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六月飞霜 第三章 四方客来 云泥之逅(1/2)

加入书签

  江山云罗第六集六月飞霜第三章四方客来云泥之逅

  傍晚的暴雨驱散了闷热难耐的暑气,夜晚也清凉了不少睡得甚甜甚香。

  家中来了客人需仆从们伺候,后院的禁足令就放宽了许多。为免发生意外,

  陆菲嫣深夜方来到吴征的小院,清晨又得离去。比之前段日子的朝夕相处多了许

  多麻烦,恋情也不再尽善尽美,不过陆菲嫣倒没旁的意见。现下的生活已让她极

  尽满足,两人恩爱如此,些许不完美不必太过苛求。这一处后院是二人的小天地,

  像是避世而居的桃花源。只是人终究要融于现实,不可能总是躲在这里。

  与陆菲嫣一个深吻告别后,吴征也无心睡眠整衣出门。平日里此时都是与陆

  菲嫣结伴在院中练功,双修所得的功力毕竟虚而不稳,踏踏实实地修炼才是立身

  之本。陆菲嫣功力深厚眼光独到,他进境迅速且稳固颇得女伴之功。

  今日陆菲嫣不在,吴征搬运完几个周天,又自练了一趟天雷九段。掌风

  如虎,剑啸如龙,吴征自己也对近来的进境甚是满意。昨日与冷月玦比试时双方

  虽都没下杀手,但也出了全力。在长安城时还需仰望的天之骄女如今已可正面抗

  衡,加上些临机应变还能勉强维持不败,这实在是足以自傲的成就。

  夏季的天色亮得早,吴征看看差不多便收拾出门,临走时提上早已备好的包

  袱一个。

  刚出院门,便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已在院门不远。

  冷师姐早,府里风景不错,冷师姐不必拘束自便即可。吴征想当然地以

  为冷月玦出来清晨闲逛,作陪就不必了,还是让她自便好些。

  吴师兄早,我来找你练武。

  啊吴征这才注意到冷月玦着了紧身的武服。

  娇小的身姿当然比不得祝雅瞳,陆菲嫣那般波澜壮阔,可也凹凸有致。且看

  她坟起的双乳盈盈一握,虽不硕大,可一手掌控的感觉料也极佳。当然也不具一

  只丰臀,可小屁股翘翘的看着就弹性绝佳。娇小的身姿更让腰肢细的出奇,仿佛

  男人的大手一握便能环上一圈,无比精致。祝陆这等丰韵美妇自有其绝色风情,

  冷月玦这种女子同样有其艳冠之姿,难分轩轾。

  这个,今日特意准备了样早膳甜点,现下确实抽不出空来。吴征歉然一

  笑,又举起手中的包袱晃了晃示意没骗人。心中暗笑真的是个武痴,大清早的就

  找人对练。毕竟两人之间不算太熟络,与陆菲嫣这种关系截然不同。

  哦。冷月玦无可无不可被拒绝也没怨气,眼角一瞟包袱道吴师兄亲

  手做

  是啊吴征挺了挺胸膛得意道保管你们没尝过

  那一起去冷月玦面上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哀乐,可迅疾提步至吴征身旁

  又轻巧转身,跟在他身后。

  这是无所适从故而寄情山水的意思吴征抽了抽嘴角,觉得冷月玦

  看似仙子般不染红尘,实则也可怜得很。若不是来了成都城有些放飞自我,还真

  看不出来这个冰娃娃好奇的东西实在太多,平日里专注武学不过是受制重重,无

  可奈何寻个寄情之物而已。只不过这个放飞似乎过了头有些无所避忌的意思,像

  是破罐子破摔

  冷师姐请

  昨日在食堂宴客以表尊重,今日则在后院里设宴以示亲近,礼仪一项吴征向

  来考虑得周到。空着的一处小院成了临时的家宴之所,吴征与冷月玦到时正有仆

  人们流水价般端上许多盖严了的食盒,一溜摆放在一口大缸旁的长案上。另有一

  大瓶今晨刚挤,已煮得沸腾正静置放凉的鲜奶。

  冷月玦目光随着仆人们游移,又行至长案旁微不可查地抽了抽鼻子,只觉果

  香扑鼻,遂向吴征投去个询问的眼神。

  冷师姐稍候,还请宽坐。

  吴征看了眼中央大桌上的早膳确认无虞,吩咐冯管家将大缸注满水后让仆人

  们离去,让他在院门口等候,但未得传唤除贵客们之外谁也不得擅入。

  不多时陆菲嫣先至,祝雅瞳与顾盼也联袂前来,至早膳时分天阴门一众也到。

  夏季炎热,朝阳升起时便已觉闷热难当,如陆菲嫣这般体质易汗者已是额头

  微见液珠悬挂。官宦之家里不缺食,是以早膳也大都以清淡为主。清粥佐以几样

