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三章 交情最好 见面之初(1/2)

加入书签

  第三章交情最好见面之初201978烟尘滚滚。

  铁骑开道,衣甲鲜明的军士相随,金黄色的秦字大旗足有数百面,布满了全军在风中猎猎飞舞,尤其以大军中央的一列车驾最为醒目。

  只见九面金色旗帜环绕其外,丝缨纷飞,似九条金龙飞舞。一蓬蓬金罗伞盖随着行进的步伐抖动,旋转。天子御用之物,让显小的车辇与外表刚涂上的金漆同样泛出尊贵之气。一行军伍气象严整之外,还有皇家的威仪与凛然不可逼视。

  既是天子归京,威严必不可少,韩克军刻意营造的军威非同小可。饶是深知内情者已知这位天子不过是个吞服了祝家求死丹,被彻底掌控的傀儡,当旗号亮起之时,仍不由心中肃然。

  譬如见识最少的顾盼,当时她被冲天的威势所震撼,双腿打颤险些跪了下去,浑然不似此前掌控梁玉宇时,那个在关键时刻拼力一击,一举奏功,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

  “片刻之间打造出一只禁军,韩老侯爷真是好本事。”念及不久前发生的林林总总,顾盼感慨之余还有些好笑。想着身边的这些人,年岁大不了太多,一个个的却远比自己老成。至少此前她们不断地面见天子,也不曾像自己一样的不堪,更何况是昆仑派里最出色的大师兄。

  想到吴征,顾盼的感慨更多。她未曾有过放松的时候,一直拼了命地想要追赶上吴征的步伐,只因她太清楚这位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大师兄有多么地出色。不仅仅是昆仑,他的光芒足以照耀整个大秦国,谁都知道假以时日,这位昆仑大弟子定会成为栋梁之才。

  即使现下巨变陡生,吴征已成丧家之犬,也无碍这一切。只要还活着,终有东山再起的那一日。想要站在他的身边,仅靠着美貌一项显然并不足够。顾盼已不是从前天真浪漫的孩童,她清楚自己对韩归雁的敌意正是赤裸裸的嫉妒。除了天生的貌美差相仿佛,难分高下之外,其余的自家都差了这位英风四射的女将太多太多。

  顾盼幽幽叹了口气:娘和大师兄之间眉来眼去,分明大异平常的师姑与师侄。两人之间的默契堪称心心……嗯……山鸣谷应,想要默契到这般程度,怕是……怕是没那么简单。从前嫉妒韩将军,现下又该嫉妒谁?冷师姐?娘?

  心中茫然像一片阴霾笼罩,顾盼正愣神间,韩归雁道:“这一件事十分紧要,为将之道审时度势,若是整不出一支合时宜的大军,又怎称得上大将?说起来是装模作样,不过这一路来,光凭那身行头便能免去无数的麻烦!”“嗯。谢教诲,一路上的成效,我都记在心里了。”韩归雁从前对自家多有不屑,甚至每回都针锋相对点滴不肯退让。自从吴征在山谷中脱困之后,她对自己的态度便全日男掉了个个儿。小女儿家的性子没了,不拌嘴了,一路上还多有照拂。

  “你不必太过担忧,若有什么疑惑,不妨问我。”韩归雁点了点头。她其实也说不上有几分亲近之意,只是不再存有敌意。

  “我只担心仓促之间,两军难以协调,想要穿过连燕军都打不破的三关进入川中,实在出不得岔子。”顾盼的忧虑韩归雁见过不少,几乎每一位刚接触军伍的新丁都会有此疑问,遂展颜一笑道:“袍泽之间有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便是信任。军伍之间瞬息万变,若是战时更甚。每一位被选出来担当要职者都是有本事的,军如蚁聚,又如鸟兽散,每一位都要先做好当下的事。我们做好眼前当做的,再信任袍泽们也能做到,譬如你的大师兄,他面临的困难可不比我们小,但是咱们当然信他能做到,还能做得很好,对么?”“我……我不知道……”顾盼迷茫更甚,往日里无比信任的吴征,如今看起来离她那么遥远,那么模糊。尤其念及他与陆菲嫣一同返回成都,看他们之间十足的默契,一定会配合得很好。艰难的军令或许对他们而言只是易如反掌,本是好事,可顾盼心中的却是一片辛酸苦涩,难以言表。

  从前只需提起吴征,几乎百试百灵,不想这一回竟然生效,韩归雁也感意外之余,鼓着香腮心头暗自着恼:都怪这个大色狼,招惹到人家母亲头上去了,偏生又在这个档口上露了馅,这一回可要怎生收场!

