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九章 洁污相间 风云如晦(1/2)

加入书签

  瑟瑟秋风吹落黄叶,寒意已足以让体质羸弱的平民缩缩脖子。

  可对喜干净又爱美如命的女儿家而言,艰辛的行伍生活里能畅快地洗个澡仍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即使不是舒适得让人呻吟出来的温水,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

  吴征见四女大为意动,一股热情压根儿按不住了,无奈地摇头道:“我去抱几顶帐篷来。”

  “我们去噼些竹竿,往上游山涧来找我们。”

  祝雅瞳居然也高兴得一跃而起,连连挥手招呼着诸女快快跟上。

  吴征手脚很快,尽管心猿意马难以自持,倒不是为了有什么色心。

  这个世界的军营里虽也有女子,营中也有严规,可怎抵得住这几位的国色天香?若不是她们的武功过于高强,身份太过尊贵,指不定每日还得遭逢数之不尽的咸猪手。

  如今激战刚完,河流周围都是粗手大脚,气血翻涌的兵丁,四女刻意避开下游人多处,上游也难保没有什么闲杂人等。

  一来一回时间紧迫,女子沐浴净身总是件麻烦事,吴征不敢耽搁。

  抱起四顶帐篷向河边跑去,眼尖看见的兵丁们心领神会,却都低下了头不敢多嘴。

  此前有些兵丁口中花花吃了祝陆二女毫不留情的几顿教训,加上战斗中展现的惊人实力,兵丁们连遇见了都眼观鼻,鼻观心,哪里还敢造次。

  在上游小山涧里寻着四女,只见祝雅瞳正高跃着落回岸边,一连排的竹竿分了六角在河流浅水处牢牢钉入石块,挂衣服的,宽衣着衣时落脚的俱已完备。

  四女见了吴征奔来又是齐声欢呼,纷纷跃上竹竿让吴征把帐篷丢上来。

  七手八脚支好四顶帐篷防人窥视,吴征抽着冷气道:“我去远处放风不许人过来。”

  这四女呆在一起沐浴哪里还需要亲眼所见?那画面光是想想都熬不住!盯着吴征一路纵跃去得远了,祝雅瞳轻舒一口气,倒不是对吴征不信任,女人家碰到这种事总是防备之心多谢些,又向顾盼吩咐道:“秋季寒凉,还是要运起内功护体,莫要伤了元气。”

  “知道啦!”

  小姑娘欢呼雀跃,迫不及待地跃入帐篷,探出个小脑袋一吐舌头做个鬼脸道:“人家不等了。”

  合紧帘子就开始宽衣解带,片刻就传来扑腾落水声。

  吴征在外围绕了一个大圈赶走左近人等,又转回四女沐浴河段的小山壁上,一阵高飞落在树梢,踩着几杆细枝轻若无物,随着山风摇摇晃晃地居高临下俯瞰。

  军中的帐篷厚实牢固,若是夜间里头燃起烛火还能看见影影绰绰的人影,现今则遮去了所有视线。

  左右打量防人靠近,目光也不时停留在帐篷上,山风依稀传来几声女子莺歌般的笑语,吴征出了会神,轻吐口气喃喃道:“我想喝你们的洗澡水……”

  上游山涧里的溪水在晚秋时节已然冰得刺骨,祝陆冷三女内功深湛不惧寒凉,顾盼就差了些火候,即使提起十成功力也不好抵受。

  小姑娘动作异常迅速,发力甚勐,搅得平缓的溪水稀里哗啦作响。

  “盼儿,丹田里先要守着,守稳!运转周天时不要太快,缓着些,比你现下只顾着闯大椎,肩井,神阙,涌泉这样要好。咱们习武的时候,若是着急忙慌容易事倍功半,一招一式做得到位了才有用。现下也一样,内力运走,每一处经脉,每一处穴位关窍走得足了,让全身都热起来,再着重走四处大穴才成。”

