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有凤来仪 第十二章 流水难离 并蒂芙蓉(1/2)

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流水难离并蒂芙蓉

  吴征边走向床沿边投去询问的目光。在瞿羽湘这等状态下颇有强迫之嫌,得

  知幼时经历之后,对她的烦恶之心也大减。吴征清楚经历会对一个人的成长造成

  多大的影响,童年梦魇更会是一生之阴影。瞿羽湘会如此厌恶男子自与此有关,

  恰巧吴征又占了她一心所系的韩归雁,两相共振,加之此前养成的偏激心态,会

  贸然向吴征下杀手也算合理吴征哭笑不得地咧了咧嘴,怎地会替个仇人寻

  开解理由来了。

  韩归雁从背后向吴征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快些莫要磨磨蹭蹭,俯身在瞿羽湘

  耳边轻声道姐姐莫要怪罪小妹,这一切都是为了姐姐好。

  自知瞿羽湘童年噩梦之后,韩归雁迅速下定了决心要把她纳入吴府。不仅因

  瞿羽湘武功高强是一大助力,也因此事背后伏线千里大有可为,最大的因素还是

  在她所认识的所有男子里,唯有吴征一人可做到不心怀芥蒂还以礼相待。

  世间男子若知瞿羽湘前事,贪恋美色视其为玩物者自不会在意她的幼年经历,

  可要以礼相待无异痴人说梦;即使诚心爱她者,知晓后嫌弃是免不了的,心中有

  了疙瘩难以平复,谁能保和和美美

  吴征则一定能两相兼顾。他对瞿羽湘谈不上什么感情,可他有些不入潮流甚

  至怪异的性子里,连对贩夫走卒亦保持着平和的礼节,与瞿羽湘说开之后此前的

  袭杀也能大事化小。且他做事大气,对自家人又一贯护短,加上韩归雁的面子在,

  瞿羽湘入了吴府至少吃不了亏,受不着欺负。至于嫌弃一说,韩归雁的名声世家

  子弟里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腆着脸贴上来的也仅有吴征一人了。

  救命之恩与杀夫之意,这又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恩恩怨怨,居然强行撮合出

  一对别无选择的天作之合,韩归雁暗叹造化弄人。

  瞿羽湘心思千回百转韩归雁下定决心想要做的事情落在她身上,若是旁的

  她定然千肯万肯,赴汤蹈火也不惜。但此事非同寻常乃是心魔所在,对那根物事

  的厌恶与惧怕发自内心,不是一咬牙一闭眼便能熬过去的。

  雁儿,能不能放了我我我真的不成瞿羽湘眼泪吧嗒吧嗒往

  下掉,上身被点了穴道动不得,一双腿却不住无力地蹬踢着,像是徒劳的反抗。

  不能。韩归雁断然道姐姐来咱们吴家只有好处,现下吃些苦头日后

  却保管都是甜头。嘻嘻那个也未必都是苦头。

  话语之间,韩归雁不住向吴征示意快些,心觉一旦瞿羽湘吃到了甜头一切也

  就顺理成章。

  吴征摆了摆手示意道她这样不成,我也不喜。剑眉一挑又向瞿羽湘扬

  了扬下巴,满脸的揶揄坏笑。

  韩归雁面色腾地红了,吴征的意思再也明显不过。瞿羽湘排斥男子,却不排

  斥女子,更对自己一片痴心,这意思分明是要自己与她亲热一番,好打消恐惧不

  安一并挑起情欲,才好顺理成章。她鼓起腮帮子表示不满,可左想右想也没更好

  的办法,瞿羽湘在她怀里时情绪明显要平稳许多,眼神中竟是意料之外的满足与

  更加热切的期待。

  女郎左右为难中灵机一动,在衣柜里选了件她最为不喜的衣物撕出片布条,

  将瞿羽湘双目蒙上道委屈姐姐。

  吴征心中发笑韩归雁虽爱猎奇,床笫之间倒像个愣头青更多些。如今想出

  个笨办法,别说,一则不必露出丑态落在瞿羽湘眼里羞意稍减,二则目不能视物

  或许排斥之心也能好些,倒还挺有效。

  摆脱了瞿羽湘凄婉哀怨的目光,韩归雁松了口气,朝吴征挥了挥拳头抱怨爱

  郎只待看她笑话,丝毫不加帮忙。吴征见时机千载难逢,已是打定了主意要看二

  美亲昵的无边丽色,仍是坚决摇了摇头,示意这般不成她还是会难受。又拱了拱

  手示意道有劳韩大人大驾。

  爱郎幸灾乐祸地看好戏,倒是确有道理不是一味玩闹调戏,韩归雁为难地看

  看吴征,又看看瞿羽湘。

  被蒙住眼睛的女捕头停了言语,应是听韩归雁意态坚决,又痴心与她自然顺

  从地不加反驳。可面上的惶恐不安,银牙紧咬香唇,额头不住冒出颗颗豆大的汗

  珠,紧张得进退失据,惊慌失措。韩归雁还是首次与一名女子赤裸相对,不免生

  起比较之心。目光扫过酥乳,柳腰,玉胯,直腿,只觉胸虽不及自家硕大,腰却

  一般的纤细有力。胯间两道神秘的线条指引之处,卷曲乌绒可比自家的长且浓密

  得多,且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日常打理,毛发还蓬蓬松松的。至于笔直纤细的双

