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大雾芦花 第十五章 英雄豪杰 岂恋浮华(1/2)

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英雄豪杰岂恋浮华201975遮蔽严实的营帐每日只定时在角落里打开片刻换风,有些气闷之外也显得昏暗。

  柔惜雪面色苍白,气息奄奄,多日来都靠着灌入水与稀粥维持,丰腴的身体也一眼可见地消瘦下去,两肩与大臂上方依稀已骨瘦如柴。

  打发走了春雨,祝雅瞳将柔惜雪翻成侧卧,一手搭她脉门,一手按在丹田处。

  探究了好一阵,祝雅瞳才睁开眼来,取了块方巾亲手为柔惜雪擦拭面庞与身体。

  “我会同时打她身上二十四处大穴,这样也不能救掌门师姐,只能激发她丹田中的内力。”

  祝雅瞳在柔惜雪的背嵴上比划着,一遍又一遍地模拟准备的打穴手法,务必保证不出半点偏差:“若是运气不错,她或许会有片刻恢复些许神智,能引导内力游走奇经八脉。这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

  “有……几成把握?”

  倪妙筠悄悄抹着眼泪,见柔惜雪日益消瘦,情知已再也拖不下去了。

  “你问我同时打二十四处大穴的把握?还是掌门师姐醒来的把握?”

  祝雅瞳嘴角一撇笑道。

  山谷中的不伦之情并未让她变得易于惆怅或是沉闷,反而激发了身上的活力。

  即使危机四伏在外,柔惜雪性命交关在内,她的俏皮可爱毫不令人反感,倒有温抚人心之效。

  “都担心。”

  情急之下质疑祝雅瞳,倪妙筠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同时二字可不是祝雅瞳随口说说,柔惜雪的性命更是她牵之念之,闻言不由大喜。

  “我的事就有十成把握,掌门师姐的我是一点都没有,全靠她自己。”

  祝雅瞳摸了摸柔惜雪的额头,道:“你也知道,《玄女檀心神功》修行极难,非有大毅力者不能为,当年我也未能授此神功。掌门师姐能修行至巅峰,或许能有神迹也说不定。她的伤太重了,又迁延日久……只是人生于世,有些事该看得澹些,更不必提早就认定了结局,对么?来,扶她起来盘膝坐好,你到外面去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我尽力而为。”

  “是。”

  怀着心中的激动,倪妙筠轻巧地扶起柔惜雪,将后续交予祝雅瞳之后返身离开营帐,心中暗道:你终于肯好好地唤她掌门师姐……无论结局如何,有这一句天阴门便不会垮了。

  师门不让你修习《玄女檀心神功》,是因当年你还是祝家娇滴滴的小公主,养尊处优犹胜于我当年。

  可历经劫难,你比谁都更有毅力,更加执着。

  至于你说有些事该看得澹些,那是现下如愿以偿才能说得出来的话罢?不管在山谷里的事情有多么荒唐,现下你慈爱又温柔的样子,真的好美……悄悄退出营帐,才见吴征坐在门口,正拿了根枯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倪妙筠偷眼一瞧,大都是些不认识的符号与奇怪文字。

  好奇心虽起,她与吴征之间可说尴尬非常,一想起那荒诞的一幕都耳热心跳。

  先前那是大事在身不得不谈,现下两人独处时是万万不敢搭话的,遂默不作声地在一旁坐定。

  “柔掌门怎么样了?”

  吴征手上写画着不停,又开口问道。

  “啊……”

  倪妙筠不防他忽然开口,有些惊慌失措道:“祝师姐在想法子救治。”

  “嗯。有些话想先问问你,若方便说的,还请不吝赐教。”

  吴征向她行了一礼以示尊重与感谢,复又坐下将视线集中在地下的一团乱麻里。

  “我……”

  倪妙筠定了定神,实在不想与吴征说太多,有意推脱道:“你还是先把手头事情做好再说吧。”

  “不用。”

  吴征摇着头书写不停道:“我们没那么多闲工夫了,片刻都荒废不得。其实我在昆仑山修行时,每日里忙忙碌碌时常一心二用,照样把事情做得好好的,偶有闲暇也是不停地加练。下了山之后算得上诸事顺遂,反倒懒惰了许多,再不肯像山上一样的勤勉。现在事关所有人的前途与性命,不管你心底有多少芥蒂,若真是诚心邀我去盛国,还请莫要推辞。”

  “好,你说。”

  一双妙目忽闪忽闪,看看吴征凝重的脸,又看看地上不停点写的树枝,倪妙筠驱除杂念,坐直了身体轻声道。

  “我听玦儿说,柔掌门编写了一本精义,里头全是行走江湖时的要点所在,可令经验浅薄的弟子更大限度地发挥所学。是么?”

