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弦歌雅意 第四章 衷肠难诉 流景扬辉(1/2)

加入书签

  20190118第四章衷肠难诉流景扬辉“榨干了,这下满意了不”月夜中天时分,四人才结伴离开京都守备府。

  虽是个个武功高强,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摇晃晃。一向英武有力的韩归雁还得吴征搀扶着,才不至于打着摆子的双腿踉踉跄跄。

  “哼,不满意,我还不高兴这么就想蒙混过关休想”韩归雁咬牙切齿,也不知是腿根的酸痛难忍,还是心头火气未消。

  “那……要不这样”吴征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晚上我悄悄溜到你府上去住,偷一回韩守备的香。”

  “呸,我家你能溜得进来”韩归雁凤目一亮大感新奇刺激。韩家老爷回了韩城,大哥二哥分驻凉州与江州两地,偌大的韩府就剩了一个女主人,倒真不必像从前一样有家不能回,次次都想偷腥一样。韩归雁目光左右一转,偷偷摸摸一指马车,咬着唇瓣嗔道:“跟我一道儿坐车回去,莫要发出声响。”

  送回瞿羽湘与冷月玦,吴征回府上又告知了一声,才随韩归雁一道去了韩府。

  这一夜再无激情,可两人相拥而眠睡得又香又甜,待天明醒来依然纠缠在一起,四目相对,不由相视一笑,大有夙愿得偿的喜悦。

  第一回闹别扭算是混了过关,吴征心中大是警醒。即使是男尊女卑的年代,乱世中女子因不得不屈从于男子,慢慢成了一种习惯于风俗。可独占欲与自私是人类生来俱有,韩归雁的醋意大发除了私欲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在于对幸福与人生的珍惜。再强悍的女子也会图一份安稳,尤其是已拿到手中的东西更不愿失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世太多奇遇,让吴征的性子里摈弃了前世的懦弱与知足,变得喜欢冒险与猎奇。可是当家庭与爱人出现,守护的责任感便不可缺失。离开韩府时吴征舔了舔嘴唇,未来的日子还有很长,还需更加果决与坚忍才行。

  双手插兜向吴府行去,将乱糟糟的事务又梳理一遍,不可避免地想起玉茏烟。

  离开天泽宫时给她留下了传讯方法,可惜威逼与诱惑均未奏效,至今赵立春也未给他带来消息。是玉茏烟依然悬而未决还是压根就没有考虑过离开皇宫

  原本以为要说动玉茏烟轻而易举,难的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她带离皇城。

  如今看来内里还有极深的隐情,一旦掀开又是滔天大浪。吴征无奈地摇摇头,是不是这一世的命格有什么问题,总是碰上些让人心惊胆跳的事情。如今官位又被剥了,蟠龙金牌虽未收回,再跑去皇宫太过惹人注目,去见玉茏烟更加不妥,即使得了消息也只能让赵立春传话暂缓时日。

  把此事搁在脑后,吴征迅速回府…………………………………………………………半月之后,一支祝家的商团如平日一样离开成都城,拉着满载的货物驶向燕国,所不同的多了两辆帘子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

  吴征在府中来回踱步,心神不宁。忧无患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在陆菲嫣与冷月玦离去的那一刻前所未有之大。他不敢想象若是此行有失,二女被残忍的贼党擒拿之后会遭遇怎样的惨剧。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必须相信这一回己方率先设下圈套,以祝雅瞳心思的缜密与手底下隐藏实力的庞大,当无意外。否则的话,贼党的实力岂不是大过了天去

  “这一趟要有三四月不能见面,你能不能告诉我还有一位女子是谁人家好好奇。”冷月玦满目都是抑制不住的好奇心。

  “路上一定小心,这件事你路上自会知晓。”吴征刮了刮她玲珑秀气的鼻梁,十分不舍。

  “这么神秘难道路上我会挖出你未卜先知埋下的锦囊,打开来就都知道了么”冷月玦俏丽地一抬头,让吴征结结实实刮了一个。

  “哈哈玦儿越来越有趣了平安回来,我等你们。”

  行前的告别让吴征满心不舍,冷月玦反倒潇洒许多,于她而言此事在为自己的未来拼一份力,颇有兴致勃勃,跃跃欲试之意。

  送走了陆菲嫣一行人,祝雅瞳在身侧狠狠一指吴征的脑门笑骂道:“好哇,你什么时候把玦儿都给收入房中了。”

