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寒梦横江 第十四章 月下红袖 愿君相怜(1/2)

加入书签

  2020年5月22日第十四章月下红袖愿君相怜折伞摇摇,伞面上未曾绘着山水,但仍有那一句斜风细雨不须归。吴征已经彻底放弃了练字,所以这一行诗还是央了陆菲嫣书写。佳人邀约,旅途中又没准备什么礼物在身,打一支她熟悉又喜爱的折伞,也是一番心意。

  烟波山到了夜晚更加朦胧。此刻明月在天,万里无云,可向天空望去明月仍像蒙了一层薄纱。吴征信步至石阶口向山脚俯瞰,才觉这层薄纱不在天空,恰在烟波山。微凉的湖风送来水雾重重,正将桃林裹在氤氲之中。月光的银辉下桃瓣夭夭其华,良辰美景,吴征却已无心赏玩。

  再美的景致,空无人烟时都没有任何价值。若有佳人在此,风月才会变得活色生香。桃林里的落英缤纷也是一样,现下吴征的眼里,除了那位高挑修长的女郎已容不下旁物。

  桃林虽繁茂,但终究不是无边无际,吴征在林间穿行了两趟一无所获。女郎约他深夜来此,却又难觅芳踪,吴征挠了挠头,不由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落英深处,皇亲谋反。吴征自信解读的皇亲谋反那是必然错不了,也是找着倪妙筠见面之后的事。想要找着这位极善隐匿,甚至能在十二品绝顶高手眼皮子底下消失的女子,看来要着落在第一句上。

  吴征未觉佳人刻意卖关子而感不耐,反倒颇觉新鲜有趣。倪妙筠可谓文武双全,初到成都在吴府露面时,足胫旁那只纹着的翠鸟,以及击毙雪夜魔君项自明时那一身紫色的夜行衣,当时就给吴征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且她生长在书香之家,当世大学者之女,时而冒出些奇妙想法不足为怪。

  吴征的记忆里,历代才女们弄出的花样一点不少,被堵在洞房外的新郎官都大有人在。

  而倪妙筠在天阴门时寡言少语,一方面是这家门派修禅,本就是个清净地,另一方面就是她身份特殊,有时少说为妙。但她的性子本非沉闷无趣,甚至是个秀外慧中,小心思十足的爱美姑娘。至少吴征还没见过另一个会在自己夜行衣上动手脚的人。她选在桃林见面,递过纸条前又只来过一回。所谓落英深处,那是游览时便暗中留意过的地方了。

  吴征微微一笑走回山脚,顺着今日众人上山的路线再度搜寻起来。上山时大伙儿都聚在一处,倪妙筠并未独自离开过,这个落英深处便是众人来时在林间穿行的路径,吴征只需在这一带搜寻即可。

  溪水潺流不觉,溪声在夜间也更加欢畅清晰。吴征举目四顾,眼中只有婆娑桃枝与灼灼桃瓣,虽未见倪妙筠的曼妙身影,心中却是甜意更多,期待更甚。

  说不清这段感情自何时而起。或许是那晚雨夜同游,或许是更早些定下东入盛国,也可能因桃花山谷底的那一场糟糕邂逅……也说不定在迭府外宅,她的那套如梦似幻的剑法。还是在成都城初见之时,就已心底埋下了种子。

  吴征并不纠结于分辨究竟是哪一回。佳人的相貌身段,均是男子不会,也无法拒绝的那一种。外貌之佳,世所罕有,但更令吴征感到幸运的,还是两人之间终于情投意合。

  想到这里吴征不由哑然失笑。家中女眷个个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或是难以疏解的忧愁。相比较而言,倪妙筠算是最为幸福的了。她来到成都城之前,没有太大的波折,没有生死之间。

  不知道她九岁时长什么样子,眉眼之间与现在兼具清丽与成熟的模样有几成相似?当时背井离乡远去天阴门的小女娃,一定倍感思念故乡,又倍感茫然。但看她对柔惜雪敬重的模样,即使是祝雅瞳引荐的人,即使有不可告人的身份,柔惜雪一定待她很不错。在天阴门里她并未感受到孤独,即使为了家国而忧虑,但真正的波折与生死之间,都始于她来到成都,见到了吴征。

