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长安煌煌 第六章 庭院深深 幽宅黄粱(1/2)

加入书签

  第六章庭院深深幽宅黄粱大街的喧闹自会吸引外来人的目光,于秦国一干人来说莫不如此。

  见惯了大秦繁华帝都的风物,来到截然不同的燕国免不了一番好奇。

  一辆马车的车厢侧窗帘子被揭开,精巧的设计让内里幽暗的环境印不出人影,而乘车的人却能看清窗外的一切。

  出身顶级贵族的陆菲嫣也一样避免不了好奇心。

  陆菲嫣扫视了一番后便觉索然无味。

  她早年在家常听叔伯辈们谈论游历天下时见到的不同景色,如吴征一般,她也是第一次来到长安,同样希望有机会在天下第一大都游览一番。

  可身为昆仑派门人,她应乘坐在高大又漂亮的马儿上,挺着傲人的身姿任由马儿放蹄在长安里一展英风妩媚。

  而不是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坐在马车里,惴惴不安地无所适从。

  是何时变作了这般模样那一夜荒郊野合之后,夫妻间便出现了无法弥补的裂痕,自打那时陆菲嫣便自知越发失了志向与勇气变得日渐沉沦。

  而彻底摧毁她所有信心的,则是江州荒园的那一场恶斗。

  那时信心全毁,如堕落深渊途中手无攀附,足无实地的绝望。

  这副无可救药的身体将会给她带来什么陆菲嫣不敢去想只是午夜的梦魇里,她不止一次梦到被对头拿住,只是几下简单的触摸挑逗便让她欲发如潮再也不能抵抗,身心沦陷。

  这副身体的秘密又能对谁说她几乎想要逃离险恶的江湖,可在乱世里她又能逃到哪里去清心诀如同坠落深渊时的一根细枝被偶然抓住,得到短暂的安宁平静。

  至于吴征的警告她又岂有不知被痛苦折磨许久的陆菲嫣贪婪地享受这一切,麻痹地抛开迸发后将更为可怕的后遗症。

  可现下,细枝断了……昨日孟永淑邀斗时踏向场中的几步,仿佛一生般漫长。

  自提剑起身的一刻便已做了必死的决心,当刀光剑影向她笼罩而来,陆菲嫣心知没有抵抗之力。

  她尽力走得优雅曼妙,只想在死前留下最美的身姿。

  昨夜更是毫无睡意,瞪着漂亮的眼睛望着屋梁,深浓夜色里目不能视物,可日间发生的一切却仿佛一道光影在眼前清晰可见,一遍又一遍地回放。

  且慢师姑伤重在身不便动武……征儿岂可又来胡闹还不快快退下……胡闹么不是那个从小在昆仑派长大,一路都在师长们眼里不断胡闹的孩子,陆菲嫣看着他长大的孩子,不知何时已成长为一个又勇敢又有本事的男人那个身影间不容发地穿梭着,绵密的剑光让陆菲嫣一颗心里亦如惊涛骇浪般席卷。

  除了开始一声难以控制的惊呼,她甚至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担心干扰了正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把生命在胡闹的孩子。

  曾经昆仑派人人看好的天之骄女,竟连柔惜雪一招都挡不住便被踢飞了兵刃,连小师妹都不如。

  陆菲嫣心中泛起深深的无力感,一颗心更是悬到了嗓子眼。

  直到吴征终于脱险才喘了口大气,她心里清楚,若非紧张得已浑身脱力,那时她会跳将起来欢呼雀跃。

  来长安的所有人里,没有一人的压力能超过吴征。

  他设计坑杀了燕国征西将军狄俊彦,他在万军之中羞辱得燕国皇室颜面无存。

  这一切陆菲嫣知之甚详,也反复交代来了长安须得低调,不到万不得已甚至不要抛头露面。

  这个孩子从小就知道惜命,也知道不能出的风头不要出。

  可他还是站了出来,自己无所谓,自家夫君也可有可无的生命,却有一个孩子顶着重重压力艰难地站了出来,如此重视甚至甘冒大险每每想到这里,陆菲嫣总会念起幼时练习轻功时抱着大树死活不肯下来的倔强小屁孩,甚至自家都无意识地嫣然一笑。

