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暗香零落 第九章 其媚无垠 旧朝所忆(1/2)

加入书签

  江山云罗第四集暗香零落第九章其媚无垠旧朝所忆这是什么药物如此厉害瞿羽湘被制住了穴道,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倒在地上连低声嘶吼的力气都无。

  以吴征对医学的理解,人体都有自我保护的潜意识,遇到难以忍受的剧痛时,身体会自动采用昏厥的方法加以自卫。

  但瞿羽湘瞪着惊恐的眼眸,连眼珠子都有些微凸,偏偏意识极为清醒。

  吴征本也以为她会汗出如浆,甚至脱水也不奇怪,可看她全身上下一滴汗都无。

  这种颠覆认知的反差显然又给他上了一课。

  求死丹炼制不易,祝家也不多。

  她现下一身都是灼热剧痛,且身上一发汗便被蒸干,正五内俱焚,任她意志再怎么坚定,我保证她绝对不想再试一次。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吃了这种东西再被点住穴道,换了谁也想速速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太厉害。

  吴征竖了根大拇指随口问道:让祝家主人都说出绝对二字,谁都要信祝雅瞳闻言微蹙眉头,对吴征的说法并不认可,淡淡道:我敢说绝对是因为亲身试过,不是听来便罢。

  什么吴征一惊诧异道:你……你也试过是呀,我熬了不到四个时辰就快死啦,不得不把解药服了。

  我也不想再试第二次祝雅瞳微笑道:要做大事,重要的东西需得了若指掌,该试一试的东西莫要怕苦怕累。

  心中却道:娘为了你才当这劳什子的家主自要万无一失,吃些苦头算的什么。

  不想随口一句话竟能听得这等秘辛,吴征心中敬佩更甚。

  以她三十余岁的年纪不仅把武功练到了十二品,成为当世一掌之数的高手之一,还能当上祝家之主,其中历经的艰难困苦,当真窥一斑而见全豹。

  你来弄吃的,我和她说会子话。

  祝雅瞳帮着捡拾了些干燥的树枝堆好引着火焰道:上回你做的菜很好吃。

  枯枝有粗有细,粗的在外细的在内,引火的也已摆放停当,一只山鸡两只野兔洗剥得干干净净用大片的树叶裹好,小包袱里各类调味品备得齐全,引火的动作也干脆利落。

  可见在野外的经验何其丰富野外生存的技能非得有丰富的经验才能办得又快又好,一个本该养尊处优的女子竟能做到这些吴征对祝雅瞳越发感到好奇她究竟经历了什么看似光鲜亮丽的祝家内里又发生了什么迷蛇梦眼的绰号虽是好听,却着实不是什么好话。