  吴征不由又是一笑,若没有这些生死之间,两人一定不会走到这一步。她若不肯,或是不情不愿,吴征也不会强迫她,更不会让她成为吴府的一员。这些生死之间,实在说不上是好是坏。同门故去,门派覆灭,历经人生的艰难与起落,当她带着同门的希望继续生活时,不知道对于遇见了自己又是怎样的感觉?万分庆幸?还是始终有那么点不服气。

  桃林又走到了头,前方已是那座青冈石碑,倪妙筠仍然香踪袅袅,不见身形。

  吴征尽头驻足片刻,回望一路蜿蜒向上,隐于园林间的石阶,挠了挠头,只得再行原路返回。

  能得佳人主动邀约,其实吴征自己也想不到。祝雅瞳的联姻之法是好的,对各方来说都有不错的收获。对男子而言,得一家世显耀的绝色佳人大赚特赚,唯一未知的便是女方了。倪妙筠几乎第一刻就答应下来,不是因为当时对吴征有多喜爱,而是抱着献身的态度,就像她幼年孤身前往天阴门一模一样。吴征很清楚,当时的倪妙筠所思所想,只是委身于吴府,就像一件奇珍,再奇再美,终只是一件可以交换的货品。她没有反对,只是觉得价格合适。

  吴征花了很大的力气,费了很多的心思。他也觉得这门亲事极好,同样也对这位身负家国大义,不屈又坚强,还文武双全的女郎打从心眼里敬佩。这样一位女子若只是因为没有反对的理由,而不是心甘情愿,兴高采烈地嫁入吴府,不仅是他吴征的失败,更让他会错失倪妙筠。无论是谁,无论有多喜欢,只消不是真心待吴府的女子,吴征是不会迎娶的。这一点,是吴府上下齐心的根基所在。

  卧牛山上诀别的那一刻,以为此生已了,不再相见,所以那番轻薄每当想起来都觉得又是温馨,又是好笑。女郎细嫩的唇瓣,软若皮冻的奶儿与又圆又翘的臀儿,依然在记忆里深深地刻画着。当日生死一线,匆匆忙忙地浅尝辄止之下,那销魂触感仿佛仍在指尖缭绕,可见女郎娇躯有多么性感动人。吴征怎能不喜?怎能不爱?历经生死之后的两情相悦,吴征在最初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现下只觉得幸甚。

  细细回忆至此,不由胸膛里都热了起来。佳人芳踪袅袅,明知她就在林中,却始终难觅踪迹,吴征情不自禁加快了脚步。

  又穿越了桃林,仍不见女郎身影,吴征有些愣神。今夜可不是洞房花烛夜,但他似乎也走了回才子们被才女妻子堵在洞房外的路子。倪妙筠不是爱没事找事的性子,反而有种有话直说的简单爽快。今夜不知为何,居然使出了真本事躲得严严实实,就是不肯现身。

  吴征这才收起满腔期盼下的猴急之心。

  吃了廷杖之后倪妙筠悄悄上门探望,两人倒也搂搂抱抱,甚至吴征还把她一把抱上了床,可亲昵也仅止于此。吴征没有再轻薄她,她也没有任由吴征予取予求,两人都守着底线。吴征知道自己若是强要,她多半难以拒绝,可是当时并非心甘情愿不说,倪妙筠更不能呆上多久,草草了事向来不是他所愿。

  佳人或可轻薄,却不可轻慢。无论何时都是如此。

  吴征凝神注目,再度步入桃林。月光下的阶级仍留着脚印,杂乱,却又缤纷秀气,竟然不逊落英。如许多佳人的莲足在这里踏过,或纤长,或圆润。吴征很轻易地就能分辨出大部分,至于分辨不出的些许,大概就是栾采晴或是柔惜雪的。

  他顺着倪妙筠的足印踩落,方位与落脚点分毫不差。以佳人的眼光打量这片桃林,别有一番情趣。桃林里栽的不仅是一种桃树,间错纵横之下,各色花枝招展。譬如粉色的千瓣桃红,白粉相间的五色碧桃,还有深红的垂枝碧桃等等。