  这个怕死的孩子为了自己在挺身而出在马车左前方的吴征与韩铁雁乘着健马并排而立,正抬头仰望着指指点点。

  陆菲嫣忽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嫉妒,嫉妒他们青春正盛,嫉妒他们年华正茂,嫉妒他们情投意合。

  一念至此,陆菲嫣瞪着吴征高大的背影心慌意乱,别人情投意合关我什么事了是了,雁儿不合适,盼儿才是他良配,我是盼儿的母亲当然嫉妒陆菲嫣胡思乱想中,一行人已至祝府门口。

  以祝雅瞳的身份自不适合亲自出迎,可看阵仗也足够令长安城轰动一时。

  平日里若是中门大开已是了不得的事情,如今三扇红漆大门俱开或许便是祝家最高的礼遇。

  大门口挂着成排的大红灯笼,仿佛是个喜庆的节日,更是当吴征一行人还在十丈开外便锣鼓齐鸣响声动天,比起春节的热闹还更胜一筹。

  领头的吴征刚在祝府停下马儿,祝雅瞳便优雅地抬腿跨过门槛娉娉婷婷拾级而下。

  贵妇虽仍带着黄金面具,但一身素白的曳地长裙犹如清荷,一件淡紫的薄纱笼在裙外。

  落在吴征的眼里只觉她素衣衬人,下台阶的简单动作让裙角翩翩飞舞,说不出的好看;落在陆菲嫣这等大行家眼里,则知服饰虽显朴素,实则用的是上好的蚕丝锦绣,否则不会如此顺滑平整。

  吴征赶忙下马,惹得韩归雁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中警告意味甚浓实在是这位祝夫人即使面具遮颜也太过优雅美丽,诸如韩归雁与陆菲嫣这等绝色也没来由地觉得被压过一头。

  早已做好准备的仆从从吴征手上接过缰绳,祝雅瞳正好行至吴征身前,一切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精致的筹划又让人如沐春风:祝夫人手一摆,便有下人先递上温热适中的香巾供一行人净面,稍候又是一杯香气扑鼻的淡淡水酒润喉,边上早有人撑起纸伞遮阳,礼遇得无以复加贵客驾临,祝家上下不甚荣幸快快有请祝雅瞳对着众人朗声道完再回眸望向吴征,假面覆盖之下漏出的一双眼眸竟有万种风情难以述说,即使精明细心如吴征也读不出其中的深意。

