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六月飞霜 第十四章 陌上发花 衫落凝眸(1/2)

加入书签

  2081207第十四章陌上发花衫落凝眸一曲将毕,箫音袅袅绕梁不散。

  吴征不明乐理,耳听得曲调婉约转折,冷月玦的技艺一般地出色,却觉更加打动心灵。

  眉头微跳正讶异间,冷月玦将玉箫在指间旋舞着道:“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同”

  “是怪了……”

  吴征笑问道:“冷仙子本已技臻化境,居然还能功力飞升蹭蹭蹭地往上涨,佩服佩服。”

  “托你的福能尝世间百态而已。”

  冷月玦展颜一笑随即目光又黯澹道:“可惜我快要走了。”

  “什么”

  吴征愕然,原本天阴门诸女来成都怕不要呆上一年半载可至今还不满一月,冷月玦近期就要离去实在太过突然:“师尊招我回长安……怕是,我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要我回去……”

  冷月玦低着头香唇一抿一抿,珠泪满溢眼眶顺着眼角的弯弧一滴一滴地洒落,抽泣着道:“我不想回去,可是,师命难违我不能不回……”

  “好像,是我害了你”

  吴征完全能体会冷月玦现下的不舍与难过。

  一只养在笼中的金丝雀,刚刚展开双翼自由翱翔见识了天地的广阔,转眼又被拽回笼子里。

  不甘却徒劳的挣扎,亡命又无功的抵抗之下,希望被一点一点地磨灭时那种心如死灰的悲哀。

  “就是你都怪你不好”

  冷月玦抹着涕泪,目中无限委屈,嘴角却又勾起温柔笑意嗔怪道:“谁让你带我见识了那么多有趣事,又送了我那么多好词佳曲,每一样我都喜欢得紧。即使在迭小姐的外宅里见了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也觉新奇得很。就是你不好,就是你不好”

  “我认,我认,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吴征笑得尴尬非常,心中怜惜无限也觉无奈。

  燕秦之间关系微妙,燕太子要的女人他相帮也有心无力。

  吴征不想在此事上太过纠缠,只能看看冷月玦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算是为朋友略尽绵薄之力。

  冷月玦深喘了口气,胸前两团妙物一挺一落玲珑如玉,又闭目双拳一握一收彷佛下定了决心,豁然起身关上房门,又旋身道:“问你个问题。若是你喜欢的人成了忽然旁人的妻子,你是不是心里很不高兴,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难过”

  “恐怕不止,我怕是要疯上好些时日才得稍稍平静些。”

  吴征背后冒出冷汗,预感越发地不安。

  “前日才知你与瞿捕头有了夫妻之实,人家倒没觉得要疯,只是难过不开心也觉得颇嫉妒她,当时看她也生厌。那多少算是有点喜欢,对么”

  冷月玦莲步轻移眉目含笑,娇小的身姿如天边晚霞,轻灵飘逸中不失几分妩媚。

  “……”

  吴征目瞪口呆,不仅心中犹疑不定,更兼从未见过冰娃娃眉目鼻口皆带笑意时的娇美绝伦。

  那两带形如柳叶的长眉虽细却浓,婉约多姿;双眸酝酿着笑意若深沉的夜空里两点璀璨星光,令人一望便沉醉其中不可自拔;秀挺而可爱的鼻梁上皱起,两片娇润鼻翼微微张合,嗔中带喜;一点朱唇艳若海棠花瓣,珠光四溢,此刻唇角向上勾起似正荡起一片鲜红清波。

  原本冷月玦身高只及吴征肩部,可她此刻踩着奇异的步伐,似高明的轻功又似华丽的舞姿。

  不仅令一双腴润紧实的美腿显得分外修长,更带动腰肢上下的胸与臀自然摇摆,彷佛一座精致到极点的冰凋忽然有了生命开始舞动,美仑美奂。

  仙舞洛川吴征终知冷月玦这一绰号来源何处。

  “当是喜欢了。”

  冷月玦步伐不停,语声渐趋若有若无道:“女儿家最宝贵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将来的一切都已属他人,那……人家留下最宝贵的东西与有点喜欢的人尝一尝人间至乐……吴君,奴家仅余此愿。”

  “你疯了么”

  吴征大吃一惊从椅子上直跃而起后退了半丈,肃容道:“命都不要了”

  “他要天阴门奉他登上皇位而已,至于我……真的很重要么”

  冷月玦面容一沉怨道:“还是我长得不好让你讨厌么”