  “是。掌门师姐闲时所有精力几乎都在完成这本经典。门中的弟子都是学过的,我的武学所长也多拜这本精义所赐。”

  “嗯,谢了。”

  吴征点了点头,在地上又画了些符号自言自语道:“一边编撰,一边模拟操演以提升实战力,两不相误,可行!”

  念念有词,絮絮叨叨,啰啰嗦嗦,倪妙筠撇了撇嘴,几乎把一切烦人的词都套去吴征身上。

  看他现在的模样,可不像极了在家中事事操心,样样都要安排的老妈子。

  “还有句话多有冒犯。当年你到天阴门的时候,门里是什么模样?”

  吴征的写画似有了结果,伸脚将地上的痕迹抹去,抛去枯枝问道。

  “一切都很不好。是掌门师姐宽慰大家,又以身作则,天阴门才一步步好转起来。其实,我不是很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了……我娘远走盛国前后,柔掌门彼时已被霍永宁所制,天阴门里不是一片愁云惨雾才怪了。按你这么说,天阴门复又兴盛,全是柔掌门之功了?”

  “那是当然,我一向都佩服掌门师姐。”

  倪妙筠皱了皱眉,大为不满道:“你说掌门师姐已为贼子所制是什么意思?

  可有证据?”

  “哎……”

  吴征叹了口气起身道:“霍永宁知道我的身份。在娘与我遇险之前,柔掌门与霍永宁一同找到了我们,柔掌门还叫他主人,自称雪奴。你说是谁告诉霍永宁的?”

  “怎么……怎么……可能?”

  倪妙筠又惊又怕。

  这事祝雅瞳绝口不提,她更想不到。

  如今被吴征点出简直石破天惊,可念及柔惜雪小腹上那处邪异淫亵的纹身,实在无可辩驳。

  “世事就是这么荒诞!”

  吴征讥嘲至极地冷笑一声,目光转向帐篷里。

  倪妙筠大骇赶上两步挡在吴征身前道:“你想干什么?”

  吴征若要报复柔惜雪,只消一句话她就万劫不复能救柔惜雪的只有祝雅瞳,而吴征对祝雅瞳的影响力之大不言而喻!山谷里,水潭边,那个屈身在男子胯下,即使被外人发现也不舍得停下,也要完成最关键一刻的女子,谁相信会是祝雅瞳?“额?只是随便看看,你慌什么?”

  吴征愕然,随即回过神来,哑然一笑。

  “你……你……莫要乱来!”

  倪妙筠伸出手掌,警示意味甚浓。

  若真是柔惜雪出卖了祝雅瞳与吴征,这份仇怨可就结得大了,吴征要对柔惜雪动手理所当然。

  倪妙筠只知潜意识里该当阻止,却又说不出什么道理来。

  “莫名其妙,谁要乱来了。这里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果,我没功夫耗在这里,先行告退。”

  吴征笑了笑道:“我娘既要救柔掌门,前因后果必然也是想清楚了的。从前的事我没有追究仇怨的想法,反正迟早也要来。现下看其实还是好事,总好过还抱着一线希望在大秦拼死拼活,燕国皇宫里忽然传出这等消息,我们毫无准备死无葬身之地的强。”

  “嗯,谢谢,我先代……不,我诚心谢过祝师姐和你了。”

  “呵呵,那倒不必了。救她是一码事,不杀她也是一码事,可我没说这就完全原谅她了,你不会以为那么简单吧?犯下的错事都得付出代价,任谁都来都是这个理!”

