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才与房间(1/2)

加入书签

  书名:江山云罗第一章:天才与房间

  作者:林笑天

  第一章:天才与房间

  高原的气候相比起平原,寒冷的时候要多得多。

  巍巍崑崙,另外一个世界中人们称他亚洲屋嵴,是众多神话传说的来源。

  这个世界裡没有元始天尊,西王母或者姜太公。

  可若登临山口处往下望去,崑崙蔚为奇观的千沟万壑,皑皑白雪,如同奔腾

  汹涌的白色骏马群正足踏风云,滚滚而来,一眼望不到边际崑崙的风姿并未因

  世界的不同有任何减弱,只是少了许许多多神话传说的润色,让来自另一个世界

  的人,觉得总是缺少了一些内涵,找不到多的归属感。

  崑崙派的地盘当然不能覆盖整个崑崙山脉,总坛位于山脉最东部,倒是距离

  大秦的京城成都不远。

  时光悠悠,掌门奚半楼被圣命凉州兵马校尉之后不久,便离开总坛往凉州赴

  任,每年倒有十个月要呆在凉州为朝廷效命。

  二师姑林瑞晨嫁与了大秦谏议大夫胡浩为妻,除了偶尔的回山省亲,大多数

  时间也不在山上。

  于是崑崙派日常的事务,都交在四师叔顾不凡与三师姑陆菲嫣这对夫妻身上

  崑崙的尊卑以入门时间划分,师父的年龄又比几位师弟妹大了不少,奚半楼

  名满天下之时,顾不凡等人武艺尚未大成,也就没有閒情来收个徒弟壮大崑崙的

  香烟。

  人的自私本性如此,到哪裡都不例外。

  于是乎吴征就成了这一代弟子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一人传遍天下的「天才」

  之名,崑崙派都认可,只因都亲眼所见「天才」

  之实。

  奚半楼稳稳超出同辈的武艺,在大秦朝廷裡的强大影响力,他的嫡传弟子吴

  征被当做自然而然的崑崙派未来接班人重点培养。

  外界传言,这个小孩子三岁起就能脱口念出对仗工整的诗文,四岁就缠着师

  父要学习武功,五岁就把崑崙轻功「青云纵」

  练得像模像样。

  总坛中央那棵苍天的大树他手脚并用,不一会儿就能爬到树顶。

  传得神乎其神。

  实际如何呵呵,当然奚半楼和吴征这对当事人最清楚不过。

  当然,吴征的确有太多惊艳的表现。

  传言总是真假混杂。

  不苟言笑,御下极严的奚半楼也不得不对吴征另眼相看。

  「孩子遭逢大难身世可怜,心思重,难免有些子桀骜不服管教,没有什么出

  格的事情,就由着他去吧」

  奚半楼临行前的刻意交代,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天才儿童的青眼有加。

  世间本就是没有秘密的,即使没有电话,没有网络,八卦的事情传播得一样

  迅速而广泛,远在北边的北燕,东方的盛朝,吴征的名字一样响亮。

  人们乐意谈论这样一个天才,然后寄希望于自己也能有这么一个天才的儿子

  或者像奚半楼一样好运气,路边捡来一个天赋异禀的宝贝徒弟。

  可怜天下父母心,到哪个世界,也还是一样的。

  天才的童年过得要比上一世幸福许多,无父无母的身世是相同的。

  却有一个如严父般的师傅,一个如慈母般的小师姑,还有一群崇拜着自己的

  童年玩伴。

  比起孤儿院阿姨,总要亲切得多。

  上山两年之后,身边陆陆续续就加入不少小孩子大孩子。

  崑崙对吴征另眼相看,对其他的弟子要求却极为严格,身为大师兄的吴征自

  然成了孩子王。

  这样一个世道裡,大师兄的意义和吴征前世的「学长」

  不同所谓的学弟无法与学长抗衡,最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身体发育导致力量

  上的差别,简言之,打不过。

  传统观念裡的尊卑意识,已经很澹薄了。

  而这个世界裡的师兄与师弟则是一个很严格的界定,属于神圣不可侵犯的尊

  卑问题不分尊卑,就等于欺师灭祖,就算小孩子不懂事,重重的一顿板子是免

  不了的。

  小时偷针,大时偷金这种道理换到这裡,就是小时目无尊长,大时不尊天子

