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长安煌煌 第九章 唇枪舌剑 折枝断肠(1/2)

加入书签

  第九章唇枪舌剑折枝断肠立身中原之地的燕国无论哪一方面都要领先秦与盛。

  而燕国皇室自是顶峰中的顶峰,作为皇室的门面之一,年升楼无论建造工艺还是装饰格调均为当世最高的水准。

  吴征不懂建筑学,但以木头为架构能搭起五层且面积达到近千平米的大厦,十八根梁柱围成圆形让出中央一大片空地,还能让大厦稳如泰山,光这一点就极为不易。

  而这些梁柱又可作为支撑,只需在梁柱与墙面之间架上木板,便能搭建出单独的隔间,精细巧妙。

  今日登楼的每一人都可称达官贵人,每位单独的桌椅不仅以檀木制就,红漆为面,桌椅脚处做成外拐的弧形,美观大方,四周则雕刻着锦鲤云纹,巧妙精细,边沿转角处则全都施以打磨弧面,体贴入微。

  每张椅子旁都系着一面羊绒软垫,喜坐软面的可自行换上。

  当围成环形的窗户被打开一半,不仅空气清爽采光极佳,无论视线从哪里望去,都能俯瞰整座雄伟长安城,一片繁华景象尽收眼底。

  张圣杰说完了他的奇谈怪论便回到他的位子上自然是吴征身边仅有空着的那一处。

  酒宴开席,各色宫廷菜色流水价地送了上来。

  手举托盘的尽是妙龄少女,各个姿色秀丽,甚至不乏令人惊艳的绝色。

  从规格上看,这一场宴会已是最高的国宴级别,连侍女和正在场中如穿花蝴蝶般翩翩起舞者,都是从皇宫中遴选而出的宫女,礼遇甚重。

  可是一片莺歌燕语中,刀兵交锋的肃杀之气却越来越浓……皇宫御书房,栾广江依旧披着厚厚的裘衣,一手执笔批阅奏章,一手紧了紧领口。

  身边偶尔有宦官宫女前来添茶加墨或是递上送走奏折,俱是轻手轻脚犹如足不沾地,唯恐打扰了聚精会神的圣上。

  仅余不时响起咳嗽声的御书房忽然想起不加掩饰的踏步声,不知何人胆子忒大,不仅如此,来人落座后道:本公主近日爱喝雾峰雪芽,换来。

  声音细软出自女子之口,她并未刻意高声,只是一如平常,平日里如何,现下也是如何。

  燕皇不以为忤,也不受打扰继续批阅奏章,女子也不再做声。

  偌大的房里又剩下咳嗽声与茶盖与茶碗轻碰的声响。

  两炷香之后栾广江推开奏章起身舒了舒筋骨,抿着茶道:皇妹来了下坐的丽人一袭宫装,湿润得微冷的早春里依然露出小半莹白的酥胸,丽色逼人。

  陛下传召怎敢不来虽说了怎敢,却不见太多敬畏之心,既未俯首帖耳,连站起行礼都不曾:不知陛下招来臣妾有何吩咐言语中甚见疏远。

  栾广江微微一笑道:有何事皇妹还不知么今日年升楼宴客,朕还不是担心皇妹一向顽皮惯了又去捣乱,不得不亲自看着你。

  哦陛下怎知臣妾要去捣乱栾采晴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淡淡道,怎么看都似心不在焉。

  为何不称皇兄自称臣妾会更亲近些么咱们兄妹俩许久不见,定要轻疏如此栾广江话题一转说起了家常。

  大宝之上是陛下,皇兄也是陛下。

  至于我都嫁人啦,臣妾也没不符礼法。

  栾采晴依旧心不在焉,大大的凤目不时眯起,不知在盘算着什么,旋即又道:陛下安心,这一回臣妾会安守本分大局为重,绝不会真正难为吴征。

  待秦国使团离去后,臣妾也会来和陛下闹。

  该做的,臣妾懂。

  妹妹还在为当年的事情介怀两人各自答非所问,倒像自说自话。

  大局为重臣妾不是不懂,臣妾对陛下历来只有敬畏,何来介怀栾采晴美眸流转突兀笑道:否则当年臣妾为什么要跑出去栾广江摇头笑道:好吧,那都是朕的不好,给你的金令没忘吧朕许诺你的东西,终是不会反悔。

  哥哥,不是什么东西都能赔偿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朝臣一般,给一棒子再给颗甜枣便能开开心心。