  吴征苦着脸道:“我也说不清楚。”

  “什么说不清楚”祝雅瞳一瞪眼,居然没多少怪罪之意反有喜色道:“你自己干的事情自己不清楚”

  “我冤枉,谁被谁收入房中我都搞不清楚……”吴征将冷月玦的心结地细说一遍。要和冷月玦长久地走下去,祝雅瞳的支持必不可少。这一番添油加醋,说得冰娃娃天下第一可怜,自己天下第一怜香惜玉,就差没拍胸脯指天立誓了。

  偷眼瞧瞄,祝雅瞳春水般的双眸忽闪着若有所思,喜怒不知,两条细而浓的长眉蹙得越来越紧,忧愁之意越发浮于面容。吴征不明其意,小心道:“我现下待玦儿真心实意,绝不是逢场作戏,将来即便有许多麻烦,我也会义无反顾地前行,绝不退缩。”

  祝雅瞳默不作声地听完,仰头望天喃喃自语,唯一仅见地惆怅道:“嗯不管怎么说男儿有担当是好事。将来你们有了孩儿,待老了向儿孙们说起当年的艰难情路,他们也会为你骄傲。”

  “你……怎么了”吴征心神大震,直觉中的反应告诉他似乎触摸到了什么秘密,心中更是酸味翻涌

  祝雅瞳让他觉得高不可攀,这一份孤高绝不仅仅是天仙化人的相貌,强大到极点的修为,更有坚逾钢铁的意志。在吴征迷茫时,她点亮前方的道路;在吴征失落时,她燃起希望的火光;在吴征畏惧时,她以无以伦比的勇气与果决扫清阴霾。印象中,她从未有过脆弱的一面,吴征也不认为她会有脆弱的一面。

  可是现下在眼前的女子哪里还是坚不可摧的祝家主她娇柔,软弱,眉宇间的一抹顾影自怜,忧伤得让人心疼。吴征不知所措之时,祝雅瞳忽然一捧胸口,泪水止不住落了下来连连啜泣。吴征终于明白,这一次不经意间,竟然刺痛了她身上最为柔弱的部分。

  圆润豪硕,弯弧美得震人魂魄的胸脯被一只柔荑捧住,珠泪顺着眼角像珍珠一般大颗大颗地滴落。绝色美人的风姿在这一刻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勾起古井无波的高僧心中欲望。吴征一阵心悸,混沌迷离中一点灵光未散,强行运使道理诀压下心中邪念才未失态。

  慢慢走近美妇,吴征柔声道:“你不舒服,我扶你去歇一歇。”

  短短的片刻时光,祝雅瞳给他带来的惊讶已太多,可吴征怎么也想不到她会骤然扭头对视那目光中爱意,怜悯,幽怨,愤怒不一而足。吴征仿佛看到了陆菲嫣的佩剑魔眼出鞘时,那无法理解的复杂与震撼,更让他吓了一跳的是,祝雅瞳猝不及防地转身投入他怀中,因心伤而娇哼道:“抱我一会儿。”

  这不是恋人之间强悍男子与柔弱女子的拥抱。祝雅瞳绷直了莲足踮起,几乎只以一趾之力支撑着娇躯,尽力与吴征平齐。左臂环过脖颈按着吴征的后脑压在肩侧,右臂贴着腰杆搂紧。

  吴征疯狂运转着道理诀保持脑海中的一片清明,双手只是轻轻搂着腰肢不敢造次。即使如此,怀中与他贴得难分难舍的娇躯仍是让他几欲疯狂。

  这是一具难以形容的身躯。

  视线旁就是美妇散乱的青丝,幼圆的秀耳下方,耳珠像扇坠一般丰厚而鲜润,白得仿佛透明。

  细细的柳腰触感极柔,腴润丰弹,吴征不敢发力掐握之下亦觉柔若无骨。那不是多余赘肉的触感,分明肌理之下蕴含着无限的力量,嫩滑的肌肤却可随意按下一个涡眼,只是稍一收力,它又立刻恢复原状。

