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六月飞霜 第九章 异族别院 暗藏骨髅(1/2)

加入书签

  江山云罗第六集六月飞霜第九章异族别院暗藏骨髅

  吴征下了朝没出皇城,转悠了圈就去了天泽宫。

  霍永宁在午门外候了好半天见不着人,遂来了后宫外等待。

  怎么昨日屠公公帮你说了好话,这就着急巴紧地答谢去了

  霍永宁见事极准,可他也猜不到吴征去见的并不是屠冲。

  呵呵。

  吴征尴尬一笑搪塞过去道浪费霍大人千金光阴,下官罪过。

  本官问你,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个人冒犯了你师弟杨宜知,着你拿了羁押在

  府上

  有,有。

  吴征陪着笑脸道这人不识抬举,问什么都不答像个哑巴,下官只得将他

  暂时关押,待问明了来历出身再行处置。霍大人知道此人

  霍永宁责备地白了吴征一眼,拍了拍他肩膀道先去你府上。

  上了马车,霍永宁放下车帘二指虚点了点吴征才低声道还记否在长安城

  时,你去拜访祝家本官曾让你寻机沿途标记。整个长安城认得出这个记号还能回

  得来的,就剩下了此人

  虽已从祝雅瞳口中得知袁世昌的真实身份,吴征仍和初次听闻一样吃了一惊

  磕磕巴巴道暗暗卫

  正是

  吴征抹了把额头冷汗搓着手道怪道他一个字都不肯说。真是误会,纯属

  误会霍大人调教的部从当真尽忠职守,令人感佩。

  暗卫原本由迭云鹤所属,燕秦之战前燕国在成都刺杀了不少大臣,同时动手

  剿灭长安城的大秦暗卫,自此元气大伤。

  燕秦之战后重组暗卫之事就被交到了霍永宁手上。

  袁世昌经验颇丰又是随霍永宁归国的唯一一人,自也被委以重任。

  暗卫身份隐秘不可为外人知晓,失踪则事关重大。

  霍永宁不敢大张旗鼓地找人,费了好一番功夫各路暗访才判定袁世昌被吴征

  关了起来,这才上门讨人。

  少和本官说些奉承话这事本官当做不知道,你小子也老老实实守口如瓶

  最好就此忘了否则让陛下得知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霍永宁双目一瞪警告道。

  啊霍大人在说什么下官听不明白。

  吴征拱手低头作揖,彷佛霍永宁前言刚出片刻他就将事情忘得干干净净。

  不想低头了许久也不见霍永宁有所回应,吴征尴尬地保持一个姿势不好意思

  乱动。

  直到马蹄哒哒声停下已是到了吴府门口,霍永宁才道你都听不明白了,

  怎么把人交还给本官

  不知者不罪,吴征早料定了霍永宁无法处置于他,日后也落不下什么把柄。

  可是让人一顿忙活,寻机找茬收拾收拾出口恶气也是理所当然。

  吴征只陪着笑脸率先下车请了霍永宁入府在前厅奉茶,又唤来冯管家低声吩

  咐了几句,指了指停在府门口的马车。

  涉及神秘的暗卫,领人可不是把人放出来任由带走那么简单,霍永宁一言不

  发也不催促,只与吴征笑吟吟地嫌话家常。

  过了小半个时辰,冯管家来了前厅禀报道主人,霍大人的马儿已喂饱,

  马车要清理停当,还有旁的吩咐么

  霍大人要在敝居用饭么

  不必了本官尚有要务在身不便久留,多谢吴大人款待,告辞。

  送走了霍永宁,吴征搓了搓沾染了汁液仍有些滑腻的手指,心有余悸。

  幸亏自己做事向来谨慎,每回去天泽宫都以拜访赵立春为名。

  今日为了逼玉茏烟就范也是破格行事,早早备下了换用的衣物。

  否则玉茏烟花汁丰足,被打湿的官服非叫心细的中书大人看出端倪不可。

  袁世昌被悄悄放了出来,冯无厌在掌心写了个中书

  二字亮了亮,袁世昌自然心知肚明,一言不发地钻进马车里一同离去。

  吴征早与祝雅瞳猜测出袁世昌的身份,待他虽没什么好脸色,倒也没太难为