  倪妙筠独独偏爱紫叶红桃,她的足印朝向,使她的视线始终落在这种花色朱红,叶含紫色的桃树之上。朱红色向来为当世最受欢迎的色彩,而紫色便是倪妙筠的偏好了。夜闯迭府别院的那一晚,正是吴征第一次见到她如云似雾,如梦似幻的剑法。那一晚虽未有多少交集,可她忽然惊艳地现身于危难之际,穿的夜行衣也是别具一格的紫色。

  吴征又独自笑了起来。在迭府外宅的那一夜着实迷幻,祝雅瞳翻墙而入探查底细的身姿让他目眩神迷,但当年只敢想上一想,半点也不敢期盼,哪知道两人之间会有日后的经历。与冰娃娃一同旁观了场淫乱不堪的春宫,也探讨了一番男女欢好,当夜的精力几乎全都在她身上,也想不到会携手共渡,更彼此扶持着重建了天阴门。倪妙筠隐在暗处,自己一直不知道她也在迭府外宅,直到她突然现身。彼时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若不是来到盛国,吴征对她至多会留着她惊艳现身的记忆,倪妙筠也不会对吴征有任何念想。

  世事无常,一家人来到了盛国,帮助盛国闯过最大的危机,于是才有了与倪妙筠的一段姻缘。从栽种树苗,到抽枝长叶,到卧牛山上心心相印。两人之间正像春日的桃林,蕊开瓣张,花开正艳。

  于是吴征终于看见了佳人所在。

  他一个顿步停下,露齿一笑。月光朦胧间,倪妙筠粉面含春,半嗔半羞,目中还有惊慌之意,却倔强地睁大着道:“我都看你来来回回走来走去三回了……”

  语声怯怯,羞意难掩,尤其那双大眼睛总在男女之情上将她出卖得干干净净。

  不知她为何羞臊如此,吴征现下还顾不上分辨。

  女郎正坐在那面点绛唇石碑旁最大的桃树枝桠间,这株紫叶红桃枝繁叶茂,花开最旺,即使在这片桃林里也堪称异种。设计园林的大匠用这一株来拱卫石碑,正因它的特别之处。倪妙筠倚在枝桠间,轻盈得像是依附其上的紫叶,修长得像是丫丫叉叉的桃枝。她身着的长衫通体紫色,让身形就此隐在叶间,唯独两幅云袖如桃花般的朱红。

  “能找到倪姑娘,已是我今生武功修行最大的成功之处,走上千百回都值得,莫说只是三回。”吴征躲开垂落的桃枝屈身近前,伸手一抬。

  是桃林里找到善于隐匿身形的自己,还是修行了武功才能与自己相熟相知?

  吴征语带双关,让人芳心可可。倪妙筠发自内心地嫣然一笑,顺势搭着他的手臂,玉足一点翻下枝头。那长腿踢动时裙裾纷飞,像一只翩翩的蝴蝶。

  情郎大手温热而有力。与一般的公子哥儿不同,他的手不是养尊处优的细皮嫩肉,相反颇觉粗糙,与他温文尔雅,处处体贴的表现截然不同。可是被这样的手掌拿住才觉分外地踏实,倪妙筠借着这一臂之力跃下桃枝,相携的手自然而然地握在一起。

  二人相视一笑。倪妙筠掩藏身形的功夫可谓天下无双,隐在桃林里有几分刻意,像是躲避着什么,又有几分不刻意,生怕吴征真的找不着。而吴征一路寻来,细细回味两人间的点点滴滴,待身边的女郎也觉更加怜爱。

  自九岁离家的那一日,倪妙筠就忽然长大了许多,也懂得了自己作为一名豪族之女的命运。无论父母对自己多么疼爱,最终都逃不脱为族中利益献身的使命。

  身为女子的悲哀正在于此,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只是一件货品,随时随地待价而沽。

