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六月飞霜 第二章 魔劫天雷 未雨绸缪(1/2)

加入书签

  第二章魔劫天雷未雨绸缪

  荷叶摇摆不定,连清露积得多了都存不住,何况是成年人冷月玦身娇体轻

  自是占了大便宜,站在荷叶之上浑不受力似的摇摇摆摆,看着随时都要跌下,实

  则足底牢牢,似与荷叶融为一体。比武较技之事原本不分场所,轻功也是武学中

  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没谁规定不准使轻功的。

  吴征轻功亦是一大绝活,但比之冷月玦一身上天赐予的好身子就差了不少。

  他足下的荷叶纹丝不动,仿佛一面铁旗钉在了污泥里,稳如泰山。可比之冷月玦

  的轻若无物浑然天成,刀劈斧凿的刻意痕迹就太过明显。

  冷师姐好轻功。吴征由衷赞了一句天阴门的轻功之学恐还在昆仑派之

  上,祝雅瞳施展的魔劫昙步较之昆仑派的青云纵便要高上一筹。加之天阴门俱是

  些身体轻盈的女子,于轻功一项上更俱先天的优势。吴征自幼最下苦功的便是轻

  功,如今立在荷叶之上竟然心中打鼓。最具信心的一项被人比了下去,微觉忐忑

  也是情理之中。

  恩。冷月玦点了点头道小心。

  娇小丽人身形不见任何动作便轻飘飘地跃起,如同清风一般盘旋上升,那双

  臂平举的身姿便说是一面风筝般轻盈也不为过。

  轻若无物般顿在空中片刻,再凌空下击,双腿绞若金刀交剪,借着下落冲击

  的威势与精妙的身形与力道控制,以及连绵不尽的后招,魔劫昙步中威力绝

  大的天魔狂舞无往不利。

  魔劫昙步的妙用在于以绝顶轻功为根基,始终获得占据地利,以高打低的优

  势。以忧无患之能被祝雅瞳占得先机之后,也始终落得个被动挨打的局面,还手

  寥寥。

  吴征有幸旁观这对绝顶高手的交锋之后眼界大开,心中也早模拟过应对魔劫

  昙步之方。只见他抖臂一振同样冲天而起,使出一套极为繁复的掌法,行云流水

  般连绵不绝招招抢攻。

  魔劫昙步变招奇速,一旦被压在地面则全是被动挨打。是以吴征反其道行之

  也跃在空中,断然不能落在冷月玦身位下方。掌法尽选天雷九段中至为繁复

  的招式,飘逸无形一沾即走,叫冷月玦无从借力,魔劫昙步中借力使力的精妙之

  处也就发挥不出来。

  冷月玦眉头微扬,她对吴征的武功也下了苦功钻研许久,深知他最擅长之处

  在于应变极快往往后发制人。这一回吴征的抢攻颇出意料之外想来也是见过魔

  劫昙步的威力而施展的应对之招。虽是始料不及,冷月玦全无慌乱吴征现下

  的打法比之他从前的诡异正常许多,倒免去了许多心思。

  但见冷月玦轻舒藕臂衣袂飘飘身如凤舞,信手挥洒挡架自如,忽然纤腰轻扭

  玉足一抬,在吴征的漫天掌影之中穿梭而过径直点向他腰际。这一脚恍恍惚惚若

  有若无,竟然看得吴征心旷神怡,屈臂挡隔也不知怎地落了个空。他反应极快顿

  时醒悟,双掌急使一招雷厉风行劈向冷月玦

  冷月玦身在空中转折依然灵巧之极,她上身一曲避开两掌,玉足神妙无方眼

  看命中。吴征却是心头一松,这一招攻守兼备,不仅逼得冷月玦必须闪躲,脚下

  也缓上些许,同时凌空掌劈内力也是他凌空变换身形的绝活。此刻待冷月玦玉足

  攻到,他已身形倒退刺斜里落去。

  还待思量此后的应对之方,不想冷月玦似早已料到一般,在间不容发之际脚

  踝一弯正勾中腰带顺势被吴征带落。这一下好似黏在吴征身上,空着的左足踢出