  隔着帐篷祝雅瞳的声音传来,四处帐篷,就以她这一处最为安静,彷佛篷中美妇已与山涧融为一体。

  虽简单朴实却内含武道至理,果然顾盼搅动水流声片刻后就小了许多。

  陆菲嫣心中感激万分,暗道顾盼能得祝雅瞳悉心指点,真不知是哪里修来的福分。

  只可惜门派有别,不能拜师。

  经这一言提醒,连陆菲嫣与冷月玦都颇有受益。

  陆菲嫣处几与祝雅瞳处相同,冷月玦处也只是偶有几声轻响。

  今日一时闲暇惬意,下一回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四女虽将身子洗得洁净喷香都舍不得起来,不多时顾盼略有害羞的巧笑声又起:“嘻嘻,真抵不住了,太冷……”

  “你的功力差不多啦,还想多泡会儿,到你娘亲那里去。”

  祝雅瞳暗挫银牙。

  小乖乖想着母女双收,对女子而言自然又羞又恼,可爱子之心下一有机会就毫不犹疑地顺势推了一把。

  顾盼潜入水中藕臂一拨,一双长腿有力地连蹬,绕过帐篷在水中的空隙在陆菲嫣处钻出头来。

  只见母亲双颊绯红呼吸急促,居然十分窘迫,心中大疑问道:“娘不舒服么?”

  祝雅瞳与冷月玦早料到这一幕,提前捂好了嘴憋着气没笑出声来。

  陆菲嫣羞怯不堪,慌慌张张地摇头道:“没有没有,娘的……功法就这样。”

  “也对。”

  幼时没少见陆菲嫣这般模样,顾盼钻入母亲怀里惬意地呻吟一声:“还是娘这里舒服!”

  顾盼发育又早又好,不仅身材高挑,身段也是曲线玲珑。

  陆菲嫣不自觉地如幼时一样一臂环颈,一臂搂腰半横着将她搂在怀里。

  可被女儿一头埋在胸前,湿漉漉的发丝撩拨着乳肤嫩肌与峰顶莓尖,小腹还被女儿的两团饱满压实,陆菲嫣一时手足无措不敢动弹。

  此情此景,怎能不想起吴征母女共侍一夫的愿望?陆菲嫣几乎失神!事情总是如此,即使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即使早已心甘情愿地接受,尚未撞见时总是想得美好而坦然,可真碰上了才知想象终究只是想象,活生生地发生时该慌张的还是要慌张。

  陆菲嫣不由大是羞恼暗道:“祝家主就是爱使坏。”

  安静地呆了片刻,顾盼忽然挣脱母亲怀抱,脸颊处也飞起两片红霞,吐了吐舌头道:“娘的身材真好!”

  年龄渐增,情愫渐长,虽是小时习惯了的动作,虽是再亲近熟悉不过的母亲,顾盼也觉得颇有异样。

  “盼儿以后一定比娘漂亮得多。”

  女儿的身段在眼前曲线毕露,玲珑有致且充满了青春活力,一身肌肤光滑又紧实。

  胸前两颗被水流冲刷时盈盈飘荡的美乳丰满又挺翘,尤其峰顶两颗鲜润莓珠色泽樱粉,其形如柱若鲜贝之牙,两片小小的乳晕像国手大师以小毫沾了澹色,绕着贝牙轻轻细细地点勾一圈,若隐若现,十分可人。

  紧闭的两条长腿深处,小片卷曲的绒毛覆盖着饱满的花唇,丰臀更是圆若满月,虽还不十分挺翘,可随着年岁渐长,已可猜到将又圆又隆,勾人魂魄。

  “才没有,娘和祝家主是最漂亮的!”

  顾盼贴在陆菲嫣背后,双臂从肋下穿过抱紧小腹,感受着母亲的温暖,从肩头往下看去,只觉母亲的双乳硕大美观,在水中彷佛浮了起来。

  “到底是我漂亮些,还是你母亲漂亮些?”