  但在今日,或许应是卧牛山上她被扔下山崖的那一刻起,她不再哀叹自己的命运。即使只是件货品,她也找到了独具慧眼的买主。这位买主真心喜爱,珍之重之,必不让明珠蒙尘。更何况这条山道的尽头,有抚育她成长至今,恩重如山的师门。由他花费了无数心血重建的师门,当倪妙筠踏上阶级的顶端,梦境一般的天阴门映入眼帘时,她就再也没有任何杂念。

  买主珍爱奇货,奇货亦对买主芳心期许,正是情投意合的你侬我侬,也是最好的归宿。

  “一下子实在准备不出材料,只好空手先来,好像又要失约了……”吴征似对两人的沉默有些不习惯,又想应承的事情居然屡屡没能办到,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嗯?”女郎正神思不属,忽闻情郎没头没脑的话语,一时转不过弯来。

  “落英深处,皇亲谋反。这落英深处不消说了,自是约在这片桃林。皇亲谋反么,当然不会是你真的要谋反。所谓皇亲,不就是国丈,国舅之流。这些人要是谋反,贵妃也跑不掉。无论成与不成,贵妃都是足足要倒霉。一旦不成功,谋反就是诛九族的大罪。这贵妃可不就是白白死了么?所以皇亲谋反,倪姑娘说的是白斩贵妃鸡,我猜的没错吧?”吴征滔滔不绝地一大段后,歉道:“倪姑娘嘴馋,可惜一下子实在弄不到食材,只好孤身前来领罚。”

  “傻瓜。”倪妙筠被猜中心事,面色居然飞红得像天边的晚霞。听吴征说完还跺了跺脚,一甩手疾奔两步,却没演往桃林里绕树而逃,引情郎来追的戏码。

  “额……这个这个,真的有点傻了……”吴征一时摸不着头脑,也疾步赶上。

  只见女郎停在石碑前,双手在小腹处交叉,低着螓首,两鬓间发丝垂落,遮挡了半边脸颊。

  “好好抱一抱我。”倪妙筠的声音极轻,犹如撩拨丝线般若有若无:“你从来……都没有好好地抱一抱我。”

  相识至今,一向循规蹈矩。她是大家闺秀,还是处子之身怠慢不得,吴征待她向来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仅有卧牛山上自觉必死无疑才大施轻薄,待陆菲嫣前来救援时吴征重伤脱力,哪能对情绪激荡的倪妙筠拥抱宽慰?至于女郎来吴府探视,也仅匆匆一拥一抱,便只并肩而躺。

  “我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在哪里都是个没人要的老姑娘……”春季微寒的夜风里,倪妙筠的语声像冷得发颤,听得人万般心疼:“还从来没有男子好好地抱一抱我……”

  吴征也觉全身发冷,心中却越热。倪妙筠的话万般凄凉,又有万般期盼。人生于乱世,又是莫大的悲哀。天阴门里柔惜雪如此,祝雅瞳如此,冷月玦如此,连看似少有波折的倪妙筠又何尝不是在悲哀中成长。

  发冷的身体,让女郎背对着他俏生生站立的娇躯像块磁石一样,深深地将吴征吸了过去。张开双臂合拢,顺着两肋环过,握住她在小腹上的柔荑。

  女郎的娇躯一下就瘫了下来,脱力似地向后一倒软在情郎怀里。这不是她想要的好好抱一抱,但感觉也分外地香甜。男子身上的气息从身后袭来,结实宽广的胸膛滚烫地贴在后背,温暖的热力从衣衫透入肌肤,让冰凉的身体暖流四溢。

  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也不需再有什么矜持。天地间似乎只有这片桃林,桃林里则只有他们两人,这里就是他们的小天地。倪妙筠喘着鼻息,螓首倚在爱郎颈侧,她蓦然发现,虽不是她想要的面对面拥抱,可是被吴征从后回环搂住腰肢,似乎更有一种宠溺感,仿佛被他捧在掌心,也仿佛把自己全都交给了他。

  不知道爱郎是不是有意为之,还是心随情动自然而然。总之除去两人之间拌嘴时的小别扭,每当他情动之时想要疼爱自己时,都是最舒适,也最别致的时候。

  即使有一根硬得像铁,烫得肌肤几乎都已烧着的大棒子抵在臀与腰的圆弧之间,倪妙筠也没有分毫躲避,只想在他怀中永远偎依下去。

  “这样,好舒服。”

  “倪家的宝贝当然要捧好了才行。就叫宝贝抱?”女郎原本就鼻音极浓,呢喃声更是软软糯糯,万分好听,像透进骨髓里让神魂都酥了起来。吴征听得她喜爱,心中大慰。

  “嗯?这叫老汉推车,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昂?”