  抱紧自己的臂弯如两节香藕,又软糯又紧致。

  死死抵在肋部的两颗美乳曾让自己魂牵梦萦。那不经意间沉甸甸地压落薄衫而透出的诱人弯弧,此刻毫不顾忌地贴在吴征身上,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与砰然的心跳,像两团至嫩至绵的脂球,不住地揉旋,惊颤,夹缠……肉棒情不自禁鼓胀了起来,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龟菇恰巧抵着又圆又小的脐眼,被柔嫩的肌肤包裹,仿佛将两人连在了一起。怀中的娇躯明显颤抖了一下,可又很快平静下来,略松的藕臂再度紧紧抱住了自己,从容而义无反顾。

  吴征几乎忘了周遭的一切,只知呆呆地站着,失魂落魄恍惚之中仿佛回到了五岁那一年,在昆仑山那名把自己带出小屋的女子那样古怪地对待自己,怜爱,依恋与万般不舍。抱着自己的双臂无比地果决,坚定得仿佛天塌地陷也不愿松开。

  不知过了有多久,柔荑猛然在肩头一推。吴征踉踉跄跄地站稳身形,方才那个柔弱无助的女子不见了。眼前的依然是那个低吟浅笑俱都端庄秀雅的美妇,正瞪着自己似怒似喜地嗔道:“还不肯松开么占便宜也得有个限度。”

  翻脸不认人了啊吴征哭笑不得异常尴尬,讷讷挠头道:“实在对不住”

  祝雅瞳眼眸一转避开吴征的目光,也不敢去碰触难堪的话题,乜目道:“是不是好得意啦猜中了我心事对不对”

  吴征陪着笑还未说话,祝雅瞳一瞪目娇喝道:“不许说谎”

  “猜了一些,也不知道对不对。”抵赖不过去,转念一想也是个好机会,吴征索性大方承认。

  “哼,就知道你一肚子的话想问。随我来。”

  去了祝雅瞳居住的小院,关好了房门,美妇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道:“想问就问,只是能说的我才说,莫要怪我。”

  吴征早将满腹的疑问整理清晰,沉吟着道:“我一直以为祝家的天之骄女生来就是个仙女,没有不会的事情,也没有能难住的事情。现下看来,是不是哪个狗东西伤了你啊。”

  “哼,伤我有那么容易么”祝雅瞳鼻中哼出一股轻蔑与鄙夷道:“有两件事要告诉你:第一,我难过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第二,他有百般不是,但有一件事无意间做得很好,所以我不会叫他狗东西,你也不要这么叫他。”

  额……这和什么都没说有啥区别吴征的酸气几乎要喷了出来,郁闷道:“我当然会听你的,不骂他了,嘿,我还懒得理会这个人呢不过万一哪天被我知晓是谁,又不幸路上偶遇或是狭路相逢什么的,我打他一顿帮你出气,这行不行”

  “你永远都不会见到他的。”祝雅瞳心中暗道一句,终是露出个十分称心的笑容道:“那倒由你去了,我才懒得管。不对,你若是打不过,我还会帮你。”

  “这么厉害我还能打不过”吴征更加郁闷吃醋。想来也是,无论什么原因能占得祝雅瞳这等美人,又怎会是个不堪一击的混球。“多练几年看看,当是有机会的。怎么你不会就想问些家长里短的破事吧”

  美妇又恢复了淡定从容,方才的脆弱仿佛只是一场梦境,虚无不存在。吴征也正色起来,瞪视着祝雅瞳道:“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莫要瞒我从前我是不是见过你或者你是不是见过我”

  “我一直都很忙的,你来长安城之前可没工夫见你。不过你的大名倒是如雷贯耳,从前可比我的名头还响亮。”美妇露出个玩味的笑容揶揄道。

  “没骗我吧”吴征皱着眉头一脸疑惑不信。

  “骗你干什么难道没见过你很奇怪还是见过你奇怪了”祝雅瞳忽闪着媚眼也是疑惑道。

  知晓问不出答案,吴征无奈地叹息一声道:“那成,其他我也不知问什么好。

  只是,我原本希望月玦的事情……”

  “我会帮你,你自己也要更加一把劲”

  “多谢,真的多谢。其他的……不多去想,想多了也没用,凭空给自己添堵难受。”吴征感激不已,最终还是忍不住气鼓鼓地埋怨了一句。看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当是费了极大的力气才能不骂狗东西,只是腹诽必不可少。

