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有凤来仪 第二章 镜花易碎 探爪三龙(1/2)

加入书签

  江山云罗第五集有凤来仪第二章镜花易碎探爪三龙京都守备文毅背了大案,在朝堂里被直接扣押下了天监死牢,与文毅相关的府邸,产业尽数查封。

  羽林军从宫中被划出一半人,与刑部一同彻查曾在这些铺子里出入过的,登记在册的一切有关人等而京都守备府也不例外,次日公务时间一到,从上至下所有官吏尽数被禁足在府中待查,一视同仁若说二府联办还不够郑重其事的话,那么羽林军由屠冲亲自挂帅,连羽林中郎将邹鸿允都只能做副手,足见文毅所犯的案件之大。

  中常侍屠冲自秦皇登基以来便贴身服侍至今,可谓圣上最为信任的人,甚至没有之一,他来了,和圣上亲临查办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成都城的剧变在一日之内尘埃落定,世人或会感叹变化之快。

  但熟知内情的均知事态之严重,至于京都守备府里的大小官吏接到了韩铁雁替任文毅的圣旨,他们本就因禁足待查而惴惴不安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文毅经营多年,府中上下早已是铁板一块,要职上全是他的心腹。

  圣上亲自插手至此,新任的韩守备又尚未到来,自是要大清洗一拨,率先安插心腹了。

  这比敌对势力的韩铁雁整肃还要严重,圣上金口玉言,要办谁都是毫无回旋余地,言出法随。

  他们也只能暗暗祈祷莫要走了天大的霉运,被圣上亲手摘下官帽或是贬到哪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这一生也就彻底到头了。

  韩府里欢天喜地,大老爷告老还乡荣归故里,圣上的赏赐自不会吝啬。

  两位少爷与小姐的功绩终于尘埃落定,四镇四征各有其一,连小姐不日也将在京都守备府里登堂高坐。

  韩家近十余年来颇受打压,终于等到扬眉吐气的一刻。

  不过韩家上下并没有时间多做庆贺,圣上旨意已下,刻日到任的时间紧迫。

  韩铁甲与韩铁衣整编军伍,任命从将的工作刻不容缓,待整备完毕时庆贺与送行合二为一,不过是个仪式。

  韩归雁的京都守备府暂时被屠冲接管一时插不上手,但整军亦是她所长,协助两位哥哥的军务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北城府衙作为这一回揭发文毅与暗香零落的发起者与执行者,本该与韩府不相上下地尊荣显耀。

  可惜北城令大人发了失心疯一般殴打俞化杰,生生将一份大功劳给打没了,自己还被罚俸一年,连带着北城府衙里的官吏们也给撇在了一边。

  说好听了叫功过相抵,说不好听了与被人遗忘也差不了太多。

  接了圣旨的吴征又猫回了家里,这次倒不是胆子比天还大,圣上刚责备完还敢无故缺勤。

  而是罚归罚,吴征毕竟为此案付出许多,圣上也准了五日假期好生调养。

  吴征自己也没心思去府衙,他正在书房里愣愣出神。

  需要考量的事情还有太多,眼下最急的却不是什么暗香零落,也不是正紧锣密鼓筹备着的辣椒生意,更不是自己的未来。

  而是那个人见人爱,却又天真过头的小姑娘该怎么办事分两面顾盼偷偷下山固然因在昆仑山上孤苦伶仃确实值得可怜同情,吴征当然也希望她早些来吴府团聚,对小姑娘而言无论是身心健康还是尘世历练都大有裨益。

  可违反门规之事太大了,大到谁都不能帮腔说话。

  昆仑这样的大门派要维持着不出乱子,规矩最为重要。

  当年吴征强行选了道理诀,即使贵为掌门的弟子也一样没能网开一面,该贬为外门弟子,被罚去青云崖旁的小屋等等一样没得落下。

  顾盼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发起小脾气来不管不顾,至于那句大师兄,人家不想回昆仑山就想呆在你这里,你帮人家想想办法嘛……也不知是过于天真还是对吴征盲目的信任,总之吴征是拒绝不了,不忍也不肯。

  要把她留在吴府是个巨大的难题,门规面前没有破例,可要让她住在吴府……这可是完全不在计划中的事情,至少绝不是现在陆菲嫣自顾盼来府后便一眼都没瞧过吴征,更是呆在小院里不再现身,刻意躲避意味甚浓。