  吴征又是倒退着走去,模棱两可说道。

  留下倪妙筠一脸疑惑,吴征搓了搓手自言自语道:“胡叔叔,二师姑,你们万万要相机度势,可一定一定不能出事了……”…………………………………………………………枪尖闪着冷厉的光芒,带着彻骨的寒气点在咽喉处,俞人则只觉颤栗的皮肤抵了上去,被刺破,划开。

  可笑生命交关的时刻,他居然有心思看着伏在向无极胯间的迭轻蝶依言起身,替向无极系好腰带,才抹去唇角的液体乖顺地转身站在一旁。

  向无极木讷中露出些戏谑,向迭轻蝶一瞟笑道:“俞大人对女色也有探究么?”

  “有……”

  俞人则咬牙切齿!他身居高位,一朝居然为阶下囚随时有性命之忧,心中惧怕惶恐之外,也有一份沉着与愤怒,居然与向无极对视,寸步不让。

  “不愧是出使黑胡定不世功业的侍中大人,佩服佩服。”

  向无极微微一笑收回长枪道:“泰山崩于前而不改其色,真能臣也!”

  “漂亮话就少说了吧,你谋杀朝廷大臣,还敢拘禁本官,可知已犯了诛连九族之罪?你武功再高不过一介平民,还想逃得过朝廷缉拿么?”

  俞人则声色俱厉,几乎义愤填膺!“俞大人好胆色,好气魄,好清醒的头脑。若不是有高人事先提点,以在下的愚钝还真的应付不来。”

  向无极抚掌赞道:“如俞大人所愿,闲话休提,在下想问俞大人一句,以在下为大秦效命多年也颇有功绩在身,以俞大人的见识,累功可封几品官?”

  “功劳虽大,偶有为之,累功当为三品,若得圣恩眷顾,二品也不足为奇。”

  俞人则身为侍中,此前还为尚书左丞掌管吏部,对这一切如数家珍,可谓言出必中。

  “谢俞大人解惑……”

  “这些功绩,不足以抵消你的大罪!”

  不等向无极说完,俞人则已冷冷打断。

  这位公认的青城派乃至大秦国第一高手,数十年来深居简出,除了修炼习武之外一无所好。

  仅在极特殊,事关大秦国国运才能引动他离山为国效命。

  譬如燕秦之战最关键的时刻,燕国全军高手偷袭下卞关,正是向无极力战丘元焕,最终才保得下卞关未曾失陷。

  若他肯入朝出仕,迭云鹤的青城派掌门与骠骑大将军都是他的!无人敢不服,无人敢反对。

  如今迭云鹤已死,向无极一反常态地侃侃而谈,精明如俞人则已察觉其中端倪,不免心中砰砰大跳:向无极当年不坐掌门之位,引发迭云鹤与贺群的争端,最终贺群被排挤出山门,多半还蒙受不白之冤,最终身入贼党。

  前些年贺群重又现身,一出手就致使迭轻蝶坠落深渊,青城一系后继无人。

  两人斗来斗去,两败俱伤,损的全是青城派的未来。

  迭云鹤从前是丢了面子,挣得了他个人的里子,可青城派的里子又是得是失?最终受益的又是谁?还是眼前这位不计功名利禄的武痴。

  俞人则心中嘲讽着迭云鹤,也不无自嘲:想不到迭云鹤辛辛苦苦打理青城派基业,全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向无极乐得清闲自在几十年,到了关键时刻一伸手,什么都成了他的。

  如今迭云鹤身死,迭轻蝶堕落多年早已不配身为掌教,能主持大局的唯向无极而已!没有人会反对,一切顺理成章。

  而自家还未丧命,原因只有一个:向无极接掌青城派犹嫌不足,他还要接任迭云鹤的骠骑大将军!“只消俞大人不说,在下就没有这份罪业,功绩就仍是功绩。”

  向无极起身逡巡,随手挥舞着长枪。

  精钢铸就的沉重大枪在他手中轻若麻杆,挥洒自如。

  喝喝的风声即使是俞人则也觉水泼难进,末了抖个花式,枪尖划在地下发出牙酸的声音,内力到处,枪痕破开地面深得清晰可见。

  “太子远在凉州,国尚且无主,罪业定然是罪业,功绩可就说不准了。”

  俞人则心如明镜,向无极的目的已昭然若揭。

  “那就劳烦俞大人帮个忙,与在下一同扶新主登基,再消弭了罪业,送在下一份功绩如何?”

  向无极越说越是心情快活,言语间颇见轻佻,连眉毛也挑了起来。

  “那可是骠骑大将军,朝中股肱之臣!你道是随口两句就能敷衍得过去么?