  祝雅瞳噗嗤一笑,打趣问道。

  “漂亮这种事,和文无第一一样的,非要比的话见仁见智,人家就觉得你们一样漂亮,谁敢不服气。”

  小姑娘振振有词回答得理直气壮。

  “哈哈,盼儿嘴真甜。”

  祝雅瞳忍不住又笑。

  “我也这么觉得。”

  冷月玦始终不发一言,此时才幽幽道。

  “好啦,不要再说好听的话儿了。”

  祝雅瞳睁开双目面色转冷,哗啦一声从水中站起道:“时辰差不多,我们该走了。”

  祝雅瞳依然优雅地说着,可语气分明有些许刻意隐忍的不快。

  陆菲嫣秀眉一蹙,她当然不认为祝雅瞳会因为美貌未分出个高低而不快。

  随着接触越加频繁了解渐多,祝雅瞳这种忽然出现的情绪变化也瞒不过陆菲嫣。

  也正是此时,陆菲嫣第一次觉得这名了不起的女子心中也有柔情万千。

  “外刚内柔……和自己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陆菲嫣不自觉地莫名冒出这个念头来。

  踏在架空的竹竿上换好衣衫扯开帐篷,四女依次现身。

  吴征远远望见陆菲嫣与顾盼母女还一同出来,倒抽了口冷气暗念几句:“盼儿还小,莫做禽兽!”

  把上头的热血赶了回去才飞跃来到山涧边。

  美人新浴正如芙蓉出水,吴征大喇喇地左右贪看不已,一副真小人的模样。

  “走吧。”

  祝雅瞳羡慕地看着陆菲嫣与顾盼,又柔情万分地望了吴征一眼,率先转身离去,惹得吴征摸不着头脑,是警告自己对她们母女俩都要更加疼爱还是什么意思?暗香零落章法散乱,像一群蛇鼠一样窜来窜去,但是人数多,武功高,来去如风,能打就打,打不过就跑,为征剿凭空增加许多难度。

  几番激战下来吃了亏,贼党气焰被打了下去,可也学得乖了。

  放风的,哨探的,掠夺的,打硬仗拼命的分列组成。

  探查到大批军队结阵而来带着细软就跑,发现小规模的就尝试攻击,原有的基业通通放弃不要,能带的带走,不能带的全数烧毁。

  八校尉手下的精兵出阵与贼党多番交手,越打越难,不时还得追着贼党的屁股疲于奔命。

  分兵善后被劫掠的村镇,还有些重要的道路,据点,关卡要守御。

  大秦境内的贼党不仅远比昔年燕国境内的要多,剿灭起来也复杂了不知多少。

  官军们正当艰难的时候,江湖人士不知是得到了某种授意,还是终于意识到不能再等待朝中的决断,同时群起终于将局势再度逆转。

  有了这些武林人士自发地加入,不仅各地的防御力量得到巨大的加强,连追剿贼党的效率也大大增加。

  半月之后,贼党逐步授首乃至渐渐地销声匿迹……一场剿贼战事前前后后耗时近两月,大秦国库里原本不充盈的粮草又耗去了大半,不过也收入颇丰。

  贼党库藏的金银珠宝堪称巨量,前朝遗留下的巨资让秦皇背地里喜笑颜开,忙颁下旨意继续追剿贼党巢穴,一个都不许放过。

  在此期间,燕国使臣中书侍郎薛文杰也已抵达成都,正式觐见了秦皇。

  薛文杰觐见时态度暧昧,当众铺陈了许多贼党罪名,并详细分析了前朝遗党的祸害之大。

  这些本就是秦皇想要的,借着大秦国如火如荼地剿灭贼党风潮,再借由薛文杰之口宣之于众,之后大秦朝堂加上一把火,民情便能沸腾谁愿意相对安稳的生活又陷入动乱?前朝,都灭了两百年了,关当朝的百姓官员屁事?可一个四品的官员,虽是执掌掌管机要的中书省要员,对涉及前朝遗党的重大关键而言还是不够看的。