  腿并得紧紧的,细腻圆润,被遮去了的幽谷大显神秘之感。

  韩归雁双颊通红。吴征此时是指不上了,一旦沾了瞿羽湘的身体立时叫她发

  觉,怕是接受不了。可要她先行挑起女捕快的情欲,可不得像与男子欢好时一般

  么单以美观而论,女子的胸乳远胜男子,何况瞿羽湘胸前的那一对堪称上品,

  只是要摸一摸甚至吻上去,韩归雁颇觉太过怪异接受不能。其他的无论是相互亲

  吻还是舔舐秀耳,均是无法做到。

  目光扫了好几回,韩归雁的最终停在瞿羽湘肩头。红皱扭曲的疤痕比之别处

  难看之极触目惊心,却唤起韩归雁心中柔情。女郎咬了咬牙俯身凑近,柔声道

  姐姐,这里还疼么

  初愈的新肉脱痂不久,时常发出难耐的麻痒极为不适。瞿羽湘被蒙了双眼也

  知韩归雁问的是伤疤,可想不到的是一团温绵火热贴上了伤处,另有一股断续却

  急促的灼热气息抵着肩颈处不住喷吐。她如遭雷击般怔住,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

  眼角。

  那是梦寐以求的双唇,丰满而柔软,亮滑且优美。瞿羽湘完全沉浸其中,甚

  至能从肌肤上感受到它的线条,它的每一丝纹路。中央的小尖,两角的弯弧,轻

  嘬时的舒张与抿合,虽是动作很轻更难言热烈,已让瞿羽湘生起极大的满足。

  韩归雁初吻上之时极感怪异不适,可片刻后便投入了不少。那并非短时间里

  便生起情欲,而是这一处伤口救下自己的命。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报答恩人,为她

  舔舐伤口抚慰身体与心中的疼痛。这一处肌肤粗糙,坚硬,那及其余部位触目可

  感的光滑细腻一道独特的伤疤,却触动韩归雁最多,恩怜交加。

  她轻轻吻着,伤痕终究会慢慢平复,辅以些特制的药膏,此处也将慢慢变淡

  不再如此扎眼。可韩归雁以敏感的双唇细细感受着,将这一处深深铭刻心里。

  瞿羽湘乳廓甚大,肩颈伤处正处于乳丘坟起的边缘,她情念已动呼吸稍促,

  胸腔顶着玉乳不住起伏。韩归雁亲吻伤痕时无论面颊还是唇瓣不免触碰到一片绵

  软之地,吻得久了也略有些忘情,不自觉地伸出舌尖一舔,犹如小兽受伤时的舔

  舐伤口。

  只这一下,瞿羽湘立时嗯啊呻吟出声,细腻的肌肤全身泛起小粒儿,

  原本蹬踢的双腿变作互相纠缠着绷紧。若不是上身被点了穴道只怕要与韩归雁扭

  作一团麻花。至于不能动弹的手臂亦时不时能碰触火热的乳肤,只是细微的触碰

  便觉饱满丰弹,妙不可言。即使韩归雁已十分注意,可胸怀如此广阔,亲密

  接触之时又怎堪避免。

  比之瞿羽湘的全情投入,韩归雁则分心许多。她时不时转动唇瓣的角度,并

  非与爱侣拥吻时发自内心的情动,自然而然地以不同的角度品吻。而是左顾右盼,

  转头向吴征求助,几回之后见爱郎只是痴痴凝望,又时不时投去轻嗔薄怒的目光。

  前世曾看过不少女同av,可女优们又怎能比得上眼前这两位艳若娇花吴征

  收敛着心神以免为艳光所摄,可饶是做足了心里准备,仍是一眨不眨地转不动眼

  珠。

  一躺一趴。

  躺着的玉乳略作塌陷,让原本壮观的乳廓更加满溢。从侧面看去,微棕色的

  乳晕几占据了整座乳峰近三成之多,可想而知此处敏感带分布极广且密密麻麻,

  而米粒般微小的嫩珠几融于整座肉峰里难以细辨。偏生她又是极具川中女子肌肤

  雪白细腻之特征,色差而成的强烈视觉冲击力构成巨大的吸引力,诱人一触其感,

  一品其香,一尝其味。

  趴着的一身肌肤显出稀蜜的健康光泽。她的美乳更圆更挺亦更加豪硕,因刻

  意避讳着什么而成跪姿。美乳悬垂而落,其饱满与惊人弹性虽因硕重的乳量而略

  作拉长呈一座尖锥,仍可见乳尖处销魂一勾傲然上翘。下落塌陷的细腰与跪着的

  半截长腿肌束紧绷,又极尽舒展之姿,更衬得高翘的丰臀挺立如峰,如蜜桃般的

  圆润弧线如温玉琢成,无论形状与光泽都无限接近于完美。整座身姿更如架下陷

  的美玉之桥,修长,结实

  吴征目晕神迷,简直不敢想象若是二女真的缠绵于一处,香唇厮磨相含,四

  乳交贴拨蹭会是怎样的媚色。刚射过一次的下身胀得发疼,干涩的咽喉处喉结不

  住滚动,欲火炙烧出无垠邪念。他悄无声息地上了小床挨在韩归雁身边,游移细

  吻着爱侣光洁的背脊,又拉起了她一只手

  瞿羽湘正沉醉于韩归雁的轻吻之中,虽说这是舔舐伤口,可亲密的接触已是

  她此前从不敢有的妄想。其温柔之意也让她欲念横流,一时忘我。朦朦胧胧的,

  一只冰凉的指尖按在她脐眼上,指尖颤抖发力甚大,而肩颈处的吻也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指尖生涩又艰难地向下游移,如灵蛇般钻入芳草丛中

