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有凤来仪 第六章 私厨开宴 何以相容(1/2)

加入书签

  江山云罗第五集有凤来仪第六章私厨开宴何以相容桉头的资料堆积如山,吴征埋头其间,提着杆小毫不住圈圈点点。

  你的字比起从前要好了不少呢。

  见吴征起身舒展了个懒腰,随在一旁的陆菲嫣笑道。

  在青云崖畔时还是不够刻苦啊,要补的功课不少。

  吴征摇摇头叹息道。

  世情险恶,想要达到目标与保护好心爱的人儿,所需付出的努力着实考验意志与毅力。

  昆仑可不会去培养一名外门弟子这些,再说志杰在这方面确实也有些天赋。

  有得有失,你的武功可比他们都要高得多了。

  致力于一处总比样样涉猎专精得多。

  陆菲嫣宽慰道。

  她知晓吴征不是个容易伤风悲秋的性子,可总是见不得他受半点委屈,更不要说被旁人比下去了。

  就像菲菲的青竹剑与阴阳劲吴征调笑道,忽然又出了一会子神,眯着眼眸问道:你们女子若是全心喜欢一个男子,该当是什么模样儿陆菲嫣不明他因何没头没脑问出这么一句话,仍是羞红了脸,期期艾艾道:人家全心喜欢你,你还不知道么呃……也对哈哈,犯蠢了。

  吴征挠挠头道。

  总之就像方才那样,我不想有人比过了你,若有人说你坏话,我一百个不高兴;若是有什么危险,人家宁愿替你去。

  陆菲嫣越说越羞,声如蚊呐般道:女儿家大都如此,喜欢上一名男子后总是全身心扑在他身上。

  有什么危险宁愿替我去那可万万不准做这等傻事。

  吴征喃喃道,目光却飘向皇城后宫,暗道:你不喜欢我么怕是多少有一些可你不该把喜欢与让我莫要再去天泽宫同时说出来的……你明知道说了喜欢我,我定然还会去天泽宫……这又是什么意思晃了晃脑袋,吴征重又坐下道:我要看云龙门的资料。

  早备好了。

  陆菲嫣递上厚厚一迭卷宗道:怎地忽然对云龙门感兴趣要和瞿羽湘算账了么瞿羽湘偷袭吴征险些令他丧命,此事陆菲嫣始终耿耿于怀。

  吴征伸指在她高挺的秀鼻上一钳道:当然,此事怎能简单揭过不把云龙门连皮带肉地吞下大半去决不罢休………………………………………………………………………………………………………………在北城衙门忙完了公务,吴征迅速换上便服不曾回归吴府。