  两人之间的感情好不容易迈出重要而坚实的一步,可顾盼终究是一座横亘的天堑,想要跃过去并不容易,何况时间甚至没给吴征一点处理的机会。

  送回去不送回去吴征揉了揉因两难而发疼的额角,全无头绪。

  陆菲嫣枯坐在房,这样的光景从前常有,她也早已习惯不再作旁的念想。

  可这样光景近来却不常有,除了吴征乔装出行探查暗香零落的三日,她总有个可心的人儿陪伴,绝不会感到孤单。

  美妇的脑海中一团乱麻,女儿纯真而开怀的笑脸如在眼前,那是再见吴征之后发自内心的快乐,甜得令人心碎,又让她酸楚,左右两难得想逃。

  吴征的音容笑貌一样在她眼前,那警告意味甚浓的一句:乖乖在家等本官回来。

  咳咳咳,你现下是本官的人了,未得本官允许不准离开后院。

  要是敢偷跑,嘿嘿,我就辞了官去找你无论是天涯海角,还是阴曹地府可听清了总让她心中甜甜的,可现在又要她如何自处比起此前数年的浑浑噩噩,陆菲嫣近日来早已像换了个人。

  她常扪心自问:吴征已做得太多,而她自己又能做什么是否还像个弱女子一般总是躲在吴征的背后,劳他遮风挡雨。

  自从吴征入主北城府衙,顺手将吴府的实际管辖权都交到她手上,以及着手对付暗香零落以来,陆菲嫣竭尽所能。

  她不仅将府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将祝雅瞳搜集的信息梳理清晰,能处置的第一时间处置,陆氏豪族的大家闺秀终于展现出应有的能力。

  而对吴征,陆菲嫣也早已下了决定一心待他。

  她也曾想起若是顾盼来了成都该怎么办,一切没有答案。

  此前的经历让陆菲嫣总是会将问题搁置一旁,既无答案,那暂时不再去想。

  这确是一种逃避和对现实的无可奈何,但陆菲嫣也没有别的办法。

  只因在吴府的日子太过甜蜜,沉浸于其中难免过得一天是一天,也是人之常情。

  可甜美的过往终如镜中之花,顾盼的出现让幻象般的一切轰然碎裂。

  措手不及的状况让吴征都有些进退失据,遑论更加难做的陆菲嫣。

  她不想离开吴府更不想离开吴征,可目前看来,这已是唯一的选择。

  若说从前的逃避是无可奈何,当事到临头,陆菲嫣也不是犹豫不决的性子。

  她猜得到昆仑派不久便将来人,触犯了门规不可能三言两语便当做没事。

  顾盼打小也甚少得到家庭的温暖,现下再让她回山对一名正处青春叛逆期的少女不是好事,指不定便要自暴自弃,那么由母亲回山代为受过,以管教不严的名义似乎是个一举多得的好选择。

  刚下定了决心,门外便响起女儿的脚步声。

  初来成都城的少女对一切都感到无比的新鲜,仿佛连空气都比山上的更甜更美好。

  终究还是大家都宠爱的昆仑小公主,心中再多不满的话一个人都没说,顾盼甚至未意识到自己闯下了祸端。

  娘少女蹦蹦跳跳兴高采烈,吴征早间接了圣旨陪她好好逛了逛吴府,前散骑常侍的宅子占地着实不小,花园等游玩之所自不必说,前院里正在兴建的楼堂馆所更是引起了顾盼的兴趣。

  吴征的奇思妙想闻所未闻,让她不住憧憬:这里太好玩了,人家都后悔没早些跑下山来。

  既已打定了主意,陆菲嫣实是不忍苛责亏欠甚多的女儿。

  反正将顾盼交给吴征,以他一贯以来的自律必然会对顾盼严加要求,修行也落不下来。

  至于吴征的体贴她亲身感受,更是放心。

  你呀莫要一直只顾着玩耍,今天的功课做了么陆菲嫣想要板起脸,话到嘴边又成了关怀与提醒。

  想来这十余年来全亏了有顾盼作陪,心灵才稍有慰籍。

  一贯以来的溺爱怕是没办法改变,交给更加公私分明的吴征去管也是件好事。

  还没呢今天不做功课。

  顾盼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双目笑得像两瓣月牙神神秘秘道:祝家主说明日起要教我武功,大师兄也同意了的嗯祝家主教你武功陆菲嫣对祝雅瞳的偏见与提防渐消,有时甚至觉得这位美妇的行事每每与吴征一样出人意表。

  但要传授女儿功夫这个说法也太过匪夷所思,天阴门与昆仑派有别,吴征居然也会没头没脑地答应又是什么道理人家知道娘要说什么,不是学天阴门的功夫,祝家主要教的是经验和技巧。