  “嘻嘻,你这人……去去去,没话说了快回去。方才的事无论如何不能再对第三人说起,你就当它是个梦境得了……算了,总之绝不能说”祝雅瞳一拍扶手跳起,推着吴征将他赶了出去,大有松了口气的模样。

  赶走了吴征,祝雅瞳回身进屋喃喃自语:“居然被这么件小事逼得失态了,当罚求死丹一个时辰,以后不可再犯”柔荑伸进袖口里摸索着,不可避免地念及方才仅隔着薄薄衣料的“肌肤相亲”,祝雅瞳俏脸一红又是自语道:“小乖乖毕竟已是个大人……唉,想像个小娃娃一样疼他终不可得,可惜,可惜传宗接代的家伙倒是雄伟得吓人,嘿嘿,怪不得一个个的从里到外都爱他得紧。”

  语声越说越低,祝雅瞳盘膝坐好,得意中带着几分羞恼吞下求死丹,嘴角微翘淡淡微笑,印堂中央桃心形的发髻针尖处却滚下一颗黄豆大的汗珠来……吴征离开小院,心中百感交集。

  祝雅瞳的莫名失态百年难遇,从今往后或许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拥抱就成了绝唱吴征揉了揉鼻子叹息,高不可攀,高不可攀。失态片刻就恢复如常,可是会在自家面前失态,是不是朝夕相处下来多少有几分感情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他对祝雅瞳的情愫分明不同于对韩归雁与陆菲嫣,为何这么古怪或许韩陆二女都是依赖自己更多些,而对祝雅瞳则是自己更加依赖她吴征想破了头也不明白,于是心中终是忍不住狠骂一声:“狗东西狗杂碎”

  …………………………………………………………祝家商队离了成都,一路不疾不徐,将部分货物在经过的城市卸下,又装上当地的特产。交通并不便利,行程更是漫长,要保证商团的利润,生意都是一路做着去的。

  在大秦境内商队的最后一站便是子午谷。凉州已成了杳无人烟之地彻底荒废,再没有商队会经由凉州入燕国,徒增消耗。只是川中边界地带崇山峻岭路窄难行,过子午谷前也有一段二百余里的荒凉之地。这一带气候不热不凉,山中倒是风景宜人,不时有些豪族富户大举出行来此游览风光。因四时俱有鲜花盛开,游历者离去时无不采撷而归,久而久之也有个好听的名字携花山。

  “令使,呵呵,真是个好大的消息”浮流云一脸心满意足,嬉皮笑脸地冲进屋内。

  屋内灯光如豆,说是屋子,四面却不透光,只因建在了地底。

  “哦大到什么程度让你都这么焦急”戴宗昌一瞪桃花眼,也闪出异光来。

  “冷月玦奉师门之命,十日前随柳寄芙跟着祝家商团赶回长安城,同行的还有昆仑派陆菲嫣,她要去凉州找奚半楼”浮流云苍白的面容因兴奋而泛红,不住地搓着手道:“这三人均是内功深厚,底子料想不差若是捉到手中必有无穷的好处,这个消息还不够大”

  “什么”戴宗昌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扳住浮流云双肩急道:“可靠么她对你说的”

  “正是那个贱妮子”

  “她说的不会有假”戴宗昌来回踱步喃喃道:“兄弟们修行都到了紧要处,本就需功力高深的女子助力这一回绝不可错过嘿嘿,贱妮子妮还是尼”

  浮流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道:“不都一样么尼姑发起浪来,可比寻常女子还要够劲宗主亲自调教出来的人儿,百依百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滋味大是不坏。一身修为也是没得说,若不是留着还有大用,老子真想采补了她”

  “那倒是真的”戴宗昌调笑几句转过话头道:“当年贺群负伤,却拼了命都要拿下陆菲嫣,定然是知道她身上有些好处看她的模样姿态,我猜是难得一遇的百媚之体。这里头难保不会有诈,但是有了陆菲嫣,值得搏一把”

  “有诈不会吧她们走得如此隐秘谁也不知,更不会有人料到冷月玦此时会奉师命归国。若不是有贱妮子潜伏在吴府,咱们哪能知道消息贱妮子不会被人看出了破绽吧”浮流云皱眉疑惑,思路却是清晰。