  马车刚行至锦绣大街头上一处正清洗翻新的府邸处停下。

  一身漆黑绸衫,在初夏的天气里凉爽舒适又显风度翩翩。

  即便傍晚时分仍忙里忙外不可开交的大管家韩峰见状急忙迎了上来,点头哈腰道:吴大人有礼,韩府正在修缮未曾及早迎迓,罪过,罪过。

  韩克军告老辞官,可韩府的局面却焕然一新。

  虽说秦皇吸取从前让韩家集权过度的教训,将韩家接班的三将打散分遣凉州,江州与京师,可俱是重权在身,且镇守大秦东与北两面门户,可说显耀如前。

  其中吴征的穿针引线功不可没,韩峰对他的态度自是不能再恭敬了。

  无妨,韩府修缮是大事,倒是本官打扰了。

  吴征递上拜帖道:烦请韩管事通传一声。

  大人且随老奴到厅堂稍候,老奴这便去找小姐。

  厅堂里当中摆着座太师椅,一张完整无瑕疵的虎皮被从腹部正中剖开置于椅下。

  名将世家的威严处处可见,但吴征却知晓这一张虎皮前几次来均为看见,想是收了起来。

  当一个家族从泥潭中走出,昔日的显耀正如厅堂里的每一个稀罕的,彰显身份的物件一般,又回到它们应当处在的位置。

  吴征也自欣喜,近来韩家异常忙碌,半月来他也深居简出,掀翻文毅之后初次来韩家见到这般气象,可想而知韩归雁当是何等地开心快活。

  相爱之人,总是会为对方想得更多一些,也总是以对方的喜悦为自身的快活源泉,不是么例如自家与韩归雁,与陆菲嫣,所做之事无一不将对方考虑在内。

  记住也诚如陆菲嫣所言,喜事均沾,祸事独担,他相信雁儿也是一般如此。

  吴征不禁又将视线投向皇城后宫,疑惑愈甚。

  大人,小姐请大人移步后院相见。

  吴征思绪未完,韩峰笑吟吟地请了吴征去后院。

  能进韩府的后院,显是已被当做自家人看待。

  话定然是韩归雁发的,大管家也无异议,否则韩家二子虽不在府中,韩老将军可还是坐镇于此的。

  随着韩峰来到后院门口,老管家带着欣慰又揶揄的微笑躬着身道:老奴不便陪同,还请大人自行入内,小姐在花园处相候。

  有劳韩管事。

  吴征待人不分贵贱,完全看是敌是友,亦或是心情如何。

  韩峰在韩府里虽是重权在握,身份仍是家奴,迎来送往见过的人多了,似吴征这般彬彬有礼且目光中全是和善,绝无半点轻视与瞧不起的也是独一人。

  这一份特质在韩家早有记载,可不是亲身体会难以感受其中的舒适。

  吴征未曾来过韩府后花园,韩峰也未说韩归雁具体所在,偌大的地方要寻找可不容易。

  韩府的花园比之常人的不同,虽也是树叶草木与花朵的清香阵阵,但多栽松柏与藤蔓。

  只见左中右三条小径,松柏看着倒像刀剑林立,藤蔓中的黑沉不清处则似如云的甲士正布成奇妙的阵势,暗藏杀机。

  三条小径在路口标牌上各具其名,左为:砥砺,中为点将,右为试阵。

  吴征略一沉吟,向右面东侧的小径处行去。

  川中多有好莲者,韩府也不例外。

  吴征一路分花拂柳便见一处足有十亩见方的荷塘,初夏时分小荷才露尖尖角,洁白的花瓣只尖端一点嫣粉。

  风过处田田荷叶摇摆,将聚拢其上的露珠重又洒落塘中,无论其形,其色,其香,无一不令人心旷神怡。

  荷塘岸边一处长廊直达塘中,连接着一座六角凉亭。

  韩归雁身着金丝滚边正红荷叶裙,俏生生斜倚危栏,满座荷塘再无一比得她这朵怒放的鲜花。

  雁儿吴征一声高叫,也不及自左侧长廊入亭,提起一口内息纵跃而起,踩着宽大的荷叶登萍度水,几个起落轻飘飘地落在亭中。

  韩归雁张开双臂,轻咬唇瓣,立定不动等着爱郎宠溺的模样儿,既娇且骄。

  待吴征将她环腰抱起打了个旋儿才窃喜道:这么快找来,你都猜到了爱郎明她心意,可谓心心相印,韩归雁自然开怀大畅,一脸向往道:请你来自当在安静无人打扰处,这里是试阵亭,当年你在大内练兵可是威风得紧。

  此地又有凉亭,于花园之东,亭城可不就在成都之东么你是不是这么猜的吴征缩肩低头道:不是啊韩归雁略感失望,原来一切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吴征不过是撞了大运而已。

  不过花园寻人恰如人海茫茫,能遇见本就是妙不可言的缘分,这么一想心头大慰,道:切,原来是误打误撞。

  那也不算吴征将她放在腿间横坐道:原本毫无头绪,不过见了试阵两字便认定了的。

  你想啊,咱们又是多久不见定然想念得紧。

  试阵试阵,说是失贞也未尝不可,雁儿莫非不着急莫非不想失贞给我你……被爱郎逗弄得一愣一愣的,可恬不知耻的话语此刻从他嘴里说出来只剩又羞又喜,方才明白吴征果然与自己心意相通。

  他反应一向迅捷又多奇思妙想,好好的一番话被他东拉西扯,居然也能圆得过去。

  再一想可不正是在亭城失贞于他么韩归雁一时无言以对,只得羞涩地在爱郎胸口饱以一顿粉拳。

  今日怎地来看人家玩闹了一阵,韩归雁玉颜酡红问道。

  下官掐指一算,韩守备五日后便将新官上任,这可乖乖不得了下官紧赶慢赶,闭了府衙赶着拍马屁来着。

  言行不一非君子,吴征说到做到,大手抚弄着女郎的桃臀,只觉触手一片丰腻紧致,又弹又滑,犹自一本正经道:马儿不好伺候,要让她俯首贴耳不撂挑子,拍马屁就得恰到好处。

  不能轻,不能重哪,这个力道就刚刚好。

  韩归雁臀肤敏感,被抚弄得甚是舒适。

  咯咯娇笑声中,女郎一左一右拧住吴征双耳微向后扯,咧出一口洁白贝齿道:那你可得拍好了,否则本官一个不高兴,带人抄了你的北城府衙记住哎吴征叹息道:这马儿好难伺候,烈马,烈马好了,先说正事。

