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京凉风云 第七章 剑飞翼扬 修罗杀场(1/2)

加入书签

  第七章剑飞翼扬修罗沙场今日练兵,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不可有丝毫大意与随意的。

  梁兴翰金口玉言,练兵是替圣上练兵,这一个替字便让一切要求跃然而出。

  一身装扮由林瑞晨与陆菲嫣一同打理,昆仑弟子练兵,着装不仅要有军官的威武与威严,也要有昆仑派的特色。

  昆仑派标志般天青色锦袍着于内,外罩一身斜挎的锁子甲,甲衣只覆盖住左肩,右肩仍是青衣。

  吴征哭笑不得,帅是帅气,可是真上了战场好像没什么卵用看不起这套盔甲林瑞晨狠狠指了指吴征的额头道:大秦国里可没有几套比这身更轻便的战甲。

  战场上武功虽然受限,也不是全无作用,你自己的轻功就不错,这么一身护住要害又轻巧的战甲,可不是最适合你原来如此吴征赶忙起身谢过。

  林瑞晨自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胡言乱语,在大秦国都有数的宝甲,昆仑派想来也是珍藏已久,如今披在吴征身上已是莫大的恩宠。

  拿起昆吾剑,这一身行头都是师门为他量身定做的,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宝,吴征抿抿嘴唇,念及心中的小九九,倒有些讷讷地不好意思。

  天光放亮,吴征早早入宫。

  八角园位于皇城西南角,平日里是秦皇兴致来时欣赏歌舞的所在。

  地方宽阔敞亮也没什么遮挡物,二百人的军阵放在这里操演再合适不过。

  名册已提早交给屠冲,中常侍大人不敢有片刻停留便安排了下去,只是交代的方式差异巨大。

  吴征早已得了暗示,这件事自然明白该怎么去做,也知道他必须要做。

  要杀杨修明,这简直是天赐良机辰时集合,每日操演四个时辰,每个时辰中间有小半时辰的休息时间,要将这帮妃子,宦官,宫女组成的杂牌军训练成阵并不容易。

  且有的身负武功,有的则连走路都要人扶,一些底层的宫女与宦官或许唯唯诺诺言听计从,但骄横惯了的有品级的宦官宫女也不少,更不用说妃子了。

  吴征肩上的胆子并不轻,在构思整个事件的脉络之前也做了充分的考虑。

  阵法的功用可待评说,里头的说法也有周旋的余地并不需要过于操心,困难之处在于能不能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二百人顺利成阵,一旦失败,圣上震怒之下随便扣一顶乱军心的帽子,吴征的脑袋是不可能保住了。

  相关人等的聚集稀稀拉拉三三两两,有提早来的,也有准时来的,不过时辰到点,左算右算也只有一百八十七人,少了十三人。

  而即便准时来者似乎也都懒懒散散,似乎来参与便算完事。

  仅有得了屠冲特别交代的有限几人精神抖擞不敢大意。

  吴征目光一扫,大致猜到是最早在名册中以朱红砂笔勾出的人选。

  来人中比起吴征这个新鲜热辣八品大员品级还低的不多,就算低了也好歹是服侍皇上妃子的。

  羽林卫我呸,不就是个护院么至于那些态度端正者更是个个身居高位,屠冲亲自发了话关照过的,还需卖吴征的面子不成现下的局面却让吴征相当满意,与他所料并无偏差。

  拍了拍唯一向他套近乎的小春子肩膀,低声嘱咐一句:用心些。

  吴征行至临时搭建的点将台,清了清嗓子道:下官奉圣命试演军阵,劳动诸位大驾,先在这里谢过。

  说话时笑吟吟的一脸谦卑恭敬,明显是被这近两百人的豪华阵容给镇住了。

  一百来人中不少是怀着给吴征下马威看看的心态,见这位率先认了怂,都不由心中一松。

  毕竟操演不是件轻松事,虽说谁也不敢坏了圣上的事,但过程中能有些特殊照顾也是好事一桩。

  两位妃子甚至向吴征露出一个笑容,虽神情傲然居高临下,终究是个善意的表示。

  吴征忙欠身微笑回礼,娘娘看得起可不是倨傲的理由。

  下了点将台,吴征先到两位妃子身前下跪行礼道:两位娘娘千金之躯驾临此地,下官心中甚愧,恕罪恕罪。

  安抚了两位妃子,又向一干总管级太监问好,杨修明也在此列。

  他虽之前受玉茏烟牵连倒了霉,但在之前可是久居宫中,也混到了敬事房首领太监一职,脑瓜子的灵光是不用说的。

  屠冲自然不会再提携这位恶了圣上的倒霉蛋,但杨修明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细细思量,发觉这是个天大的好事。

  这等在圣上眼皮子底下的功劳是谁也无法视而不见的,说不准就是个翻身的天赐良机即使无法再入圣上法眼,领些赏赐也是不错的。

  冷宫一带不是疯子便是傻子,更是连衣食都短缺,还能榨出甚么油水来不成因此杨修明对吴征倒无敌视之意,反倒笑脸迎人有些讨好。

  吴征也微笑点头回应,两人心照不宣,恍惚间杨修明倒觉得在天泽宫里两人互相奈何不得之后,作为妥协的所谓合作倒是不幸言中……直到此时,尚缺的一十三人方才姗姗来迟。

  吴征也不责难反倒忙不迭地迎上去,只因领头的也是一位妃子。

  朱婕妤已年过四十,不过面容体态依然姣好,看上去比先来的那两位更加年轻的徐经娥,木容华都还要诱人许多。

  注1只不过一双凤目眼光上翘自视甚高,对吴征更是不理不睬径自走过。

  这一行人大喇喇地来到场地中央,侍从宦官居然还携带来椅子,摆下后让身份尊贵的婕妤妃子坐下。

  在场人等无一敢抱怨,可见积威之深。

  吴征咧嘴一笑,望向朱婕妤的目光中些许的不怀好意一闪即逝。

  再次上前行礼磕头,这才换来淡淡的一句:平身吧。

  朱婕妤环顾全场道:圣上既下了旨,吴大人的调配尔等俱当遵从。

  若有人敢应付了事,本宫必当启奏圣上,重罚不饶。

  吴征摸了摸鼻子,这是喧宾夺主来了脸上的笑容却未隐去,只是那股不自然倒是越发明显。

  朱婕妤的眼角余光始终在吴征身上,见他神色不自在,心中冷笑一声道:吴大人,还愣着干什么这就开始罢吴征先拱手道:遵娘娘懿旨。

  又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军中不可儿戏,一是一,二是二。

  此前怪下官未曾说清,然下不为例,明日辰时请到八角园演阵,还请诸位贵人谨记。

  说的是谁,众人心知肚明。

  只是这么藏头露尾,着实弱势得不行。

  下官也是得到名单不久尚未熟悉,今日暂不演阵,召集诸位贵人来只为说这一句。

  明日辰时还请诸位准时到八角园来,不得有误。

  年轻的八品羽林卫简直毫无威势,瑟缩得像一只鹌鹑。

  如朱婕妤,徐经娥,木容华等心中极为不满,今日来一趟竟只为传一句便走,莫不是消遣人来着站住朱婕妤一拍扶手怒喝:圣上殷殷期盼,你这是什么态度连圣命也敢违抗吗启禀娘娘,下官自知圣命在身。

  不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