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寒梦横江 第二章 大音希声 慧眼识贤(1/2)

加入书签

  第二章大音希声慧眼识贤2020年2月28日秋日的清晨阳光柔魅,高飞的云雀欢唱之声不需清风也能捎来阵阵脆亮。水雾像层薄薄的轻纱,旖旎而妩媚。可一片片的叶子由青转黄,终究在干枯了之后落下,旋转着,跳跃着,带着无尽的遗憾无可奈何地投入大地的怀抱。

  柔惜雪推开房门时,正面对落下了不少枯叶的院子。她心中一跳,在忧伤的季节里,人总难以避免往日的思念与惆怅,即使淡漠如她也不例外。那股峭然的愁绪就像山溪一样时缓时急,在无尽的秋风里悄悄潜入人心,排不开,躲不去。

  她双眸一黯,情不自禁地垂下头低吟经文,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佛堂走去。

  脚步的沉重不仅是深深的自责与负罪感,也因功力全失,身躯慵懒无力,才使得院落里路虽平,步伐难安定。天阴门里百余年传承连同着广厦屋舍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同门死的死,归顺的归顺,震撼世间百年的天阴门金字招牌如今片瓦无存,只留下几个幸存者苟且偷生,寄人篱下。更可恨的是,两名仇人仍自逍遥,一人已是万乘之尊,另一人也大有可能成为万乘之尊。

  支撑自己苦熬二十年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前途渺茫看不见任何希望,自己犹似个活死人,不是活死人还能如何?佛魔双界分,人间劫纷纷;普法降甘霖,苦海现佛尊。可笑心中一片礼佛赤诚,危难之时佛祖不曾显灵,甚至没有点滴护佑。如果佛祖要给自己劫难无数,那同门又是何辜?

  念珠上的名字就像用刻刀划在了心口里,鲜血涓涓难止。柔惜雪面目表情地木然拿起念珠盘上手掌,燃香插好,盘坐在蒲团上低声诵起经文来。

  佛祖不显灵,可一身罪业无从寄托,仍需歌颂着佛号寻求一点点心灵的慰籍。

  否则不再威力无穷的身体早已不堪承受。

  诵过了几篇经,柔惜雪睁开眼来。目蕴雷电,几乎能直透人心,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视线,好一会儿才能聚集在一起看清。人之寄情于虚无缥缈,大多源于无力与绝望,现今这个没用的身体,愿望再多再好又有什么希望呢?

  柔惜雪又木然起身,唯因坐久了腰腿酸麻而微蹙了蹙眉头,步履蹒跚地一顿一顿挨至石桌。时至今日,黯然已变得麻木,就像血行不畅的腿脚一样,没有什么神妙之方,只能等着慢慢恢复。可悲的是,不久之后又将是一个循环。

  蒲团前祈祝,石桌前稍事休息再发发呆,已是她的所有。这座小院就是她全部的天地,仿佛藏在这里就能躲开讥嘲与鄙夷,以及生生世世都难以偿还消弭的罪业。

  吱呀声响起,娇小的身影闪了进来。小院不闭门,也时常有些人会来,比如前日的吴征与祝雅瞳。覆灭的天阴门里,最为熟悉亲近的另三位幸存者都对她保有尊敬,但唯有这个娇小的身影才能让柔惜雪心中一暖。

  对她的栽培,还有从前一番维护的苦心没有白费。这个冷冰冰的弟子不知何时被剥去了身周的坚冰,越发活泼,越发可人,甚至有一股激人向上的力量。而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强要将她许配给皇室,打心底全是出于对她的爱护。更加庆幸的是,自己的一番好意终究没有称心如意,否则现在她要面对怎样的苦难。

  天家无情,最安全的后路也是万丈深渊。

  “师尊。”冷月玦背着个背囊,双掌在小腹前捧着一大叠直抵脖颈的书册,以下颌按稳了行来放在石桌上,拍了拍手道:“徒儿来晚了,师尊勿怪。”

  “嗯。”即使心生暖意,柔惜雪依然淡淡地应道,徒儿的用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而一切都不会有什么不同。自己没有开口,只是从前对她苛求太多,现下没了未来和希望,不如由得她去了。

  “吴掌门来信说您答应了要一同重修典籍,徒儿刻意多拿了些空白书册来,等用完了再取。”冷月玦解开背囊,整理出狼毫香墨,砚台笔洗道。

  “什么?”