  大师兄此前也学了些,听说可有用了。

  顾盼美滋滋地晃了晃小拳头,此前在荒林里便学到了许多,对明日祝雅瞳的教导更为憧憬。

  祝家主肯教,你要好好学。

  她与我们虽是门派有别你不能拜师,可也一样要以师礼事之,万万不可怠慢。

  陆菲嫣看顾盼兴高采烈的模样,忽然发现一路当做心头肉的女儿也长大了。

  既已成长,有了自己的想法与判断,有些事情便无需过多干涉。

  太好了娘也同意了大师兄说的果然没错,娘一定会答应。

  顾盼一蹦老高雀跃道:大师兄该忙完啦,人家去找大师兄玩,晚上再来陪娘。

  晚上……近来都是他来陪我的。

  陆菲嫣看着女儿小鹿般蹦跳离去的身影,心中怅然若失。

  家主,属下经手的一切事情均已整理归集,您看若无缺漏,属下这便辞行。

  拙性弯着腰递上一本簿册,内里正是他近来调查暗香零落的一切所得之列目。

  自入成都城之后,昔年的有道高僧也不再剃发,如今头脸上已长出了发桩短须,倒像个粗豪的江湖客。

  有劳你了。

  这一回事关重大,不是你去我不放心。

  祝雅瞳通览书册细细核对。

  拙性在凉州深耕多年,一路至今几件事情办得让祝雅瞳甚为满意。

  大秦国里昆仑一系的反击虽告一段落,但对付暗香零落则只是个开始。

  神秘的忧无患,惊人的豹羽鵟,还有几乎被送在砧板上遭屠宰的贼党,以及还活在世上的孟永淑。

  谜团一个接着一个,祝雅瞳越想越是心惊。

  举头有三国皇权之天罗,若是地底深处还有暗香零落之地网,已成贼党死敌的祝家与吴征总在明面上可就太危险了。

  祝雅瞳捋过头绪,只觉一切还是要从贼党第一回闹出大事开始查起。

  他们的底气在哪里一切是不是又如表现出来的不堪一击,甚至是自寻死路想要挖出忧无患斩草除根,还需再走一遍长枝派走过的那条路。

  自当年孟永淑出事的涂州处从头查起长枝派曾引军横扫大燕国内的暗香零落,可对于孟永淑落难一事却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由此祝雅瞳更坚信其中有极大的隐情,否则以长枝派之能,怎可没有收获拙性要走的这条路固然极难,可长枝派做不到的,祝家却未必做不到,祝家最值得称道的,不正是一张自上而下的关系网络么拙性此前藏于深山,凉州也是人口稀少的荒僻之地,此番还俗再迅速离开川中之地远赴东方,识得的人更加少。

  加之办事牢靠,实是最佳人选。

  家主厚爱,属下敢不肝脑涂地不,活着回来,很多地方都需要你是属下多唠叨一句,吴大人的食堂工期将完,属下离去要劳烦家主多盯着些,此处不好出岔子甚好我会留意。

  你去吧,一路小心。

  任何一位主人都会喜欢有责任心,又把家族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事上心的下属,祝雅瞳当然也不例外。

  至今为止她尚未对任何人吐露过心中的目标,可拙性跟着她参与了祝家在燕秦之战中的始末,或许多少能猜到一些。

  比如吴征的特殊身份,也比如祝雅瞳正在盘算谋划的一切。

  属下告辞,家主保重拙性远行涂州是件隐秘事,吴征已提早知悉却也不便相送。

  这位大和尚真是位妙人,吴征对他腹诽最多,但承受的恩惠也极多,念及还是有些不舍。

  当拙性闪入一辆马车时,吴征也吱呀一声拉开书房大门,一来暂无头绪,二来决心已下,三来顾盼的脚步声已在院外响起。

  数月之前吴征曾在昆仑山上偷偷见过顾盼,亦偷听见她们母女俩的私房话儿,由此才当机立断占了陆菲嫣的身子。

  有时想起那日在屋檐偷听的旧事,也常感慨再怎么努力与自律,想将一切尽在掌握也不可能。

  而人,很多时候都是被逼出来的,若不是那一场偷听得知陆菲嫣已在悬崖边上危在旦夕,或许吴征也不会即刻出手半逼半哄,又怎能在这数月的时光里享尽艳福,将心仪许久,值得敬重的美妇收入府中如今似乎又到了悬崖边上,不日食堂竣工,届时邀请韩归雁时必然的。

  加上祝雅瞳,陆菲嫣,顾盼,韩归雁,甚至还有瞿羽湘聚在一起,诸女的性格难免没有冲突之处,那画面太美想想都有些蛋疼。

  原来想调和后院如此不易,难怪古往今来,就连帝王家的后宫都没听说安宁过。

  吴征抹了把额头冷汗,不仅是因为诸女错综复杂的关系,还因方才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一个名字让他胆战心惊我怎么会把祝雅瞳和她们放在一起顾盼抿着唇瓣,中央向上撅起,牵引得两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