  雨点流星笼罩了他整个上半身。

  腿风凌冽,吴征不及去甩脱勾在腰带的玉足,又见腿影缤纷,轻柔中蕴含莫

  大的威力,只得横臂护住胸腰处,上身向后一倒凌空打了个旋儿。满拟这一下不

  仅可避开腿踢,定然也可将冷月玦甩飞出去,可魔劫昙步最善缠勾之术,冷

  月玦虽被甩脱,然变招奇快玉腿一抬正勾在吴征腋下一挑,左足向吴征面门踩落。

  吴征被压在身下,视线里一只小巧莲足急速变大,惊鸿一瞥间更见娇小丽人

  裙裾倒飞而起,露出贴身裤管中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挺翘美臀。只是眼下不及有

  甚绮念,只来得及暗骂一声晦气便双臂一合钳拿莲足。

  冷月玦莲足骤停,勾在吴征腋下的脚踝发力前踢,让身形向后飘了尺许,双

  足一蹬径踩吴征胸口。吴征同样应变神速,见机不可失忙双掌上迎与莲足对了一

  掌。两道大力袭来,吴征在空中无所凭依,将冷月玦生生推高丈余的同时,仿佛

  块大石头般向莲塘坠落。

  这一下落的力道好大,吴征后背靠上莲叶时便奋力一滚,双掌攀在莲叶边缘

  轻飘飘地一荡划个弧线落在一旁。动作有些狼狈,所幸未曾落水。不容他喘息片

  刻,冷月玦居高临下又已攻到,仍是那一招天魔狂舞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555c

  吴征在莲叶之上断然硬接不住,赶忙双足连点,像只兔子般在四周莲叶上乱

  串。冷月玦如影随形,招招不离要害吴征奔向哪里,腿影便跟到哪里。

  两人轻功俱佳,逃的如电闪雷鸣足不沾地,追的如天仙曼舞举重若轻。冷月

  玦出招毫不容情,吴征也打出了真火暗骂道燕国的小婊子这是下死手要老子

  的性命

  被动之下吴征忽施奇招,他落在莲叶上再度发力之时顺手攀住叶面前窜,带

  着整张莲叶连同茎秆都弯了起来。这一处左右莲叶较为稀疏是他特地选定的所在,

  冷月玦身形娇小,虽是身材比例极佳,玉腿的净长总是不足难以脚踏实地。吴征

  贴着莲叶平飞,冷月玦眼看落水之时双足踏在被拉得几与水面平齐的茎秆之上借

  力又起

  硕大的莲叶遮挡了视线,冷月玦刚探出头来,就见吴征竟然反身攻到。此时

  他抓着的莲叶已然松开,柔韧的茎秆弹起冷月玦轻盈的身姿让她极为别扭,吴征

  掌风虎虎来势猛恶,冷月玦不敢硬接,百忙之中娇躯一矮让吴征扑了个空。

  呼,冷师姐好身手吴征落在莲叶上喘了口气,见冷月玦将茎秆踩得弯

  折又牢牢踏定,凭一茎秆之力正踩在水面之上,犹如凌波仙子。

  你有点无赖吴征脱身的这一招有些阴损,冷月玦自然颇不服气。

  论武功还是冷师姐高上一筹,不使些机巧法儿我已是输了。吴征四肢同

  着叶面,势如扑食的猛虎。

  吴师兄不使出真功夫来,还是要输。冷月玦顺着茎秆错步前行,双足正

  如猫步行成一条直线,性感无比,却又透着致命的危险。

  恩,我还不想输印证之后吴征已觉想出的应对之方太过投机取巧,起

  不了大作用。魔劫昙步虽奇巧,自家的应变之能也称世间一绝,以快对快,以奇

  制奇,他又怕得谁来

  我会出全力吴师兄当心冷月玦踏至茎秆末端双足一点,亦是贴着水

  面飞行,瞬间钻至吴征踏定的莲叶之下。娇小丽人一攀茎秆旋身而上

  高手对决绝非只凭自身修为,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两军对垒时不可或缺,高

