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大雾芦花 第十章 殡天双雄 暴雨暗煞(1/2)

加入书签

  第十章、殡天双雄暴雨暗煞20190602春雨断断续续地无穷无尽,在凉州地界蔚为罕见。

  韩归雁在中军帐里闭目养神,近几日来几无休息,即使是铁打的身子也觉困顿不已。可凉州的形势,霍永宁的消失,吴征生死未卜,每一件都让她彻夜无法睡着,也忙碌得没法安生。能偷个空儿合一合眼,让发疼的脑壳略作休息已是难得。

  吴征与祝雅瞳陷落险境,两天来营中反复派人前往桃花山,十二个时辰交替往复着搜山,片刻不停。可春雨打散了痕迹给搜索凭空添了许多难处,加之山中许多争斗之所都被人刻意破坏,至今一无所获。另有一个不知好坏的消息,桃花山里不时发现血迹,遍洒处处,不过尸体连一具都没有发现!那一场可以想象凶险的夜战之后,整座桃花山的人仿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生死。

  人生而有希望,越是开始,希望越大!不过希望有一点不好,希望的时间越长,绝望的心思就会像角落的阴影,逐渐弥漫,爬满心头。

  韩归雁虽合着双眸,一双涵烟眉却不时地抽动着。剧烈起伏的胸脯除了疲累而致呼吸急促外,心事重重难以安定也是重因。

  “你不会有事的吧。见识广,比谁都聪明,还有祝家主陪着你。定然不会有事的对么……”韩归雁倦之已极,耷拉着螓首梦呓般喃喃自语道:“有祝家主陪着你,不会有事的,我的好吴郎……”打了个小盹儿,韩归雁又惊醒过来。女郎在两边额角揉了揉,又举起面前案上早已凉了的茶水灌下,两条长腿一发力站起,腾腾腾地步出营帐。

  吴征下落不明,使节团祸起萧墙,每一样都是半点差错不得的大事!韩归雁不太喜欢祝雅瞳,这名美妇太过诱人,成天住在吴府里难保吴征不动心。只是她确实对吴征的帮助太大,韩归雁即使不喜也仅挂在心中,更不会去反对。

  然而到了现下,最让她寄托希望的是祝雅瞳,一刻不敢放松的嘱咐也是祝雅瞳给的。军营里守得严丝合缝犹如战场之时,所有吴府的“家眷”也被她死死按在军营里,绝对不允许外出!久历战场,她太清楚形势不明之时,最重要的便是做好自己眼下的事情,不出乱子,不添乱子。每每派出兵丁搜寻桃花山,她又何尝不想亲自去?可是不能去!陆菲嫣焦急的模样并不在自己之下,能强行忍耐,还能坚定地站在自己一边……韩归雁暗自宽慰,幸亏陆菲嫣深明大义,否则保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柔惜雪自被倪妙筠带回营中后始终昏迷未醒!虽未知因何会与霍永宁交手,还说出惊人的秘密来,可想来桃花山的形势想来没人比她更清楚。韩归雁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醒,能说一两句情况就好,惜乎并不能。

  事情棘手的地方不仅这一件。霍永宁居然是忧无患这个消息太可怖,倪妙筠说不出个所以然,光凭她转述柔惜雪的一面之词难以全信。天阴门诸女的尸骨还在荒野,前后事宜牵连重大,不便于通知燕国人取回尸首。

  正值春季多雨时节,尸身无法久留。她们与吴征有旧多历患难,韩归雁心下不忍,与倪妙筠商议之后只得先行让她们入土为安。倪妙筠九岁便入了门,彼时年岁尚幼,多年来蒙这些师姐悉心照料感情深厚。如今受限于诸多条件,师姐们的尸身只得草草安葬,柔惜雪又昏迷不醒,一时伤感得痛贯心膂。

  形势纷乱,无论于内于外,能掌控大局的主心骨都只能是自己,也只剩下自己!韩归雁咬了咬牙,呼啦一声掀开门帘,锋眉隐含着杀气!