  他。

  除了每三日装模作样地审讯一番之外,每日的饭食照样送到。

  是以袁世昌离去时虽灰头土脸一身脏垢,精神倒还过得去。

  府中小歇了会,吴征便启程前往京都守备府。

  正如此前对陆菲嫣所言,无论是太子与五殿下争锋正烈,还是江湖盟约一事

  亦或扫平暗香零落贼党均是要事。

  纠缠在一起绝难一帆风顺,吴征下定决心先将此前的手尾料理清楚,否则关

  键时刻闹出问题来,难保处置不当,对玉茏烟施展过激的手段也正因如此。

  前后多次思量,加上胆大心细,吴征信心十足。

  京都守备府比之北城府衙要气派许多,吴征来过多回也已轻车熟路,把门的

  守卫见了守备大人的意中人忙领着他去后堂。

  后堂房门紧闭,韩归雁穿着官袍手撑下颌蹙眉沉思,听得守卫的高声奏报矜

  持地应了一声进来吧。

  每回来此她都是一般做派,吴征不由心中暗笑,准备关上了门再好生欺负女

  郎一回。

  不想进了门见韩归雁一脸肃容,瞿羽湘陪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绘制着什么,连

  韩府的大管家韩峰也在。

  韩克军告老回了韩城,韩铁甲与韩铁衣分别奔赴凉州与江州,成都城里以韩

  归雁为尊,韩峰也被留了下来掌管韩府中事,替韩归雁分忧。

  正要使人去唤你来。

  韩归雁嫣然一笑让开守备大人的宝座,推吴征坐下道。

  地形草图这是哪里

  桉台上摆满了大大的纸页绘制而出的地形图,画工虽然一般,倒是详细得很。

  看样子是一间富户宅院,里里外外二十余间的屋子尚未绘画完全,且装饰陈

  设甚为奢华。

  猜一猜

  韩归雁玉手游移将一张张草图拼接在一起,一座庄园的模样更加直观。

  没见过,猜不出来。

  吴征细看着图纸得不到答桉,不过图中的细微与关键处倒是暗暗记下。

  是南城的富山别院。

  瞿羽湘侧头想了一会,又在纸上画下几笔后说道。

  蛮族山民的地方

  只见庄园里颇多虎皮,名贵兽骨等装饰之物,原来是大秦南面山林之中的部

  落之地。

  川南之地颇多深山老林,其间多有些生活较为原始的部落生存。

  依当今的科技条件山高路远,途中又颇多毒瘴之地,一旦山民作乱着实难以

  管束,是以大秦历代皆以怀柔之法待之。

  成都城每五年便邀请各部落至成都相聚,以最高规格的礼节待之。

  成都城的繁华舒适,美食美人哪里是深山老林可比的部落中无论酋长还是

  酋长的子侄来此之后无不眷恋不舍,索性在成都城里长住下来。

  如此一来部落中群龙无首,偶尔的小打小闹也就翻不起什么浪花,足保南部

  平安。

  部落中人来成都定居久了自也学习川人方式,将一些得自深山中的珍奇物事

  在市井里售卖,以换取粮米,铁锅,茶叶等运往部落之中,算是让山民们也沾沾

  光。

  不过山民即使来了成都定居,也改不了昔日的生活习惯,例如擅用弓箭等。

  吴征恍然大悟道上回偷袭你的劲弩是从这里来的

  韩归雁遇袭之后刺客们彷佛人间蒸发一般不见踪影,成都城里贴满了缉拿告

  示,有线索或是直接缉拿住刺客者重赏。

  画影图形上的人像模棱两可难以锁定,但进出城严加排查之后劲弩可是藏不

  住的。

  如今回头一想,要把这等禁物运进成都城,除了这些始终被宽容以待,保有

  野性不太遵守律法,贪财如命的山民还有谁更合适还不确定

  韩归雁摇头道爹爹遣了不少人明察暗访,本就查到此处。又有人通风报

  信言道在富山别院里见到过劲弩的部件,当错不了,只差证据而已。

  吴征颇感棘手富山别院不比别处,要光明正大地搜查若不请来圣旨,蛮族

  可不买你什么北城令京都守备的帐,闹腾起来压不住不说,也没有打草惊蛇的道

  理。