  小菜之外,多是如桂花凉糕,红枣莲子羹,酒酿粉圆等凉爽甜食。

  大师兄,你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呀顾盼吃了个半饱,早就对长案边

  的食盒探头探脑,一脸的翘首以盼。

  就你贪吃。顾盼自幼馋嘴,吴征宠溺地点了点她额头,起身道这一

  道冰品甜食不日将在敝派的昆仑楼里上市,今日先请各位天阴门前辈通道尝个鲜。

  承蒙抬爱吴贤侄这里筑有冰窖柳寄芙奇道。

  当世有些大户人家为防暑热,已有掘地建造密闭的窖室,在冬日里取冰贮藏,

  待夏季时再行取用。只是这一项花费巨大,不是巨富之家难以维持,且成都城不

  比长安等地,即使冬季也少有下雪,从外地搬运冰块来更是奢靡无度。吴征虽是

  昆仑首徒,以他现下的年龄地位而言若是府上铸造冰窖,极易引人诟病。

  没有筑不起,也不敢筑。吴征实话实说。

  吴贤侄万万不可,修行人可当不得如此花销,也不敢过于叨扰。夏季取

  冰,无异于冬食夏果,都是太过稀罕之物,其价格之巨可想而知。柳寄芙神色严

  肃不愿受此恩惠。

  只是些许用于冰品食用,无妨的,也没甚么花销,用些旁门小道即可。不

  过天下间恐怕也只有晚辈办得到。吴征正刻意卖弄,装得云淡风轻,哪里肯答

  应

  若只是些许,还是我来代劳吧。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555c

  柳寄芙径自用水缸旁的铜盆舀了些水,将手掌浸入水中提气轻喝一声。不过

  片刻,盆中便冒起咝咝冰寒白气氤氲,一炷香时分后柳寄芙提起手来,盆中发出

  清脆的咔哧声,一小盆水竟被她全数凝做冰块,只留下个清晰的柔荑掌印。

  吴征装逼失败,目瞪口呆地抽了抽嘴角回望陆菲嫣。美妇盈盈起身赞道

  久闻阴风掌大名今日得见,当真神技佩服,佩服。

  柳寄芙抹干了手回礼道迫不得已,并非刻意炫技,吴贤侄海涵。

  这个这个吴征哭笑不得道柳前辈神技令晚辈大开眼界,只是这

  个这个既在酒楼里售卖之用怎可饶一名大高手日夜制冰不停晚辈有些奇技

  淫巧,同样可制冰。

  祝雅瞳刚接过柳寄芙手中的铜盆,在盆沿拍了几掌,盆中成片的冰块全成了

  碎冰。她取勺舀了些许加在自家碗中的冰糖莲子羹里道师妹不必介怀,当作

  是师姐做东请你,托吴大人代劳就是了。

  本就是要卖与祝家主。吴征接过空了的铜盆笑道。两人之间有种奇妙的

  默契,祝雅瞳始终不肯称吴征为贤侄,还是以大人相称,而吴征也同样没有叫一

  声祝前辈。

  吴征抖开清晨带来的包袱,内里摆放着十只半透明的物体,削成整齐的条状,

  正是提前托杨宜知备下的上好硝石。吴征取出硝石抛入水缸里,又将铜盆盛上放

  凉的开水浮于缸内水面上。

  众人不知吴征在玩什么花样,且大多连硝石也不认得,冷月玦更是纳罕着心

  道柳师叔的阴风掌乃是天下一绝,施展时如凄风苦雨,酷寒如冰。即便如此

  真要将水结出冰来也得全力施为不可。怎地这几块石头便能制出冰来

  不多时只见水缸里冒出丝丝白气,铜盆里薄薄的一层底水开始泛白凝冰。与

  柳寄芙此前不同,吴征拿了只木铲不住刮刨着盆底,水不住凝冰却不曾结块,反

  倒成了细沙的模样。

  这一份甜品最值钱之处也在这里。譬如皇宫或是大富之家自然藏有冰窖可于

  夏季取用,但像吴征这样在凝冰的过程中翻炒而成沙状则绝难做到。冰块坚硬硌

  牙,用于冰镇自然可行,想直接食用则没甚么良好口感。

  吴征将制好的冰品分置两盘里,先取了鲜奶浇上,又依次打开锦盒,瞄了顾

  盼一眼加入碾碎的梨与樱桃果肉正是馋丫头最爱的水果,道盼儿还要什

  么

  吴府近日美女云集,逼得吴征也不得不多花心思。譬如上个甜品由顾盼占先

  不仅讨好了小师妹,也能向陆菲嫣表态自家未被乱花迷眼失了本心,一举两得。

  嘻嘻,不用,大师兄调制的最好,深得我心。顾盼笑得如春花怒放,小

  舌头一舔香唇,又开心又嘴馋。

  好嘞吴征学着客店里的小二拉了个唱大戏般的长音,又结结实实

  地浇了一大勺蜂蜜,将制好的冰品摆在顾盼面前道果泥蜜奶冰沙来咯顾

  大小姐请慢用