  “且慢我们坐下好好说,否则我立刻就走”

  吴征肃容厉声横掌阻止道,见冷月玦朱唇一噘一噘,眼看着就要落下泪来,心中一软又道:“这种事你情我愿才可,忽然间偏爱,何须死拧着一根筋儿鱼死网破”

  “这话你自己信不信”

  两人目光对视。

  冷月玦依然平静,吴征却忽然记起了什么,冷汗簌地从额头冒了出来。

  “这里到这里,我只觉得彷佛五脏六腑都被生生抽出,痛得连声音都喊不来。那疼痛真的……无法言说……”

  “是这里到这里,没错么”

  孟永淑与祝雅瞳的话言犹在耳。

  玄元两仪功与九转玄阳诀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栾家身为皇家操劳国事,又靠着什么让历代皇帝都身负绝顶武功冷月玦年纪轻轻身负奇高的修为,栾楚廷又怎会放过她天阴门长枝派同为燕国武林柱石,但天阴门里俱为女子,又多有落发清修者,历代以来少见入朝为官。

  可观柔惜雪于燕国举足轻重的崇高地位,暗中定然为燕皇出力甚多,知晓些隐秘事理所当然。

  冷月玦身位天阴门首徒,获知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不奇怪。

  吴征越想越怕,那祝雅瞳呢她此前也不明暗香零落玄元两仪功,又因何将燕国皇室的秘技九转玄阳诀了解得如此透彻“你能为个卑微的货郎说话,又能对韩大人不计前嫌,足见心地如何。人家知晓自己的姿色,软语相求天下芸芸男子能把持者又有几人你这么关心人家,人家真的很开心。我对风月之事全然不同,将自己交给你也放心得很。待我回了长安若有这一份回忆,或许人家才有活下去的理由。你知道么人家来之前很是害怕慌张,可是到了院前便不怕也不慌了。你一定会好好疼我,给我一份永生难忘的回忆。今后无论到了天涯海角还是阴曹地府我都舍不得忘了。因为有了快乐的回忆,那种回忆是我的珍宝,我怎会舍得将它忘记呢也或许我舍不得将它忘记,还能活下去呢既无希冀,只得回忆。若连回忆也无,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东西”

  冷月玦抿唇温柔微笑着,随着思绪飘远的空灵目光,说话时渐渐凝实与吴征相看。

  澹然甜美的神色之下,收缩的瞳孔射出忐忑惊惧的寒光,似乎在等待一场决定命运的宣判。

  吴征直勾勾地回望娇小丽人,几度张口欲言又难以启齿,无论怎么说都有破绽不具说服力。

  他本能地觉得不该如此做,又实在无法拒绝冷月玦的一番心意。

  冰娃娃并非一味强词夺理,尤其那句快乐回忆如珍宝刺痛吴征的心。

  他已非昔日的懵懂,身边也已有了韩,陆,瞿三名迥异的女子,亦自以为对女子颇有了解。

  不想冷月玦乍然说出这番话来,竟让他左右彷徨,不知所措。

  冷月玦温柔的目中决绝之色一闪,紧抿着唇起身。

  吴征以为她要离去,一阵不舍鬼使神差地探出长臂抓向冷月玦柔荑。

  不想冷月玦足尖踮着地轻盈前行,又似小兽受惊,心慌意乱地放轻脚步奔窜。

  被吴征握住冰凉又柔软的小手,顺势一跃横坐在吴征腿间。

  近在眼前鼻息相闻,两人喘息声都粗重了不少。

  冷月玦上嘟香唇幽怨之色慑得吴征羞惭无言,欺负陆菲嫣之时的机灵无赖彷佛消失了一般。

  冰娃娃朱唇一张呵气如兰道:“亲人家一下。”

  语声虽温柔,一股甜腻的滋味彷佛随着声线扑面而来,闻着欲醉。

  可蹙起的眉头,幽怨的目光左右缓缓漂移着,却是无法推拒的决绝与谕令。

  “妈的,老子还怕什么”

  吴征心头涌起混合着怒火,郁闷与情欲的复杂情感,勐地一搂膝上玉姿玲珑,轻巧几可做掌上舞的娇小美人,嘶吼着粗声压下脑袋印上两片柔软如酥的唇瓣。

  冷月玦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嘟起唇瓣复又死死咬着牙关,生涩而迷茫,僵硬又无助,不知是迎合还是在抗拒。