  我上任那天,你来不来寻我新官上任大喜事,韩归雁最希望见到的自是吴征。

  怕是去不成,你那里现下人多眼杂去了也不好。

  午间你来寻我倒是合适些。

  想做的事情未必尽如心意,吴征也颇多无奈。

  也是那我去寻你,守备府那边我也得多观察些时日才好心中有数。

  聪明吴征竖起大拇指赞道,又掏出一份请柬道:你到任我不能去,这个略作补偿。

  吴氏私厨韩归雁眼中一亮道:你那个稀奇古怪的私厨整治好了么那我肯定要去。

  自然,而且必须是头一位能分享彼此的成就,实是爱侣间最快乐的事情,吴征又道:我也有些紧张,还望韩守备帮忙镇一镇场子。

  还请了什么人能让吴征紧张怕是来头不小,韩归雁好奇心起道:你见的世面还少么怎地还会紧张那不一样。

  吴征摇了摇头啧啧连声道:从前做的事情看着都不小,可每一件我都是辅位,敲敲边鼓,挑自己最擅长的地方耍耍小聪明而已。

  这一回我可是主人,一切都得拿捏得当统筹全局。

  明晚有祝,顾,陆,杨四位家主,还有我师叔顾不凡,师姑陆菲嫣,小师妹顾盼,宜知与志杰也来,我还真有点心慌。

  祝雅瞳已是极为熟识,可她的手段之高令人既敬且佩,吴征占了个没被针对的便宜。

  顾陆杨三家中稍弱的杨家之主杨正初也打过了照面,这位杨开瓢可不是什么善茬,顾陆两位也就可想而知。

  再想想若是前世,吴征见了这些一等一的富豪,还同席共餐,即使不吓得落荒而逃,面色发青牙关打颤词不达意是免不了的。

  何况事关陆菲嫣终身大事,不由得他不心中忐忑。

  嘻嘻,原来你也有紧张的时候。

  韩归雁抚着吴征头顶道:别怕,姐姐帮着你试阵亭外所栽的荷花行行列列,竟有法度严谨之意。

  吴征忽然明白试阵二字的含义,莫不是韩家研究的军阵不便公开之时,却是在这里以荷花排列试演一念至此欣然一笑道:你在,我心中安定得多次日傍晚,韩归雁早早来到吴府。

  爱郎今日身有要事需她助阵,自是提前养足了精神,焕发抖擞。

  吴征闻报赶忙迎到门口,眼前顿时一亮。

  比之昨日在试阵亭私会的女儿家装扮,今日韩归雁头戴纯金冲天宝石冠,一身暗红仕子长袍,两条明黄斜襟在胸前交叉而过,不仅英气勃勃,亦有女儿家的柔美。

  纤腰处以一条同样是明黄色的宽大腰带束紧,牛皮小短靴紧裹着浑圆纤长的小腿肚子,让她原本极为高挑的身姿更显拔群。

  外罩的明黄披风飘扬摇摆,英姿飒爽韩大人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吴征笑着迎上去,心中的邪念压抑得颇为痛苦女郎英风如此,当真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按在身下狠狠蹂躏听她婉转哀啼,正是人生乐事。

  惜乎每回现身人前她都将一对美乳紧紧束起,着实减了几分媚色。

  韩归雁一扬锋眉,半仰着头,锐利的目光一扫道:吴大人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

  吴征心中大赞爱侣今日扮演的角色十分到位,跟在他身后一同出迎的顾盼噘起了唇轻声嘟囔道:娘,这女人就是韩铁雁么在大师兄面前骄傲个什么吴韩二人的恋情传得沸沸扬扬,顾盼在昆仑山上便早有耳闻,当时还不觉怎地,如今一见韩归雁姿容,心中大起警惕之意。

  不想这狐媚子居然有几分姿色,可莫要真把大师兄给迷了去。

  不得无礼陆菲嫣轻叱一声,当下不好多做解释只是嘱咐道:今日少说,多看,多学,记得了么记得了见吴征与韩归雁并肩而行,顾盼赌气地一扭身子,双唇噘得老高。

  陆仙子。

  这位可是顾小姐韩归雁向陆菲嫣行过了礼,自也注意到了顾盼。

  只见少女挽着双丫髻,唇红齿白眉目如画,一袭青色绸衫大衬青春靓丽。

  这位与吴征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她也听得多啦,见状心头微酸。

  韩大人有礼。

  正是小女顾盼。

  陆菲嫣扯了扯顾盼衣角,少女方才不情不愿地铁着脸草草一福道:见过韩大人。

  好漂亮的小丫头,陆仙子的女儿自也是个美人胚子。

  吴征揉了揉发麻的额头,脑中嗡嗡直响。

  韩归雁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是做戏还是动真格的俱明了于心。

  记住此前的骄傲自是摆给人看的,可现下的醋味大成了这样,还暗讽顾盼年齿尚幼啥都不懂……他眼角跳了跳心道:小丫头是吧边上那位美妇也是我的女人,可熟得透了完蛋,完蛋,后宫不好开啊韩大人还请入府稍坐再慢慢叙话不迟。

  吴征打着哈哈,惹来韩归雁警告意味极浓的狠狠一瞪吴征心中暗恨: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终有一日把你和菲菲母女俩摆弄得服服帖帖双飞三飞才是王道所幸众女皆知大事为重,稍作交锋便及时打住。

  吴征也不引韩归雁入厅堂,而是直接去了私厨。

  吴氏私厨能得到祝雅瞳与拙性这等人物的重视,自因其极具独到之处。

  一座二层楼高的食堂,一层此时看来尚平平无奇,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