  主将从帐中亮相,气势不凡,神情肃穆,诸军见了也是心中一凛,加倍警惕起来。

  陆菲嫣立在营门口,见了韩归雁垂头随在她身边,低声道:“不多歇会儿?”韩归雁心中一暖,不论从前与陆菲嫣有多少恩怨龃龉,至少在这一刻两人是一条心。论主导大事,她不如自己,可她特别清楚自己现下的身份,把该管的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着实帮自己省心太多太多。韩归雁点点头,伸出手去在她手心捏了捏以作回应,道:“无妨。”“诸事都要仰仗于你,若是累坏了不好,还是多歇歇吧,有事我来禀报。”陆菲嫣低着头,语声黯淡,急的不是有事,而是至今消息全无,无事可报。

  “无妨,这点不算什么。从前作战时远比现下忙乱的多,几天几夜的不合眼也是常事。”韩归雁见左右人少,停步凑在陆菲嫣耳边道:“这么懂事,又这么会疼人,难怪吴郎宠你。”陆菲嫣惊得缩了缩肩,面红过耳,头压得更低了……逗了一句略微放松胸臆,韩归雁正容道:“柔惜雪如何了?”“很不好。未有点滴好转,气血衰微,唉……”陆菲嫣叹了口气,摇着螓首道:“未必能醒的过来。”韩归雁心头一黯!当下的局面,柔惜雪若能醒来多有帮助,不仅能有吴征的消息,霍永宁是忧无患一事也能问清来龙去脉。摸清了内里的隐情好歹有应对之方,不至于像现下一样束手无策。

  “先找吴郎要紧,你……没有要亲自去找的想法吧?”韩归雁凝望着陆菲嫣,炯炯逼视着问道。

  “不会!”陆菲嫣迎上韩归雁的目光坚定摇头,狠狠捏了捏粉拳道:“我比谁都想去,可是我绝不会去,也不会让任何人去。包括你!”“噗嗤,什么叫比谁都想去?本将可不弱于你!胡吹大气!”韩归雁笑着扁了扁嘴,凤目使劲地眨着强忍珠泪,伸手与陆菲嫣紧紧相握道:“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我也确信他一定好好的!”陆菲嫣点了点头,咬着贝齿道:“他一定还好好的……或许是不便露面,或许是另有盘算,或许是……”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泪珠终于滴落脸颊。

  命运未曾得到确认之前,再多的坚强都躲不开自我安慰的嫌疑,而随着时刻的推移,悬而未决的焦心是种剧烈的煎熬,无时无刻不在动摇你的内心。对吴征的忧虑陆菲嫣不敢对任何人言,甚至不敢表现出过度的忧虑。回过头还需以钢铁般冷硬的自律与克制,辅佐着韩归雁压制昆仑的几位晚辈想要豁出命去孤注一掷寻找吴征的冲动,甚至还有瞿羽湘。

  相较而言,韩归雁尚可找人述说,陆菲嫣比她更为苦闷难熬。

  “陆姐姐……想哭就哭一会儿罢,这里盼儿她们瞧不见。”韩归雁皱了皱眉,原本欲宽慰几句,劝阻她莫要失控。转念一想,若不纾解情绪,再过几日可未必熬得过去!遂以目示随从兵丁背过身去,不许放人过来后,将陆菲嫣搂在肩头安慰着任由她好好哭上一场。

  陆菲嫣心中郁结多日,宣泄开来一时难以停止。虽不敢尽情放声大号,也嘤嘤戚戚哭得梨花带雨,见之心怜。韩归雁原本已鼻尖泛酸,被陆菲嫣情绪感染,再怎么坚强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瞪大凤目,重咬舌尖才忍得下来。陆菲嫣帮她分担肩上的重担已有多日,此刻该当自家顶住才是。否则二女一同溃了心房哭起来,那便没完没了。

  韩归雁甲不离身!铠甲又冰又硬极不舒服,可陆菲嫣靠着却觉心中暖融融的。

  她武功越来越强,信心也水涨船高,只是一路前来吴征宠爱太过,多少有些习惯了依靠。这一回失了主心骨后强自支撑,多少有些力不从心,幸而还有比她更坚强的韩归雁坐镇。这一哭哭了小半炷香时分,陆菲嫣收了声抹干泪痕道:“眼睛会不会肿?”韩归雁双目一眯,气呼呼地鼓起香腮凑近,咬着耳朵道:“没有这里肿得厉害!”顺势双掌齐出,在陆菲嫣胸前轻轻来了两记。