  多谢大师兄。顾盼起身笑吟吟地一福,打了一大勺混着果肉的冰沙含进

  口中,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惹得陆菲嫣一脸宠溺之色也喜笑颜开。

  祝家主,这是您的。既先用顾盼安抚好了陆菲嫣,第二份自然要给祝雅

  瞳。美妇爱吃西瓜与蜜桃,对牛奶也情有独钟,吴征特地加了大大的份量。

  多谢吴大人真是新奇之物,我在祝家都未曾见过这等方法。又是杂书上

  学来的对于吴征稀奇古怪的本事祝雅瞳渐有些见怪不怪随口一问。

  此前得了些硝石,我丢在水里想洗净时偶然所得。吴征笑了笑,心道怎

  地在祝雅瞳面前刻意卖弄起来

  聪明祝雅瞳赞了一句,亦品了一口冰沙,眉宇间竟是一股神秘的自得

  之色。

  吴征给众人一一盛上,又做了一份橘肉与梅汁的,正是韩归雁喜食微酸的口

  味。制成之后打开一只铜盒,盒中四面铸有冰格,吴征将碎冰填塞入内足以保持

  住半日的温度,之后才将制好的冰沙装入盖上盒盖。

  唤入冯管家,吴征吩咐道速速给韩守备送去,嘱她即刻食用莫要化了。

  想了想撇着嘴又制了一份交予冯管家道瞿总捕头那里也送一份去吧。

  祝雅瞳一边吃得满心欢喜,一边看得甚是认真。吴征绝不会平白无故地在众

  人面前炫技,且柳寄芙等人于他而言更是外人。这等足以传家的技巧显露人前当

  是做给人看的,其中的用意她也猜到几分。

  吴征忙完一切才自取了一盘边吃边问道不知各位吃得可还满意

  好吃极了大师兄我还要

  现下不准,寒凉之物多食无益。吴征在馋坏了的顾盼鼻尖一点,终是让

  了一步道午间再吃。

  暑热难当的夏季能食用一份沁人心脾的冰品,任谁也不能不欢喜起来,连冷

  月玦都难得地朝吴征微微一笑。

  试菜成功,吴征向祝雅瞳道后日昆仑楼里正式推出新菜,这一类冰品劳

  烦祝家主费些心思,今后楼里所售俱由祝家。不知家主意下如何

  吴大人送钱给我花,这是天大的一份人情,我哪能不识抬举祝雅瞳笑

  吟吟的,心道果然如此。

  吴征这一下相当于将技巧教给了祝雅瞳,以祝家遍布天下的商号当然不会局

  限在为昆仑楼专供一途上。大秦境内有吴征的面子在,祝雅瞳自然不会抢生意,

  但是燕国与盛国里可就没有这些避忌。这一项技巧虽是不为人知,实则会者不难,

  祝家自有一套保密的方法,也只有祝家具备设立秘密制冰之所,再借鉴吴征的铜

  盒贮藏之法每日分送至各个商号的能耐。祝雅瞳既受了,天阴门一众也不是什么

  问题,以祝雅瞳在门中的威望,谁又敢多嘴将秘技泄露出去。

  辣椒虽稀罕,终是死物,仅靠手中捏有辣椒一物想让生意长久红火势所难能。

  正如陆玉山与顾浩轩能答应吴征的条件一般,真正让这等人物稀罕的还是吴征脑

  子里层出不穷的花样。

  而吴征之所以将秘技授予祝雅瞳,除了报答平日来的教导相助之德外,也相

  当于与她定下了条约。祝家的能人大举入川,甚至有天阴门高手相助,缉拿暗香

  零落势在必行。吴征授予秘技所想要换取的,自是大秦境内查获暗香零落的功劳

  了。

  早膳亦成一场欢宴,众人告辞散去之时冷月玦向吴征道吴师兄,早间可

  有闲暇

  又要比武吴征无奈歉道冷师姐对不住,在下平日里公务繁忙难得有闲,

  今日约了陆师姑与韩守备同游成都城,怕是没功夫与冷师姐练武。

  哦。你们去哪里游玩冷月玦忽闪着大眼睛道。

  采购些夏季的衣物。看冰娃娃虽是神色依旧冷冷淡淡,话里却有期盼之

  意,吴征转念一想道冷师姐若有兴致不妨一道儿来。

  好。冷月玦心头一喜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昨日曾与吴征同游,两人并

  不熟络不会结伴去买些服饰衣物。川中织锦名满天下,她自也是极有兴趣领略一

  番的。

  今日的出行是早早与陆菲嫣约下的,陆韩二女均与吴征有了白头之约,只是

  韩归雁依然蒙在鼓里。女将做事大气,醋劲儿却一点不小,吴征打定了主意要她

  做内宅之主,早做安排让她与陆菲嫣多做接触,日后得知真相时也容易接受一些。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555c