  “嗯?”师徒都是清净寡淡的性子,但互相之间颇为知心。柔惜雪不明所以,冷月玦便醒悟过来道:“他诓我……”

  少女红着脸,三分薄怒,三分嗔怪,另有四分羞悦,似在娇嗔情郎拿她玩笑取乐,却偏生没有半点怪罪。那楚楚动人的俏脸纯真而明媚,正是发自心底的爱意才有的模样。

  柔惜雪心中一动,竟生出些羡慕来。她当然知道徒儿生就一副绝色之姿,可从前又哪曾见她这般模样,又何曾会去关注她一喜一怒的娇俏。

  “师尊既没答应也无妨,徒儿来做就是。”冷月玦一边磨墨,一边自顾自地道:“他们昆仑派重修典籍之事进展甚速,咱们天阴门也不能差了。师尊您忙您的,空闲时若是无聊,帮着徒儿看一看是否有缺漏可好?”

  “嗯?”柔惜雪张了张嘴,最终未发一言,只看着冷月玦摊开第一本未曾装订牢固的书册,翻过封面,在扉页里写下二句。

  “昆仑也是一身的血海深仇,但和咱们天阴门相比还要好上些许。吴掌门不服输,不认命,门人士气也旺,连林师姑都打着精神。徒儿前段时日又旁事缠身挤不出功夫,咱们天阴门气势上可不能弱于昆仑派,现下开始追赶也不迟。师尊重伤初愈也不忙于一时,从前师尊照料徒儿多年,现下让徒儿来照料师尊,打点门派。”冷月玦细心地写下两句七字诗,举起来以嘴轻轻吹干摆在柔惜雪面前曼声吟道:“手握灵珠常奋笔,心开天籁亦吹箫。师尊您看吴掌门赠的这二句如何?”

  一口一个吴掌门,叫的如口中含蜜,甜腻无比,与嘴角淡淡却掩不去的笑容相得益彰。柔惜雪心中暗叹,爱徒已是全心扑在吴征身上,爱的铭心刻骨。想来吴征待她也是极好,才能让冷月玦这般情深。除了疼爱之外,帮衬也是竭尽全力,冷月玦不灰心丧气反倒斗志昂扬,只怕吴征占了好大的功劳。柔惜雪心下颇宽慰,比起自家从前的孤军奋战,爱徒有能人诚心诚意地帮衬,就是大大的幸事。

  从前严苛的性子随着武功的消失,希望的泯灭似也消散,只要爱徒开心便好。

  柔惜雪轻声道:“昆仑是道家,修行法门与咱们佛宗有别,这两句么……”

  “吴掌门说,天下大道殊途同归,武功如此,修行也是如此。佛也好,道也好,不都是劝人向善么?”

  柔惜雪不愿与爱徒争执,只道:“依上下两句的意思,这个亦字当用不字更妥些。以他的才智,不知是怎生想的。”

  “师尊所言大有道理,此前我也这么想,到了这里我才忽然明白个中之意。”

  冷月玦兴高采烈道:“若是这里用不字,两句的意思便是说自家修行,即使灵珠在握也不可忘了精益求精,修行更上一层楼。而这些均未必为外人所道,心有天籁之音何须鸣萧奏曲,悟得大道自当远离凡俗。可是我等均是俗人,在凡俗中为声名所累,恩仇所牵,现下这座府邸里的每一位都是如此。若是只做自家修行,岂不是逃避现实?这个不字改作了亦,含义便截然不同。昆仑派也好,天阴门也罢,岂有甘于沉沦者?师门恩重,徒儿就算哪一日悟得大道,必然引吭高歌,叫天下知晓,重振天阴门才对。”

  冷月玦说完,院里一时没了人声,只余她兴奋地左右踱步时踩着落叶的沙沙声。柔惜雪仍是木然着脸庞,许久才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这一席话说下来,让柔惜雪觉得比爱徒一辈子说过的话都多。而看她略有些兴奋地逡巡着,柔惜雪猜测是不是得到了什么保证,才会如此激动。

  “是。只是徒儿先行应承了吴掌门保密,现下还不能说与师尊。”冷月玦大方地承认,歉然道。

  “嗯。”柔惜雪随口应道,随手拿起了支笔,随意摊开一本书册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字了……”

  提起的手臂颤巍巍的,手掌也远不及从前的稳定。可笔锋一落在页面上留下墨迹,柔惜雪脑中便不自觉地涌过无数从前藏经阁中的典籍,妙语,再也停不下来,唰唰唰地写了下去………………………………即使在多雨湿润的江南,在草叶枯萎的原野里,萧瑟的秋风起时依旧刮得漫天尘土飞扬。