  顾盼并非资质鲁钝,相反还十分聪明伶俐。韩归雁耐心说了许多,终究没法扭转她的心境,只得感慨不是聪慧或是愚笨的问题,而是实在年岁尚幼,要她一时之间能拿捏清楚轻重分寸不易,加之这等涉及情感对于少女而言就更加难了。

  “你看她就很好,是块当大将军的好料子。”韩归雁眼珠子一转,指着冷月玦道:“几乎不被外物影响,办一件事儿的时候,便一心一意办好。”冷月玦双足踏在马鞍上举目四望,一路上她不住如此打望全军,让娇小的身形看起来颇具威势。此时微蹙的娥眉让神色看起来有些凝重,闻言淡淡道:“其实我担心的也有很多,只是担心无义。我师父能不能醒来尚在未知,这只能靠她自己。与其担心她,不如尽力让军伍走得顺顺当当不遇危机,护得她肉身周全了,醒来的可能也多上一分。吴郎他们在成都一定很艰难,只是像韩将军说的,我信任他的能耐,尤其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很是厉害。咱们这一路都做得好了,自然能在江州汇合。我只想早日和他汇合,自然会心无旁骛,履监军之职。剩下的,韩老侯爷与韩将军自会领我们去的。”冷月玦平日沉默少言,这一大通话说出来居然滔滔不绝,说到最后嘴角还忍不住挂上了笑意,颇有些奚落。韩归雁知她在嘲笑自己此前发号施令时护短之极,简直一片私心可昭日月,不由面色泛红,重重啐了一口。

  沷怖頁2u2u2u、c0m凉州地界大多荒凉,除了一望无垠的空旷让人胸臆也开阔起来之外,触目可及的便只有荒山秃石与低矮的树丛。顾盼学着冷月玦的样子踏在马鞍之上举目四望,终究还是暗暗叹了口气。如今危难之际,相比起熟识的人们个个忙得不可开交,她所能做的事情太少,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要做什么……说不出的迷茫缘由正来自于此。

  “前面到了路口,咱们就该转头往下卞关去了。”远远看见一处三岔路口,韩归雁精神一振,又不无忧虑。韩家的兵法一脉相承,韩克军的军令一下,韩归雁便知主帅的意思。

  下卞关与自己渊源颇深,燕秦之战终结于此,自此韩归雁终于洗去身上的污迹,再度踏上朝堂。对于这座雄关,韩归雁再也熟悉不过。能不能凭此进入川中,则是一行人生死存亡的关键。

  其实以吴府与韩家诸人的武功,要进入川中实在不是难事。难便难在能不能保有这一支军伍,能不能带着梁玉宇,以天子的风光进驻江州,震动大秦。

  梁玉宇进驻江州,对于一行人后续的每一个步骤都有绝大的意义。大秦已不是从前的大秦,吴府上下在夹缝之中连呼吸都已艰难万分,利用梁玉宇去分裂大秦已是势在必行。

  “世事难料啊,昆仑和韩家前些日子还是护国栋梁,现下已是叛国之贼。”韩归雁苦笑一声,长舒一口气后忽然一夹胯下青骢马,扬起马鞭虚空啪地一击,喝道:“诸军听令,随本将火速前行。”青骢马修长轻盈,却有一身健硕的肌肉十分神骏,马腹被韩归雁一双有力的长腿重重一夹,它也忍不住二蹄腾起长声嘶鸣!

  身为吴府的核心人物之一,顾盼当然知道过了这道三岔路口,面临的便是截然不同的危险。此前的一段路,虽说行军时难免灰土蒙面,可衣甲不乱,甚至连束起长发的蝴蝶系绳都未曾解开。

  韩归雁此前略显消沉,可一到此处便引燃战意,那乐观与昂扬而起的斗志,激励了军伍之中的每一个人。顾盼见了这份英姿羡慕钦佩不已,又对自己一路来无可奈何的表现暗自神伤………………………………………………………………………………………………韩克军统领的天子车驾想要顺利通过三关,最重要的便是借着京城中大局未定。一旦梁俊贤登基昭告天下,圣旨下到凉州,韩克军就算有通天的本事,手上那点军士也休想过关。

  皇家的事儿就是那样,谁先抢了先机,谁就是正统,管你从前是不是太子。梁俊贤已将主动权牢牢拿在了手里,披上黄袍,带上皇冠,手持玉玺,他就是大秦的新皇。至于有人不服气,民间或许非议甚多又有什么要紧?他有的时间来扭转这一切。何况新任的骠骑大将军向无极正统领禁军,刚刚扫平了意图谋反的贼党据点昆仑派,此刻正开向贼党老巢,即将把这伙儿天怒人怨的恶徒斩草除根!

  暗香零落此前搞得天怒人怨,三国帝皇都为此举办了一场会盟,正是为了一举解决这伙贼党。如今暗香零落在大秦国新帝手中覆灭,天下子民还不山呼万岁?

  现在,只需要再等待五天,五天而已!

  五天之后,黄道吉日,宜祭祀,祈福,纳彩,订盟,每一样都似为新皇准备。待正式坐上了龙椅,第一道圣旨便是要给皇兄分封一块风水宝地,然后要他即刻孤身来京朝贺。如若不从,立斩,从者亦斩立决!