  至于唤上了冷月玦则多有好处,一来吴韩二人恋情在成都城已传得人尽皆知,

  逛大街时多个陆菲嫣难免有些怪异。陆菲嫣久居吴府本也有些风言风语,此时再

  多个冷月玦就顺当许多平白让陆菲嫣多些不必要的麻烦,吴征也不愿;二来

  陆菲嫣面对韩归雁必定心中有鬼,多上个燕国女子便有了许多话题,也免去许多

  尴尬。

  陆家是江州巨富,韩家也有封侯爵位,这二女手底豪阔一同出门采买非同小

  可,故而吴征备下的马车极为宽大,再加个冷月玦也未尝不可。

  祝雅瞳将他们送出吴府,见二女钻入车驾,吴征跨上奔霄于旁随行,心中倒

  有爱子长大成人的大慰之感。陆菲嫣比之自家年龄只小了两岁,不过保养得宜举

  止言行俱是大家出身无可挑剔。至于韩归雁虽素来不喜她名声不佳,近来接触颇

  多之后也觉此女行事大气英姿勃勃,排斥之意淡了不少,加之爱子喜欢她本不会

  反对,倒有些喜欢起来。原本爱子约了二女同游她不愿去打搅,不想吴征又约上

  了冷月玦倒让她也蠢蠢欲动。终是大事要紧,冰沙一物还需做许多布置,不得不

  强自打消了念头。

  在韩府门口停下车驾,韩归雁早已等候多时,见状长腿一迈蹦下台阶向吴征

  兴冲冲道早间送来的冰品唤作什么滋味极好

  冰沙。雁儿喜欢我每日做了让人给你送来。

  女子更喜甜食,吴征当即又送上一句甜言蜜语,惹得韩归雁开怀一笑,矮身

  一福道有劳吴大人

  天气炎热,马车上虽备了冰桶降温但窗帘未拉,韩归雁早看见冷月玦,心中

  虽有些意外也不排斥。陆菲嫣于服饰一道上的大名在大秦国享有盛誉,女郎的心

  思早放飞至得其建议选得极衬身材的衣物,在吴征面前大展艳丽之姿去了。

  三个女子一台戏。陆菲嫣有刻意亲近韩归雁之心早早备下不少话题,先是赞

  了顿女郎的身材,旋即就给了些衣料与剪裁的建议。冷月玦性子清淡,时不时也

  问上两句川中锦绣之事,也总能得来满意的答案,车内的气氛顿时就热络了不少,

  莺声燕语没得半刻止歇。吴征随行在车窗旁听了一会儿衣料之事,他对此兴趣缺

  缺,虽都是绝色丽人也觉头晕脑胀,忙一磕马腹佯作开路朝前喘息去了。世间男

  子多半如此,陪女伴逛街初时尚且精神饱满,不多时便或心浮气躁,或恹恹欲睡。

  并非彼此之间恩爱不在,实是兴趣与关注点大为不同,难以相谋。

  征儿那边是不是也给他选了料子做上几件新衣

  陆菲嫣分寸拿捏得宜,既表露关心吴征之意,又以询问口气说出,惹得韩归

  雁一阵嬉笑轻嗔道要得,但是莫要问他。嘻嘻,这人就是拿件缝补了三年的

  衣服给他,只需浆洗干净了他也穿。

  你们家吴大人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个达官贵人。冷月玦隔着薄纱门帘向

  吴征一瞟,蓦然冒出一句。

  恩,没什么架子。有时太过随意让人生气,有时又让人很舒适,简简单单