  什么枯黄改变了世界的眼色,还是最浪漫的季节,再好的形容与赞赏都让尘土给吹得一干二净。吴征实在不喜欢这个季节久久没有一场雨,只消起了风,不需多时就能让桌面浮上一层灰土。一个时辰不擦,摸上去便是又粗又脏。何况是在旷野中的军营。

  大风天气卷来的沙土能让人在呼吸间都吃上一嘴的灰。吴征与身旁的营中兵丁们都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重重朝地上吐了一口。拉好了架势,目光还百忙之中朝操演的校场边一瞥。

  军营里的血气旺盛,当然夹杂着豪爽男儿的体味。一天操演下来,旷野中似乎都是汗臭。向来优渥,又有过军中经历的吴征尚且有时难以忍受,何况娇滴滴的女子。

  张圣杰的旨意一经宣读,倪妙筠便正式成了监军,与吴征同桌而食,出入结伴,近乎形影不离。只是那日的调笑过后,吴征几回搭讪均换来白眼冷哼,任凭他舌灿莲花说尽了好话,除公事外再无半句闲谈。几回碰壁之后吴征学的乖了,说什么好话?说一回,便是提醒女郎一次失言之举,便是让她再难堪一回。

  时至今日,吴征依然心中好笑,望向倪妙筠时也不免打心眼里佩服。大学士的女儿,偏生要来军营里受罪。虽说她担负监军之职不需操演,照样也是诸多不便。今日刮着大风,很快也让她的衣甲蒙上一层黄沙。秋风又何解风情?佳人的秀发与娇颜上同样是肉眼可见的灰土。

  “咳咳……”韩铁衣清了清嗓子,点着校场运足了真气道:“今日和从前一样,兵器任选,三十人为一组焚香为记,闯过去用时少者为胜,最终胜者可免半日操演。至于这位胜者之外的么,呵呵,不好意思了,午后加练。”

  这种大操演五日一回,吴征还是第一次参加。校场上设置了重重障碍,事先以黑布蒙上,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机关。战场之上,哪有什么预定的套路。这迷宫一样的校场,不是亲身进入从外难以得知个中玄机。

  吴征所处是最后一组,韩铁衣所宣称的抽签决定其实还是暗箱操作了一回,否则以吴征鹤立鸡群的功力,一上场便要断了其余人夺取头名的念想。

  信香点燃插入了香炉,比赛便即开始。三十人争先恐后地冲入迷宫,便见密密麻麻交错的丝线如蛛网一般,显是设置好的机关。丝线缝隙一指难容,绝不可能不触动便闪过去。吴征气运丹田鼓足了目力,身形丝毫不停撞开丝线,但听砰砰砰暴雨般密集的弦音想起,周围土壁上无数竹箭射了出来。

  最新找回竹箭无尖,若是任由打在身上也不好受,更难过的是顶端均裹了只粉包,打到身上便是令人难堪的记号。三十人前后撞入,黑布蓬里的竹箭全数发射出来,从不同的角度四下乱飞,像极了战场上流矢处处,无迹可寻。

  吴征躲不开丝线,但使开听风观雨,竹箭的来龙去脉却尽在脑海。他伸手一抄捉了根射向面门的箭枝在掌,挥舞着拨打箭雨。

  优胜者仅能有一人,那些颇为自负的,或是自觉有望争先的,互相之间怎可能相安无事?另有些纯属看吴征不顺眼,想着法儿找机会使绊子。

  吴征挥手挡开迎面的两箭,一个纵跃横着身子低飞过去让身后袭来的箭枝落了空,这一下子还窜到了前排,在误中副车者的咒骂声中回身笑道:“要暗算我,那就跟得紧些。”他手足不停,一边轻易地拨开箭枝,一边连连点地,与众人越拉越远。

  这一下使出了真功夫,众人便自觉与他差得太远。这般举重若轻,无论内外功都已是上乘之选,加之此前见过他闯阵的本事,心中气馁也好,不爽也罢,都不免暗暗佩服。

  穿过了箭雨,前方微弱的灯光里现出一个拐弯。吴征刻意显摆武功立威,足下加劲侧着身转过,不防眼前忽现数百杆竹竿!

