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长安煌煌 第五章 争奇斗艳 梦死异邦(1/2)

加入书签

  第五章  争奇斗艳  梦死异邦奇事一桩接着一桩,吴征在这个世界里还是首次感觉脑容量有些不够用了。

  祝雅瞳的大名早年便传遍天下,在修为登上十二品又成为祝家主人之后,更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她在燕国出生成长,识得她面目之人未必少了。

  可那副黄金面具自此还是成了她公开露面时的标配。

  这般身份的贵妇在人前行事必有原因不会多此一举,至少吴征便觉得面具后的人儿高深莫测,难以捉摸。

  从拾剑赠礼陆菲嫣,到掌掴教训林锦儿,又亲手扶起吴征,再对栾采晴忽然出手,不明者只会觉得这位祝家家主再怎么身份高贵亦不过是名女子,仍免不了任性与乖张。

  但在吴征这等冷静又善于思考者看来,其中的滋味却大不相同,处处透着深意。

  只见渐渐偏西的斜阳之下,人影重重的院井里静谧如深夜。

  以至于美妇那一双离幻魔瞳牵引着栾采晴与侍卫左右游移,那轻巧的落地踏步声清晰可闻。

  祝雅瞳的目光仿佛化作无数看不清的丝线缠在栾采晴与侍卫身上,将两人变作随心所欲的提线木偶。

  吴征站在祝雅瞳的背后看不清她正脸,自是打死他也不敢在此时看她的正脸。

  而令他吃惊的不仅是这一手神奇的离幻魔瞳,更在于如许多的燕国高手在场,却无一人上前阻止。

  不愿不敢直至此刻,吴征方知燕国一蛇一蝎传闻非虚。

  二女皆是艳绝人寰的绝色,是任何男人都想要占有的女子。

  可天香华贵,五彩斑斓的外表下掩藏着致命的危险。

  栾采晴笑意妍妍时的忽然出手虽莫名地无所效用,但吴征分外肯定那是夺命的一掌。

  至于祝雅瞳,这名仙子般优雅,清荷般娴婉的贵妇,在面具之后真容又是如何那些随着她登上家主宝座的路途里一一消失的家族长老早引起世间本已流言纷纷,如今看来未必空穴来风得饶人处且饶人,贫尼斗胆,还请香凡夫人住手。

  在场有资格也有能力说这句话的不过二人,柔惜雪正是其中之一。

  她舞起宽大的袍袖向祝语瞳腰际卷去。

  祝雅瞳左足后踏下身偏转了小半个圈,微转过面容目光依旧凝视栾采晴,娇声笑道:师姐要做和事佬么柔惜雪打着劝架的主意,可一名十二品的武者即使随手挥洒都带着莫大的威力,不可小觑。

  祝雅瞳亦是甩起袍袖,将柔惜雪的招式化于无形。

  唉。

  香凡夫人,贫尼得罪了。

  柔惜雪一招落空后告罪一声,出招陡然加快。

  只见二女同时款摆衣袖,柔惜雪大袖如巨鸟展翅,祝雅瞳华衫若彩蝶纷飞,在场中人于当世俱可称得上高手,但除了极其有限的几位之外,余人只能见漫天俱是袖影,根本看不清出招的动作。

  好厉害吴征心中暗道。

  饶是他已将道理诀运到了极致仍觉无迹可寻,若是对上这等高手必然一招都接不下来。

  更可怕的是,祝雅瞳一边拆解柔惜雪的攻势,那神奇的离幻魔瞳并未由此半途而废,栾采晴与侍卫仍在她目光笼罩之下。

  一瞬间两人已拆了十来招,祝雅瞳足底不动又分心二用显是高了半筹,只是在柔惜雪连绵无尽的快打攻势下离幻魔瞳威力有所减弱,栾采晴不再失神般全由她所掌控,她娇躯颤抖眼眶剧跳,似是用尽全力想要合上双目。

  然而祝雅瞳似是动了真怒,宁愿在柔惜雪的攻势下全处守势落尽下风,在栾采晴眼皮刚落下少许时便又加力,令她星眸大张,无论如何也合不上。

  两位的武功之高真令人大开眼界,本官也是技痒得很。

  霍永宁缓步踏上,于祝雅瞳和柔惜雪的侧后方拍出两掌。

  这两掌只是徐徐推进,加之已出言提醒在先并无偷袭取巧之意。

  双掌拍出时力道却雄浑强劲,仿佛船只在汪洋中劈波斩浪。

  祝雅瞳与柔惜雪斗得正急,均不敢再大意硬接这一掌双双纵跃避开。

  祝雅瞳足下一动也顺势撤去了离幻魔瞳。

  栾采晴浑身酥软,只是强撑着一口气尽力保持坐姿风度才没瘫在椅子上,那沉重的呼吸引得饱胀的胸脯上下剧烈起伏,浑身像是刚刚激斗了一场般香汗淋漓,连鼻梁下方的上唇处一带都布满了一圈白毛汗。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露笑容道:香凡夫人说的是,本公主受教了。

  祝雅瞳目光一扫,隐在面具下的娥眉微蹙,点了点头并不答话。

  呵呵呵,燕国武学果然深不可测,本官敬佩不已。

  来来来,还请坐下稍歇。

  大秦中书侍郎庞颂德捧来茶碗,先给栾采晴递上一杯,又请祝雅瞳与柔惜雪坐下奉茶。

  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只是栾采晴与祝雅瞳先后到来,这位大秦副使自不能不出现。

  庞侍郎见笑了。

  祝雅瞳一出现便生生将柔惜雪与栾采晴压了下去,非只依托她祝家家主的身份,那一手天人神技亦是冠盖全场,无人能及。

  她低头弯腰一福,虽未起身亦表礼数:搅了雅兴是妾身之过,诸君还请继续,妾身也好一饱眼福。

  随即又向吴征挥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她有言在先为吴征而来,此番邀请虽于身份不合但也事出有因,不显太过突兀。

  吴征不敢违抗,不从也是落了这位身份尊贵的美妇面子,赶忙上前行礼后坐下。

  脑海里全是方才惊艳到极点的一幕:不知是祝雅瞳不欲显露身材,还是她本就不喜衣物紧裹的拘束,着身的一袭长裙松松垮垮连腰间的丝带也不系,让她整个人如同面具后的脸庞一样神秘。

  可此前坐下的姿势一福,上身前倾低头弯腰,应是平坦有力的小腹与裤头咬住了腰间裙衣,令紧绷的胸前衣衫被两团硕大的重物压出两道弧度惊人的半圆。

  不经意间简简单单的动作如春花怒放,动人心魄。

  举手投足不需搔首弄姿自成娇艳绝伦千娇之体,定是千娇之体比之雁儿的掠月之体更胜了几分,便是师姑的百媚之体也似稍有不及。

  那对奶儿更是……呼,不知与雁儿和师姑比起来谁的更大些手感又是如何方才一场激战,祝雅瞳也耗力不小额头见汗。

  在美妇身上回味无穷的幽幽荷香熏陶中,吴征迷迷糊糊胡思乱想,不得不用仅存的一丝清明运起道理诀强自收摄心神。

  燕国高手有备而来却被祝雅瞳一搅和,继续下去也难免草草收场。

  且祝雅瞳露了一手天人神技,放眼天下有此能为的不过半掌之数,在场无一人及得上,此时再上场只是落人指指点点而已。

  陶经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