之人啊”

  一念至此,宫明也就明白了,自己同高辰果然是同一类人的。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可惜无酒唷”

  说到酒,宫明也馋了,此刻若是有美酒在侧,想必他也不会想死了,即便还想死,也得先把美酒喝完了、喝尽兴了再死,因为这就是宫明。

  “有也不会给你喝啊,你有银钱么,你知道这凤来楼的酒有多贵么”

  世家子弟什么性子我自是一清二楚,忙不迭的给他敲打两下好教他清醒清醒,认清现实。

  宫明闻言皱眉,言道

  “这个时候谈甚银钱,真是俗不可耐”

  “哈,宫明,你就是活得太高尚了,从不知五斗米有多贵,才不屑为之折腰,你也不过就是仗着自己世家公子的出生,才敢这般恣意妄为,醉酒狂歌的吧”

  我这是在公然嘲笑他是个米虫,不知材米油盐的艰辛,只不过是个花着家里钱的纨绔子弟。

  宫明当然听得明白我的弦外之音了,顿时怒了,争辩道

  “你可知我一笔飞白,千金难求”

  宫明一脸土包子的表情的望着我,真以为我没有见过世面还是怎么的。

  “那是因为你是宫明。”

  仅此一言,便点中了他的死穴,将他怼得哑口无言。

  “你要真不相信,明个儿你再瞧瞧,你那笔龙飞凤舞的飞白,到底还价值几何”

  少年成名,终究不是幸事,经历的磨难与挫折太少,等终于被挫折绊倒,却发现自己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宫明啊,你要真想去死我也不会拦你,正如你方才所言,你想去死是你自己的事情,别人无权置喙。而你想要浪费你那满腹才华也随你浪费便是了,但是你永远都会亏欠宫家,你辜负了宫家以及宫老夫人对你的苦心栽培,你都还未曾报答过这份养育之恩,便想着为一个女子去轻易赴死,你还真能啊”

  身为世家子弟,还有自己的一份责任与担当。

  “我,从未如同现在这般,喜欢过一个女子”

  宫明很感激我没有对他说太多让他明辨是非的话语,他年纪比我长,也不是没经历过风浪,更不是不懂自己肩负的责任与担当,他只是还不知该如何处理自己的儿女私情,所以行为举止便过于幼稚了一些,虽幼稚却也算得上是真挚的。

  只是他所一心思慕着的那个女子秋娘,却是一个饱经风霜,早已抛弃了那些浮华不实的赞美仰慕,看透了风月场上的虚情假意的女子,她深知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奢求过上一个普通女子嫁人生子的平凡生活,所以她从不奢求可以做谁的妻子,更不敢去奢求爱情,而她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自己怀里的那张琵琶,因为这里边寄托着她所有的感情以及灵魂。

  而宫明的悲哀就在于,现在的他还不懂秋娘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秋娘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宫明给不了的。

  我也不知道为何宫明会突然对我说出这番心里话来,他所言及的那种喜欢,我也曾经经历过,所以颇能感同身受。

  可在我看来,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喜欢可以是单相思,而爱一定是相互的。

  “宫明啊,你有多喜欢那位女子愿意为她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么”

  洛阳有龙门石窟,佛将盛行久矣,这则佛家典故,宫明自然也是知道的。

  “啊,愿意。”

  宫明在听到这则典故后,突然心中释怀了,原来这份感情在很久很久一前,就有人经历过了。

  “那你,就到她身边去吧。”

  听到我这句话,宫明颇为诧异的望着我。

  “到她身边去”

  “嗯,到她身边去。洛州牧正在招揽山东士族才俊,以你之才,成为其坐上之宾,绰绰有余了。”

  宫明听到我这番建议,自嘲般的笑了几声。

  “高御史当真舍得么”

  “舍得什么”

  宫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他知我,可我更知他。

  “舍得让宫明去做洛州牧的幕僚”

  他倒也直白,那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我本就是为他而来,对他的觊觎之心那是丝毫都没有隐藏的必要的。

  “洛州牧此举,也是为国选材啊。更何况,只要是我想要的,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的,我都愿意多花些心思和时间的。而且,只有先让你了结了这段儿女私情,你才会有追逐功业之心”

  宫明现在才真正清楚的明白到,自己早已就是别人板上鱼肉了。

  “我这样的人还能再有追逐功业之心么”

  宗明终于开始冷静下来分析利弊了,他非常清楚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究竟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他已经算是身败名裂了

  我提着灯火,不觉仰头望着这片苍穹之中的几点微量星火,听着宫明的那句反问话语,嘴角不觉微微扬起,言道

  “当然可以,只要你成为人上人的话”

  身败名裂了又如何,在此大争之世,只要你有真才实学,敢争、会争、能争,便是你建功立业之时。

  “”

  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高辰,宫明突然觉得有朝一日他也能如同现在的高辰一般建功立业,扬名四海;不,若是他想,他也可以比高辰做得更好

  我看到了宫明眼中对权势追逐的渴望,那才是男子追逐功业之心最原始的动力。

  “现在,你还想去死么”