  本官无能为力。”

  “这倒不敢让侍中大人操心,掌门师弟死得好惨,在下必须要讨一个公道!”

  俞人则心中一跳!成都城的局势错综复杂,除了孤注一掷的霍永宁与方文辉,其余大臣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等待着破局一刻的到来。

  几大派系之间近乎完全隔绝,谁也不会向敌对阵营吐露己方的想法。

  能人众多,言多必失,最好的办法就是互相之间不谈,一个字也不吐露。

  他原本以为向无极是听闻了京中形势,忽然动了入世的念头。

  但如今看明显是有备而来,还是筹划已久!联想到此前向无极曾言有高人提点过,以及对迭轻蝶的掌控,原来向无极并非自恃武力的莽夫,且朝中另有奥援。

  敢随意动手杀害朝中重臣,显然是有了必胜的把握,外援之强更是不消说了。

  不会是胡浩,如今他势单力孤,纵有通天之才也已是自身难保。

  也不会是屠冲,中常侍的权势几乎全来自于陛下的信赖,如今信赖他的陛下已经死了。

  剩下的只有近来声势最足,实力也最为强劲的霍永宁与方文辉。

  秦皇驾崩之后,方文辉虽颇为意动,也清楚他一人是全然办不到的,搞不好还会搭上身家性命。

  朝中也平稳地等待太子归来,在诸位大臣众星拱月之下登基。

  变数出现在霍永宁忽然回京的那一日。

  他公然打出支持五殿下登基的旗号,且看当日的模样,方文辉与诸位大臣一般,要么以为霍永宁疯了,要么便是身怀先帝遗诏之类的东西,要试探有不臣之心的臣子。

  他是将信将疑,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五殿下兴奋又紧张地涨红了脸出现在朝堂上,方文辉才咬牙下定了决心,坚定地与霍永宁站在一条线上准备孤注一掷。

  俞人则冷眼旁观,对细微的变化洞若观火,这段日子始终没能想明白的问题也逐渐清晰。

  先帝驾崩以来,率先推动新君登基的不是与五殿下同一阵营的方文辉,而是霍永宁。

  为此,这名孤臣已彻底撕破了脸皮,将长久以来的精心布局全数押了上去。

  相比迫于形势不得不跟进的方文辉,霍永宁与五殿下才是背水一战的两人。

  这一切并非俞人则瞎猜。

  方文辉的动作本就奇怪,他虽是五殿下的舅舅,也是重臣之一,可公然与太子对抗不是明智之举。

  以俞人则的想法,若易身处之,能努力再经营个两三年,多争取些居中观望的大臣,在民间再能累积名望,或许能有些许与太子殿下一掰手腕的实力。

  也仅仅是些许而已。

  现下的五殿下,不过是以卵击石。

  事实也正是如此,霍永宁与五殿下几乎是裹挟了方文辉,如今跳得正欢。

  可朝臣们碍于太子殿下不在,不好公然与五殿下撕破面皮而已,一个置之不理,就让他们几乎是在唱独角戏。

  一旦太子殿下回京城有了主心骨,局面便是一边倒,毫无悬念。

  以霍永宁之智,怎会干出这等蠢笨如猪的事情?俞人则也怀疑过这人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有什么暗援?可一个孤臣,为大秦国呕心沥血了几十年的孤臣,人人看在眼里,哪会有什么暗援?现在暗援出现了,藏得好深,和霍永宁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一在朝堂,一在江湖。

  而霍永宁的目的昭然若揭,他哪里是在捧五殿下登上大宝,又哪里把方文辉放在眼里?他是个贼,准备窃取江山的贼!难怪从前他在朝中会鞠躬尽瘁,这人早就把大秦国的江山当做自家的东西,否则哪有毫不顾及子孙的臣子?哪有全无私心的青天大人?至于面前这位看似木讷的武痴向无极,根本是把迭云鹤当成了自家奴仆,让迭云鹤尽心尽力地将青城一系打理得根深叶茂。

