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长安煌煌 第二章 蛇蝎美妇 初心何彷(1/2)

加入书签

  官方唯一qq群:651992297新群官方唯一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ref"target"nk">s:m第二章蛇蝎美妇初心何彷只是一处独居的院子,却有左中右三扇大门,大红朱漆将院门裹得油光发亮,两只铜环把手在阳光下闪现着灿烂金光。

  四面围墙拔地而起,高而厚实,让人从外只能见梅花间竹,清雅深幽却又庄重严谨。

  中央大门顶端的牌匾上以天青为底,大笔香墨手书馥思居,字迹矫夭灵动蜿蜒如蛇一笔呵成。

  虽因其中娟秀婉约之气可见是女子手笔,却也不乏金戈杀伐的豪情。

  其中馥字右半边更可见笔锋颤抖,推想是书写时心潮起伏难以抑制,因此导致下笔力道不匀字迹有些失控落了水准,可若是多细看一会,又觉融情于字韵味十足,只是难以猜透主人的心境罢了。

  院子的主人又怎是能轻易了解猜透的这里是祝家在燕国长安的根基之地,当代家主独居的小院,富可敌国的祝家权力最中枢。

  祝雅瞳仍饶有兴致地拎着两只提线木偶交锋,近一年来空闲的日子里这成了她最喜爱的小游戏。

  只是两只木偶的边上多了一只未栓线的小偶,面上只点了两只眼睛,好似正盯着交锋的两偶。

  主人,最新的战报来了。

  老仆弓着腰身,脸上的皱纹如刀劈斧凿般深刻。

  如此的年岁又能出现在这里,显然在祝家里身份也极为不凡。

  祝雅瞳停下偶戏接过厚厚的信封摆了摆手,自顾自展开阅览。

  她微撅着香唇,一对大而灵动,宛若春湖般波光粼粼的妙目上下扫视,看至一处面容起了奇异的变化。

  那始终恬淡娴雅处变不惊的俏脸忽而变得极为精彩,一对浓密的细柳长眉挑高,含情星目瞪大,连艳若牡丹花瓣的润唇都逐渐张开好似合不拢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玉碎齿。

  哈哈……哈哈……祝雅瞳一反惯常优雅的仪态捧着肚子放声大笑,令胸前一堆浑圆硕大的妙物惊涛般震颤不已。

  她笑得如此放肆,直到踢着一双圆润修长的腿儿满地打滚:你的儿子……你不认的儿子……亲手阻了你一统天下的大计……哈哈……良久笑声方才止歇,祝雅瞳抹干净眼角笑出的泪花,理清皱褶的衣物蹲在未绘制面目的小偶边上,探出春葱的手指在小偶额头一点嗔道:小乖乖,这一下可不仅是狠心的爹,连为娘的心思也给你搅的乱七八糟。

  轻嗔薄怒中又略微加力在小偶脸上刮了几下道:真是让人不省心的调皮蛋………………………………………………………………………………在下先行一步,韩将军,咱们子午谷见。

  吴征朝着韩归雁装模作样地作揖拜别,低头时便是一阵挤眉弄眼。

  吴大人一路保重。

  韩归雁面上看不出什么,抱拳时却几乎使出了全身力气才能控制住扑进他怀里的冲动。

  自打亭城春风一度后便忙于下卞关战事,入冬后也始终驻守下卞关,人来人往至今未有机会再行欢好。

  如今圣旨已下,两人均为使节。

  本次入长安的路程需经子午谷东出,吴征接到奚半楼之命需先行一步,韩归雁则需领两千军稍后前来汇合。

  虽是短暂分别,两人均有依依不舍之意。

  转念又想将相伴入长安,虽知那是龙潭虎穴一路将有艰难险阻,心中倒也甜蜜万分。

  吴征还是初次由扑天雕载着飞行,雕儿体型巨大张开两丈长的双翼即使载着一人依然飞行得极稳。

  可从高空中只见薄云触手可及,地上景物也缩小了无数倍。

  扑天雕再怎么天生异种,背上也至多容纳两人同乘。

  吴征头晕目眩中不由思量:这雕背上是否能装上四面护栏便是有个扶手也好些……同行的陆菲嫣见状忍俊不禁,提起内力聚音成线道:征儿,若真是害怕便把眼睛闭上,雕儿可不会迷路。

  吴征勉强一笑,面对高空恐惧症果断放弃了在丽人面前逞能的打算,从善如流将双目紧闭。

  可惜耳边风声呼号,雕儿偶有变向也是吓得他条件反射般睁开惊恐的双眼,然后更加惊恐……幸亏雕儿飞得快,八个时辰后便落在子午谷。

  吴征踏上实地心中一松,腿脚却一阵阵发软,险些便瘫软在地上。

  府衙就在眼前,陆菲嫣笑吟吟地等着坐在地上,一脸面色苍白的吴征。

  曾几何时她也有过如此狼狈,只是现下两人掉了个儿。

  好容易调匀了气息,吴征抹了把冷汗。

  府衙就在眼前,照说两人到来早该惊动昆仑派的师长们,可衙门口除了值守的兵丁,便只有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和尚。

  陆菲嫣也不明所以,两人结伴到院门口正要让兵丁通禀,那和尚抢先合十施礼道:阿弥陀佛,贫僧见过吴大人,陆施主。

  能在这里出现的和尚怕是身份不凡,两人不敢怠慢也一同施礼:见过大师。

  陆菲嫣见和尚虽长得肥胖,然慈眉善目自有股出尘的气质,站在他身边连心境都平和不少,心知这是位佛法精深的得道高僧,忙道:敢问大师尊法号。

  出家人修行为本,法号不足挂齿。

  府衙前拦路又不肯透露身份,陆菲嫣闪过一丝异色道:大师从哪里来从该来的地方来。

  呵呵,大师到哪里去吴征心中冷笑抢先问道。

  到该去的地方去。

  莫不是消遣爷爷来的吴征踏上一步迎着胖和尚面门就是一拳。

  自从下了扑天雕便心中一股气不顺,没来由又碰见个和尚莫名其妙地打机锋。

  关键是这货看着一股得道高僧高僧模样,也始终半躬着身子目视地面。

  不过以吴征修习道理诀感应之敏锐,胖和尚见陆菲嫣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之色自逃不过他目光如炬。

  打机锋泡妹子呵呵,先打了再说至于打不打得过,身后不还有陆菲嫣么,总不能看着自己吃亏。

  府里还有奚半楼,师傅在下卞关与大燕国前五的高手柔惜雪打得难分胜负,还收拾不了一个胖和尚再说本官忝为六品符宝郎,奉圣命不日出使燕国,你动个手试试呼啸着风声的重拳结结实实轰在胖和尚脸颊,将他一张肥脸打得变了形侧飞出去。

  吴征不依不饶踏步赶上照着肚子又是一拳。

  这一拳更重更狠,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