  手比武同样如此。吴征借莲叶遮挡视线一举扳回局面,此前居高临下还隐占上风。

  冷月玦若是硬生生地自茎秆上施展轻功跃起,必然遭致吴征后发制人的强有力攻

  势,或许胜负立分。然则她也钻入叶底,吴征的视线同样被遮挡摸不清她的动作。

  若是心虚闪避又轻易失了耗费极大心力才占据的地利。

  吴征仍以猛虎之姿趴伏叶中不动,屏息凝神细细感应。双目忽然精光一闪大

  喝一声,饿虎扑食般向正前方扑去。

  吴征扑至莲叶边缘时,冷月玦恰巧跃出身形,两人都毫无意外之色。吴征使

  得正是平地惊雷,这一招花巧不多却是威力极大,要逼得冷月玦上不了叶面。

  只需她在空中无所凭依,此后连环进招,便是耍无赖将她压入水面也算是她输了。

  冷月玦又似已料到这一招她跃起之时身躯似在叶底兜了个回旋呈前扑之势,

  两只小小的柔荑绷得笔直不管不顾径击吴征胸膛。这同样是极为无赖,但有极为

  有效的打法。冷月玦来得又快又突然,若是让她抢进怀里,吴征就只剩下拼命接

  她一掌两败俱伤的选择。

  吴征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双掌向中央一合,砰地一声大响与冷月玦四掌相对,

  只觉一股阴柔内力汹涌澎湃,如长江大河般潮涌奔来。

  花招之后又是绝无花巧,吴征的内力进展神速但年龄小了冷月玦几岁,四掌

  甫一相交便被推得退后两步。借此良机,冷月玦足底一点叶面飞身而起,变掌为

  抓扣住吴征手掌自他头顶倒飞而过,恰似吴征抓住她手掌将她甩了个半圆一般。

  方位变换,冷月玦正踏在莲叶中央安安稳稳。吴征落在一侧顿时让叶面倾斜

  足下失重,他内力本就稍逊,这一下更抵挡不住,双臂几乎已曲到了胸前。

  叶面倾倒,吴征在下冷月玦在上,吴征率先落水难以翻盘败势已定冷月玦

  正欲一鼓作气奠定胜局,不想吴征露出个狡狯之极的诡笑,同样变掌为抓扣住冷

  月玦手掌不放,竟是要生生将她一同拖入水中。

  冷月玦秀眉一蹙香唇一撅大是不满,孤男寡女一同落水成何体统夏衫本薄

  若是沾了水难免春光大泄娇小丽人双腿骤分一前一后平直贴于叶面,竟让莲叶

  不再倾倒。只是这一下分心二用,既需催动内力又需稳住莲叶,双臂登时被吴征

  反推了过来。

  吴征扳回局面便不再纠缠,他猛然发力,一放即收,借力一个旋身翻落一旁

  的莲叶上,动作亦是干脆利落潇洒翩然。惭愧,冷师姐确实技高一筹,在下佩

  服就不必再比了吧

  分明武功要高尚一些,出了全力居然不能取胜,冷月玦心下有气。可转念一

  想,这小子机变百出也当真令人服气。比起在长安驿馆以不可思议的反应速

  度料敌机先,从孟永淑剑下逃得性命,现下的机巧虽无赖了些,若非他反应如此

  迅速又怎能做得到且令冷月玦服气的是,自家已是倍下苦功,吴征的内力进展

  之速竟然还在她之上

  好方才不使杀手难以逼得吴师兄使出真本事,见谅。想通了这些,冷

  月玦轻巧起身淡淡地一点头,神色间的意思正是改天再来比过

  吴征回以一笑,几个纵跃划来小船抬头道冷师姐请

  冷月玦轻轻一点又从吴征头顶跃过落在船尾道还是我来划

  吴征讷讷放开船桨坐在船头暗道今日真是晦气得够了。菲菲是极爱骑在

  我脸上,居高临下看我舔吃她敏感的穴儿,每一回都吃得她骨酥筋麻大有情趣

  可老子和你不熟啊

  比起来时的淡然,冷月玦面如寒霜,扳桨之时每一下都使上了内力,将小船

  划得如在水面飞行,须臾就到了岸边。折腾了一番两人游性俱尽,一路又默不作

