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九章 今夕明夕 怜花几度(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今夕明夕怜花几度2019年10月27日张天师赤裸了上身跪在地上,两根荆条在背后绑缚得尖刺都扎进肉里,一身鲜血淋漓。他垂头丧气,目光不时抬起向门外一扫,颇显自责又慌乱。

  邵承安在他身前身后不停地踱着步,来来回回,往往复复,边走边搓着手心沙沙作响。嘴里的唉声叹气与责备地啧啧声更是片刻没停过。

  “我说小邵,你今日走的路,只怕够从江州到紫陵城再来一趟了吧?你要再不消停,老娘一耳光过去可不会留手。”章大娘原本面无表情,想是此刻再也无法忍耐,一脸的横肉跳动冷冷哼道。

  “啧。大娘,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能不能别和我计较了?”邵承安大是不满,居然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呵呵,老娘的事早已办妥,鬼道士的办不成难不成赖到我头上?一副死人脸,看着就来气。”章大娘虽口吐恶言,居然真的不曾计较太多,不仅没有抽响老大的耳光,还瞥了眼张天师,颇有些同病相怜的郁闷。

  “你办妥的那个最简单,主人疼惜你而已。”张天师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却不敢和章大娘对视,微微偏过了头。

  “主人怜我丑怪又残废,怎么,你不服气么?嗯嗯,难的你来办。你不是夸了海口么?人呢?”章大娘也不动怒,笑得小眼眯成了一条缝道:“主人请放心,属下亲赴必手到擒来,短则五六日,长则半月,请主人稍待。”一句话被她捏着嗓子模仿起来,活像是行将断气的母鸡嘶鸣,却让张天师面色灰败了下去,道:“罢了,罢了,待主人来责罚便罢了。误了主人要事,这条命老道是不想要了。可恨,可恨!”忙完了公务已是黄昏时分,吴征在大街上徒步回府。他左手提了盏制作精巧的宫灯,那是路上碰巧遇见,只觉无论款式花纹,还是掌上灯之后的明暗都是顾盼所喜,顺手便买了下来。

  晨间顾盼面色不郁,自打来了紫陵城后她便少言寡语,与从前的活泼大不相同。吴征对此心知肚明,几回腆着脸前去讨好,都换来刻意的冷落与疏远。之前他待顾盼多少有些躲躲闪闪,如今也是报应不爽。

  吴征不愿再去触怒顾盼,尤其是现今她的心灵正脆弱的当口。可有时身不由己,与玉茏烟共过的患难,还有她脑中的《毒经》,无论哪一样,都没有再拖延下去的理由。将心比心,吴征自问若与顾盼掉个个儿,只怕已气得疯了。

  “你就不能低调一点?非得这么大喇喇地走在路上么?”韩铁衣有些不太习惯行人注视的目光与指指点点,无奈道:“有马车不坐,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喜欢活受罪。”“我自行我的,管别人干什么?”吴征背着双手走得颇为沉稳,还左右张望着寻找些有趣的小物件。

  “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难道不知么?”韩铁衣摇头叹息道:“年轻多金生得俊俏就罢了,还做得一手销魂的诗词,烧得女孩子都喜欢的好菜。越是年轻的怀春少女,就越喜欢这种人。这种人若是喜欢了某个女子,那是谁也抵挡不住的,你说对不对?”“对,都对。”吴征撇了撇嘴,被挖苦得心头有些火气,道:“而且我还很会说话,很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又风流的很。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无法拒绝。”“既然你都知道,就自作自受,找我发什么脾气。”韩铁衣摊了摊手,道:“你的名声,想怎么搞坏,搞得有多坏,都不关我的事。”吴征买下两支开得又艳又香的芍药,随手送给路边两位悄悄打量着他,也是眼睛最大最亮的少女,惹得两位少女面泛红霞,接过鲜花飞也似的逃了去。紫陵城里渐渐传开了这位昆仑掌门的事迹,少女的情怀,谁又不想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少年英杰?若能得他青眼看顾,或许也会有一段一生难忘的浪漫邂逅。

  不想这位倒真的风流,乃至于有些孟浪。随手送出鲜花就罢了,两朵分送两人,大喇喇地丝毫不知避忌,传扬出去,少不得要被骂一句下流。

  吴征其实不太记得那两位少女的模样,送完花便收了手,自言自语道:“一天败坏一点,也就可以了,操之过急反显刻意。嘿嘿,你以帅哥自居,固然要洁身自好不留恶评,我就没那么多顾忌,最好市井里把我骂得越狠越好。”“啧啧,当真也不易。”韩铁衣点了点头,不知佩服的是吴征这副城墙厚的脸皮,还是拿的起放的下的胸怀。