  韩铁衣的布置极为巧妙,精准地卡住了视线的死角,不转弯看不见,一转弯已在眼前。竹竿便是长枪的模样,数百杆列在一起,仿佛长枪如林。

  吴征应变奇速,几在间不容发之际一点足尖,借着前冲之势飞跃枪林。枪林之后,还有枪林,这一片后置的枪林尖端朝天,且不再是枪头上包着粉包,而是真正削得尖了,虽非金铁,扎上了也要挂彩。

  两片枪林,除非肋生双翼否则不可能一跃而过,但对轻功高手而言不是问题。

  吴征伸手抓住枪尖腰杆发力,两个翻身腾跃冲了过去。这一下翩若飞鸟,校场上围观的军士们发出连连的彩声来。

  到了军营之中,无论愿不愿都只能认命,否则做了逃兵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军中最令人敬佩的就是强者,军士一层而言,对勇力的敬佩更甚于智计。吴征飞纵腾跃,不仅迅捷无比远远拉下了后续的竞争者,且姿态潇洒,大有举重若轻之感,就更加叫人佩服。

  连过箭雨枪林两关,前方道路分岔,进入后又是陷阱处处,檑木过后又是滚石,将战场上的一切模拟得十足十。吴征避开檑木阵后跃入土坡,这一处是校场上唯一能看得清的所在,但见一人高的滚石连珠炮似地顺着山坡压了下来,无机巧可言,唯凭个人能耐与勇气。

  吴征大喝一声,力贯双臂左右连挥,将一人高的滚石连连拍开。

  此前也有外功高手硬闯此阵,但绝没有吴征的迅捷,凶猛,精准。他一边大踏步地前进,一边拍击,巨石应声偏飞,足下稳稳当当地前进。这一手功夫不仅显露了高明的内功,更显身子骨强劲有力,内外兼修已达极高的境界。在场都是行家,更是引起震天价的叫好声。

  上了坡顶,又是一堵三丈高墙,翻过高墙便是终点。吴征刻意卖弄,足尖在这里一点,双掌那里一按,施展开昆仑轻功青云纵,像一抹青烟一样跃上高墙之顶。

  回首四顾,只见离得最近着也不过到了檑木附近,燃起的青香也不过烧了一半多些。一时之间,吴征也有些得意,自幼起的勤修苦练,辅以道理诀的神奇与完全符合他个人特质,终于也到了即将登临绝顶,可以俯瞰芸芸众生的这一步。再有三五年的时光,自己还会怕谁?普天之下的高手谁敢正眼看吴府?

  韬光养晦的盛国会强大起来,吴府也会有应对天下高手的力量。

  “霍永宁!你给老子等着!”吴征忽然面目狰狞地一咬牙,冷哼一声跃下高墙,虎着脸一屁股坐在韩铁衣与倪妙筠当中的位置上。

  大获全胜,殊无喜意,主将心情不佳似发了怒,军士们自然有些心头惴惴不安,噤若寒蝉。

  “恭喜恭喜。”韩铁衣低声道:“吴将军今日大发神威,要收服这干野性难驯的猴子也就差了一席话之功,不知吴将军准备好了没有?”

  “好不容易想了些生气的事情板起脸!老子现在杀气这么重,被你一调侃你说多尴尬?”吴征嘴皮子微动,憋着怒容道:“前头你往死里折腾他们,一副要折腾出营啸的模样,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招要他们心服口服,原来就是把我推出去是吧?”

  “嗯?老子当坏人,好处全让你占了还不成。”韩铁衣怪道:“要不你给我出个更好的主意。”

  “……”吴征无语凝噎,叹道:“人长的帅就是麻烦。”

  “……”倪妙筠张口想鄙薄两句,终是被这人的自鸣得意与奇怪脑洞也搞得无语凝噎,只能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心中暗道:怎地忽然会扯到长相上面去,定是脑子有毛病和常人长得不一样。

  操演陆陆续续结束,军士们又集中在校场上,结果已然很是明显。这一次韩铁衣没有起身,吴征第一次站到了众军之前。

  还是第一次做主将站在点将台上,吴征脱下衣甲,摘去头盔摆放好了,露出内着的天青色长衫来。除去衣甲头盔,便不是以主将的身份,但内里的长衫飘逸出尘,才让人又记起他的另一重身份来昆仑派掌门。

  “实话实说,从前我真不屑与你们这些人为伍。我在昆仑山修行的时候,在大秦为官的时候,与你们都不是一类人。占山为王是贼,是盗匪,横行乡里的也都是些没用的纨绔,废物。从前我瞧不起你们,一点都瞧不起。总觉得是怎样的一群人,才能堕落至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