  也没甚不好。韩归雁目中俱是喜悦满足之意,嘴角勾起的微笑似遐思无限。

  如沐春风对吧陆菲嫣抿了抿唇终究按捺不住道。

  嗯。韩归雁心头一动,不知是被说中心事还是感受出一丝异样只简单应

  了一声便不再多言,车内一时竟沉默起来。

  川中盛产丝绸绫罗,无论是花纹别样多变的锦绣还是白色生绢的素绫,在世

  间均大受欢迎,而其中最负盛名的自是南城的锦兰庄。足有三进的店里应有尽有,

  寻常百姓每日里将前院堵得水泄不通,即使是麻葛布料,锦兰庄里因其特殊而绝

  密的手艺使得无论花色还是耐用都强过别家。而像陆菲嫣,韩归雁这等贵客到来,

  自是有专门的小院与仆从服侍待客了。

  陆菲嫣是锦兰庄的大主顾,她一亮相连当值的掌柜都忙不迭地奔了过来。再

  见了刚刚荣任京都守备的韩归雁,还有北城令吴征陪同,另一女子虽不认识,但

  看容貌气度均自不凡,娇小的身姿站在韩陆这等高挑的绝色身边丝毫不落下风,

  忙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引了贵客们入内。

  一栏栏的围墙隔出一座座单独的小院,既能服侍周到,也能保证贵客们的隐

  私。吴征看这里栽花种草环境清幽,暗道生意能做得这般大果然没有来路简单的,

  光是这一块府院便价值不菲。听闻锦兰庄与尚书令蒋安和来往十分频繁,两家之

  间的关系耐人寻味。

  陆菲嫣也不需掌柜带路,轻车熟路地引着众人来到一处名为悠然居的小院外。

  侍从早已快手快脚整顿停当,大开院门迎客。

  华掌柜,可是有贵客临门不知

  众人正要入院,小路来施施然来了一名容貌英俊秀气,面色却有些苍白的男

  子。华掌柜见了人忙施礼道付公子,这几位均是京城显贵,在下正待伺候

  他将几人介绍了一遍,对冷月玦则迟疑着没处开口。

  冷月玦,长安人士。冷月玦翻检着在院井里被一排排的晾衣杆子大幅撑

  开,以便更好展示染印纹路与料子质地的布料随意应道。

  韩大人,吴大人,陆仙子,久仰大名且尝闻燕国天阴门有绝世奇才出世,

  不想能在此遇见冷仙子,当真三生有幸。俊秀男子跟着华掌柜进了院门,目光

  滴溜溜地在诸女面上转个不停,连连赞叹,又向华掌柜道这里我来伺候吧。

  华掌柜竟不敢有违,向吴征告罪道吴大人,这位付公子是小店东主的近

  亲,自幼跟在东主身边苦学纺布制衣之道近日才来京城,眼光见地俱是上佳,您

  看

  本官不懂这些。陆师姑,您看呢

  随意了。三女早已抛下吴征开始寻找心仪的布料,除了冷月玦尚显淡定

  之外,陆菲嫣与韩归雁早已双目放光,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女子挑选服侍向来挑挑拣拣,不花去大半天细心比对考量难以罢休。吴征打