  “陛下不介意,自会有人介意。他日燕国来讨人,说不得我的身份要大白天下,届时有一份骂名,陛下面临的责难也轻一些。”吴征背着双手加快了步伐,频频摇头道:“就不知道盼儿听见了,肯不肯让我解释两句。”吴府大开中门,以一番喜庆之姿欢迎主人回府。

  “老爷回来了。”祝雅瞳在先,左右随着冷月玦与韩归雁。一句话说得吴征哑然失笑,也说得她自己暗暗发窘。

  “回来了。”吴征忍俊不禁地应道,祝雅瞳半低头躲开他的目光,又不敢真正偏头,以免叫身后的二女发觉异样。这副罕见的模样娇羞无限,吴征贪看不足,只盼再多看几眼。

  祝雅瞳暗自恼怒怎地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一句,略微不适之后,很快调整如常道:“府中事情可不少,征儿是先用膳,还是先做事?”吴征看看天色,将宫灯在一旁放好道:“时候尚早,还是先做事罢。”“好。”花厅里祝雅瞳铺陈开一本本小册子给吴征过目,道:“陆仙子心细如发,府内事有她助我,条理清晰不说,对老……爷于外也大有裨益。倒不是雁儿不好,她忙得不可开交,着实也管不过来。”韩归雁吐了吐舌头不敢辩驳,心中倒是甜甜的。祝雅瞳原本待她要冷淡许多,隐约也能感觉到自己并不讨她喜欢。从前不知祝雅瞳的身份,对此嗤之以鼻。自打在桃花山里隔世再逢之后,祝雅瞳待她就变了个样,不仅亲近得很,处处还为她说话。譬如这位内宅之主可从未有工夫管过宅中之事,祝雅瞳也是分说得明明白白。

  “师姑一贯如此。娘,小师姑那边今日如何?”吴征一边翻阅一边问道。

  “和前些日子无甚不同,看不出什么不妥,可就是不太对劲,有些郁郁寡欢,又有些强打精神……”“嗯……”吴征默然了片刻,道:“晚些我再去看她。”“不必太过担忧,你师娘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许多。”祝雅瞳抿了抿嘴,揶揄笑道:“分明想去看她,被骂了一顿都不敢太早去了。”“可比幼时习武之时严厉多了。”吴征抬头一时恍神,林锦儿从前待自己可谓宠溺有加,什么事都护着自己。如今成了昆仑掌门,慈母一般的师娘变得十分严苛,连探望时去得早了,都要被训责一番。

  母子俩一路边商议边聊天,冷月玦与韩归雁不时附和两句。冰娃娃在府里不显山露水,甚少说些什么,若还是从前,她自可只管修行,现下天阴门根基已毁,门人死伤惨重。她虽未接任掌门之位,也与吴征一般,需扛起整个门派的重责来。两人说到贴心处,相视一笑,只觉眼下有一步千钧之难,可总算相互扶持,个中滋味亦苦亦甜,也自有一番美妙。

  “天阴门这里我们都在用心,只是没有掌门师姐首肯,我们拿不了主意。”“无妨,该做的先做,于门派有好处,她总不至于来反对。”吴征本该深恨柔惜雪当年泄露他的秘密,不下死手已属宽宏大量。可现今他不仅对天阴门的事情说得上用心,对柔惜雪也不做为难。除了祝雅瞳与冷月玦的面子之外,总还是有几分私心在的。

  “师尊仍是浑浑噩噩,我就怕她说一个不字……”冷月玦扁了扁嘴道:“也不知师尊何时才能回过神来。”“玦儿放心,她叫柔惜雪啊!”吴征抬头,向她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道:“”祝雅瞳抿嘴一笑,道:“那为娘就先代玦儿谢过了。对了,陛下送了些礼物来,还有手书一封,无甚要事,征儿看看如何回复的好。”闻吴兄新得白玉美人,可喜可贺,特精选丝金牡丹同心珮一对,衔珠桃蕊碧玉钗一支,聊表心意。山白凤蜜桃个大汁多,可惜今年雨水过盛日照不足,不及往年的甜。不过香味扑鼻,仍是夏季的上佳贡果,吴兄与家眷都尝尝,若觉味美,宫里还有的是。吴征掂了掂信笺,随手毁去,道:“陛下的处事得当,生平仅见。我越发坚定来盛国是一条最好的道路。”“年轻有为,又不为陈规所限,真圣主也。我们家本也有一位真龙,可惜他自己不喜。嘻嘻……”祝雅瞳吐了吐舌头,压低了声音道。

