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有凤来仪 第五章 瑟风骤起 难择西东(1/2)

加入书签

  作者:林笑天天光大亮,杨宜知一脚踢开身上的薄被翻身而起。

  巨熊般的大汉弄出偌大的动静,在他身旁酣睡的一男一女居然只是鼻中轻声咿唔两下,并未惊醒,也不知夜里被他折腾得如何死去活来。

  文毅倒台,暗香零落贼党受创,只不过是巨澜刚刚掀起一片浪花。

  在胡浩的居中统筹运作之下,这一次大胜的战果已被收割到极致。

  以车骑大将军换来镇北将军,征东将军,京都守备看似至多等价交换,明面上还吃了点亏。

  实则昆仑一系舍弃死地换来海阔天空,整张棋局满盘皆活。

  不仅受到猜忌的韩家丝毫无损,还占了原本是青城一系的京都守备地盘。

  搭上了暗香零落是前朝遗党这条线,今后还可不断扩大战果,可谓十余年来第一次与青城一系的竞争中抓到了主动权。

  可无论吃了大亏的青城一系,还是如狼般凶残的贼党都不会善罢甘休。

  迭云鹤与俞人则联手实力大增,虽折损了文毅,整体实力于朝堂上仍是首屈一指。

  吴征又无可奈何之下与俞化杰正面冲突,痛打了他一顿,可谓将圣眷正隆的新贵俞家得罪得死死的,勐烈的反扑指不定便已在筹谋之中。

  暗香零落行事古里古怪,可隐于暗中的贼党深不可测,尤其是那个神秘的忧无患。

  在凉州冲击使节团白送了一波还可勉强解释为自高自大,于秦国明知祝雅瞳驾到居然丝毫不做防备,任由奇罗山帮众覆灭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没有人敢对这帮贼党放松警惕。

  祝雅瞳派出拙性对暗香零落彻查,可这需要时间,一大段的真空期里,等待会让人焦躁和不安。

  谁也不知道这伙凶狠的饿狼什么时候会突然扑出来,一拥而上将猎物撕碎。

  奇罗山大胜之后,对付暗香零落暂时缺乏短期针对的招数。

  按常理而言,这帮贼党也会偃旗息鼓一段时日。

  朝堂上的争斗则每时每刻都不会停歇,吴征现下自成了青城一系上上下下的众矢之的。

  他在吴府短暂将息的几日里,杨宜知自告奋勇承担起试探之职。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吴征在昆仑派内,甚至是朝堂与昆仑一系里威权日重,向来与他亲厚的杨宜知也水涨船高。

  原本身为昆仑弟子,在杨家同辈里便高出一头。

  又巴上吴征这名大秦新贵,放眼整个杨家已是没了对手。

  这一切除了杨宜知独具慧眼之外,其意志坚定,即使吴征最落魄之时依然坚信最初的判断,从中体现出的闪光点也是难能可贵。

  乘胜追击向来是杨宜知的信条,既已认准了吴征自当一心一意。

  吴征身边最亲近的人无非杨宜知,体己的事情自当由他来做。

  自挑落文毅之后,杨宜知便被杨家加重了担子,供驱策的的人手也多了不少。

  非常时期出门浪上一浪,自是必须报知族中知晓的。

  只不过这货耍了个心眼,未说是自告奋勇,只说是吴征派遣的。

  一来自告奋勇有讨好之嫌,亲近程度也远不如吴征下令。

  瞧瞧,老子现在可是大师兄的代言人,这是代大师兄试探,各中意味,看懂了没有二来事情确有风险,但是吴征下令就没得拒绝,族中没必要因此忤逆吴征,加派人手保护也就是了。

  嘿嘿,人手到了老子手上,即使这一回留不下来,下一回呢不怕不信服,只怕不了解,这些精干得力的下属接触得多了,还怕不认老子这位杨家未来主人么吴征明白他的心情和打算,他当然也愿意与发小一同分享成长的喜悦与收获。

  当年初次发现辣椒之时曾答应给杨宜知两成的股份,一来是见者有份,二来也想借助杨家养珍堂的能力,将辣椒这一稀罕物卖出好价钱,三来当然是看杨宜知始终对他恭敬有加,不离不弃,这一份厚意感恩在心。

  当然因为祝雅瞳的加入让一切与从前计议的变得不同,由于这一变数,秦皇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坐视利益落空,必然要参与其中。

