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京凉风云 第一章 冠盖京华 天威浊浑(1/2)

加入书签

  书名:江山云罗第二集01章:冠盖京华 天威浊浑19990字作者:林笑天 第二集:京凉风云第一章:冠盖京华 天威浊浑燕国都城长安,古来皆有龙气聚集,升腾于天之说。

  九龙山便在都城外三里处,形似巨龙盘卧,虽比起西面的八百里秦岭只能算是个小山包,但在一片平原中亦显气势不凡。

  夜深人静月上中天,山脚下只馀零星虫豸的鸣叫声。

  三个人在月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身处林木彷彿鬼影的荒郊野外却镇定自若。

  为首的一人面色威严微仰着头,目光的视线始终居高临下散发着威严无比的气势。

  一双浓眉微微蹙着,时不时握拳于口咳嗽连连,似乎带病的身体被夜风一吹,潜伏的病灶正发作开来。

  在他身后的两人孔武有力,叉手后背立定的姿势彷彿牢牢钉在地面上,主人不动,他们绝不会后退半步。

  两人均隐含忧怒,既担忧主人的身体,又对于约见之人的失约而恼怒。

  主人,已过了一个时辰。

  一人垂首低言,再等下去主人的身体未必经得住。

  心中不由忧伤:大燕以武立国,历代主人均是武功鼎盛之辈,不想到了这一代年轻时走火入魔,如今被病痛折磨得如此。

  会来的。

  主人澹澹发话,做了决定。

  两人不敢多言,只得垂首继续等候。

  直到月已偏西,远远才看见一条人影翩如轻燕款款而来。

  来人仪态万方,一双美眸彷彿含有千言万语,述之不尽,而无论她疾行还是缓步俱都不慌不忙,閒庭信步一百年娴雅端庄。

  女子在三人一丈处停步,嘴角一撇露出股冷笑,端庄娴雅的气质却丝毫未损,连嘲弄都是温柔如水一般。

  你来了。

  咳嗽的男子并无半分不满,也无半分喜悦,彷彿一切本该如此。

  妾身需洁身沐浴调养得当方敢前来,失了约还请圣上见谅。

  女子说话怪裡怪气,不知讥讽之处指向何方。

  只不知这位面对大燕万乘之尊还敢开口嘲弄的女子,又是什么身份。

  大胆立于皇帝背后的两人齐声怒斥。

  呵呵,圣上的狗好凶。

  还请让他们滚远些的好,否则妾身一害怕,只得先行离去。

  女子不为所动,倒像是发号施令多些。

  好。

  燕皇发话,两人虽心头盛怒,面对旨意却不敢违抗,拱手后徐徐退去。

  明日午时之后,便要称你祝家主了,恭喜。

  燕皇抱拳,礼敬甚重。

  沾了圣上的光,算不得什么。

  祝夫人浑不在意所取得的成就,彷彿过眼烟云。

  朕只是推推手,还是瞳儿手段好。

  燕皇微笑也不抢功。

  谁许你这么叫了以你字称呼一国之君实是大不敬,祝夫人想来极为介意燕皇如此,不仅声音严厉,是双目一眯便要发作。

  好好好,朕错了。

  燕皇作揖笑道:閒话不说,祝家主答应朕的事情,何时可行祝夫人一撩鬓角秀髮,温柔笑道:现下还不行。

  无论她如何出言顶撞,始终包容的燕皇此时陡然变色,似乎对他的不敬并不重要,但此事却不得有半分的折扣。

  他抱病的身体迸发出杀气:你要反悔女人说的话你也信我是反悔了,又怎样祝夫人盯着燕皇天威煌煌的目光丝毫不惧,娇美容颜亦泛起怒色:当年的事情是谁做的你心知肚明,给我一个交代朕不需要给谁交代。

  燕皇察觉到了什么,浓眉微挑复又冷静,心中暗歎:女人始终是女人,再了不起亦逃不过那些牵挂死穴。

  自家孩儿都保不住,还妄想一统天下真是笑话。

  祝夫人嘲弄冷笑。

  朕的孩儿很多不需要每个都保,在身边的都顾不过来,何况不在身边的。

  拿住了祝夫人死穴,燕皇不急不躁。

  我的孩儿却只有一个祝夫人厉声喝道,其凄苦之意闻言便知并非祝夫人没有自知之明,而是这一点要害被人拿住实是无法避免,落入下风也是万般无奈。

  这件事普天之下只有六人知道,是谁洩露出去的我已经让孩儿躲得远远的,未出月就送到大秦的山村,你们还不肯放过他念及与刚出生的孩儿生生分离,祝夫人怒火中心痛如刀绞,泫然欲泣。

  自然不是朕说出去的。

  洩密的是祝家的人,上月已死在你的剑下,你难道不知燕皇不愿再刺激情绪激动的祝夫人:大燕不需要再多一个皇子,他现下也挺好,两相得宜。

  天家无情,这话也就你们说得出口。

  祝夫人紧抿双唇讥讽道。

  那你要怎样朕让人去秦国把他带回宫裡如何燕皇语气一软,似在妥协。

  哼入了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还想活么你那位精干的太子连大秦国都要追去灭口,在宫裡岂不是任由你们宰割祝夫人为不满,目光现出凌厉。

  左右都不满意,还是你来说吧。

  燕皇手提偶线掌控局势心中却始终沉稳平静,见机情知不可逼得太过,主动退让一步。

  我要你亲笔下的圣旨,至少他来了大燕国境内保他一世安康。

  你真的信那些燕皇哑然失笑摇头道:朕在,圣旨有用。

  朕若是不在了,那东西反而会成巨大的负担。

  左右不满意的不是我,是你。

  也罢,当年若非你的纯阴真气,朕或许登不上皇位,活不到今天。

  就许你朕在世之时,咱们的孩儿在大燕国境内安乐无忧。

  燕皇适时又道:是大燕国境内,你该知道朕指的是什么战马,粮草,我都按约给你。

  不过你要记住两件事,第一,孩儿是我的,只是我的不是咱们的。

  他没有父亲第二,不要失约女人疯起来比男人可怕,谁敢再动我的孩儿,你就会看到一个发疯的祝家,后果自负朕金口玉言,从未失约,也犯不着惹怒你。

  燕皇微笑道:相比之下,你家裡的人才加信不过。

  这一点你放心,他们一个字都不会再说出来了。

  祝夫人依然娴雅,空气中却忽然瀰漫起血腥气,让燕皇也为之一凛。

  似乎面前仙子般的女人之所以来的晚了,说要洁身沐浴调养得当并非虚言,只因为她刚从地狱的血腥修罗场中走出。

  燕皇微微颔首:朕回宫了。

  心中暗歎:女人就是女人儿子就是女人的天,为了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