  “世界很大,大到难以想象。中原也不过是一方土地而已,把目光放得再大些,更远些,在不在中原称王称霸,根本就不算什么。娘,那件事您去办了吧?”“当然。三只船向北,到了冀州后转向东行,至连片的大陆后绘制地图方回。另三只顺海岸往南,后折而西向,依样绘图而归。都是你吩咐的。”“嗯。那就好,那就好。”吴征点了点头,叹息一声道:“娘,您数度欲言又止,好似有满腹心事要说,到底是什么?我看玦儿不在意,雁儿是已然憋坏了……再这么忍着,莫把咱们母子俩一同给憋坏了。”韩归雁香腮微鼓,锋眉暗蹙,半愠半嗔的模样在她英气勃勃的面上,平添几分可爱与娇憨。吴征看在眼里,心下甚爱,也知女将若是这副模样,多半心中正飞醋横生,用坛子都接不过来。

  “咳咳……有件事要与征儿相商!”祝雅瞳挺直了背,清了清嗓子道:“听闻你近日来刻意败坏自己的名声,可有此事?”“不得已而为之。孩儿是燕国皇子的身份迟早隐瞒不住,这又是重建昆仑派,又是组建兵马的,陛下要受到诘难不会少,咱们家居心叵测的名声也是跑不了。听闻那位本该登基的殿下暗中动作频频,就等着陛下犯错。我先把名声搞坏了,陛下肩上的压力也轻一些。呵呵,名声这种东西,值几个钱?”吴征自嘲一笑,想起在大秦国时自己名声素著,深得百姓爱戴,下场却没好到哪里去。

  “嗯,这些我们都知晓。只是我们在盛国算得上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许多事陛下心里再怎么千肯万肯,明面上未必能表现出来,光靠着咱们这些外来人力有不逮。想在紫陵城里更快地站稳脚跟,少不得要有些迎来送往的礼节。这些你想过没有?”祝雅瞳本就长袖善舞,以她的如花容颜与绝世风姿,做起这些来也比常人要容易许多。不过事关吴府上下,身份又如此地敏感,光靠嘴上功夫是万万不成的。

  “尚未想过。”吴征一愣,喃喃道:“之前想着吴府里有什么事,只消娘与菲菲一同出马,还不手到擒来?这么一说,倒是想的过于简单,小瞧了盛国英豪来着。”“所以呀,要寻着合适的盟友,不仅他们得在朝中说得上话,也得信任咱们吴府。这事儿拖不得,最快的方式莫过于联姻。快刀斩乱麻,只消下了定便是自家人,今后有什么事都好商量。征儿你看呢?”怪道韩归雁又打翻了醋坛子!吴征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了抚她额顶的青丝,笑道:“一定要这么着急么?”“当然,刻不容缓。外事自有你们操心,内府有这等大事,自然要为娘的亲自做主。”“也对。”祝雅瞳显然经过深思熟虑,哪一点都没有辩驳的余地,也确是对吴府乃至于昆仑派上下最好的选择。

  身为外来人,想要融入本就不易。何况像昆仑派这样的百年传承,背后还跟着诸多豪族。不论有意无意,必然会惊动盛国原有的豪族,一不留神便会触犯了他人的利益。

  若是吴府自己都站不稳脚跟,又谈何照应陆家,顾家,杨家这样的族群?吴征一点就透,看韩归雁的模样虽是醋意满满,倒半点都不反对,所不满的只是又要有人来分了一块去,着实有些不爽。

