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京凉风云 第四章 锦绣天娇 烟霞茏玉(1/2)

加入书签

  第四章锦绣天娇烟霞茏玉寅时刚至,韩府里小姐的香闺便有了动静。

  韩铁雁仅披着一件白色轻薄的纱衣,双臂撑着床沿斜坐着,纱衣皱起,云鬓散乱,清澈的双目中有些血丝,可见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偌大的房间,寂寞的床枕。

  摇了摇昏沉沉的螓首,晃晃悠悠行到面盆边捧起冰凉的水洗了把脸,仰头再用面巾盖在脸上也不拿下,呼吸不畅般深深吐息了几口气,引得饱满高耸的胸膛上下起伏。

  应是被冷水一激清醒了些,韩铁雁一把扯落面巾恨恨地甩在地上,一屁股坐回凳子双腿连环蹬在地上羞嗔低喝:讨厌讨厌讨厌……似乎还不解气,双腿交错间快步走回床上,扯开锦被蒙头又睡。

  洁白的纱衣近乎透明,胸前双丸行走间仅是微微跌宕,可见其结实。

  而顿足落地时双乳同时向下力道十足地甸甸一沉,又显得极为饱满,乳量甚大。

  比起陆菲嫣玉躯的腴润,韩铁雁更显结实。

  丰隆的臀股迈步间不时收束,紧绷而充满弹性,两条玉腿修长笔直得惊人之外,亦显圆润而极为有力。

  难怪昔年京城的公子哥儿们无不盼望被这双长腿环上腰际狠狠一夹。

  紧紧闭合的腿根心里,油量顺滑的卷曲乌绒虽不甚茂密,却让蜜缝里艳红酥嫩的花肉若隐若现,隐隐然还有看着便觉粘稠的水光泛涌。

  满是肌束线条分明利落的细腰中央,幽深的脐眼又细又长,犹如一条弯曲的细线指引着上下两处绝妙的曲线玲珑之地。

  不足几息的片刻,韩铁雁掀开被褥坐起靠在床角,又是一阵双足连蹬,踢得被褥凌乱不堪。

  这才终于放弃了入睡的愿望,唇瓣嘟得老高气鼓鼓地打开衣柜。

  她虽英武,却不曾撇去女儿家对于妆容的重视,否则也不能在随父从军的日子里依然保持着姣好的容颜,这一座八扇门板的衣柜里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各色服饰。

  有些是日常现于人前时的装扮,有些则是独处闺房中才穿戴起来自我欣赏的隐私。

  一件红色长裙极为醒目,挂在正中的位置也显示了主人对它的喜爱。

  韩铁雁几次伸手向它终又缩回,不甘地掩上柜门,终又取出日常时常穿戴的仕子服,面上神色颇为黯然。

  宽大的白丝带将丰胸细心压扁缠紧,唯恐压坏了一般,再罩上小兜,轻抚了一阵兜上绣工精致的鸳鸯戏水图,才一鼓作气穿戴齐整。

  望着镜中复又神采奕奕,英气逼人的容颜,韩铁雁脸上却阴郁不喜,越发恼怒,端量许久朝镜中人鼓腮不满道:现在,我越来越不喜欢这样的你卯时初吴征交接了值守,出了皇城不走锦绣大街回胡府,反顺着秦都大道来到南城。

  街边贩售早点的小店里人群不少,尽是些需早早出工讨要生计的平民,身着官服的吴征顿时招引了不少目光。

  偶尔也有些赶着出城公干的官员来用早餐,但像这一位径自寻个空位,与一帮泥腿子挤在一起而不是独要一处雅间的,见多识广的掌柜也是生平仅见。

  大人,小店楼上还有雅间,请您上座。

  不用了麻烦,有什么好吃的马也一道喂饱。

  点了几样小菜就着粥吃了,加一个刚出笼的肉馒头填饱肚子。

  吴征出门时倒颇有些期待腌萝卜,榨菜这些日常都能看见,谁都吃得起的小菜里添加上辣椒,席卷京城的模样。

  城门的守卫难免有些作威作福,但看了身着羽林卫官服,骑着高头褐马的吴征忙不迭地放行。

  穿过城门拐道向西,目的地当然并非城外的风景,而是破虏将军的军营。

  昨日收到师尊奚半楼的书信,吩咐往军营一行。

  破虏将军下辖一万五千军,平日拱卫在京城旁的只有一千精锐中的精锐,余者则由校尉们领头分散驻扎在四处军屯,农忙时下地,农闲时操演,只有发生了战事才会聚集在一起加紧操练听候调遣。

  如此安排既能保持军队的核心战斗力,又不至于军士过多一来增加养兵的压力,二来对京师安全有所威胁。

  不过如今战事临近,听闻各地的军士都开拔向京师挺进聚集。

  想起韩铁甲的火爆脾气,吴征一阵头疼,今日才和杨修明恶斗了一场,又遭遇太子殿下的死亡威胁,此时无论生理心理俱都颇为疲惫。

  不知道韩铁甲那对撼天铁掌今日会不会又朝他招呼。

  心中忐忑,脚程不免放慢,是以到了日近中天,四十里路的脚程也只刚过了一半:师尊只吩咐了今日又没说时辰,晚就晚些罢。

  离城十里之后人烟渐稀,便是成片的树林与荒地。

  偶尔有一两间屋舍茕茕孑立,可想而知它们的主人都是些贫困人家。

  看到这样的景象,吴征总会唏嘘一番,或许想起了前世的孤独。

  而无论到了哪个世界,社会的底层都是百事皆哀。

  深吸口气,这样的日子,这辈子是不会再遇到了。

  绝不贴着树林前行里许荒地,吴征眉头一皱。

  崎岖的尘土地面上散落着杂乱无章的马蹄与人脚印,地面的青草被碾碎不久还渗着汁液,似乎刚有人在此处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斗。

  马蹄印子乱得不成形,忽远忽近,马儿应是有些惊慌失措难以招架。

  吴征下马后顺着脚印踩踏三遍理出了些头绪。

  进攻的一方武功很高占据上风,而防守的一方只得且战且退,方向倒是朝着破虏将军军营处而去。

  吴征摇了摇头,翻身上马驱动马儿飞奔,若是军营里有人遇险倒是可以见机解救一二,说不定换来韩铁甲些许好感也是不错的。

  那马儿是西凉名驹,晃晃悠悠走了半日早有些不耐烦,见主人催动放蹄撒欢,如风驰电掣般疾驰而去。

  片刻间又跑出里许地,前方已飘来如雨打屋檐般密集的兵刃交击声,吴征扯住缰绳,下马猫着腰悄然摸去。

  这一块地方的地势甚为复杂。

  不仅路边的林木茂密了许多,几座隆起的两三人高小山丘也遮挡了视线,只隐隐约约看见人影交错,耳听人喝马嘶声不断。

  至于吴征几无片刻停留,自是因正迅疾无伦交错的人影里有一道朝思暮想的熟悉倩影。

  吴征爬上山丘,有了被杨修明发现的经验这一回丝毫不敢大意,反复确认了一处视线死角,才悄声无息地钻入草丛打量。

  韩铁雁带着韩守韩图胡启三名贴身护卫,正与四名蒙面黑衣人战在一处,双方兵刃齐出已拼尽全力。

  韩图与胡启各持单刀分立左右,韩守则多了面盾牌挡在最前。

  韩守的武功吴征再熟悉不过,其练得大都是守御的功夫,此刻虽列的是三人阵势,但一心防守自家小姐,当是稳如泰山。

  韩图下手阴狠专拣韩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