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雌雄莫辨 韩城铁雁(1/2)

加入书签

  书名:江山云罗第06章:雌雄莫辨 韩城铁雁14124字作者:林笑天 第六章:雌雄莫辨 韩城铁雁圣上口谕,崑崙派弟子吴征接旨崑崙派早早备好了香桉,即使只是口谕也半点轻慢不得。

  吴征身穿内门弟子的天青色长袍跪地弯腰五体投地。

  已是第二回见到中常侍屠冲,大内太监头子,圣上的贴身侍者亲自来宣旨,规格甚至比得上奚半楼封疆凉州之时。

  崑崙派弟子吴征,系出名门,一十五载学艺有成。

  今得知吴征智勇兼备除暴安良,朕心甚慰,特着吴徵入京觐见屠冲拉个唱戏文般的长音结束了正式的仪式,伸手拉起吴征,温和道:吴小友终于长成,圣上期盼已久。

  此回虽未定日期然不可拖延,早些收拾收拾去吧。

  劳动屠公公大驾,心中有愧,还请公公盘桓数日让崑崙上下一尽地主之宜。

  吴征被一隻枯瘦却有力如同鹰爪的手掌抓住,身不由己被提了起来,面上不动声色谦恭道。

  公公不是一个职位,是对宫廷内侍的尊称,并不是所有内侍都能当一句公公的。

  屠冲的身份自然当得起,但听一个久居深山的少年郎这么称呼,可比叫他屠大人舒畅多了。

  他神情始终带着温和的微笑,此刻笑的欢,苍老的面容如同刀噼斧凿皱纹密佈:六品上,很好很好,吴小友前途不可限量。

  咱家要服侍圣上不敢久留这便回了。

  顾先生,告辞。

  屠冲来去匆匆,崑崙派上下却都喜不自胜。

  自从奚半楼去了凉州,韩克军隐退不出,胡浩与林瑞晨在京都孤掌难鸣羸弱已久,如今终又有极为出色的弟子入京,崑崙派大有咸鱼翻身之势。

  顾不凡将屠冲送出二十里方才拜别,回山虽未见吴征仍不由拈鬚微笑。

  这一次江州事件崑崙派大发特发:迭轻蝶被抓可谓天赐良机,骠骑将军迭云鹤被彻底堵上了使绊子的嘴。

  关键贺群还涉及青城派昔日隐秘,与迭云鹤有直接的关係,料他半个不字都不敢吐。

  吴征事情又办得极为漂亮,当事贼人被灭口,只一个刘荣逃得不知去向。

  至于迭轻蝶,迭云鹤处心积虑毁了韩家小姐,不过五年自家爱女便遭了相同的命运,真是一报还一报。

  青城派除了迭轻蝶再无特别出众的人才,这一代算是彻底断了档。

  嘿嘿,崑崙有后,崑崙有后吴征从回山的第一刻起就没歇一口气,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太多的事情要做要准备。

  原计划肃清一伙蟊贼,顶多混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能不能成还不一定。

  圣上本就排斥打压崑崙派,迭云鹤再找时机碎碎嘴,说不定连小官儿都捞不着。

  得,不想事情闹大发了,贺群的人头在吴征手上交出,这小子一脸讳莫如深,想知道我知道了什么猜去吧迭云鹤知趣地闭了嘴,保荐吴征的帖子递到他面前时是乖乖签下了大名。

  侍中胡浩一脸笑意:迭大将军,承蒙抬爱,承蒙抬爱。

  话说吴贤侄替您清理了门派叛徒,当得上您大笔一挥。

  也不管青城掌门鬱闷恼怒,至于他的女儿受了辱关我屁事。

  京师裡的动作远比吴征所想的快得多,待他回到崑崙山,奚半楼的书信早便到了。

  内容简单言简意赅,要准备的事情却令人焦头烂额。

  吴征站在藏经阁崖侧,俯视山崖下的百亩良田。

  这处地方原本是片树林,奚半楼尝过辣椒二话不说禀明几位师伯,毫无阻碍地得到最大支持。

  民夫将这片林地清理乾淨之后,秘密召集的农夫便入驻了此地开始人工种植辣椒。

  初时并不顺利,吴征只知其物却对农垦一窍不通,辣椒的习性,花时,果时,阳光水分均不明瞭,不是种子不发芽,就是授粉不足果实小小。

  这个世界可没有反季节培育的条件,足足花了三年才终于种出形态色泽俱佳的二荆条来。

  农田旁又多了两排依后厨格局打造的屋舍,奚半楼亲自从凉州选了批信得过又有天赋的寒门子弟,层层筛选,最终挑出十人送到此地,在崑崙派于成都开设的酒楼崑崙楼大厨崔余子的带领下开始烹製辣椒适合的菜色。

  也作为未来崑崙楼大展拳脚时储备的未来大厨。

  几位师祖倒了血霉,不仅身背藏经阁重任,辣椒田也划入警戒范围之内。

  崑崙派囊中日渐羞涩众人皆知,师祖们看辣椒田就像看一座金山,瞪着狼一样的目光,除了有限被允许的几人,连一隻蚊子都休想飞得进来。

  原本藏经阁与辣椒田之间还留了两排林木,阻挡入藏经阁修行的弟子视线。

  在辣椒大白于天下之后也被伐去,从山崖上望下去一览无馀。

  半楼啊你不孝啊征儿下山之后你让老子吃什么还能有滋味啊半楼啊絮絮叨叨的无病呻吟自打吴征回来起就没停过,朱泊以晃得人眼晕的速度唉声歎气来回走个不停,摇头晃脑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滚大师祖景精忠烦不胜烦,终于忍不住开口怒喝。

  哎滚有什么用啊朱泊依言着地连滚,滚能解决问题,老子也不用寻死觅活了呀你一大把年纪还泼皮似的耍无赖,景精忠气不打一处来,呆不住你就下山去,别来惹人心烦。

  哪大师兄你说话算话啊小弟亲耳听见了的,你们都听见了啊,我没乱说啊朱泊从地上弹簧似得蹦起来,指着景精忠连连呱噪。

  其馀几位师祖眼观鼻鼻观心,权当入定听不见滚滚滚滚滚趁早滚景精忠挥舞衣袖,像在驱赶只恼人的苍蝇。

  吴征立在田间看着农夫驱虫施肥,二荆条正在抽果,果蒂儿处冒出怯生生的一点青绿,令人爱不释手。

  老郭姓郭,崑崙山脚下的农夫,种了一辈子地不会别的,也没有名字。

  小时候叫小郭,老了就叫老郭。

  老实巴交的农夫遇事总有些畏畏缩缩,然而站在田间则自有一股不凡的气度,在这块地方,他就是权威。

  郭老,歇会儿吧。

  吴征走向正指挥将晒乾的辣椒碾磨成粉末,一丝不苟的老郭,递上壶茶笑道:也不必赶得不可开交。

  公子爷怎能让您哎真是和吴征相处已有五年,无论这位崑崙掌门弟子怎么善待他,都抹不去刻画在骨子裡的卑微念头。

  误了公子爷进京面圣的大事,老头子就是赔上全家性命都还不上。

  误不了。

  该歇要歇着,累坏了身子如何是好这块地缺不得您。

  吴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