  吴征一边烤着野味,一边远观。

  奚半楼对他十分关爱,可终究在身边的日子不长,且比起祝雅瞳来也少了份细致入微。

  至于别的昆仑前辈,包括顾不凡在内着实学不到太多东西。

  可跟前这位艳妇不仅指点之心甚诚,无论身份地位甚至是能耐还在奚半楼之上,多看,多听,多学,绝没有任何坏处。

  祝雅瞳掰开瞿羽湘的牙关又喂入一颗丹药,静待了片刻女捕头身上的痛感明显减轻,凸涨欲裂的眼眶平复之后便露出深深的惧意,仿佛面前娇美端雅的妇人是一只露出毒牙的美女蛇。

  祝雅瞳双手随意地一撩脑后长及腰际的青丝,遮挡住吴征的视线,揪起瞿羽湘的衣领,双目大放光华。

  吴征远远望去,只见她惧意深重的脸上变得痴痴呆呆,便知祝雅瞳又使出离幻魔瞳来。

  此刻方知她撩散长发的本意,心中不由生起一股暖流。

  你杀吴征的本意何在老老实实地说,千万不要对我说谎,我会很伤心的。

  轻飘温柔的声线,仿佛一位慈祥的长者。

  瞿羽湘连连摇头道:我……我怎敢说谎……她此前干燥得甚至有些干瘪的肌肤,忽然冒出淋漓大汗晕染重衣,近乎停止的呼吸也剧喘起来。

  吴征从未见过一个人的喘息能够如此急促,仿佛体内装着的不是五脏六腑,而是一种叫痛苦的东西,瞿羽湘正急切地要将它们全数驱赶出来。

  但吴征也知道她现下的大汗淋漓对身体大有好处,否则之前的五内俱焚,若不能及时散开体内热气难免大病一场。

  祝雅瞳当然不会在乎瞿羽湘的性命,可能让她只是身体虚弱而非重病则不影响今后一段时间内用人,可见思虑周祥。

  瞿羽湘断断续续将前因后果诉说一遍,与前并无不同。

  祝雅瞳的离幻魔瞳下要说她能保留自我意识太过匪夷所思,吴征也终于松了口气。

  祝雅瞳收回功法又松开揪住衣领的手,瞿羽湘脱力地软倒在地。

  美妇待她休息了片刻才好整以暇道:方才服了什么,你当心中有数了瞿羽湘汗出如浆喘息不停,怀着深深的惧意轻轻点头道:是求死丹,家主饶命。

  吴征在表皮已开始烤得焦黄的山鸡身上洒下盐沫子,心中暗叹祝雅瞳见事之准。

  这种世所不容的畸恋,此人极大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其实没甚么底气,有收服的可能。

  是以我才留下她一条性命,否则早一刀杀了了事。

  回头只需恩威并施,不怕她不就范。

  吴征不得不承认即使有两世为人,也有过不少的经历,可与霍永宁,祝雅瞳这等接触过的顶尖儿人物比起来差的仍不是一星半点。

  至于祝雅瞳层出不穷的手段,吴征可就望尘莫及了。

  吴大人是本夫人的财神爷,你不能动他,也动不了他求死丹既已赏赐与你,自然是不会收回来的。

  你若乖乖地听话,本夫人自然会着吴大人给你解药,每一颗解药能保你一月不吃苦头,否则每日早晚发作一次,每次六个时辰,咯咯,不死无休你也不必恨吴大人,更不需动他的歪脑筋。

  解药都在本夫人身上,有本事你来抢回去。

  祝雅瞳笑吟吟地随手将一个瓷瓶抛给吴征,距离随远,准头精确无比,吴征只摊开手掌,瓷瓶便轻飘飘地落在掌中。

  夫人要我做什么瞿羽湘面如死灰近乎绝望道,方才受尽地狱刑罚的恐怖在脑海中深深刻印,若是要这么受尽苦楚地死去,还不如一刀抹了自己脖子的好。

  要你乖乖地呆在吴大人身边,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祝雅瞳面色忽然一肃郑重其事道:不许动歪脑筋,本夫人会时时刻刻牢牢盯着你,若敢再起不轨之心,祝家折磨人的手段有的是,你也知我绰号叫什么,我保证你死得苦不堪言。

  传闻地狱有蛇可大可小,生有四只利爪,能喷七彩毒烟,口内长牙如剑,称为迷蛇。

  最喜钻于魂魄体内,以利爪撕裂五脏,以毒烟腐蚀筋骨,以长牙啃食骨骼,令魂魄苦不堪言。

  无论冤屈者或是十恶不赦者俱饱受其苦。

  地祉发布页瞿羽湘刚受了一场折磨,精神体能均十分虚弱。

  闻言面上立刻现出愤懑不已之色,显然要她协助吴征一百个不愿意,而强迫下去她对祝雅瞳无能为力,吴征有了防备也再无下手的可能。

  她一向爱慕韩归雁,可心中的爱侣早已倾心于吴征,只觉生无可恋,自尽似乎是唯一的归宿。

  你不用生气。

  吩咐你的是本夫人,现下你也是为本夫人办事。

  怎么很委屈了你祝家待人一向不薄,你若办得顺当可大有好处。

  云龙门难道连祝家也不放在眼里么何况,本夫人知道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祝雅瞳眼眸中忽然闪过促狭,花瓣般香润绯红的香唇揶揄地抿着,让她看起来无比的调皮可爱。

  什……什么瞿羽湘本已有死意,此刻忽然泛起希望,大吃一惊下脸上又涌起淡淡的红晕。

  祝雅瞳凑近她耳边低声道:你想要韩归雁,咯咯,真是也成,哪日本夫人开心了便将她送到你怀里又算得什么祝家之主说出话,谁也不能怀疑她的能耐,世间除了圣上的金口玉言,怕再没人能与之相比。

  祝雅瞳敢说便能做到,只看她想不想做。

  瞿羽湘心慌意乱,总算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支支吾吾道:我……那个…家主为何要如此做因为本家主不喜欢她祝雅瞳双臂环抱撑在屈起的膝弯,一对儿美乳硕大无朋,如同挂架熟瓜沉甸甸地落于双臂:不管她在西岭边屯到底经历了什么,有这份名声便是不好。