  声地返回吴府。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555c

  冷师姐回院里休息么在下送你。终于完成这一份不算轻松又不太愉快

  的工作,吴征长舒了一口气。

  我去找义母大人。

  这边请

  将冷月玦送至祝雅瞳居住的小院让门口的仆从代为通传之后,吴征以不便打

  扰母女俩叙话为由告辞离去。去时便觉有些沉闷,回来更觉尴尬,吴征忙不迭离

  去的样子像只逃跑的兔子。

  看你有些生气玩的不开心么祝雅瞳虽知吴征对付女子办法颇多,可

  碰上冷月玦这般淡漠的性子也不抱什么指望。

  没有,看见许多新鲜物事,见识广了许多。是女儿自己心情不好。冷月

  玦偏头躲开祝雅瞳的目光,又道义母大人有闲么

  恩陛下的旨意是什么现下说吧。祝雅瞳始终端坐未曾起身,此时拨

  弄着发梢目光若有所思。

  这样冷月玦犹疑道,虽是首次代传天子口谕,据她所知皇帝的威仪

  即使是秘宣的口谕也当郑重其事才对,祝雅瞳的态度着实有些轻慢随意了,一时

  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你回去后就说祝雅瞳焚香沐浴,顿首百拜接旨不就成了现下也没

  旁人看见。祝雅瞳反应过来双眉一挑揶揄笑道。

  哦。冷月玦先是一蹙眉头,又展眉弯唇笑了笑。回去二字实是她现下最

  不愿听到与想到的事情。今日刚至成都城便有许多事情发生,不仅眼界大开,且

  件件有趣得紧甚称心意。无论是新奇的自助餐,还是震撼人心的清心普善咒,

  泛舟荷塘时的莲叶遮雨也算得上前所未有的疯狂之举,现下要让她回到牢笼般的

  长安城可是万分不肯。至于笑了笑则是祝雅瞳的俏皮之举让她又开心了起来,她

  本就不喜条条框框,觐见燕皇时险些喘不过气来。用这种方式传口谕此前料想不

  到,也觉甚是有趣。

  香凡夫人见安,久而未见不想卿立此奇功,朕心甚慰贼党祸乱天下,流

  毒深远,罪不容诛,朕既承天命,当立志为天下百姓拔此毒疮永绝后患。不日朕

  将遣使传旨秦,盛之主,共邀行此福泽苍生之举。卿于成都,当行大燕使臣之责,

  择机面见秦皇言明朕之心意,力促此事成行。勿负朕之厚望

  臣妾遵旨。祝雅瞳上身一低做了个半福却未起身,娇声娇气道。

  冷月玦嘴角一撇,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

  三国联盟你在长安可曾听得北边战事如何燕皇郑重其事是必然的,

  涉及前朝余党无小事,说不得就要大动干戈。只是燕皇人虽自负口气也狂傲,什

  么传旨秦,盛之主,话外之音却是让祝雅瞳帮着在秦国周旋,似乎联手对付贼党

  事关重大,非得三国联起手来同心协力才成。难道秦国不管暗香零落,燕国还能

  不管不成贼党势力再大,燕国暂时管不到秦国的地界,横扫燕国境内的贼党难

  道还办不到么

  听闻有些吃紧。黑胡人攻势凶猛,女儿来秦国之前陛下两月内增了三次兵

  共五万人,四镇将军齐出。

  这些我也知晓。那也算不得太大的事情呵呵,黑胡人以为有机可趁小

  觑中原豪杰,这一回非吃大亏不可哎,雄主终究是雄主,此战过后,大燕北境

  一线当有八年以上再无忧患。祝雅瞳一言至此语声渐低不可闻,只剩两片香唇

  微微开合,似在喃喃自语。于中原苍生而言大好的事情,她眉间却有隐忧浮现。

  行了,忙乎了一日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