  “你可有中意的人家?娘选个黄道吉日,自会上门去说亲。”祝雅瞳笑得意味深长,颇见揶揄,吴征来了紫陵城后几无空闲,又哪来的什么中意人家?还不是由祝雅瞳拿主意。

  “孩儿还有得选择么?”吴征早已猜到祝雅瞳心中所想,哭笑不得道。

  “果然心有灵犀,知子莫若母。知道征儿定然是肯,今日晨间,娘已和雁儿一道上了人家的门,把心中属意说了个清楚。依为娘看,人家心中也是愿意的。”祝雅瞳一席话说得吴征抽了抽嘴角!从前也算泡妞若干,向来是手到擒来。不过一个个都是小火慢炖,循序渐进,待火候足了,香味满溢之时才行采摘。哪有像祝雅瞳这么火急火燎,半逼半骗的……且听她的口气,不仅见了人,连对方家人都已见了,至少未曾被反对,否则也不敢这么夸海口。

  “这么着急的么?”吴征哭笑不得,抹了把额头冷汗,暗思近日来无论如何不能夜宿韩归雁的小院里。否则腰上的肉怕是保不住了。

  “急不急,为娘说了不算。”祝雅瞳慢条斯理地道:“现下倒有件急事,张百龄也失了手,正和小邵,章大娘在等你责罚。征儿你看是急还是不急呢?”吴征再次抽了抽嘴角。张百龄当年行走江湖的时候绰号搜魂天师,寻人拿物也是响当当的一把好手。被祝雅瞳收服之后修身养性,武功也越发精进。他临行前几乎立下了军令状可不是胡吹大气,就连吴征也以为是手到擒来。

  “白玉美人看来不好得呀……”张圣杰先前恭喜他新纳白玉美人,原本就语带双关。白玉美人四字近来可是频频在吴征眼前出现。

  即将到来的燕盛之战,盛国弱势得实在太多。即使吴征开启僖宗遗藏补充了军器,又有韩家两兄妹驰援,两国的战斗力仍然差距甚远。想要取胜,就必须出奇制胜!

  吴征来了盛国,除了伸手要宅子,要昆仑大学堂的地皮之外,还问张圣杰要了一份名单盛国境内所有奇人异士,尤其是什么自诩为侠盗,义匪之流。

  天下三分,连年征战不休。市井间即使为了有一分自保之力,修习武功者也大有人在,三国莫不如是。所谓侠以武犯禁,就像吴征记忆中的前世,刚学会开车时总忍不住手痒,这个世界也一样,修习了武功,总想着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震动震动天下什么的。

  于是这类劫富济贫的山大王,取不义之财以资贫困的侠盗便如雨后春笋一样,除之不尽。

  吴征在成都城里牛刀小试,利用祝家残余的力量,以精细到极点的布置,在禁令之下的成都城组织了一场暴动,闹得满城风雨,连皇城都被烧了一把燎天大火。

  那只是临时拼凑的数十人。

  若是高手们聚在一起,训练成军,这支军伍便可聚可散,聚可摧城拔寨,化作大军里无坚不摧之刃;散可隐藏行踪,甚至连食水都可自行解决不必操心,灵活机动到了极点。吴征完全有信心能在战场上发挥巨大的作用!至于人数,吴征设定为三百人。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盛国积弱多年,想要在短时间里增强战力,唯一的途经便是唯才是举。这些身具过人之能的侠盗,山大王,就成了吴征收服的目标。

  “陛下试想,自诩侠与义者多少有侠义之心,若能善加引导,必能为国出力!这些人若似往常投之于军,至多是个武功高强的士兵,在战场上无用!唯聚沙成塔……”吴征随手在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双手连搓做出座宝塔道:“再强的精兵,也不过是七级浮屠,咱们这一支纯以高手组成的军伍,可是玲珑宝塔,外镶璎珞珍珠,内嵌真佛舍利……”张圣杰听得热血涌上脑门。吴征的想法从未在这个世上出现过,可说异想天开,细细想来,却又全无破绽。璎珞珍珠,正是聚在一起的高手们,相映生辉。真佛舍利,便是这支强军的军魂。

  于是这一份名单很快就送到了吴征手中。有些已是下在牢里,有些则是难以抓捕。

  吴征甄别筛选,摒除了大奸大恶之辈后,便一一点名。譬如在清溪山上称王称霸多年,还竖起替天行道大旗的大盗云满天。这人本性不坏,占山为王多年也没干太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能安然无恙地混了那么多年,说明本事也不小。原本他还能安安稳稳地在清溪山里过上许多年逍遥日子,可惜他遇到了章大娘。

  章大娘就这么膝行着跪走进清溪寨,用她铜浇铁铸般的膝盖一膝将他顶下了三丈高的悬崖。云满天摔得七荤八素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小鸡仔一样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