  这一掌正是当年吴征向秦皇进献战阵图时,昆仑派为获得战阵,向韩家所出三本心经之一《鸿雁双飞》中的暮雪双飞式。这本秘笈比不上《天雷九段》,《浮云七绝》等顶尖功法,不过在昆仑也是一等一的。其招法轻巧灵动,双掌互为圆融阴阳相济,余韵无尽,对韩家硬梆梆直来直去的战阵功夫是绝佳的补足。这一下忽然偷袭,陆菲嫣正自忙着消弭痕迹,心慌意乱,距离太近又毫无防备,硬生生地被拂中。只觉胸前一热一紧又一松,韩归雁双掌已离,嘴角挂着揶揄,唇瓣又撅了起来十分赌气。

  “雁儿你……莫要胡闹……”陆菲嫣想发作一番又发作不出来。方才哭时倚靠着韩归雁,贴得可紧的很了……“哼!在此地敢直呼本将名讳,回头重罚二十大板!”韩归雁寒着脸,一双眼睛却不怀好意地绕着陆菲嫣的丰臀打着转:“二十大板伤不了你筋骨,肿起来却是免不得了!”“你……”陆菲嫣又羞又急,恼道:“你再学他胡来瞎闹,我不理你了!”“呼……”韩归雁松了口气,眼圈又一红道:“若是他这般待你,定是甘之若饴了……哼,看来没少与你这般调情!可不是人家瞎闹,方才闹的人可是你,现下闹够了么?”韩归雁性子较陆菲嫣活泼许多,连陆菲嫣都会对林锦儿使坏,她自然学了更多吴征的“歪门邪道”。这一下半较真半胡闹地使了出来,颇具奇效!经此姐妹淘般地嬉闹一番,二女的心间驱散些乌云,现出几缕阳光来。无论局面再难,总是有志趣相投的伙伴们相互扶持着前行的。

  “嗯。”陆菲嫣羞恼又感激地点点头,道:“已好了许多,请韩将军下令。”“去看看柔惜雪吧。”韩归雁转身向后营行去,道:“顺道再问一问倪妙筠,她们,可是关键中的关键。”“我已问过多次,再一同看看有没甚遗漏。”陆菲嫣疾行两步追上韩归雁,贴耳问道:“太子殿下那里,还是没有回音?”“没有!”韩归雁脸色寒了下来,捏的双拳发白道:“胡叔叔的推测没错,这一回凉州之行危机四伏!陛下铁了心要弄出份天大的文章来。我一日三报,言明吴郎音讯全无,殿下依然置之不理,连个回信都不给!陛下给的旨意,想来是极狠的!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掉祝夫人不说,吴郎或许也是早已算计下的诱饵,只待我们忍不住轻举妄动起来,殿下就借机做文章!”“伴君如伴虎,帝王心术致忠臣蒙冤历来如此,真的太狠了!”陆菲嫣愤愤不平。

  “吴郎后有昆仑为坚盾,又有我韩家为羽翼,久后必为权臣。且以吴郎的聪明才智,十年之后当朝无人可敌,陛下料得吴郎必然坐大,不会坐视不理。他……陛下不会去赌吴郎从始至终忠君爱国,不生二心的。栾广江要对祝家下手,陛下是瞌睡了有人递枕头,正巧顺势而为。”韩归雁双拳越握越紧道:“这一日迟早要来,只是来得当真不巧!”“来在了最坏的时机!丘元焕,忧无患!”陆菲嫣闷哼出声。这两个名字就像压在心头的两块大石!丘元焕是吴征与祝雅瞳之间最大的威胁,而忧无患则对整个吴府上下都是巨大的威慑!