  栾采晴啜了口茶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臣妾若坐那个位子也会做一样的事情。

  所以,陛下等了大宝就只能是陛下,不是皇兄,臣妾叫的没有错。

  皇妹能理解朕的苦衷便好。

  栾广江唏嘘道:很多非朕本心所愿,不得不为之……哥哥不再是皇兄成了陛下,有些话不该说甚至不该去想。

  陛下自当一切为大燕着想,今日惹得陛下动了妇人之仁,倒是臣妾的不是了。

  栾采晴掠了掠鬓角的发丝起身道:臣妾许久未曾回宫也想走走,不知……去吧,母后也常念着你栾广江点了点头。

  不烦扰陛下了。

  借陛下身边人一用,臣妾担心寻不着道路。

  栾采晴福了一福正欲告退,忽又想起一事,从怀中贴肉处取出一面薄薄的令牌呈上道:不说都忘了。

  陛下当年许诺臣妾一件事,臣妾今日正欲求一件事。

  栾广江接过令牌,心中复杂纷乱,既有记忆中的怀念,也有松快的解脱:奏来。

  臣妾想请陛下允诺在吴征随秦国使者离开燕国前不可对他动手,且惩治吴征以维护皇家颜面的事情,只能由臣妾一手来操办。

  哦那是两件事,不是一件。

  你要求哪一件。

  栾广江抽丝剥茧的功夫,与时刻警醒的细心并未因身体的病痛而失去。

  第一件不正是陛下心中所想么所以,两件其实也就是一件。

  栾广江凝视了美妇片刻道:皇妹若愿入朝为官,当能为朕分忧许多。

  便依皇妹的意思吧。

  臣妾谢过陛下栾采晴矮身施礼道:吴征的事情还请陛下记在心上,臣妾先行告退。

  朕让高无影送你,回头想用哪些人向朕讨要即可。

  年升楼里歌舞飘摇宾主尽欢,吴征吃喝都不多,也不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眼下的局面他无能为力,不过仍让他颇为兴奋。

  能耳闻目睹霍永宁与庞颂德这样声名在外的大才应付不利局面,才是他的关注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闲谈各地风物一番后,鲁仲文话锋一转道:说起来本官族中本出身凉州武威郡,五代之前方迁居长安城。

  本官向有归乡看一看族中故居之意,惜乎公务缠身,始终未能如愿,引为憾事。

  吴征眉头微跳,武威郡在凉州之战前被奚半楼放弃,现下还掌控在燕国手中,鲁仲文忽然提起此地含义甚深。

  庞颂德向为老饕,今日却早早停了箸,酒也不曾多饮,闻言捋了捋长须接话道:不想鲁大人祖居武威,与下官倒是有缘。

  下官曾为武威治中一职,对郡中诸事知之甚详。

  倒要请鲁大人放心,我大秦治下武威郡子民安居乐业,此回亦未受战火波及,料想鲁大人祖宅安然无恙。

  待来日大人得了空,下官定奏明圣上,愿亲驾车马陪大人故地重游。

  一问一答看似不经意,倒让凝神倾听的吴征开了眼界,心中暗道:卧槽,谈个判一开始就高深莫测到这种地步家长里短的不带丝毫烟火气却又处处都是陷阱,高手交锋果然不同艺术,语言的艺术鲁仲文微微一笑道:本官年事已高,常言道叶落归根,告老还乡之后重返武威郡颐养天年亦是人之常情。

  不知霍大人与庞大人意下如何吴征摸了摸鼻子,好一记当头炮。

  鲁仲文不提凉州之争,反倒说起他私人的话题,只是加上他的身份可就敏感已极了。

  燕国的侍中大人要到武威郡定居,秦国决不能答应。

  可要是此时出口否决,等同于秦国率先亮出了意图,其后被鲁仲文抓住破绽步步紧逼,难免要落了下风。

  庞颂德不慌不忙道:鲁大人若是告老还乡,还是那句话,下官愿出迎五十里恭迎鲁大人车驾,鞍前马后送大人入祖屋。

  这话说得含含糊糊有混赖之嫌,吴征听得一皱眉,他始终心中模拟对答,却混没料到庞颂德答得如此大失水准。

  正暗叹鲁仲文只需接话下去,庞颂德轻易便要落在下风。

  不想鲁仲文口出之言又大出他意料之外。

  庞大人一番心意,本官心领了。

  敢问庞大人,武威郡内偏西有一口甜水井,再西二里处有一株苍天胡杨。

  先祖遗信中曾言幼时常于树下玩耍,不知其树现下如何吴征心中一凛这才回过味来。

  庞颂德所言虽简单又显得赖皮,实则在说的是秦国官员迎迓燕国的白身,只不过这位白身有些不同寻常。

  至于全程陪同,自有监视之意,不怕你前侍中大人打什么歪脑筋,那开头的一句告老还乡便是前提。

  不想庞颂德随口之言竟含有这么大的玄机,后头挖了个大坑在等鲁仲文。

  且话里话外,对凉州的主权宣示丝毫不露破绽,寸步不让。

  鲁仲文显然洞若烛火,是以转了话题,这里头玄机就更深了,一个简单的提问不仅考考秦国官员,后头还可随时接话道出答案,言下之意便是武威郡现下在燕国手中,所有的一切他知之甚详轮不到你庞颂德来操心。