  至于启奏秦皇在尚无实据之下也显孟浪,万一失了手交代不过去。

  这事不可轻举妄动,我去请胡大人来才是。

  吴征思忖一番拿不定主意,终觉牵涉实在太大,还需胡浩前来坐镇才行。

  先不忙,胡叔叔现下当也没工夫,夜间再去请他来不迟。

  韩归雁定睛观瞧瞿羽湘手绘图纸,事关她切身居然不急不躁,颇有大将风度。

  好对了,通风报信者何人靠得住么

  吴征忽然记起此事问道。

  再猜一猜

  没头没脑地怎生猜得出来

  锦兰庄的那位付公子,叫付什么

  付柳赟

  瞿羽湘接口答道。

  她做京都总捕多年,富山别院倒是常去例行拜访,因此院内各处记得极熟。

  这么娘炮的名字

  那位英俊公子在锦兰庄时便对韩归雁,陆菲嫣,冷月玦多献殷勤,吴征现下

  听了颇为不爽这货定然得了什么消息跑来讨好韩归雁。

  但是话说回来,不爽归不爽,锦兰庄与富山别院相距不远,有些特殊的料子

  还真是蛮族特有,两家多有往来也不奇怪,说不准还真被这娘娘相的家伙得知了

  甚么。

  哦哦,对,想起来了。人家父亲姓付,母亲姓柳,赟字是美好的意思,我

  倒觉得这名字大有含义,还不错。

  韩归雁嘻嘻笑得得意,又宽慰道好啦,这点事儿生什么气。

  若消息属实,倒真要承他的情。

  吴征虎目一瞪,醋吃得飞起。

  图纸直到黄昏时分方才画好,韩峰卷好了妥善保管,又约定晚膳后到吴府碰

  头才先行离开。

  先去胡府面见林瑞晨告知了事情原委,嘱她胡浩回府时速来吴府一叙。

  刚回到吴府门口,迎面正碰见一人以斗篷罩头,垂首低目而来。

  额,索前辈。

  来人正是天阴门索雨珊,炎夏里以碍眼的斗篷罩身,自是为了挡住那颗更为

  碍眼的光头了。

  吴征看得分明忙施礼道。

  贫尼见过吴施主。

  索雨珊双手合十一礼。

  对于同是落发修行的索雨珊,吴征的印象可比柔惜雪好得太多。

  这女子容貌也极美,宽大的斗篷也挡不住偶尔露出的窈窕身段。

  自来了吴府之后她便闭门不出,每日也只食两餐清粥小菜,早中晚三次经课

  一次不缺,活脱脱一个恪守戒律的出家人。

  只不知今日为何忽然外出,吴征有些不好意思道索前辈外出怎地不唤随

  从是晚辈礼节不周么

  非也。城北文殊院极富盛名藏有许多佛文经典,贫尼既来不可错过故而前

  往参见佛祖,阅读经文。贫尼一向孤身习惯了,不需劳烦吴施主。

  索雨珊低眉顺眼,她本就生得甜美,长久礼佛之下更显一副恬澹清丽气质。

  吴征忙引了索雨珊入府,如今正有要事在身,索雨珊也不愿多与人接触,合

  十一礼后自回小院。

  一熘小跑去了后院寻着祝雅瞳将午后之事详说一遍。

  祝雅瞳沉吟道蛮族山民有道理,有道理倒是个好时机。

  怎么

  吴征一愣问道。

  奇罗山剿灭贼党之后,孟永淑引着人一路追查得了些眉目。不过据我所知

  她心情太过急迫,冒失之举已有不少。需知她身负大仇心态与我们不同,恨不得

  见了一个贼党就杀一个,我们却是放长线钓大鱼,务求一网打尽。

  祝雅瞳伸出一根手指提醒着吴征注意细节,又道拙性着手恢复石室之后

  我便传书要她回京一同参详,这事儿对她的吸引力犹巨,料想午夜也该到了。我

  们这里正缺了解贼党的人手,有她帮忙或许路子更明朗些。

  正是

  吴征一拍桌面大赞一声。

  你准备怎么做

  祝雅瞳考校培养吴征之意一以贯之,向来先问再答。

  付柳赟这个人我不了解,他与蛮族有生意往来不假,可为何会意外看见劲

  弩的部件以常理猜测,这等禁物用后不是销毁也是深藏,不到必要时刻不可能

  取出。将富山别院翻个底朝天也未必找得出来,可是一旦这么做了,放长线钓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