  “不会祝雅瞳拿离幻魔瞳逼问也不会露出破绽看来也没人怀疑她,若是祝雅瞳逼问过了,贱妮子一定会说,反倒露了破绽给我们。”戴宗昌松了口气道:“我只是觉得不可不防,你这么一说大是有理。”

  “还有冷月玦,此时为何忽然奉师命归国”

  “这倒不奇怪。燕国太子觊觎她良久举世皆知,燕皇那边身体日复一日地差下去,此时召唤冷月玦当是为登上皇位做准备了。嘿嘿,这番动作看来燕皇命不久矣。不过她暂时动不得,咱们抓了陆菲嫣与柳寄芙,把她放过了就是。”

  “有理那我们还等什么”

  “我这就去禀告尊主不,你一起去。”

  戴宗昌与浮流云低着头等待决断。男子与他们早已十分熟悉,可又十分陌生,淫邪的黄金鬼面遮掩了一切情绪,神秘得让人敬畏。

  “你们的意思要去是么”尊主低沉的声音经过面具时发出金属震动的嗡响,听不出他的想法。

  “属下二人均觉机不可失。”

  “贺群与陆菲嫣的事情本尊也有想过,你们所料不差的,只是事后一直没有机会,否则本尊也会捉了来犒赏你们。这一次若要动手,对手实力不可小觑柳寄芙就不用说了,听闻刘万年还是正面对决死在陆菲嫣手上,这一份功力连本尊都没有想到。你们有详实的计划么”

  “有她们悄无声息的离去,同样料不到属下等也得知了消息,正好可以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一趟她们走得是子午谷,川凉交界处有一座携花山,路窄难行,正是伏击的好去处”

  “万一这是一个圈套呢到时候当面撞上了祝雅瞳,你们有死无生。”

  “属下选在携花山脚动手一来前后都有城郭,动静闹得大了未必好收场。二来正是提防祝雅瞳。尊主请看,此地路途遥远,祝雅瞳若是一同消失不见,我们为安全计断然不会动手若是祝雅瞳还在成都城,她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赶之不及。属下自会安排人手盯住吴府的行踪,属下等除了调集人手先行赶往布置以外,也会延后再出发,防止意外。”

  “可以,不曾被色心冲昏了头,既然成竹在胸那就去吧。”

  鬼面尊主沉吟一番道:“天下不久就将风云变幻,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是非成败也在此一举这当口儿上你们的修为若能再提升一截必有大用小心谨慎些,莫要让本尊失望。”

  “谢宗主恩典”戴宗昌与浮流云同时松了一口气,跪拜之后急急离去。

  鬼面尊主依然端坐不动,待暗室的烛火燃尽了最后一段灯芯,黑暗中才听他自语道:“里头是不是有古怪竟让我心神不宁罢了罢了,祝雅瞳,就再让你一回,我要看看你的本领究竟大到了什么地步”

  商队依然稳步前行,一如平常。

  祝雅瞳看过了奏报的书信后销毁,傲然一笑,向吴征道:“她昨日又去了文殊院,我让湘儿提早等在路边,果然又是如此。”

  “自甘堕落,不可救药”吴征低喝一声,双拳骤然握紧。

  “没那么简单的,里头的缘故我现下也猜不到,雨珊……不该是这样的人

  待此事一了,我自会当面去找她问个清楚明白。”祝雅瞳目中流露着哀戚,对同门的堕落也是痛心疾首。

  “先杀了贼党再说,你准备什么时候露面,给贼党吃一颗定心丸”

  “三日之后这几日还需做些安排,露面才不那么突兀刻意。以后每隔一段时日露面一次,定心丸一颗颗地给贼党塞进肚子里,好撑死了他们”

  “哈哈,正是如此。那个,你别介意,其实我还是很担心……”“我懂,别怕。除了现有的人手,届时妙筠也会及时赶到,再加上一名强援”

  倪妙筠的身手吴征亲眼所见,即使在十一品高手之中也是一等一的厉害。吴征闻言不由心中大定,又犹疑道:“倪前辈现下还在府中,怎么能及时赶到若是走得早了定然会让贼党知悉,到时可就没了出其不意之效。”

  祝雅瞳顽皮地眨了眨眼,手指一勾做个附耳过来的示意低声道:“妙筠也没那么简单的,日后你自会明白。至于为什么能及时赶到还不露行藏么……她能骑我的皇夜枭呀我就不信贼党除了忧无患,还有人能骑豹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