  既非吴大人良配,拿来换你的一身本事倒也不亏。

  雁儿……雁儿是韩大将军之女,家主莫要惹祸上身,更不可加害于她。

  瞿羽湘方寸大乱,隐隐然又觉得这位艳绝天下的美妇不仅大胆至极,脑中更是天马行空难明其意,有一股说不出的古灵精怪。

  噗嗤祝雅瞳露齿一笑忍俊不禁道:韩大将军的女儿又怎么了把她交给你亲近亲近又怎么了你还能坏了她身子不成么但若是韩归雁被你的真情厚意打动了呢万一呢啧啧,至少现下本夫人还是你的大仇人,你居然为了韩归雁劝本夫人莫要冲动。

  啊哟,这是爱屋及乌么本夫人都有些感动了呢。

  瞿羽湘心潮起伏,她自幼在云龙门修炼,即至如花的年纪对一众师兄弟俱无甚感觉,反倒结识韩归雁之后被迷得神魂颠倒。

  午夜梦回不知多少次臆想将修长高挑的身躯拥在怀中肆意爱抚,可胯间湿润的粘腻液体总提醒着她自己也是个女子。

  她从不敢表达心意,只怕太过惊世骇俗吓着了韩归雁,从此再不与她相见。

  这一份特殊的情感压抑心中,亦称得上大为遗憾。

  祝雅瞳洞悉人心的双目如蕴春风,句句都指在她内心最期盼又最软弱处,让她无可拒绝。

  她惧怕求死丹的疼痛折磨,反抗祝雅瞳更是毫无可能的绝望,又期盼能有机会对韩归雁一吐胸臆。

  即便要死,带着这份遗憾又如何瞑目更何况……连祝家主都说万一呢这一场大起大落的疯狂暗杀过后,瞿羽湘倒多了不少自暴自弃的极端想法。

  一念至此终于点头道:望家主莫要失信。

  甚好本家主一言九鼎,你大可放心。

  祝雅瞳衣袖一拂解开她穴道,优雅如拨云露月。

  回身向吴征狡黠地挑了挑眉毛……韩府里的人丁较之鼎盛时少了许多,让偌大的府邸显得空空荡荡,往日里门前的车水马龙更是不见踪影。

  韩家二子一女在燕秦之战里屡立奇功,可圣上暧昧不明的态度却让百官们无不敬而远之。

  车骑将军韩克军虽回到了成都,在朝堂上也变得谨言慎行,来往更是只一辆马车,六名仆从相随。

  韩家封赏事关大秦整个军方势力的变迁,拖的时间越久,韩家越是尴尬。

  爹,累不累能随在韩克军身旁的只有三女韩归雁。

  她接了下朝的父亲进府便体贴地一阵揉肩捶背。

  往日龙精虎猛的天下名将近年来老的很快,连身躯都日渐佝偻,韩归雁心下颇为难受。

  老咯,连上下朝都有些疲倦了。

  嗯,舒服还是乖女儿孝顺。

  韩克军眯起双目享受了一番道:急吼吼的来又想做什么咦女儿哪天没来服侍爹爹,什么叫做又想做什么韩归雁鼓起腮帮娇嗔道。

  嘿嘿,昨日刚去了北城府衙又没来见爹爹,今日你会没话要说知女莫如父,说吧说吧,莫要藏着掖着。

  韩克军一顿揶揄,说的韩归雁面颊飞红。

  吴郎……咳咳,吴征说了要帮你们做些事情。

  奚叔叔不在成都,胡大人又从不管他。

  人家是来向爹爹禀报此事,免得他乱来误了大事。

  韩归雁在父亲身后做了个鬼脸,字正腔圆地说道。

  你那吴郎……咳咳吴征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说来听听。

  韩克军一样字正腔圆,连语调都学了个十成十。

  韩归雁在他背后一顿不依的粉拳,才将吴征的计划想法一五一十地道出。

  事关重大,她完全复述吴征所言,唯恐出了差错。

  唔……呵呵呵,这个小子韩克军冷笑道:年龄不大,胆子比天还大。

  韩归雁骤然紧张道:怎么这么做不成么韩克军拍拍女儿的手示意她停下斟酌了一番,摇头道:你紧张什么这小子……对你倒着实是不错。

  哎呀人家在问爹爹大事,扯到对我好不好干什么韩归雁大发娇嗔,被父亲苍老却仍犀利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羞得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韩克军微微一笑也不点破,拍拍女儿的螓首意味深长道:有些事你还不懂,也不需要懂。