  薛文杰在通传燕皇旨意时又趾高气昂,隐隐然有号令秦国的意思,在朝堂之上就激起公愤,惹来一阵嘲讽。

  不过这位薛文杰人如其名,本就是当世大才,居然演了一出舌战群雄且不落下风。

  威风抖到了大秦朝堂上,秦皇倒也大气得很,微微一笑道:“朕知道了,容后再议。”

  散了朝之后就把薛文杰给晾在了驿馆里足有半月,再也没召见过。

  吴征等人回程的路上听说了此事,不由哂笑一声:“不会吧?八校尉齐出杀得贼党七零八落,斩首两千余人,就凭这一份战绩也能说得薛文杰哑口无言,居然辩不过?这人莫非专职耍嘴皮子的这么厉害?”

  “唔,那倒不是,薛文杰很有几分才干,还博古通今。这一回是有备而来,秦国官员辩不过也不奇怪。”

  祝雅瞳上上下下打量着吴征,揶揄笑道:“你又有事情要做了。”

  “什么?不会吧。”

  吴征叫苦不迭,这一轮征战马不停蹄,身上着实困乏。

  祝雅瞳言出有理,一想自己的“才名在外”,十有八九接待应付薛文杰的事情要落到自己头上。

  “定是如此,也只能是你!”

  三国会盟包含的意味重大。

  不仅把剿灭暗香零落列为头等要事,彼此之间的征战暂停,但对付贼党也有互相较劲,争取天下人心所向的一丝在里面。

  燕国使臣一来就唱高调不是目中无人的嚣张,吃饱了撑的想找死来抖威风。

  祝雅瞳在秦国发现了贼首,大秦有主场之利,以燕皇的强势,从一开始就不愿落人后。

  至于周旋两国的准备早已备下了,祝雅瞳已奉了燕皇旨意一力促成此事。

  反过来对于大秦也一样,这件事秦皇与燕皇之间似乎有一种极端的默契,都认为会盟必须要做,否则第一天秦皇就会将薛文杰乱棍打出成都城。

  争斗既起,目的又一致,秦皇也需要一个能够调和多方的人手,祝雅瞳是当然之选。

  秦皇不会去求祝雅瞳,那么大秦国上下最适合的,自然是与祝雅瞳过从甚密的吴征。

  “各自剿灭得一干二净,至多在国境边界加派人手以防贼党流窜。偏要搞什么会盟,哼哼。”

  祝雅瞳依然对会盟一事不以为然。

  可她并不能左右两位帝王的想法,剿灭暗香零落对她也有绝大的好处和意义,既然两位天子都吃饱了撑的要借这件事充面子,她也只能依言照办。

  “我也搞不明白。”

  吴征摇了摇头,对应付薛文杰一事颇为头疼。

  可成都城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拖延不回京要误了大事,只能轮休换防的军伍星夜赶回成都城。

  尚书令蒋安和要的两幅画作已送到,与蒋大人一晤不能稍待。

  早日把锦兰庄拿在手里勘破暗香零落的秘密,才能在这一波诡异的大潮里占据先机。

  今后是顺势而为,还是暗中做手脚也有最大的依仗。

  听祝吴二人对答,最乐的就是冷月玦念及离开长安之前在皇宫里战战兢兢浑身不适,来了成都后宣旨时祝雅瞳却轻松自在。

  当时还觉义母实在太过不敬,胆大妄为,十分担心今后会闹出什么麻烦来。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cfemail"datacfemail"adc9c4d4c43d7c5d8ed">emailprotected<a>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如今经历了许多事情,再看此事已觉平常甚至是理所当然,其中心境的变化妙不可言,彷佛重重枷锁被挣脱的畅快。

  …………………………………………………………………………入夜的成都静谧如常,烧遍川中的剿匪之火并未影响到这座繁华都市。

  经历过燕国死士暗杀与韩归雁遇袭两件事后,成都城加强的治安一向好得很。

  日子过下来,成都城的民众也已习惯了这一切。

  喧闹的吴府近来安静了许多。

  主人外出,客人中的首领也不在,留在府中的客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