  点起精神来到韩归雁身旁,女郎酷爱红色,此刻正选了领绛紫滚边,大朵牡丹刺

  绣的正红布料翻看不停。见吴征来到,韩归雁一个旋身将布料裹在身上道好

  不好看

  女郎高挑拔群,红布裹身大有长裙的模样,将她的好身材衬得淋漓尽致。吴

  征目光一亮道好看

  当然好看。这块绸子纯以蚕丝就正经纬的手法单层织成,夏季里十分凉爽

  舒适。韩大人之高挑不逊男子,若以此布量体剪裁织就一袭连身长裙,当最为适

  合不过相比吴征空洞无物的一句,付公子立显出精于此道的不同,句句说中

  韩归雁心坎。

  被韩归雁调笑地揶揄一眼,吴征颇有被误中副车之感,挠了挠头向付公子道

  这块绸子要了。

  付公子招呼仆从取下绸缎包好又道韩大人若是不介意,小可愿为大人度

  量剪裁衣物。

  嗯吴征眉头一皱不满地哼了一声。韩归雁偶有衣着清凉露臂秀腿之时

  他并不介意,可并不表示大方到任由男子随意触碰的地步。吴韩二人的恋情传闻

  甚广,这人是刚到京城不知还是在装傻

  不必了。韩归雁看也不看他,又翻起其他衣料道劳你安排些鲜果糕

  点来,这里不需你了。

  女郎的回答让吴征大为满意,付公子也不敢多做纠缠,只遗憾地叹了口气道

  未能为韩大人罗织华衣,足为生平之憾小可这就吩咐人去准备。

  算你识相吴征暗骂一句,若是还敢口出不敬之言,呵呵,不痛打你一顿老

  子的名字倒过来写,蒋尚书的面子也不给

  征儿,雁儿,你们来。

  院中满挂衣料,寻起人来倒有分花拂柳的感觉。陆菲嫣喜好宝蓝色,着衣打

  扮也极有自己的见地,此前已选好了两块绸子,现下正翻看一领黑色布料道

  你们看这一件如何征儿穿了当是好看。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555c

  料面上只做云纹样式简单,显是适合男子之用。韩归雁又朝吴征揶揄一笑道

  我们商议好买下来就是,正主儿不懂这些问了也是白搭

  众人挑选不停,付公子自觉没趣也不好靠近,只得离开小院。他行至一处偏

  僻的院子入内闭好院门,一脸云淡风轻旋即变作狂热之色。

  院中坐着的一名桃花眼男子向他一瞥道看过了如何

  够劲够味儿付公子大赞一声道当真是奇货可居可惜现下便宜

  那姓吴的小子了。

  谁问你这个桃花眼怒道陆菲嫣如何还有冷月玦呢

  嘿嘿,一时忘形难以自持付公子坐下自斟了一杯茶道陆菲嫣身

  轻体快,不似在长安城时的行动不便,功力当是大进了,传闻刘万年死在她手里

  怕是假不了。至于冷月玦,以她的年纪修为固然是高,对咱们而言也算不得什么。

  尊主尚未寻得机会探明就里,现下形势一触即发,些许细节也不得漏过才

  是。桃花眼喃喃自语道。

  若非尊主大事在即,老子现下便把几个小娃娃全拿了下来付公子恶狠

  狠地啐了一口,遗憾不尽道尤其是韩铁雁可惜,可惜

  没甚么好遗憾的,待尊主成了大事,天下美女还不任由我们享用桃花

  眼投去个警告意味甚浓的眼神道近日新得来的消息,曲阳郡郊外有块荒地被

  人买了下来,四周看守甚严不知在搞什么名堂,你猜是什么缘故

  曲阳郡那里有什么古怪啊,是了,你们收拾孟永淑时正在那块地界儿。

  呵呵,莫不是有人想找些什么东西付公子反应极快,瞬间念及往事。

  祝雅瞳可不是好相与的啊桃花眼叹了一声道孟永淑之事当年另有

  所图,只是终究留下隐患,尊主已有了决断,你看看。

  当年为了什么留下孟永淑一条命来付公子拆开接过的信阅览,随口问

  道。

  不该问的别问,时机合适时尊主自会让你知晓。

  付公子看明了信中所言,随手将信纸搓成碎屑道得嘞,不想说别说,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