  一个女孩儿家能有这一身本事已经够啦,何况贪多嚼不烂,你的吴郎这一点就很好。

  若是他帮你守了亭城后整日价地研究兵法,爹爹反倒要不放心。

  这个孩子心机深得很,好在有情有义,奚半楼的弟子,爹爹也信得过。

  好啦你去吧,有些事爹爹还要想一想。

  韩归雁满腹疑云,也知其中还有许多一时不便说明的难处,闻言道:爹爹莫要太累。

  韩克军送走女儿,见她英武更甚当年,心中恍惚真的老啦,是不是该让位给孩子们,把一切都放下了女儿临走前留下一本簿册,内里详尽书写了方才所说的一切。

  韩克军通览一遍,将簿册捧在手中掂了掂自言自语道:小小的娃子,你是在逼我么你们都在逼我京都守备,真是好大的胆子地祉发布页成都城除了羽林卫与金吾卫,以及城郊八校尉大军拱卫之外,京都守备亦是军方不得忽视的重权人物之一。

  虽只是五品的官儿,可八校尉军日常的协防拨备,补足兵员缺口,乃至军需供应均由京都守备管辖。

  以此将内外禁军完全独立为两个体系,互不干涉,互为牵制。

  文毅与迭云鹤交厚,本也是秦皇最为信任的近臣。

  只因玉茏烟一事落了把柄,常年被胡浩,韩克军等人牢牢压制不得升迁。

  可秦皇对他的信任并未有所折扣,京都守备一职始终稳稳当当。

  吴征把歪脑筋打到他身上,不得不说一句胆大包天。

  靠这些就能足够罢了罢了,看在你为雁儿一番美意,剩下的事老夫来做吧。

  韩克军摇了摇头,面上殊无喜意,状甚萧索。

  大人回来啦吴征一去三日音信全无,陆菲嫣心中忐忑不安。

  她对祝家的信任度比起吴征来要大打折扣,此行虽是简单的盯梢,难保其中没有暗藏危机。

  直到昨日拙性传来书信言道吴征已然返程方才安下心来。

  只是这家伙为何出门一趟又带回来个陌生人,虽是刻意以黑巾蒙去了面貌,体态却是婀娜多姿优雅万方,着实不在自己之下。

  一时心中竟翻起酸意与警惕吴征领先祝雅瞳半个身位,朝着陆菲嫣连连眨眼要她莫要多说话,只是暗暗庆幸她一贯也谨慎,否则败家娘们儿之类的话说出来惹恼了难以捉摸的女魔头,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