  不尊天子,那是要诛九族的「杨宜知啊过来,快过来。」

  吴征半靠在一面倾斜的大石板上,有气无力地挥着手招呼身旁的三师弟。

  长得五大三粗的杨宜知听见大师兄的召唤,立马放下手中的石墩子,屁颠屁

  颠地跑了过来。

  那一身腱子肉迎风抖动,让吴征很怀疑这傢伙完全发育之后会变成怎么一个

  怪物。

  「大师兄,有何吩咐,小弟立马给您摆平。」

  摆平这个词儿是吴征嘴裡冒出来的,杨宜知认为:以大师兄出口成章的学问

  哪是咱们这平常人可以揣测的「摆平」

  一词涵义之深刻,韵味之隽永,难有其他词彙堪与之匹敌。

  从此就成了他的口头禅门派裡除了大师兄吴征,二师兄戴志杰就以杨宜知

  为尊,平日裡一群孩童闹彆扭,没少听见他大嗓门裡关于「摆平」

  的叫嚣已经九岁的吴征看着这个比自己还大两岁的师弟乐在其中的样子,

  咧了咧嘴,啥时候我成了黑社会老大他指了指小腿,不用开口吩咐,杨宜知已

  经心领神会地叉开手掌,用力适度地揉了起来。

  吴征满意地吐出一口气,侧过脑袋瞄了瞄刚才登上的山崖呈九十度垂直于

  地面的山崖上,稀稀拉拉叉出几棵小树,山风吹拂下显得瑟缩而无奈。

  不规则突出的山石便是为数不多的落脚点,在前辈们反覆的攀爬,脚蹬之下

  变得晶莹透亮。

  山崖叫做青云崖,古往今来,这裡不知出了多少以青云纵名震江湖的轻功高

  手。

  他突然皱了皱眉头,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个中年男人冷冰冰地看着自己,「练就最好,不练,也得练」

  话语裡毫无迴旋的馀地。

  吴征双目愤恨地看着中年男人崑崙掌门,强行把自己收为徒弟的奚半楼

  同样坚决地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自己一个小孩子要爬上那棵苍天的大树,万一失了手掉下来,

  哥们儿还玩个屁啊「哼,胆子如此之小怎能成大事。你还想不想报仇了」

  奚半楼眼裡浮现出恨铁不成钢的鄙夷。

  吴征哑然,总不能说那天死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吧太过惊世骇俗奚半楼

  不再说话,右手一递。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递,已经是第四十八次。

  吴征也用了四十八不同的方法,这一次他沉肩,缩头,着地一滚,可是滚到

  一半就觉得身体一轻离地而起。

  第四十八次一递依然没有躲过去奚半楼如同一抹青烟般离地而起向树顶窜

  去,完全违反了地心引力的常规物理知识只是偶尔在这裡一蹬,那裡一扶,便

  到了离地近十米的树枝上。

  找个树杈子放下吴征,下地,没有二话。

  趴在高高的树上,吴征心裡大骂又想起前世读过的,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

  患有恐高症的报告。

  心中涌起一股悚惧的感觉,双手牢牢抱定面前的树枝,一动不敢动。

  「要领都与你说过,自己想办法下来」

  树下传来那个中年男人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一句粗口爆到嘴边,终究硬生生地嚥了下去。

  他并不怀疑粗口一出来,奚半楼会毫不留情给他一顿胖揍。

  不因为别的,侮辱师尊或者侮辱师尊的先人,这一条理由就足够了。

  只能怪自己命苦,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又变成别人的徒弟,我,我又

  没想做你的徒弟,哪有这么强买强卖的还有没有人权了吴征胡思乱想之下却

  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人权,没有义务教育,也不会有孤儿院这种慈善机

  构。

  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