  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我冷”

  宫明忽地说出这句话来,因为这时候他的酒已经醒了,身上的衣着确实开始不怎么保暖了,知道冷暖,也就是不想死了。

  很好,真是受教的好孩子

  “我去让人给你送件斗篷来。”

  边说着边往回望了几眼,看看能不能遇到个小厮,让其帮忙跑个腿什么的也好啊。

  怎知,宫明竟然丝毫不知廉耻为何物,伸手拽住了我身上披着的斗篷一角,言道

  “何必舍近求远,你这件斗篷看起来很不错呢”

  边说着宫明还拽着这斗篷闻了起来,有些吃惊的言道

  “嗯,这斗篷有股药草香气呢,很是好闻得紧”

  “松爪”

  我怒斥一声,伸手一拽就把斗篷给拽了回来,他还真是个忒不要脸的轻薄之徒呢

  想得美,这可是我媳妇儿的斗篷,要是被宫明这厮给弄脏了,我非剁了他的爪子不可。

  “想要我这斗篷,想都别想,嫌冷,你便好生受着,这都是你自找的”

  我没气得当场剁了他这双爪子,他就应该对我感恩戴德了。

  “果真是红袖添香在侧,令人艳羡得紧。高御史身边,也不乏红粉知己呢”

  这宫明,纨绔浪荡的习气还真是一点都未变呢。

  “这是本官的家务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欸,我上回就闻到你身上也有这股药草香气了,看来她很是得你宠爱,想必样貌定是生得极美的,不然高御史也不会想着金屋藏娇,不让这女子轻易出门见客了;她便是你所豢养的那位极善抚琴的琴姬吧,改日也让我瞧瞧呗。”

  呵呵。

  也不知道宫明这脑子里除了风花雪月还有些什么,我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浪荡子,原本还想着招募他呢,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些细枝末节宫明在这中状况之下都还能留心,且还分析得头头是道,还真是不能小看了他去。

  只不过这份细心不知道是不是都用在了女人身上了

  还有,他说的极善抚琴的琴姬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不禁微微有些疑惑。

  琬儿虽说确实是极善抚琴,可自打与我一道来了这洛阳城后,已经算是极少抚琴了。那日太白楼宴席上琬儿也曾当众抚过琴,想必当时宫明也是听过的,自然也能分辨得出来,若是他所言及的琴姬是琬儿的话,那他不是早就怀疑到珝头上去了么

  这般说来,他所言及的琴姬自然就不是琬儿了,那在我府中极善抚琴之人,既然说的不是琬儿,那说的又是何人啊

  我居然都开始有些当局者迷了,竟也浑忘了琬儿在昏睡之时,自己每日为她弹奏清心音以助她平心静气,压制毒性之事了。

  “我知道你欠什么了”

  我冷不防说的这句话让宫明有些不明所以了。

  “欠什么”

  “不仅欠揍,还欠一个媳妇儿好好管着你,我看还是多事一些向宫老夫人建议,早已为你取亲,让你媳妇儿好生管束于你,免得你脑子里总想着那些风花雪月之事”

  这时候我倒是成熟稳重得想是一个长者,在对宫明语重心长的说教着。

  宫明被我说得连红一阵白一阵的,他长这么大就没被人这样说过,而平生第一次,还是被比自己年纪小的高辰说教,这还要脸不要了

  “高辰,你自己被长辈安排婚事不愿娶那长公主,心中不悦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再来管别人的婚事,我都说了,我宫明此生非秋娘不娶,你少参合我的私事儿”

  哎呀,这混小子居然敢编排起我来了当我吃素的么

  “谁说我不愿娶长公主的谁说我娶长公主心中不悦的”

  “若真如你所言,心中欢喜,那你何苦在外头瞒着长公主养着外室呢都是男人,咱们有些话就不用说破了吧”

  我顿时气得火冒三丈,真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了。

  “谁他爷的在外头养着外室了你少拿那些风言风语来编排我,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这事情一旦涉及到琬儿,我便开始失控了。

  宫明闻言,努力撑起自己那摇摇欲坠的身子来同我对峙着,以免自己被人瞧不起了。

  “哎哟,好啊,怕你我就不叫宫明,瞧你那细胳膊细腿的,别以为你长得比卫玠还像女人,我就不敢出手揍你啊”

  两个人掐起架来早就没了世家子弟的风貌了,只剩下地痞流氓,泼皮骂街了。

  “你他爷的给我向卫玠道歉”

  一把将那提灯丢到了一边,抡起宫明的衣领,升拳就准备开打,论打架,我就没怕过谁

  宫明见我这打架的架势是有板有眼的,顿时心里有些发虚,摆事实讲道理,他还真没怎么同人真拳到肉的打过架。

  一是族中规矩不允许,二是有失士族之人的体面,这等武夫一般的野蛮行径,也就只有他们北魏的士族子弟才干得出来

  “他爷的卫玠都死多久了我怎么去跟他道歉”

  宫明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