  瞿羽湘毛骨悚然,双目被蒙她不知发生了何事,所幸那根指尖纤细冰凉,光

  滑柔腻,料来当是韩归雁的。她大羞起来面庞涨得酡红,双腿不自觉地发力死死

  闭紧。韩归雁突然大胆的举动让她举止失措,分明是期盼女将温柔爱抚把玩她全

  身上下的敏感,事到临头却又徒劳无功地抗拒

  吴征终于有了动作,韩归雁松了一口气。瞿羽湘已情动,她却不知该如何继

  续,也颇有抗拒不适之意,爱郎既来,或能化解眼下的尴尬局面。吴征挨在她身

  边俯下身子吻着背脊,麻麻痒痒舒舒服服,她心中更是甜甜的。女子比美之心片

  刻不止,吴征并未喜新厌旧先行爱抚于她,事情虽小,更见真心。

  背脊处被吻得条条湿迹,韩归雁被细微的动作所染,只觉胸乳发胀,高翘丰

  臀之下的蜜裂亦渗出道道水迹。二女一男本就十分刺激,韩归雁又素有猎奇之心,

  欲念竟比平日里来得还要更快些。心道吴郎或有什么好主意,他也不会强要自己

  做些出格不愿的事情,便任由他摆布得了。

  吴征双臂叉开。一手自韩归雁细腰处向上,握紧一只悬垂美乳狠狠蹂躏了一

  阵,又掠过麻痒难当的腋下,还作怪地掏摸了一把,让女郎娇躯一颤,撑着身体

  的臂弯一折,险些支不住身形。本已十分贴近的二女因这个动作,美乳甩出个晃

  荡的弧线,生生在瞿羽湘上臂溜蹭了一把。那火烫滑腻的乳肤,坚硬挺翘的乳首,

  触感销魂蚀骨。吴征做了个怪,方轻轻捉起韩归雁的手臂,把控着按在瞿羽湘脐

  眼之上。

  另一手则好生抚弄一番女郎结实又光洁的后背落在翘臀左右游移,五指虽是

  不曾停下抓捏,动作却始终轻柔。至于不时落入臀沟轻挑后庭娇花与两片肥嫩肉

  叶,则纯是可以为之了。

  屋内只余轻吭急喘的呼吸与蜜吻吸嘬之声,空气却越发暧昧浪荡起来。

  韩归雁闭上双目,心情仿佛被分成了两半。在臀后作怪的粗糙大手挑逗着情

  欲,她不得不时常拧腰摆臀才能躲开异常麻痒之处的难耐,可又十分期盼臀沟之

  间的每一处敏感都被他好生按揉抚弄。至于捉住自己玉腕的那一只抵着自己的不

  情不愿,坚决地让玉腕落在瞿羽湘双腿之间。

  第一回触碰同为女子的私密之所,韩归雁越发觉得怪异难言。救命恩人的胯

  间软绒一片且十分蓬松,与指尖相碰时的触感并不惹人生厌。可韩归雁可以大喇

  喇地捉住吴征的肉龙套弄,甚至以口相就时亦觉滋味甚佳,要去抚弄瞿羽湘的肉

  唇便觉左右为难。世间阴阳相济,哪有女子抚弄女子的道理

  瞿羽湘闭紧的双腿看似有力,实则纤指刚没入草丛便脱力般再不能半分抗拒。

  韩归雁颤抖的纤指已能感受到两片异常丰满的肉叶,与中央更为柔嫩的蜜肉处沾

  满滑腻的汁液。她抿了抿唇难为至极,吴征指引下她心中明镜一般,若不是如此

  瞿羽湘恐难乖乖就范。女子身体的敏感处她再熟悉不过,料来瞿羽湘也无太大不

  同,只是熟悉的肉豆与穴口却怎么也扣不下指尖去。

  正进退维谷之时,吴征在她臀后作怪的大手忽然直捣黄龙,食中二指并拢以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着花汁突入蜜穴,直扣那颗粗糙的肉粒重重挖弄。

