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长安煌煌 第四章 如行雨瀑 魔瞳离幻(1/2)

加入书签

  第四章如行雨瀑魔瞳离幻场中的两位女子几乎就是两个极端。

  陆菲嫣也是第一回出国境,但俗云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名绝色美妇的艳名早已传遍天下。

  此前她一直藏身在人群中还看不真切,旁人也不好盯着她看。

  如今立在场中,人人可正大光明一赏丽色,着实令人眼前一亮。

  只见美妇虽是双眉紧蹙步伐又是一顿一顿颇为艰难,原本妩媚与英风兼而有之的气质里英风不见,妩媚却又倍增。

  陆菲嫣一如既往地身着宝蓝色绸缎衫,衣料极为考究,不仅颜色纯正,更犹如蓝宝石般闪烁着光华,看着便知定是滑不溜手。

  可比起那具掩藏在裹得结实的衣物之下,玲珑浮凸到无比诱人的身体,名贵的衣物显得何其多余那脸蛋何其娇美仅露出少许的颈子又何其修长一双玉手何其嫩白这使得被包紧的身躯更增诱惑力。

  陆菲嫣深深呼吸着,长腿交错间一只脚稳稳踏定地面,另一只总是先抬起顺着膝弯折成一个优美的曲度,小腿再轻缓地前提,正落在立足脚趾间所向的前方,每一步都走成一条直线,既美艳,又优雅。

  虽是被点名不得不应战,修为更是弱了一级,可整个院子的目光此刻仍集中在她一人身上。

  那些目光或欣赏,或羡慕,或惊艳,亦免不了或明目张胆或一闪而过的贪婪与淫邪,陆菲嫣早已习惯。

  欣赏与惊艳她坦然承受,羡慕则包含了两种,一种是女子羡慕她艳绝当世的出众容貌,另一种则是男子羡慕顾不凡得妻如此。

  她也曾为自家夫君而骄傲,为众人的艳羡于他而得意不已。

  可现下陆菲嫣心中却只有无比的悲凉。

  她苦笑着,尽力保持着仪态前行,每一步都万分沉重。

  院井的中央,众目睽睽之下,丢丑已然无可避免……除了自尽又有何途更有何人能救同门里最为亲厚的林锦儿也不明她的艰难之处,那实是埋藏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何况她所有的心思都落在之后与栾采晴的比拼上,此刻顾不上旁的了吧。

  夫君呢顾不凡仍沉浸在胜利的兴奋中满面红光,陆菲嫣自嘲地笑了笑:他就是这样,关心大事远多于关心身边人。

  可身边人的事情就不是大事了么神仙眷侣呵呵,十来年未曾同房的神仙眷侣,畏我如猛虎蛇蝎的夫君,她会知道我的身体不适么他不知道不想时至今日穷途末路,最为了解自己的不是红线相牵的夫君,不时情同手足的师妹,反倒是那个本不该有太多关系的师侄知晓更多,体贴更多。

  默然中念及吴征,陆菲嫣冰凉的心房涌起一丝暖意。

  林锦儿固然陪伴她的时间不少,可真说到知心远不如吴征,这一段日子里,这个机变百出古里古怪的大男孩倒给她带来不少乐趣,为昏黄暗淡的生活带来不少亮色。

  一念至此陆菲嫣顿感心中一松,尽力而为吧,到了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自尽便了。

  如此活在世上又有甚么意思不想人生竟到了已无眷恋的地步,只可怜我的盼儿……陆菲嫣蓦然张望,那莫名心酸与期盼的眼神随着一回首百媚横生,如磁石一般牢牢吸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场众人的目光俱集中于陆菲嫣身上,出言搦战的女子几乎无人搭理,直至陆菲嫣入场中站定与她相距不远,众人的目光才不可避免地波及到她。

  出言挑战的长枝派女子名叫孟永淑。

  她个头不高一身武服,肩膀瘦削腰肢纤细看着有些单薄,即使臀股显得颇有规模也难以掩去平实的胸脯之缺陷。

  与身材高挑,玉腿修长,双峰怒耸,隆臀挺翘的陆菲嫣一比登时气场全无。

  更不说陆菲嫣还拥有一张无可挑剔的美颜,而这名女子则已看不出原本的容貌,两道深长的刀疤一横一竖,自鼻梁处划了个十字,原本白皙的肌肤被两道暗红而伤处翻卷的疤痕完全掩盖。

  那横竖两刀应是横着削断,竖着劈开整只鼻梁骨,让鼻子塌陷,整个人已不仅是丑怪,更显狰狞。

  孟永淑露出个足以令人噩梦连连的笑容正待发话,人群里突兀地传来一声:且慢吴征露出头来,见了孟永淑的怪模样不禁一愕,心中庆幸之下又不由暗道不好。

  爱美是每一位女子的天性。

  天生丽质者从不会放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姿色平平者也不会放弃变美的愿望,哪怕只有一丝。

  是以当最新款式的衣物,增加了神秘配方的胭脂水粉,或是难得一见的珠宝首饰面市,女子们通常难以抵敌其致命的诱惑力,所不同者不过在于是否有资格购买,有财力购买而已。

  然则对于一名姿容堪称丑陋的女子则大为不同。

  世道不公,男子貌丑无伤大雅,女子貌丑则完全失了第一份本钱。

  是以丑陋的女子长期遭受歧视,心态极易产生变化。

  吴征更一望即知孟永淑的容貌先前怕是不差,说不准还堪称秀美。

  这类女子惨遭毁容之后心态更糟,一旦调整不过来便是个十足十的变态,对貌美的女子更已不是嫉妒,说不准便是仇之恨之。

  吴征所庆幸者是关键时刻终于鼓起勇气挺身而出,否则以陆菲嫣的绝顶丽色,动起手来孟永淑说不准要伺机大加羞辱。

  那是将已向悬崖底坠落的陆菲嫣又重重踏落一脚……暗道不妙则是对孟永淑丑恶的容貌猝不及防。

  此前拜会时虽见过,彼时她带着一顶斗笠,垂下的丝绸帘子遮去了丑恶的容貌,现时一见之下难免露出鄙夷厌恶之色。

  这下算是彻底得罪得狠了,生生将此事的难度又提高了一个等级。

  你干什么韩归雁不想吴征会在此时莫名其妙地出头,微愣之后扯了扯他衣袖低声道。

  师姑武功全废,我不能见死不救。

  吴征朝她微微一笑,捉住玉手拉开扯着的衣袖,顺势握了一握后转身向场中走去。

  韩归雁再一愣神,随即心领神会,来不及品味与情郎心意相通的甜蜜便略退了两步隐没在人群中。

  吴征前行中缓缓调匀呼吸,来到场中团团一礼道:还请诸位前辈赎罪。

  他脸上带着平缓不变的笑容,即使扫过栾采晴时依然未有一丝变色:陆师姑重伤在身不便动武,然则今日盛会又不好拂了诸位前辈的兴致。

  孟前辈,晚辈斗胆替了这一场如何在场都是成名人物见过无数风浪,但吴征此举也足够惊人出格,虽无轰然大哗仍引来一阵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那小子是六品上一年前六品上,现下……至多也就七品中吧昆仑派的吴征有点胆色,可惜蠢了一点。

  未必是蠢。

  只是听闻此子一向狷狂,怕是已目中无人了。

  脑子坏了那也是蠢。

  说话之人虚按了按手掌示意莫再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