  一颗胡杨树便扯到地盘所属之争,这绵里藏针的味道让吴征忍不住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霍永宁微笑道:说到这颗胡杨树本官倒是一清二楚。

  其宽二尺,高不可计数,壮年时通体雪白惜乎此树年岁已高常遭病虫之害,树身已是千疮百孔。

  幸得大秦武威子民常在树荫下纳凉,感常年受其恩惠之心,不时为其捉虫方能保得一条性命。

  难得子民有心,但常年如此也甚为艰难。

  吴征不由敬佩霍永宁博知善记,中书令连棵胡杨树都记得清楚着实了不得,庞颂德此前应对得宜,要他说出这颗胡杨树怕是无此能为。

  至于最后说什么救得甚为艰难,分明是骂老而不死是为贼,所指何人不言而明,让吴征忍俊不禁。

  是呵,本官刻意致信丘大将军问询,亦知胡杨已老大限已到。

  遥想当年家祖幼时,大燕祖皇尚未登基,彼时官封镇西将军,牧兼雍凉二州。

  沧海桑田,不易到得今日胡杨将死,本官还不能归乡一探,可悲,可悲。

  鲁仲文这一席话等同于表明了态度,虽说这是争议的焦点谁都猜得到,可似乎来得太快了些正当秦国使臣们心中疑惑,庞颂德正待接话时,鲁仲文又道:大燕新得了些稀罕之物,诸位大人见多识广,正好请各位品评一二。

  鲁仲文拍了拍手,便有一行侍女各捧着个托盘端上一样物事在各桌呈上。

  只见洁白的瓷盘上放着一串果实,颗颗饱满圆润闪着紫红色的光泽,不仅异香扑鼻,更煞是好看。

  此物是去岁时大燕使臣出访西域番岭时发现,番人也是刚刚种植。

  使臣带回种子后竟然培植成树,本为圣上的供果,今岁需入夏方可结果,这一批乃是去岁采收于皇宫冰窟里冰封收藏,今日圣上特许取出以招待贵客。

  其滋味酸甜可口汁水丰沛,诸位可试食用。

  鲁仲文说罢自取一颗剥去薄薄的紫红色外皮,露出泛绿半透明的果肉咽下以示无异。

  庞颂德见了新奇水果按捺不住,依样吃了一颗,但觉滋味极美,忍不住又尝了一颗赞道:甚好他一颗接一颗地吃下去,心中却思绪电转:鲁老儿张了大嘴要吞下大半个凉州,现下弄出这等番岭的东西来示威么嘿嘿,去岁带回,除了这些种子怕不是要说与番人结了什么盟约,若是我大秦讨要凉州,他燕国便约了番人两面夹攻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不住地吃下去以拖延时刻。

  侍女们送上了紫果,不久后又托盘呈上一壶一杯,那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极为特异,不知又是什么东西要用这种杯子来饮。

  鲁仲文摆了摆手让侍女们稍作等候,续道:本官与霍大人是旧识,更是神交已久。

  燕秦两国历来亦是友邦情谊,只是凉州曾是我大燕祖皇根基之地如祖宅一般,我大燕军入凉州实为认祖归宗重回故地,倒非与秦国为难。

  霍大人,还请将下官之意转达秦皇,祖宗之地不可弃,大燕皇室岂可做数祖忘典,背叛祖宗之事霍永宁不接话反问道:那倒不忙。

  敢问鲁大人,这盘中又是什么新奇物事本官好奇心大起忍不得了。

  哈哈哈,是本官失礼了。

  呈上来侍女们摆设酒瓶与酒杯,霍永宁向张圣杰道:殿下,敢问一句中原本是盛国之地,不知贵国圣上可曾向鲁大人讨要旧地么张圣杰一双眼眸始终在侍女中特别娇俏的几位脸上游弋,闻言随口道:非也,父皇曾言大盛占据江南不过作为安身之地,中原本是前临朝之地,临朝之后无主,自然有德者居之。