  三人毫不停步直达后院书房,吴征闭上房门,回头便见祝雅瞳掀开蒙面的黑巾撩动一头青丝,陆菲嫣正目瞪口呆,一张润口张成个圆圈。

  千娇百媚同处一室。

  祝雅瞳长发飞扬,一袭淡紫长裙俏展仙姿;陆菲嫣虽是惊愕,可挺拔站立的身子被宝蓝色的绸衫裹得玲珑浮凸,媚如春水。

  二女只是站着对视便映得满室耀目生辉,吴征的视线真是片刻也舍不得移开。

  祝……祝家主怎会来此陆菲嫣心中酸意更甚,祝雅瞳与她年纪相当,美艳更不逊色分毫。

  她这三日若都与吴征在一起,虽两人身份相差太大,难免心中不太舒服。

  来帮妹妹的吴大人呀。

  祝雅瞳眼角里不时闪过揶揄俏皮,火辣辣的目光更是要将陆菲嫣剥个干干净净,妹妹的三字也未刻意,听在吴征耳里哪还有半分不明家主快请坐,师姑也请坐下。

  吴征抽着冷气斟上茶水,对这位古灵精怪的豪族之主全无办法。

  现下可容不得半分拖延,正事要紧。

  妹妹还请回避,我与吴大人还有事要商议。

  稍后再与妹妹叙话说明原委。

  祝雅瞳果断逐客,自顾自地在书桌上摆开六页白纸,倒水磨墨。

  陆菲嫣更为不满,秀眉微蹙。

  可现下又不好发作以免与吴征的私密事着人看出端倪。

  一想祝雅瞳定是早已来了成都,吴征却始终瞒着自己不肯说明,也不知还打着什么歪主意,心中一阵气苦。

  不想一只温热大手将她拉起,陆菲嫣心中狂跳作势欲甩,那大手一紧不肯放脱反倒加了一只,吴征大喇喇当着祝雅瞳的面柔声道:你先回去,我一会儿与你细说。

  陆菲嫣羞红满面,连连点头下受惊的小鹿般一蹦一蹦地逃去了。

  吴征暗自松了口气,无奈回头果见祝雅瞳眉眼含笑,倒是竖起大拇指道:敢作敢当才是好男儿,若现下还要藏着掖着自欺欺人,我倒要责备你了。

  好啦这事儿不忙,你到我这里来。

  她想了一想,多抽了两张白纸铺开。

  吴征到祝雅瞳身后站定。

  只见美妇探出兰花般的五指拈起只小毫,深棕色的笔杆一衬,益发显得手指白皙透红。

  祝雅瞳深吸了口气理理思绪,左臂斜倚压住白纸,提笔落字。

  吴征还不及看她写些什么,视线里满是她一头滑顺的青丝垂垂而落;一颗螓首微偏正在细细思量;微蹙的娥眉下秀鼻高挺而柔雅,更令人移不开目光的便是一对儿丰硕酥胸。

  以她的坐姿位置而论,换了常人怕是胸口处尚有两拳空隙。

  可她的乳峰已是被桌沿抵住,双球正随着呼吸一挺一落,挺时被桌沿抵得反陷,令上半球处撑着衣料鼓起一抹旖旎无边的弯弧,落时又盈盈颤动,可想而知这一对儿玉乳的饱满结实。

  吴征一咬舌尖闷哼一声,强自收敛心神。

  祝雅瞳知他分心刚觉不满,旋即便知是什么分散了爱子注意力,心中一慌不敢回头只细声道:认真看,好好学。

  白纸上已落下了一行字迹:忧无患,男,身高八尺二寸有疑:行动略有阻滞,或着垫高之物,肩宽八寸有疑:易容垫肩。

  头带淫邪鬼面此前未见。

  武功:未知,类同玄元两仪功,九转玄阳决,然内力运转更为迅速,且无二者受限桎梏之处。

  疑内外兼修,肌体有化解消散内力之能。

  武器:长剑,剑身坚固而具韧性,锋锐未知,泛绿光,疑混有青钢,翠铜等物,有豹羽鵟为坐骑,疑临朝余党。

  一笔至此,祝雅瞳又在纸边空白处勾勾挑挑,迅速将忧无患身形画下,尤其是一张鬼面绘制得活灵活现,与吴征记忆之中完全一致。

  做完了这些,祝雅瞳搁下小毫起身让开座位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有些事趁记忆最深之时用纸笔记下来日方不会稍有差池。

  你一贯聪明,但今后遇事越多记忆也容易错乱,自现下起还是多动笔好些。

  祝家主教训的是吴征连连点头,诚心受教之时用尊称并无不妥。

  你不想添些什么祝雅瞳含笑点头道,目中净是期许之意。

  吴征不急于提笔,在案头闭目回忆那一场荒山恶战。

  两名十二品的绝顶高手似都还未使出全力,可其中的境界已不是他能看得清道得明的,甚至有些动作已快得让他看不清晰。

  有限的见识里陡然灵光一闪,目光落下祝雅瞳标注的锋锐未知处。

  鎏虹是祝家之主的佩剑,堪称天下最顶尖的兵刃。

  能够与之匹敌的兵器竟被标注了锋锐未知便是极大的疑点。

  吴征细细思量一番后,在武功一栏背后添加了一段蝇头小楷:剑法特异极尽偏锋,不与敌方兵刃锋锐处交兵,多以按、压、弹击剑身中段为主。

  只能想出这么多,我的武功还差得很远。

  自家的字迹与祝雅瞳的极尽大气一比惨不忍睹,吴征有些羞惭。

  很不错这一段本就是留给你写的,与我的料想也差不多。

  祝雅瞳举起纸张轻轻吹干十分满意,丝毫不嫌弃其中狗爬般的笔迹:现下我们做第二件事。

  她吹干墨迹时,撅起的香唇润红艳丽,即使圆嘬而起也仅有少许的褶皱,着实性感到了极点。

  地祉发布页是对千娇之体的无穷魅力吴征也有了防备,生怕再度出丑。

  这一刻神情专注素然,静候祝雅瞳的指示。

  你让拙性办的事情我都清楚了。

  你要对付文毅是么祝雅瞳莲步轻移端来茶碗道:要我说,你的计划险之又险,这么做不太值当。

  吴征交托给拙性的事情零散琐碎,不想仍被祝雅瞳一眼看穿,连所用手段的结果都做了推论,这份子能耐吴征自问换了他便绝计没有。

  好像你不太服气来,写下来我们理一理。

  祝雅瞳并无责怪之色,脸上神秘的笑容倒是鼓励多些。

  能得到祝家之主的指点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吴征没有丝毫腻烦,依言提笔在纸上细细书写。