  只待前路艰难,适逢大变之时他轻轻松松地废了迭云鹤,亲手接管青城一系。

  这两人,都是贼!从前那些黑道巨擘,心狠手辣的草寇,和他们的隐忍,能耐比起来,统统不值一提。

  俞人则灵光一现,想了个彻头彻尾。

  可是一切都已太迟了……自身已在绝境,向无极敢杀迭云鹤,自然也不会对他俞人则手下留情,生机所在,不过是看自家的选择………………………………………………………………………………“霍贼有特殊的传承,他十分了解皇位更迭之时会发生什么,这一切全是他数十年来精心的布局。咱们没有机会的。”

  吴征低着头沉重道:“朝臣们为免沾染上这些腥臊,本能地都会躲得远远的,正好给了霍贼机会。至于向无极,我的判断不会错。暗香零落在大燕遭遇重创之后何时又浮上的水面?正是迭轻蝶遭遇贺群之辱时!为什么会这么巧啊,还偏偏就是迭轻蝶……向无极不当青城掌门,迭云鹤与贺群才反目成仇。据我所知,贺群当年之聪慧,武功,都要胜于迭云鹤。换句话说,贺群更加不好对付。如今青城派除了向无极,已无人可替迭云鹤了,对不?”

  在场诸人面面相觑,吴征这一番话说得太过诡异,可是左思右想,又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韩克军喃喃道:“你说是向无极……这些理由不够,还不够的。”

  “够了。”

  吴征提笔在面前已写得一团乱麻的纸上唰唰几笔道:“当下还能左右局势的,除了向无极再无他人,也就只有向无极有这么大的潜力!向无极若得青城一系,再控制俞人则,他与霍贼,方文辉联起手来,要权有权,要兵有兵,朝中无人能敌!”

  “是够了,而且……他们还能为梁俊贤造就极大的声势。”

  韩归雁苦笑着道:“贼党的老巢里曾有忧无患出现,那一夜霍贼可是在京城里饮宴的。呵呵,暗香零落一副赶着去投胎的模样,搞得天怒人怨,那处巢穴可不就是留着给向无极,乃至梁俊贤积累名望之用?他日向无极领兵剿灭了贼巢,就算朝臣有怨气,又有谁还敢反他?”

  “没有了,没有了……”

  吴征将双拳捏的咯咯作响,怒不可遏,却又黯然道:“我娘悄悄来成都城之前,时常戴面具示人。忧无患只不过是个名字,霍贼用来掩人耳目的名字而已。

  一副面具,一个名字,谁都看不清面具下的真容是谁。霍永宁是忧无患,向无极也是忧无患……咱们已彻底败了这一局,不管你们服不服气,我们都败了……贼党坚毅果敢,不得不服!现下我们要做什么,你们明白么?”

  凄凄惶惶,茫茫然然!吴征忽然说出丧气话来,陆菲嫣一时头脑一片空白,冷月玦也蹙起了眉头,涉世最浅的顾盼甚至白了脸色,连韩归雁也觉得前路一片黑暗,无法可想。

  “我说这些不是要灭自家的威风,而是要先让大家都明白,从前的一切,都离我们而去了,什么都没了。无论用了多少功夫心思,多么舍不得,都没了。京城里不要抱任何的幻想,以霍贼之能,这一阵能把咱们的后路全数断绝!”

  吴征起身,嘶哑着喉咙道:“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开一局……只是这一回,咱们的本钱少了许多……太多……雁儿,对付梁玉宇的事情准备得如何?早些让他登基,可多挤出些时光来,我们也好有更多的准备之机。”

  “已全备下了,就等祝家主!她是至关重要的阵眼,待到明日她歇息好了,我们就动手!”

  “不用。做好两手准备,白日与夜间,其实夜间动手最好。我娘的本事……”

  吴征终于有些开心地笑了出来道:“她是天底下第一号杀手,你们没见她在桃花山上是怎么屠戮长枝派满门,又是怎么打得戚浩歌与李瀚漠节节败退的。”

  纵使已知道了吴征脱险的经过,一听到此节众人还是忍不住满心震惊,又是振奋!无一不心驰神往,只恨未曾亲眼见着桃花山上惊世骇俗的夜战。

  前路淼茫,己方的任何一点力量都是信心与士气的来源。

  有祝雅瞳这样一位真正的顶尖高手助阵,于当下而言意义非凡。

  吴征又向营帐外退去,边退边频频点头。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要筹划。

  控制住梁玉宇只是第一步,往后又将何去何从?没有哪一条路必然可行,形势或许瞬息万变,他所能做的,便是努力去记忆从前学过的历史,罗列出皇帝继位的前后的种种可能,变局之下霍永宁又会怎样实施对昆仑一系的灭绝之计,于他而言,同样要有许多预桉。

  “征儿且慢,我有话与你说。”

  方退出营帐,陆菲嫣就跟了出来。

  美妇媚色尽去,一脸凄然。

  “嗯,我一直在等你。”

  对陆菲嫣的难过与自责,吴征感同身受。

  他背负着整个昆仑派,也连累了昆仑派。

  她则会连累了家族,整个陆氏家族两千余人口。

  “真的没有希望,毫无办法了么?”