  可许诺杨宜知的那一份吴征始终没有克扣甚至这一份大礼极可能换来陆菲嫣解除婚姻束缚的自由之身。

  权衡利弊之后,吴征允了杨宜知,转过身来亦央求祝雅瞳保护好这位铁杆,以求万无一失。

  爱子虽不在身边长大,祝雅瞳却对他的一切过往了若指掌,杨宜知的诉求更是瞒不过她的聪慧睿智。

  记住对于这位打小对爱子甚为恭敬,落魄时刻也不离不弃的粗豪大汉心中也是观感极佳。

  假作推辞一番之后,祝雅瞳勉为其难地应承下来。

  以男女间亲密的朋友关系而言,吴征与祝雅瞳已走得极近,只是于祝雅瞳而言如何能够满足更何况吴征总若有如无地与她保持着一定距离,或许是不欲惹敏感的陆菲嫣不快,也或许是心中疑团难解。

  于长安城时,祝雅瞳只觉能与爱子同席而餐便是一生所望,随着接触渐多,原本虚无缥缈的未来似乎也变得清晰起来,人心苦不足,希望得到的东西便越发多了。

  日常间吴征与陆菲嫣往来亲密,祝雅瞳心中不无酸意自古以来,婆婆吃媳妇儿醋的可不在少数,亦是婆媳关系不好调和的重要原因之一。

  祝雅瞳自与乡村俗妇不同,吃醋而不致善妒,反而对小乖乖的同伴如顾盼,杨宜知,戴志杰等打心眼里欢喜。

  对顾盼照拂有加,对主动担风险的杨宜知也不能随意应付。

  是夜祝雅瞳安排好了诸项事宜,又对顾盼似罚实教,养足了精神之后早早起身,悄声无息地离开吴府。

  杨宜知男女通吃这一点着实让人不舒服,可大户人家的子弟里也不算新鲜,只要不对吴征打歪脑筋祝雅瞳也懒得去管。

  风流了一夜的杨宜知离开青楼,径直去了聚春园用早膳。

  他前脚入了雅间,乔装打扮的祝雅瞳后脚也坐到了隔壁。

  昨夜享乐的妓馆虽不是俞家的直属产业俞人则不甘人后,向来避忌会引来非议的物事。

  可在能力范围之内收取些关照的费用,不拿白不拿。

  今晨的这一间聚春园则是俞家经营日久的产业了。

  按杨宜知的说法,既要挑衅逼对方出招,就得骑在脸上来,反正都已得罪死了,难道还留颜面不成而论身体力行,祝雅瞳比之吴征还要踏实得许多,既然来了,亲眼看上一看,亲耳听上一听总比听取属下的口头言述要清晰详实。

  莫非是家谋财害命的黑店这几个菜要咸死爷爷不成不多时便听见杨宜知大呼小叫,砰砰砰的拍桌声震天响,一堆碗碟砸落碎了一地。

  祝雅瞳秀眉一掀抿嘴暗笑,这货还真是块搞事的料子。

  杨宜知穿金带玉,一身锦袍光滑透亮,气派极大。

  服侍的店小二不明来头也知其身份不凡,见贵客无理取闹,忙飞速禀报掌柜的去了。

  是吃了哑巴亏还是怎地祝雅瞳对聚春园的应对也颇有兴趣。

  此时看热闹的人也多了起来,雅间门口站了不少幸灾乐祸者,祝雅瞳按落垂着白纱的斗笠,也站在人群里踮着脚尖打望。

  杨爷,还请息怒。

  聚春园的掌柜见多识广,也是领了谕令在身,通晓内情者。

  杨宜知来时他便知晓没有好事,始终留意这边的动静。

  杨宜知一挑起事情,他后脚便到。

  嘿嘿杨宜知皮笑肉不笑道:息怒怎么个息法不知杨爷怒从何来当掌柜的,职业的笑容对着谁都不会有变化,即使话中暗藏机锋:聚春园十余年的老号,向来在街坊里口碑极佳,更不敢怠慢了杨爷。

  还请杨爷示下询问的口吻,那就是质疑了杨宜知打定了胡搅蛮缠找碴的心思,根本不理他那一套。

  他好整以暇地夹起几根鸡丝吃在嘴里一嚼,旋即呸呸连连,全数吐在地上,又发怒地将一盘大好菜肴扫落,怒道:什么狗屁味道咸死人不说,鸡肉都是臭的杨爷说话好风趣掌柜压着怒火道:本店向来遵循宾至如归,来者无不满意而归,怎地到了杨爷这里便是臭肉了旁人皆足,唯独老子这里出了问题嘿嘿,那就是看老子不顺眼了杨宜知搞事细胞爆炸:不信你自己尝尝是不是又咸又臭记住菜肴被他打翻在地已是污了,有些还给他嚼过,就算掌柜的不避污秽肯尝,杨宜知还要说聚春园里的人说了不算,让宾客来试,那又有谁肯掌柜的暗暗咬牙,若不是得了严令,非要将眼前一脸犯贱得意模样的大汉暴打一顿方才罢休。