  卧槽,简直刷新劳资的三观下限了老铁吴征自问脸皮实在够厚,但是比起这位自己当孙太子,还要把老爹卖成儿皇帝的奇葩,差得简直十万八千里。

  庞颂德暗暗摇头,张圣杰随口这一句话太过阴损,中原是无主的,谁拿去就是谁的。

  凉州,凉州他妈的就是前凉州牧的,秦国占了没道理今日秦燕交锋原本不落下风,结果被你这混蛋一开口全乱了套……我……我日你娘卖批的侍女们摆上了酒瓶与酒杯便依次退下。

  鲁仲文揭开瓶盖略有得色道:此酒首现于世间非同凡响……霍大人您喝过的怎么忘了下首不起眼的角落里忽然传来声响,一名少年郎笑吟吟地起身,一手举酒瓶一手持酒杯来到场中团团施礼,向鲁仲文道:鲁大人,下官一时兴起还请见谅。

  鲁仲文见他剑眉星目,相貌甚为出众,服饰佩戴自是秦国使臣中的符宝郎吴征,他犯不着与小辈置气,掌心向天一举道:吴大人也知此物无妨,快快请说。

  吴征笑道:下官无礼此物并非甚么稀罕物,川中便是小儿也常食用。

  此物分有数种,统称为葡萄。

  果实有形长着名马奶葡萄,呵呵,番人不识礼数便是粗俗。

  今日蒙燕国陛下赏赐的名紫葡萄,在川中亦名草龙珠。

  至于这瓶中么,便是紫葡萄所酿的美酒,酒液紫红色泽艳丽美不胜收,以夜光杯饮之不仅可闻其香,可品其味,更可观其色,可谓色香味俱全。

  下官还曾送过霍大人两瓶,霍大人怎生忘了啊哟霍永宁一拍手掌做恍然大悟状道:原是此物,吴大人送的美酒一向公务繁忙尚未饮用,倒显孤陋寡闻了。

  尼玛……老哥稳,你这慌撒的比我高明多了,鲁仲文想再找你发难也连个屁都问不出来,想刁难也没得搞头了。

  吴征心中点赞又道:不知年生楼里可有冰块此物以冰镇之,滋味更佳他说的头头是道,当世也没有冰镇的饮酒之法,鲁仲文心中惊异却无法辩驳索性道:吴大人所言有趣,来,诸君一同如此品评如何喝了原温酒,年升楼又迅疾取来冰块在一只大桶里装了,将酒瓶封好沉入冰桶中,不多时再取出分发,试饮之下果然风味更佳。

  吴征微笑道:下官甚好舞文弄墨,世间也薄有声名。

  曾对此酒作诗一首,还请鲁大人指点。

  吴大人有大诗才,本官洗耳恭听。

  事态迅速失控,鲁仲文一时没有办法只得顺水推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吴征朗朗念出抄袭诗篇,微微一笑拱手告退。

  霍永宁频频点头率先抚掌大赞:好诗,好诗当真是超群绝伦,吴大人了不得他心中自也备下了一套说辞,可吴征此时的应对极为巧妙,先将葡萄说个底儿掉,一首诗不仅华彩缤纷,更是极为应景。

  其中的豪气听的人热血沸腾,至于其中深意,完全可代大秦对这一场纷争做出强有力的表态凉州,还来鲁仲文捋须道:英雄出少年来,美酒当前,佳作以佐酒,当为人生至乐此后的酒宴只剩宾主尽欢,再未提起两国纷争之时。

  秦国口头上占了上风自然见好就收,燕国则暗藏机锋也不好锋芒太露,眼下的局势和平收藏当是两国都可接受的局面今日的唇枪舌剑毫不亚于刀光剑影的凶险,昆仑派的门人虽因没有官身上不得顶层,但以他们的修为耳力自是听得一清二楚。

  霍永宁与庞颂德两位大人能在盛国太子张圣杰突兀杀出时应对得体不落下风,着实令人惊叹。

  而吴征又在关键时刻露了一手大出风头,整个昆仑上下皆感与有荣焉。

  林锦儿挑着眉毛将年生楼上的一切述说一遍,向来恬淡的女子神采飞扬,说话的语速都快了不少,连声调都高了几分。

  待说完后才凑近陆菲嫣压低声音道:师姐,还记不记得韩将军出事时在我院里咱们一道儿说的话当时师门里都担心他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现下看来全是多虑啦。

  征儿真是了不得我看世间出色的弟子无出其右,便是冷月玦也不过是修炼多了些年头,武功稍高而已。

  咱们昆仑下任掌门的位子怕是铁铁要落在他身上了。

  你怎知冷月玦武功比征儿高些陆菲嫣听得心潮澎湃,却又忍不住反驳道。

  征儿现下的武功至多是七品上,冷月玦是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