  啊韩归雁惊呼一声,再支不住上身软倒而落,四肢却是一阵肉紧地

  颤抖抽搐。那颗肉粒敏感已极,被大力抠挖时直如魂飞魄散一般,浑身上下仅有

  那一点轻飘飘地受力。可是那一处又如同一团火焰正在拼命地焚烧,热量直透小

  腹,软融了全身。

  雁儿呃雁儿瞿羽湘的呻吟声唤醒了迷离中的韩归雁。只见

  方才的失神之时,自己已是瘫在了她身上,两只玉乳虽未交叠,也各有小半只挤

  在了一起。瞿羽湘胸乳峰顶的微小莓珠正被她肩头抵住按压。至于被引向她胯间

  的玉手在迷离时不管不顾地胡乱抓着,如同将花户全部抓在了手里。

  吴郎唔你轻些抗议之言到了嘴边又成了讨饶。女郎已许久

  未曾欢好,今日刚复尝个中滋味,又怎甘半途而废且瞿羽湘一身女儿馨香正在

  鼻端,与身旁吴征的男子气味混作一处,各有各的滋味。三人赤裸相对的淫靡又

  更增一股刺激,韩归雁竟是片刻也舍不得停下。

  玉手间的花户毛发蓬松浓密,肉叶柔软细腻,抓上去发出细细的沙沙声。既

  已错进错出地就范,摸着又不算难受,韩归雁也不抽手。陡觉吴征奸计得逞之后

  抽出手指,改作在自己花穴之口的敏感处勾挑弹捏地挑逗。刺激虽不如前,滋味

  一般地甜美,自家玉手也不由自主地随着吴征的动作依样画葫芦,抚弄起掌中肉

  脂。

  瞿羽湘已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一团丰弹结实的乳儿压在胸侧,与自家的胸脯

  相互熨烫。隔着厚厚的乳肉仍能感受到彼此之间剧烈的心跳声,砰砰作响着犹如

  擂鼓。另一团则贴在手臂外侧,尽享脂滑。女郎时不时扭动着难耐的娇躯,使得

  两团软玉也与她的身体不住磨蹭。梦中的情形一一出现,虽不比春梦时的激荡热

  烈,接触面积也嫌小了些,瞿羽湘仍觉得深深的满足。

  待得韩归雁极富技巧与韵律地逗弄起她的软润花瓣,瞿羽湘失控般呻吟出声。

  嗯嗯啊啊的细声羞人已极,平日里自行抚慰身体时哪有这般忘情可听来又如此

  悦耳,如雁飞天边,长歌千里般高亢;如柳絮漫天,思君泪下般婉转;如蝶舞翩

  翩,双宿双飞般旖旎;又如春水东流,红花随波般缠绵。

  落花有意时,流水非无情。瞿羽湘浑然忘我,上身的穴道被制反倒成了好事,

  否则她不知该如何自控,或许又会因情感爆炸般的喷发引来韩归雁的为难与反感。

  此刻她索性全情投入被心爱之人的轻薄玩弄之中,一如软绵绵混不着力的娇躯,

  只余小腹有力地一收一缩,胸腔剧烈地一起一伏,喉鼻之音婉转回荡。

  韩归雁被玩弄了一番略缓蓬勃欲望,嗔怪地扭过螓首打望吴征,目光述说着

  娇羞不尽道莫要再玩了,快办正事。

  吴征玩味地笑着,指了指瞿羽湘重重摇头,无声回应道现下定然还不成。

  看他这一脸坏笑,明知他又打着鬼主意却无法拒绝,事已至此只得继续下去。

  韩归雁扬了扬眉示意道那怎么办陡见他视线飘开笑得连嘴都咧了开来,

