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京凉风云 第六章 国运图策 僧敲月门(1/2)

加入书签

  第六章国运图策僧敲月门天光放亮,这一回交接了轮值的吴征并未即刻离宫回胡府。

  成都城遇袭后朝堂里彻夜议政,然是人都会累的,是以今日的早朝到了辰时才开。

  吴征先随便用了早餐后回到皇城门口等候胡浩的马车。

  朝臣们陆续到来,成都城虽暂时恢复平静看不出什么动荡,但这一干有资格朝堂议事的大臣们却知道这底下正暗潮涌动。

  这一事件牵涉范围之广难以估量,治安,情报以及防备预案等等一系列问题凸显,高官重臣被撤换亦是难免的事情。

  尚未发生的唯一原因不过是与燕国开展在即,圣上还不能下定决心而已,也或者,还在等待合适的机会已深陷其中的大臣们惴惴不安,眼下的形势堪称令人绝望,只能拼了命地想要立功,期望能够躲过这场大秦官场浩劫。

  这种上下万众一心的局面与霍永宁,胡浩,蒋安和等智囊的努力不无关系,能者总能从不利的形势中因势利导,转变形势。

  跟随着动荡的,永远都是机遇。

  上至司隶校尉,下至议郎,还有十之八九保不住位置的京兆令等等,能不能坐上这些空缺的位置便是各凭本事。

  来到京城月余时光,吴征最大的收获不是值守闲暇时修行而带来的功力进步,而是对世人,或者说他之前称之为古人的认识。

  昆仑山虽是顶级名门,在山上时终究圈子太小格局也不够。

  其实看奚半楼担任凉州刺史与顾不凡代执掌昆仑之后的变化便能看出一二。

  吴征非常好奇燕国整出如此巨大的动乱,在通讯不畅的时代里,成都城是如何维持现状的。

  他本以为会是满城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可现下除了例行的盘查之外,百姓的生活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由此可知朝堂之上的高人之多。

  哎哎。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看看,唐朝时候杜甫就知道用星座学说来研究搞对象问题了,你的优越感从何而来吴征望着来来往往的大臣们,心中不由感叹道。

  和平日大臣们通常至多是三三两两结伴入宫不同的是,今日绝大多数都聚集在城门口,虽也三五成群各分派系,一时倒也没有入宫的意思。

  胡浩来得不早不晚,马车停下时吴征已候在车门口。

  本也有不少大臣欲上前施礼,吴征虽是九品芝麻绿豆连官都算不上一个当差的,倒也有不少人认识,见状也未曾上前打扰。

  与胡侍中再亲厚,也比不上他夫人家的人亲厚吧吴征递上阵图册本,胡浩接过册子道:知道了。

  态度极为冷淡,似乎对昆仑派偏爱弟子甚为不满。

  胡大人且慢,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吴征渐渐能接受胡浩的做法,谦恭请示。

  若是和我求情面免开尊口,其他的倒是可以说。

  侍中大人身居高位做事大气得很,并未因为不满昆仑派的行为便否定一切阻止吴征说话。

  在下担心未必有机会面圣,有个想法还请大人代为禀报。

  吴征将心中所想一说,胡浩露出个意外的神色怪怪地道:这事情非同小可,你想着拉本官下水是不是太阴了点在下没这意思,唯心中所愿而已。

  大人智计卓绝,应有比在下更好的方法。

  吴征羞涩笑道,似是被看穿心思不好意思。

  别装了。

  说来说去还是想面圣,就依你吧,在宫外候着莫要离开。

  这事与本官丝毫无关,后果自己承担。

  不过肯动脑子还是不错。

  胡浩随口答道,目光却向长街望去,身形也朝注目处行去。

  即使在成都城豪富云集之地,也少见如此神骏的健马。

  通体乌黑犹如一块油光发亮的黑炭,长长的鬃毛披散着,信步而行并未飞驰,却犹如足不沾地般轻巧明快,至于高出周围马儿一头,身长近一丈的身姿,更是一下便吸住所有人的目光。

  在它昂首挺胸的身边,从马均半低着头落后一个身位。

  它快则快,它慢则慢,谁也不敢逾矩。

  便是称得上孤陋寡闻的吴征也一下想起一个名儿来:马王绝影传说它奔跑起来时便如一团看不清的黑影。

  绝影到此,那么在它背上的那位须发皆白,已老得满面皱纹,佝偻得有些瘦小枯干的老人只能是它的主人大秦军方第一人,大将军伏锋伏锋已有多年不上朝,可在秦军里,这位手执大将军虎符的老人依然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

  大将军来了,慢着些……中书令霍永宁向来与伏锋最为亲厚,迎在最先的自也是他。

  免了免了,老夫的身子骨下个马还不需人来相帮。

  伏锋阻止了霍永宁帮衬的动作,下马落地后略微一顿,又摇着头自嘲笑道:哈哈,不服老看来是不成了。

  吴征自是没有资格上前的,以他的性子也不愿凑这热闹。

  远远看去伏锋便是年轻时也未必高大雄壮,应是个中等身材的敦实男子。

  如今年事已高便显得瘦小,走起路来也有些颤巍巍的,所幸的是面上气色不错,精神依旧健旺,一双鹰目则精光四射亮得出奇,大异于他的年岁。

  走吧,莫要让陛下久候。

  伏锋当先,群臣在后,一如此前他骑着绝影时群马跟随的模样。

  金銮殿里梁兴翰几乎在群臣依班而列的第一时间便坐上龙椅,群臣山呼万岁之后,秦皇吩咐道:屠冲,给伏爱卿看坐。

  老臣谢陛下恩典。

  今日群臣文官齐聚,平日里有些没资格参与朝会的都被征召而来,右侧文臣班列挤得满满当当,而左侧以伏锋为首的武将班列则显得空空落落。

  前后左右与四镇将军不见人影,霍永宁,胡浩等重臣自然知晓,除了后将军方文辉掌管后勤尚在成都之外,其余大将俱已紧锣密鼓地调兵遣将,不日将开拔凉州。

  至于在韩城养病已久的车骑将军韩破军则依然称病不出,陛下也未曾提起他。

  胡浩看着两班朝臣心中多少有些焦急,成都城的事情在一帮智囊的努力下能稳住,但凉州的兵锋则必须依赖将军们的勇武。

  第一战将伏锋年老,且七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命虽是保了下来,身体却是大不如前。

  战场上的艰苦常人难以想象,伏锋无论如何是不能去凉州的,否则半途都可能病亡。

  一旦发生这等事情,对大秦士气的打击或将直接导致军心溃散。

  这一场大病的后果不但让伏锋倒下,更让梁兴翰下定决心压制韩家。

  由此大秦国军方格局改变,伏锋有心无力,韩家闭门不出,梁兴翰选择了稳妥的一步棋,迭云鹤上位……如今回头看来,梁兴翰的做法固然让大秦国各方势力趋于平衡,稳固内部不出乱子,却又削弱了军力。

  或许是谁也没有料到燕国居然敢在并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孤注一掷,倾国求战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