  说话间二女已来到后营,陆菲嫣轻轻揭开营帐,与韩归雁一同步入。

  柔惜雪躺在榻上昏睡未醒,比起前些日子,她呼吸稳定了许多,只是每日进食全靠掰开牙关灌入稀粥,重伤之际营养不良,现下面色苍白,憔悴消瘦,依然随时有性命之虞。

  不敢大声,二女摸了摸脉后与倪妙筠行至一旁,陆菲嫣道:“脉象似是更有力了些,或许不久后会醒来。”“未必。”倪妙筠泪水涟涟,几无断绝,艰难道:“师姐的内力一直在衰弱,想是已到生死关头,功法自动运转延续生机!若是内力耗尽还不能醒来……”陆菲嫣与韩归雁对视一眼,问道:“这是何道理?”柔惜雪的生死原本不放在她们心上,只是吴征与祝雅瞳的下落,大体要着落在她身上。此刻她们对柔惜雪的关心,不在倪妙筠之下。

  “师姐修的是玄女檀心神功。这门功法在危急关头会自行运转,多延续些时日是有的,只是再拖延下去,恐怕只有祝师姐来了才能救她!”倪妙筠焦急道。

  柔惜雪与祝雅瞳的性命交织在一起,一个等着对方救命,另一个却等着对方指引方向助自己脱困。

  陆韩二女一同失语,柔惜雪的生命力只会越发衰弱,而这种功法一想也知,时日越长,消耗就越大,委实撑不了多久!

  倪妙筠又问道:“燕国那边也没有消息么?”韩归雁摇了摇头,黯然又讥讽道:“燕秦两国太子一同装聋作哑,世之奇景!”形势之被动无以复加!

  韩归雁求见梁玉宇不可得,原本若能,霍永宁的行踪可以掌握,他的化身“忧无患”威慑力就会大大减弱。梁玉宇避而不见,霍永宁的嫌疑就无法坐实,更让军营里因此几乎被隔绝。大部队动不得,陆菲嫣这等高手也面临极大的危机,任何人不敢有轻举妄动。

  韩归雁又去信栾楚廷,只言柔惜雪身受重伤,现在营中修养医治。原本期望探一探栾楚廷的口风,万一吴征真的落入燕国人的手中,还能以柔惜雪为质交换。一个十二品的大高手,顶尖门派的掌门,对燕国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只交换个吴征于燕国而言是笔不需多想的好买卖。可是去信仿佛石沉大海,连个回音都无。栾楚廷不理不睬,使者甚至不知道信件他看到没有,更不要说回信了。

  不过也就是有了这么一出,韩归雁才料定吴征至少现下还是安全的。否则燕国目的达成,必然要重视柔惜雪,不至于悄无声息。

  沉默,在很多的时候都是为了等待,等待一个结果,以决策下一步的行动!

  “我能去桃花山寻找祝师姐的踪迹吗?”“祝家主临行前,曾吩咐过本将尽可能护你周全!上一回你离营一来是门派中事,本将实在不好阻止。二来几位高手陪同,本将也没料到之后竟然会有巨变……这一次危机重重,你真要冒险?”韩归雁瞟了柔惜雪一眼,她知晓自己对倪妙筠没那么大的约束力,想让她听话,唯有拿捏住柔惜雪在自家手上这一点而已。

  倪妙筠抬起头毅然道:“我向来精于此道,且我个人的生死于你们并无关联,你们也不会为了我付出什么代价!找到祝师姐的踪迹,于韩将军与天阴门两全其美,若有万一,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有死而已!”“好……”韩归雁点了点头,倪妙筠所言在理,且她的本事陆菲嫣评价极高,又熟悉天阴门与祝雅瞳,的确是强援一名。韩归雁实在无法拒绝!

  “谢韩将军!”倪妙筠盈盈拜倒,以掌抚心以示诚挚道:“民女必然竭尽全力寻找祝师姐与吴大人下落,以报将军恩德!”“你不能就这么去!做好了准备来找本将,随下一队搜山的军伍一同去。”“遵令。民女走后,月玦一人力不从心,还请韩将军代为照料师姐!”“放心,本将会遣春雨过来协助冷姑娘,柔掌门这里不会因看护不佳而加重伤势。”“谢将军,谢将军!”春雨手脚利落干净,是韩归雁的贴身侍女,被派了过来足见盛情。倪妙筠大喜,结结实实地磕了两个头道:“请两位稍待片刻,民女即刻去换月玦来,准备妥当后自来报知将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