  才觉方才扭头时一头青丝恰扫过瞿羽湘坟起的玉乳,钻心的搔痒让她咬紧了牙关,

  正发出不知是开心还是痛苦的吟唱。

  调笑一阵,吴征起身跪在二女之间,挺着腰将胯下阳根向前一送。

  韩归雁蹙眉鼓腮,两人欢好时常以互相亲吻舔舐对方私处为乐,韩归雁还颇

  喜将这根粗物含在嘴里,香舌卷洗之时让吴征冷气咝咝,连连打颤的感觉。可是

  这一会吴征摆放的位置极为鸡贼,圆圆的龟菇恰在瞿羽湘乳尖旁,仅留了一线空

  隙,她一手需支住身形,另一手还在瞿羽湘胯间抚弄。这却要如何施展灵动的口

  舌之技二者距离如此之近,若要将肉龙含进嘴里,势必要将乳儿挤扁方可,若

  是轻吐香舌,勾挑回环之间怎避得开盈颤的乳儿

  一念至此,韩归雁忽然恍然大悟吴征打的正是这鬼主意,要自己的香舌一

  面舔弄龟菇,顺道也舔一舔瞿羽湘的乳儿。她朝吴征大发娇嗔之色,心中恨恨之

  下,手上按揉扣压的力道自然大了许多,把瞿羽湘弄得咿唔连声。当下急忙放轻

  了力道,朝吴征连连摇头,意下不肯。

  吴征目光一转向她翘臀,张嘴龇牙一咬,示意我咬你哦

  韩归雁当即也亮出白牙来了一口,回以我咬死你

  吴征连连点头,指着胯下示意快来快来。

  韩归雁又是摇头,眼珠子一斜一斜地,示意离开些。

  这回轮到吴征摇头,先点了点胯下,又两手一摊这样还成,旁的我没办

  法。

  瞿羽湘虽已十分动情,但若要现下占了她身子,吴韩二人谁也说不准会不会

  又如前般引来什么不好的后果。韩归雁虽嗔怪吴征坏主意连连,也知瞿羽湘心理

  阴影沉重,惧与怕之说她亦感同身受。为难之下忽觉吴征这一下虽有些胡闹,实

  则自他挨近身来时初觉有些过分,实则每个动作都十分合理。依着他一番循序渐

  进,不仅挑起了瞿羽湘的情欲,自家所做的事情相对而言都尚算可以接受。

  当真万事无易。韩归雁不情不愿也想不出旁的办法,纠结了一番,期期艾艾

  地挨上前去,伸出香舌在龟首上迅速一舔便即缩回。龟菇圆圆润润,在狰狞猛恶

  之中平添丁点可爱,坚硬之中更带一份肉感的柔软。难以避免一同碰触的乳肤则

  极为香滑,虽是舔起同为女子之物太过奇怪,倒也没反感之心。尤其雄烈霸道的

  男子气息与温香带甜的女子滋味混在一处,梆硬与绵软的触感交织,有种难以言

  述的诱惑力。

  有了第一次且不加排斥,韩归雁的抗拒之心便少了许多。她闭上媚目循着气

  味靠近,伸舌舔洗起来。

  瞿羽湘迷离之间,初觉一股热烘烘的气息挨在被发丝撩得发胀的胸乳之旁,

  不由万分紧张起来。吴征许久没有动作,她几已忘却,肩上的伤痕处韩归雁也已

  不再亲吻,当下以为凑近的正是雁儿的口唇。热力侵袭,却停滞着,瞿羽湘满心

  期待,又如初嫁的女子般羞意十足,急促的呼吸让乳峰兢兢颤动,胀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