  七张白纸被吴征写满了五页后停笔。

  祝雅瞳始终在左侧细看,见状曲起食指在吴征脑门轻扣一记嗔道:小鬼头,还要瞒我说罢将空白的纸张拨在吴征面前道:快写下来,没有韩克军帮忙,你哪来的底气吴征无奈,仿佛在一双慧眼之下无所遁形,只得老老实实将最后一个,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写下。

  妓院里大都藏污纳垢,难免有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事,既在浣花楼里查到贼党踪迹,籍由此线索排查下去。

  从中总能找出些来历不明的女子。

  祝雅瞳一一将纸张依序放好道:算是勉勉强强,以此为由发难也可以。

  两人一条条地理下去,直到在祝雅瞳威逼之下吴征才写下的那一页。

  三日之前,这里才是最关键处。

  不过,你不觉得太冒险了么祝雅瞳点着韩克军的名字道:不说他会不会答应,便是答应了,两头不讨好落得一场空的可能性也很大。

  而且,靠这些便是加起来也未必扳得倒文毅。

  你误会了。

  吴征将纸张重新摆放后道:这五处虽没甚稀奇,闹起来圣上或许未必会管,可百姓的意见会很大所以要点在于一个快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乎同时发难,犹如一把火点着粮仓烧成滔天大火,本来不想管的也必须去管了。

  至于最后这一点,适时而发,把握性便要大得多。

  唔,也有道理。

  祝雅瞳露出意外的神情静静思索。

  吴征看她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一会儿蹙眉抿唇似在冥思苦想,一会儿双眉一挑似恍然大悟,一会儿唇瓣弯起喜形于色。

  很好以点破面,斩其羽翼,环环相扣又仅略有先后,近乎同时发难,再借百姓民怨沸腾之势,照你这么说倒真能多上两分把握,这就值得搏一搏啦。

  祝雅瞳喜形于色,倒比她自己的事情还要开心。

  现下再加上最后一条临朝余孽当再加上两成把握,倒是意外之喜。

  其实事情的关键不在于他人,更不在于韩大将军,此事成与败全在祝家身上,还望家主助我。

  吴征起身作揖。

  无论是昆仑还是旁的都必然要暴露,隐蔽性不足。

  知道用祝家之力来做这件事说明你已深思熟虑,我倒是小看你了。

  祝雅瞳笑得更欢险些合不拢嘴:合作,我当然会帮你。

  嘻嘻,你原先是不是有些忐忑担忧拙性未必能将成都里祝家的人手布置得妥当现下放心了吧。

  高人行事高深莫测,你来了,至少在我这里把握又大了两分。

  吴征指指胸口。

  好祝雅瞳忽然莞尔一笑道:快回去吧莫要让人等得心焦。

  明日一早,临朝的资料会全数摆在这里。

  吴征挠头不好意思道:她很不容易,我是真心喜欢她。

  嗯,你说的我当然相信。

  祝雅瞳又点着吴征的脑门道:你呀,真是个惹事精。

  快去望着吴征离去的背影,祝雅瞳终于忍不住眼含热泪,方才险些便要在爱子的屁股来上一掌,只觉一生之中,哪有一刻比得上这三日来的温馨甜蜜。

  小院里亮着灯火,在夜露深重的寒夜里带来温柔暖意。

  推开房门,陆菲嫣正坐在窗前发呆,见了吴征闷哼一声别过身子不愿与他目光相碰。

  对付她吴征的法子可就多了:咦,家里打翻了什么东西怎地一股子怪味儿吴征抽着鼻子装腔作势地低头搜寻。

  哪有什么翻了胡说八道。

  陆菲嫣生活精细,即使从前深受婚姻之苦依然尽可能打点清楚一切,闻言忍不住低声斥道。

  没有这么大一股子酸味儿哪里来的吴征大摇其头一路寻到陆菲嫣身边:啊哟,原来在这里你……你走开,我不要和你说话。

  看他死皮赖脸的模样赶走无望,陆菲嫣气呼呼地起身躲开,一副你离我远点的样子。

  吴征哪肯放她走脱,伸手反勾她手腕。

  陆菲嫣自内伤平复以来武功大进,明了道理诀之后反应亦迅速之极,当即手腕一翻闪过,足下错步翩若惊鸿般避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