  浓烈的男子气息从口鼻里狂冲而入,秀耳深处响起炸雷阵阵,似一点一点地震碎被寒冰封存的身体……唇瓣触之冰凉,吴征并未粗鲁地索取,而只是紧紧按压贴着,感受着两片酥脂般的嫩软,因羞惊剧颤着的温柔厮磨。

  两人熨帖了一阵分开,冷月玦被吴征玩味取笑的目光看得眸下韵染两线酡红,唇瓣一抿一抿,片刻伸出小段艳润舌尖在唇上一舔,终忍不住忽然眉开眼笑。

  “嘻嘻嘻嘻嘻嘻嘻……”

  冷月玦抬肩缩颈,居然笑得十足十像只狡计得逞的小狐狸,不知是何等的心花怒放才得让大大的明眸合成一线,笑得停不下来:“原却又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吴征果断伸舌毫不容情地撬开两排贝齿,准确地捉住一条香嫩小舌勾卷起来。

  冷月玦原本十分得意,蓦然被异物侵入体内吃了一惊。

  笑成月牙的双眸陡然瞪大,脸颊更是抽的僵直……百忙之中吴征抽空急道:“这才是吻。”

  舌头尚未从冷月玦嘴里收回,说得急切又含混不清。

  冷月玦更是不及回答轻点了几下头,只因短暂的惊吓过后她的回应令吴征诧异。

  丁香小舌缠得虽紧,可香唾的浸润让舌尖滑不熘丢,一缠则脱,脱则又缠……弯弯绕绕地直让吴征舌根发酸时尤未满足,想抽回舌头缓口气,才觉冷月玦香口之中的吸力异常强劲,抽之不回。

  忙睁眼之下才见冷月玦双颊内陷,香口噘若鱼唇,犹自闭目只顾左右转动着螓首,以不同的角度吸尝得无比起劲甜美。

  舍不得打断冰娃娃投入的忘情,好容易窥准时机抽回舌头,那两片小巧的朱唇呜呜抗议,嗫喏卷蠕着追了上来,所幸吴征抽得快,才未又落入无底漩涡之中。

  香口异物逃离恢复原状,冷月玦怅然若失地睁开明眸,正瞧见吴征满眼的玩味讶异与狂喜。

  两人唇虽分,仍有一根晃亮润细的晶丝相连。

  那晶丝两端迅速变细,中央则聚拢了颗剔透水珠,晶丝终于受不住重量断开,让晶珠滴落裙摆。

  美观又淫靡之色让冷月玦乍然回神方才的羞人举动,登时满面春霞……“原来你爱吸。”

  吴征发觉了她的小癖好,一股满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实在忍不住逗弄下化去坚硬外壳的冰娃娃。

  “人家觉得滋味儿好好,像是……像是……恩,像是吃不完的香米包藕块儿。”

  冷月玦舔了舔香唇意犹未尽,却意外地不顾娇羞十分认真地说道。

  吴征心头一跳。

  即使初吻异常让人忘情,冰娃娃的言语态度已表明要将一切都镌刻在脑海的意思,忙顺着她的话道:“那你的就是软糯糍糕,又香又甜,吃不尽的满嘴芬芳柔软。只可惜没将你的小嫩舌勾来吃一回。”

  “人家记住了。”

  心有灵犀让冰娃娃十分满意,又奇道:“为什么不勾过去人家什么都不懂也没有不肯,你得主动领着人家才是。”

  “我吸不过你”

  “啊你……坏死了”

  冷月玦一顿粉拳打在吴征肩头这个吸字尽囊动作与情感,极尽神妙,足以让初尝亲昵的女子羞得莲足都冰凉彻底。

  方才过于投入,浑然忘我又沉迷其中之时定然叫他把忘情的举动全看在眼里,羞人之所让一名处女如何承受冰娃娃双手捂脸,连耳根子都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纤长的玉指拢得紧紧,仍有几丝裂隙透着光,冷月玦忙闭紧了明眸,生怕看见吴征脸上的嘲笑玩味。

  忽觉掌面上被炙热气息反复喷吐,恼人又难以抗拒的声音更几乎贴耳响起:“我要勾过来了。”

  好容易才忍住下半句“你莫吸得太用力”