  心慌意乱,词不达意,吴征却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默了默,吴征还是拥她入怀柔声道:“壮士断腕,可保希望之火……陆家主一向睿智,他收到传讯后自会做出最好的选择,你也别太过担心。有些事,弥补已不及,我们只能尽力挽救。”

  什么禁忌不伦,在生死攸关面前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吴征慢慢体会到了其中的无奈,甚至隐隐想顾盼会不会突然冲出营帐,她看见了这一幕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这一段艰难的时光熬过去之后,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师妹,再也不复从前的天真单纯。

  可惜划出来作为军机要地的后营没有突然,韩归雁既准了陆菲嫣出来,自会拉住顾盼。

  陆家的事,多少受自己牵连,同样的还有韩家……派系之间从来如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没得话说,可吴征仍有许多负罪感。

  若一直有现在的危机意识,毫不懈怠,结果会不会比当前要好上一些?心绪震荡间,一缕箭声破空而来。

  吴征伸出二指,势大力沉的箭枝被一拈便牢牢定住。

  “你的武功……”

  “十一品。比你可就差得还远。”

  吴征敷衍过去,摇着头快速返回营帐道:“出意外了!”

  箭枝上缚有竹管,不是偷袭而是传讯之用。

  血衣寒早早就被韩归雁散了出去监视风吹草动不仅是凉州边界可能有的变局,也包括梁玉宇的一举一动。

  沷怖頁2u2u2u、c0m用发射箭枝传讯,则是最快速,也最紧急的一种。

  “嗯?”

  韩归雁接过箭枝,一眼便知来自梁玉宇处,展信一看略觉惊慌道:“梁玉宇来了。盼儿速去找祝家主与倪姑娘,返回时不必进营,一切听她们的相机行事!”

  “是。”

  军令当下,顾盼不敢有违,急匆匆地自去寻倪妙筠与祝雅瞳。

  “梁玉宇当是要自己掌控全局了……”

  韩归雁将信递与吴征道:“这人现在谁也信不过?”

  韩克军已与梁玉宇一晤,以韩老侯爷的人望与忠心,梁玉宇没理由信不过,他也不能与韩克军撕破面皮。

  凉州军伍还要仰仗韩克军,一路回成都更是险关重重,韩克军恰如定海神针!可如今梁玉宇招呼不打一声,带着高手护卫随从向军营前来,显是要亲现军前,拿捏军中大权。

  京城里至今没有消息传来,梁玉宇几被孤立,个中不寻常的味道当是让他如坐针毡。

  他一离开太子的临时府邸,即可说明对韩家的信任也是低到了极点。

  计划全盘皆空,梁玉宇反客为主,他来到军营之后必然会迅速整治出一支自己绝对信任的将士留在身边听用。

  届时想要通过掌控他,以掌握这支军队留为资本就更加麻烦。

  “既然如此,不得不兵行险着!”

  韩归雁先定下了战略,见韩克军赞同点头,信心大增,掐着手指道:“梁玉宇现下离军营当还有七成的路程,咱们半道截击还来得及。”

  “人手不足,梁玉宇已对咱们有了戒心,伏击不易,难上加难。”

  “需要诱饵去分散他的注意力,老夫可以。”

  韩克军一手捋须,一手点着地图道:“老夫孤身一人在道中等他,这里有不少藏身之所,最好。”

  “既有戒心,风险太大。”

  “若论临阵决机,你们不如老夫。但要勇冠三军,老夫一把年纪,远不如你们。风险……此地每个人都似风中残烛,何来大小之别?”

  韩克军起身出营道:“老夫先行一步,你们速做决断。”

  目送他离去,韩归雁脸色发青,终于咬牙低头望着地图道:“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