  梁俊贤兴奋地捏紧了拳头。一切仍宛如梦境,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又太过顺遂,除了后宫与天牢的两把大火烧得有些晦气之外。

  关于这两把火,即使是霍永宁也有些语焉不详,说不清缘由何在。梁俊贤曾想看看清楚这位国之栋梁是不是对他有所隐瞒,可惜运足了目力与帝皇之威,依然看不透什么。只是隐隐然让他觉得,霍永宁的确有事瞒着自己,只是现下还不愿让自己知晓个中内情。

  那就罢了吧。能登上皇位多劳这位能臣的辛劳,登基前后总有无数的麻烦事,每个人都焦头烂额,实在管不过来,或者暂时未知也不奇怪。

  冷宫一带被大火烧个干干净净,正巧重建楼阁。那里从前凄凄惨惨,时常鬼哭狼嚎,一把火倒是把阴气都给烧没了,也是件大好事!至于天牢,也是个不祥之地,或许新皇登基,天降神火烧尽不祥,可不就剩下大吉了么?

  梁俊贤舒了口气,紧绷着的脸略放松了些。这几日也不求别的,只求能睡个好觉,即使一两个时辰也好,养足了精力,方能不损天子威仪……“天亮了……”吴征豁然睁开双目,喃喃自语了一句,翻身而起。

  来到成都城已是第五日,自从火烧天牢污秽之后,吴征与祝雅瞳,陆菲嫣便潜伏下来,不再露面。成都城里的形势已大致掌握,在悲愤之中还能保持住冷静的头脑,安心潜伏准备,对吴征与陆菲嫣而言实是极大的煎熬,也因两人有着极为成熟的心性。

  刚简略地洗漱完,祝雅瞳便翩然而至:“哟,这就准备停当了?”比起一夜修养,蓄势待发的吴征,祝雅瞳面上便写着疲惫二字。近日来每常入夜,她便潜入成都城四处打探消息,至天光方才返回。

  完成军令固然重要,安全同样不可忽视。吴征身边的助力经此一役少了一大半,任何一人都已损失不起。何况是珍逾性命的祝雅瞳与陆菲嫣。

  沷怖頁2u2u2u、c0m祝雅瞳的武功几乎已是当世的最巅峰,除非踏入精心布置的死地,又有接近的高手引众伏击,否则以她的本事,若光是要逃跑谁也拦不住。由她每日潜入成都带来各类消息,自然事半功倍。

  比起前几日她回来之后可在白日饱饱地睡上一觉不同,今日来回奔波可是马不停蹄。

  “娘。”吴征心念一动,略带歉意地挽起祝雅瞳的手扶她坐好道:“娘且宽坐一会儿。”“你也坐下,不许走。嘻嘻,菲菲正在梳洗打扮,片刻后就过来。”自从在山谷里脱困之后,诸事繁杂,吴征心情低落而焦虑,又逢多位师长亲友丧生,莫说欢好亲热不适宜,便是性子都提不起来半点。祝雅瞳忙里忙外,吴征多做筹备,陆菲嫣潜心静气,三个最亲近的人都没能坐下来好好说说话。

  为求生,在成都城里掀起风雨之事可说是刀尖上行走,险关重重,今日正是拼死一搏之时。祝雅瞳心思细腻,归来之时便顺道唤了陆菲嫣。

  一顿温馨的早餐,几句简单的宽慰,还有相处之时的甜蜜而不舍分离,用以舒缓绷得太紧的心弦再好不过。越是办大事,越是需要平和的心境。

  不一时陆菲嫣迈着长腿款款而来。她着了一身劲装在内,外头则批了件长衫,以免劲装太过扎眼。未着华服,却描眉画目,香腮点粉,朱唇涂丹,长发顺直垂下简单扎起,精心画好了淡淡的妆容。

  女子化妆耗时甚巨,陆菲嫣的妆容虽淡,要画好可需要好一阵工夫。看来昨夜她与祝雅瞳想到了一块儿去,想是早早睡下,今晨起了个大早,才能不碍正事。

  两位佳人一左一右。祝雅瞳未修边幅,可散乱的云鬓,微微的香汗,颇有春睡刚起的慵懒与旖旎。陆菲嫣则是精心打扮一丝不苟,散发着难以抵挡的惊艳。

  吴征精神一振,胸臆大畅,也觉颇多愧疚。近来不自觉地就少了对身边人的关心,关键时刻,还是她们更多体贴与照料自己。

  “吃饭,吃饱了咱们去成都城。不仅要把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还要把你漂漂亮亮的玉姐姐接回来。”“嗯。正是要办得漂漂亮亮,昆仑的人物也是漂漂亮亮,岂是贼党那群鸡鸣狗盗之徒?”陆菲嫣啃了口馒头,向吴征柔声又斩钉截铁道:“你快些吃,一会儿我帮你打扮打扮。这一回在成都露面,下一回不知是何年何月,咱们两人不能丢了昆仑的颜面,无论是哪点都不许!”“好。”涂脂抹粉,吴征向来厌恶,这一回却答应得十分痛快。陆菲嫣的刻意装扮并非仅止于讨好于他,这一份细腻的心思与对昆仑派的情感,都是真真切切。

  “哟,这倒真不错!”祝雅瞳嫣然一笑。陆菲嫣打扮的技巧,在她认识的人里恐怕只在衣品上稍逊栾采晴半筹,比自己都强上许多,一时对吴征稍时的模样颇为期待……一辆载满了瓜果的牛车,历经城门道道盘查顺利进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