  只怕一句嘴贱彻底惹恼了冰娃娃。

  只见捂脸的两只小手掌缘处左右分开,露出只血色殷红,异香扑鼻的小嘴。

  吴征探唇与冷月玦嵌得全无缝隙,才伸舌顶开牙关闯入,一勾一吸,终于将一团滑不遛嘴的嫩软香舌吃得结结实实。

  甘甜的津唾与芬芳吐息顺着舌条送来,吴征贪婪地牙齿轻啃,嘴唇吸吮,自家舌头又绕着冷月玦的香软打旋抚压。

  花巧比之此前冷月玦的贪恋吸吮多了许多,尽享美人轻易不得见的娇嫩温柔。

  比之初吻,冷月玦亦觉甜蜜舒适滋味甚佳,可就比不上自家主动时的全情投入甘之若饴。

  一双妙目频频转动,似想奋力看清两人舌吻之时的旖旎春意。

  吴征也早早发觉比之“送”

  与“舔”,冰娃娃更爱“吸”,饱尝了一回香嫩小舌大畅胸臆,顺势舌根一推便欲送还。

  果见冰娃娃眉目齐弯射出不可逼视的乐媚之意,吴征舌根刚动便觉紧挨的香润小口传来极强的吸力,让舌头顺着缩起的脸颊内壁爽滑嫩肉一熘而入,美不可言。

  冰娃娃吸熘吸熘吃得忘情,星眸半闭而合。

  她缩回舌根令两人舌尖相抵互相逗弄,嘴里连连吸嘬不知似在尝着什么美味佳肴。

  吴征放宽心怀让冰娃娃吸弄得透体爽适,这一回提早做了准备,不曾使力也那么规矩,借着相拥之机将两颗美乳紧紧挤在他胸前。

  冷月玦再不识风月,又怎不知吴征在占便宜。

  “奶儿可是女儿家身上最美丽神圣之处,情欲于此可是人之常情,并非我是坏人。”

  “也有道理……人家的奶……那里不大,你会嫌弃么”

  胸前传来丝丝酥麻,冷月玦说话也腻了几分。

  “还没看过,不知道。不过奶儿并非以大为美,其形其质可重要得多。若是大而无当,直接垂到了肚子上,那可是看了都难受。”

  冷月玦暗自松了口气,正被逗得窃笑,又听吴征道:“旁的不说,玦儿这一对虽隔着衣物,可软柔中又带弹滑,料想便是坚挺上翘,唔,似是还浑圆得很

  定是对妙物”

  冷月玦紧张的心情稍缓,被一声玦儿叫得甜丝丝的,吐了口气道:“人家原先看韩大人与瞿捕头的那么大,还怕你不喜小些的。嘻嘻嘻嘻嘻,你说得对,好看美观与大小无关……咦,也不对吧若是太小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出来难言美丑幸好人家的只是不大,并不是小。”

  “额……”

  吴征忽然觉得一阵怜悯,雁儿那一对可是豪硕之物……强忍着满肚子笑意道:“对对,就是如此。”

  “我想喝酒,不然人家还是害怕。”

  “一会儿再喝罢,虽说酒是色媒人,可你没喝过酒若是酒劲上头,可就错过了许多。”

  “那怎么办你不许强来”

  吴征早有对策就等冷月玦上钩,闻言故作沉吟道:“倒是难办……不如这样,我吃些亏先脱了,反正在迭府外宅那儿你也看了不少男人。这总该好接受些”

  “好办法你真聪明。”

  冷月玦原本羞得埋首吴征肩膀,闻言抬头贝齿咬唇,目中光芒四射道:“那我先看看你的。女儿家的身体各有不同,男人家的肯定也有不同对么”

  “当然奶儿有的大如熟瓜,有的就小如米粒。棒儿也一样,你可得做好准备莫要被我的吓着了。”

  吴征放开冷月玦忽然缩了缩肩膀垂头娇羞无限道:“人家不是随便的人,请冷仙子疼惜。”

  “嘻嘻嘻嘻嘻……”

  冷月玦开怀大乐,一把抽去吴征腰带低沉着嗓子闷道:“快快脱光了让姑奶奶看清楚”

  “遵冷仙子谕令,切莫太过莽撞。”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一同七手八脚扯落衣物。

  夏季本就穿的轻薄,片刻吴征已是全身赤裸。

  他本就生得俊逸不凡,此刻只见线条流畅的肌肉根根分明,强壮有力却不显粗豪,胯下浓密黑毛丛中更是破出一根庞然大物高翘如龙。

  冷月玦咬着手指直盯肉龙,偶尔抬起目光瞄几眼吴征,嗫喏迟疑着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