  他冷冰冰道:饭菜既不合杨爷口味,那是小店的不是,也伺候不起杨爷,这便请吧。

  常言道店大欺客,原来真是如此杨宜知翘着二郎腿作威作福道:就这么打发贵客,当老子是路边要饭的乞儿不成你们聚春园当真横得可以掌柜暗骂一句:他娘的到底是谁横得可以眼见杨宜知敲诈勒索之意都写在了脸上,正想着办法好打发走这位恶客,忽见一人一身黑衣分开人群朝杨宜知走来。

  掌柜眉头微跳不明何意,来人面色不善,他索性不言不语静观其变。

  给老子站住杨宜知伸手一指来人鼻子骂道:不开眼的狗东西逞能耐出头么黑衣男子亦露出狞笑道: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他出手如风,招式极其简单有效。

  杨宜知的护卫武功不弱,居然三招两式间便被打倒在地。

  杨宜知错愕间匆忙出手,双掌刚出便被黑衣男子顺势拧住胳膊,被按倒在地。

  黑衣男子斥道:大清早地就敢当街胡作非为,谁给你的胆子杨宜知被扭得肩颈剧痛,冷汗涔涔,暗道这人武功未必有多厉害,只是招招俱是杀手,也不知什么来路大师兄安排的援兵呢以祝家的能耐当不致如此当下也无选择,死扛着嘴上不服输道:有胆的留下名姓,老子定当厚报祝雅瞳微眯着双目,柔荑在肩头掸灰尘般弹了弹,制止祝家人的救援。

  闪烁的目光思量中若有所悟砰黑衣人提起只酒瓶在杨宜知头上砸个粉碎,大汉的额角上瞬间便是鲜血横流。

  杨宜知头晕目眩,犹自骂骂咧咧不停,黑衣人也不与他争执,一把提住他后心施施然离去。

  祝雅瞳亦在人群中悄然离去,远远望见杨正初现身成都城,情知杨宜知无碍,便又巡视了一圈才返回吴府。

  你怎么没出手啊这一顿打算是白挨了。

  吴征晃了晃头哀叹道,心里的憋屈也不用提了。

  你若是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就明白人家为何不出手了。

  祝雅瞳暗暗心疼。

  杨正初年轻时有个混号叫杨开瓢,不想到了这把年纪依然火爆如斯,哼,砸了自己几下就能扯平么改日里定要他加倍奉还吴征罕有吃瘪,那皱眉不爽的样子又让她忍俊不禁。

  咦什么身份这般神神秘秘的吴征大奇,以祝雅瞳的性子与身份,答应下来的事情自会想方设法办好,按兵不动定然有她的理由。

  你猜不出来的,坐下慢慢说。

  祝雅瞳拨开吴征顶门头发注目凝视,柔声道:没伤着吧没事,这还伤不着我。

  满鼻荷香沁人心脾,视线里美妇胸前那抹惊心动魄的弯弧既大又圆,随着喷香微甜的呼吸如两只肥兔儿般兢兢颤动。

  吴征感动中又颇多不自在,只觉过分亲昵了些。

  祝雅瞳确认了无妨才在吴征对面坐下道:本来要救你师弟的,不过这个人我还真不方便出手。

  她眼珠一转,秀眉微蹙沉吟道:这人唤作袁世昌,秦国乐县人,在长安城住了怕不有十来年,其间不时和我家还有生意往来。

  原本平常我也注意不到他,不过燕秦交战前,两国京师均来了场暗杀。

  哪,这位袁世昌自此之后便不见踪影。

  你说说,他会是什么人什么吴征吃了一惊,当年出使长安城初次拜访祝府前夜,霍永宁曾在密室中交予他特殊任务,正是沿路留下记刻,尝试召集长安城中幸存的暗卫。

  事后自祝家返回时他也知车底下躲着一人,可他不想去管,更不敢去管。

  莫非当时带回来的便是这位袁世昌你也猜到了吧若真是咱们猜测的那样,这位可算是劳苦功高,我就不方便出手了。

  祝雅瞳手托香腮思量道:我好奇的是,这人不肯说他现下到底是什么身份今日真是路过呢,还是别有所图记住所以就干脆错进错出,让杨正初把人抓了回来再说袁世昌的身份并未公开,杨宜知肆意谩骂他也不曾多还口,大秦暗卫的身份更是说不得。

  事情既然闹不明白,装个傻把人先带回来也是最好的办法。

  看来得去霍大人处一趟了。

  据吴征所知,大秦暗卫已是交给霍永宁全权负责重整,袁世昌与杨宜知为难究竟是个人一时所为,还是霍永宁的意思,还是需要探明的。

  找他岂不是暴露了我还不想让人知晓祝家的这些事情,装傻最好,霍大人迟早要找上门来。

  祝雅瞳一撇嘴角。

  不想让人知道唉,看来我不是人了呀吴征摊了摊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