  祝雅瞳对吴征明显亲厚得多,却未对他做任何称呼只是抬手虚引,陪同着一同踏入祝府。

  准备得仓促,寒舍又有些简陋,你莫要见怪。

  祝雅瞳柔柔的声线中竟有些许颤抖,一切都透着古里古怪却又没有恶意,吴征不明所以,忙笑道:富甲天下的祝家若都是寒舍,在下从前呆过的大部分地方可都算是草房子。

  祝家主过谦了。

  你喜欢这里么祝雅瞳语含期盼,一双春水双瞳紧盯着吴征道。

  无论风格还是品味,皆能列当世之冠,哪能不喜一席话说得祝雅瞳频频点头。

  实则换了任何人来,哪怕心中鄙薄祝家豪奢无度也一样会说些场面话。

  祝雅瞳莫名其妙的作为让人难以理解,只觉高深莫测。

  在吴征心里认为,祝家再怎么奢华都不为过那是这个比肩皇家的豪族应得的。

  实际也正是如此敞亮宽阔的大门背后是一条环旋回廊,廊柱全用罕见的黑檀木铸就,阳光风雨与岁月让它们更加油亮,而宜人的檀木香越发浓郁,令人心神一振。

  地面上则是润白如玉的大石铺下,那石头晶莹剔透,似是担心过于光滑而生生将表面磨成一道道不规则的浅浅花痕。

  纹路不仅让光洁的玉石不易让人滑倒,更似有迹可循杂而不乱。

  只是将这等上好的石料用作地面,还舍得拿来打磨破坏的,全天下怕只有祝家而已。

  走过碎石子混以黏土,糯米浆铺成的甬道穿过院井,陆菲嫣喃喃道:鹅卵石鹅卵石表面更为光洁平整,但数量稀少。

  祝家以鹅卵石铺就甬道本就难能,且放眼望去大小,形状几乎一致。

  正因如此方能让整条甬道错落有致。

  陆菲嫣暗暗摇头,祝家之富比起引以为傲的陆家可强得不知多少。

  至于那些仙草奇藤,点点绿叶,假山怪石,不一而足。

  朱泊一路行来东张西望,他一把年岁早已对外物提不起多大的兴致,但能光明正大地进入祝家也是沾了福气与贵气。

  年轻时走南闯北见识也不少,但祝家的奢华还是钓起了他尘封已久的兴致。

  穿过甬道步入正厅,祝雅瞳招呼众人坐下。

  那椅子用楠木制成,宽大结实,上铺着绣花雪羊绒垫,柔软舒适。

  看茶,奉果,寒暄了一阵。

  不知怎地,今日待人如春风拂面的祝家主越发显得不耐,令人错愕。

  祝雅瞳也自觉失态,索性起身向朱泊道:老前辈,晚辈无礼,借您乖徒孙半日如何朱泊不以为意答道:家主,老夫自然是准的,可这徒孙从来不听老夫的。

  老夫只管有好酒好肉,跟了谁来,便跟谁走,一把老骨头了旁的也顾不上。

  祝雅瞳听出朱泊话中之意,欣慰一笑赶忙吩咐大管家道:速将沾花窖里藏的白玉腴,月斛珠,紫葡珍各取两坛让前辈试饮。

  若有喜欢的遣人一道送至驿馆,万勿怠慢又向朱泊道:前辈只管开怀畅饮,只须您喜欢祝家管够。

  安抚好朱泊后又向陆菲嫣,林锦儿与韩归雁道:三位妹妹远道而来,不如在祝府游览一番姐姐还有些精巧的小玩意儿,三位不妨尽情挑选,若有看上了莫要客气尽管拿走。

  三女摸不清祝雅瞳的套路,犹豫间不好作答。

  吴征起身道:师姑,韩将军,你们去吧。

  难得来一趟祝府不游历参观可是件憾事。

  祝雅瞳大喜道:正是如此。

  几位不必担忧,酒宴俱已备好,至于三位的师侄与好友……姐姐只是有些话儿要与他私下说,半日后自当与诸位会合。

  吴征自香满城旁观张圣杰的堕落后心绪已完全平复,祝府一派欢天喜地的氛围不是装出来的,何况真要对他们不利根本无需玩这些花活儿。

  若说富可敌国的祝家为了他吴征的一条性命前前后后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说出去简直让人喷饭。

  但若真的存了对他不利的心思,吴征心底也极为好奇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出身偏僻山村的自己真存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不成师祖,师姑,韩将军,我先告退。

  劳烦家主了。

  祝雅瞳原本欢天喜地,待听到家主二字身形忽然一顿,即使隔着黄金面具也能感到意态消沉之极,片刻后她才勉强笑道:几位莫要客气,当自己家便成了。

  你随我来。

  语声喑哑暗沉许多,不知哪儿又引起她的不快。

  吴征落后祝雅瞳半步一路穿宅过院,路上两人未发一语,直至两座并列的小院处。

  院门已大开,周边不见一人,竟是刻意为两人准备的独处之所。

  祝雅瞳先后推开两扇院门道:选一处你喜欢的。

  吴征见一间陈设简单,虽是用料上乘但雕刻与装饰均朴素得很不做过多修饰;另一间则尽显奢华,连桌角都雕狮画虎。

  他向祝雅瞳施礼后指着简陋的院子道:在下初出茅庐,从前在昆仑山一向简单惯了,尚用不来这些华丽之物,还是这一间好。

  祝雅瞳连连点头道:好,那就这里。

  到得院子附近四下无人她便不愿领先半步,与吴征肩并肩跨入院门后道:其实我也喜欢陈设简单些,只是祝家有祝家的面子轻慢不得。

  嘻嘻,说起来平日里装模作样也累得很。

  不过日后你飞黄腾达,记得陈设可以简单,但吃的用的都必须是最好的东西,这不是充面子,而是你有了身份,自然该享用一切。

  穿过院井步入厅堂,祝雅瞳拉开椅子道:累了吧快坐下。

  我给你沏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