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肩(1/2)

加入书签

  狄鼐很快就把菜做好了,两个人开始坐下来用餐。玛吉对狄鼐做的菜是无比的推崇,不断地询问做法,那崇拜的眼光简直媲美粉丝啊!

  狄鼐吃着自己做的菜,也觉得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没有主食,还是不爽啊!他好想吃白花花的大米饭啊!

  吃完东西,玛吉说前些日子鞣制的鹿皮,应该差不多了,于是从角落里把它抱了出来。

  狄鼐看着那好像异常厚实的皮有点疑惑:“这样就算好了?”

  玛吉说:“那可不行,我还得揉它呢!”他把鹿皮放到一块较大较平整的石块上,开始不断用手搓揉。随着他的搓揉,有些杂物慢慢的从鹿皮上脱落了下来,渐渐露出了规整的内皮。

  玛吉搓揉了好半天,才算把整个鹿皮上的杂物都搓揉干净了,整个人也出了一身大汗。狄鼐连忙递过去一碗开水给他。他咕嘟咕嘟喝了个光,然后喘着气说:“现在这鹿皮已经弄好了。你想拿来做什么?”

  狄鼐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怕热。兽皮衣服又包得严严实实的,穿着太难受了。”早上他本来想换衣服的,迷彩服穿了好几天了,他早想换下来洗洗了。可他穿上那件兽皮衣后,感觉整个身体都不能透气了,也就只好放弃这个打算了。

  突然狄鼐想起上次在陶窑的时候,他看到一些非兽人把手臂露出来了。也许,在这里非兽人也不必包得像阿拉伯女人那么严实也是可以的。于是他问玛吉:“我好像看到有非兽人露出整个手臂,那样也是可以的,是吗?”

  玛吉点点头:“手臂可以露的,只要不露身子就可以。”

  狄鼐想,那样就好办了啊,整件兽皮衣穿起来难受,可兽皮褂子是可以接受的。于是他就对玛吉说:“我想请你帮我做件坎肩来穿。”

  玛吉疑惑:“坎肩?也是衣服的一种吗?是什么样子的。”

  狄鼐说:“对。很简单的。就是你还是做成上次那件衣服的样子,不过不要缝衣袖上去就可以了。”

  玛吉恍然:“哦,那就是坎肩啊!我怎么先前做衣服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还可以这样做呢?”

  狄鼐想,你要是一下能想到,那你就真正是天才了。

  玛吉稍微拿手在狄鼐身上比划着量了一下,就开始在兽皮上拿刀子比划起来。

  大概是做衣服也多了,他下刀很利落,不过10多分钟,一整块裁成坎肩样式的兽皮就已经成型了。他又稍微修剪了一下,将扣子眼也划好了,然后递给狄鼐,让他试试看。

  狄鼐也不顾忌玛吉,脱了迷彩服就拿着褂子往身上套。倒是玛吉有点不好意思,转身避开了。

  穿上后,狄鼐问玛吉:“怎么样?”

  玛吉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心想,这件衣服好看是好看,会不会太好看了一点?

  狄鼐穿着棕红色马鹿皮的坎肩站在那里,露出白皙结实的手臂,带着点野,很有些英气勃勃的样子。而且这一次玛吉裁的衣服稍微小了一点,却正好贴身勾勒出了他劲瘦的腰身。那腰线,简直是无比的诱惑啊!

  玛吉看了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狄鼐看他半天不说话,就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有哪里不合适吗?”

  玛吉摇摇头,终于回过神来笑道:“这衣服真好看,我都想做一件这样的坎肩了。”

  狄鼐说:“能看就成。你把剩下的鹿皮给我做成兽皮裙吧。我好换下身上的这套衣服拿去洗一下。”他说着把原先玛吉送的那件兽皮衣服上当做扣子的绳结解下来,系在了身上这件衣服上面。

  玛吉很快地将兽皮裙也裁好了。狄鼐把迷彩裤脱下来,换上兽皮裙,跟玛吉说:“玛吉,反正要去河边,我们干脆顺便去钓鱼吧!”

  玛吉很感兴趣地说:“钓鱼?怎么钓?”

  狄鼐从背包里拿出针线,带上脏衣服和肥皂,拄着拐杖往门外走:“走,到了河边我告诉你。”

  因为钓鱼要在河流比较平坦低洼的地方,所以他们顺着河流往下找,走了比较长的一段路才找到。在路上,狄鼐居然发现了紫苏!他心里那个激动啊!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每次吃鱼他妈妈都会让他去池塘边采点紫苏叶子回来。那个味道,他后来离开家乡那么多年,总还一直都惦记着。

  可军营里做鱼,从来都不放紫苏叶子,所以,他只有在梦里回味了无数次啊!

  虽然这时候,有些紫苏已经在开花了,但有些叶子还是挺嫩的,于是狄鼐拉着玛吉帮忙,在那揪了一大把叶子放进兜里。

  到了河边,狄鼐让玛吉拿匕首去砍了两比较细长的树枝,把分叉的枝丫都削掉,只剩下主干拿来做钓竿。狄鼐则在河边拿一个石块挖蚯蚓。蚯蚓挖了几条,玛吉的钓竿也做好了。

  狄鼐拿过树枝,在上边绑上一长长的线,线的中间绑上一片折叠起来的枯叶当做浮标,线的尾端绑上弯成鱼钩样式的针,这样,一个简易的钓鱼竿就做好了。然后他把蚯蚓捏下来一截挂在鱼钩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