  即使柔情蜜意,即使女郎像是梦呓般魂不守舍,吴征仍撇了撇嘴失声怪叫起来。一语惊醒梦中人,倪妙筠也惊恐回身,倔强瞪着的大眼睛慌慌张张,洁白的脖颈傅上了嫣粉,向着脸颊爬去。

  “嘿嘿,你真是……”吴征又是好笑,又是喜爱,捏了捏了倪妙筠的脸颊道:“可爱得与众不同。”

  已经不是女郎第一回突然冒出些没头没脑的话来,用吴征记忆中的词汇就是偶有雷人之语。譬如上一回的白斩贵妃鸡,还有现下的老汉推车。没头没脑,无心之言,没什么来由,但吴征懂!

  文豪家的女儿,自小书香熏陶之下的大家闺秀,忽然远离故乡与父母,她只会把自己冰封在寒冷的外壳里。所以吴征初识她时,只觉她沉默寡言,就算有事也是言简意赅地说完。

  这种沉默全然不同于冷月玦,冰娃娃的沉默看上去就心事重重,但是内心从未平静,始终在为心中的不满寻找宣泄的出口。而倪妙筠则没有,她很平静地接受了现实,波澜不惊。

  可是自幼读过无数书卷的女子,又怎会没有从字里行间畅想过自己的未来?

  那想象中的如意郎君,期待里的风花雪月,即使现实如此残酷,也不能阻止女郎的臆想。

  平日不会与人说,她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说。冰封的外壳将她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待人处事又有谁来管自己想的那些烟花风月?有事说事,尽力而为,体现到了外在便是字斟句酌。

  直到这个小了自己一个辈分,年岁也差得不算少的男子忽然出现,彼此的命运又忽然纠缠在一起再也分拆不开。他就这么直勾勾地闯进了内心,与他在一起不需要太多斟酌,因为有难事他会帮着解决。也不必想着怎么才能说动他,因为该帮的他一定会帮,不该的说破天也没用。

  倪妙筠第一次对一名男子如此信任,如此依赖,甚至有深深的依恋,于是她才能如此地“放肆”。不用多顾虑,也不用字斟句酌,再说出口之前反复默念三遍五遍,确认无虞了才说出口。她可以想什么就说什么,譬如她方才旖旎眷恋之间,的的确确想的就是老汉推车。

  “我……是不是和你想的不一样?”

  “唔……这个问题好。”吴征就地坐在石碑底座边沿,将倪妙筠抱在膝间道:“有没有发现我从前叫你倪仙子,现下叫你倪姑娘?哪有那么多仙子,就算是,仙子的背后也是常人。我倒真没料到你会说出这些,但是现下我觉得很可爱,可爱之极矣。”

  “哪有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倪妙筠放下心来,自嘲地一笑又道:“我今年都三十了……”

  第二次说出这句话,一样地心酸与无奈。吴征自是知道她想说的是年已三十,该懂的全然都懂,不过在这一刻他不想只是倾听,遂打断了问道:“小时爱看才子佳人的故事?”

  倪妙筠被窥破心事,忽然大窘,目中又露出惊慌之色,咬着唇瓣道:“刚刚看了一些,就去了天阴门。”

  倪大学士的府上,各色书籍是少不了的。一些文笔优美,故事曲折紧凑的小说也少不了。少女爱看这些情情爱爱的故事,再也平常不过。女子十二岁定亲,十三四岁嫁人生子也是常事,九岁的倪妙筠要看这些书,自不会有人拦着。

  但到了天阴门这个地方,无论柔惜雪是多么出色的掌门,赢得多少同门的爱戴。这家佛宗清净修行,门人又都是女子,佛门讲究去七情六欲,情感的交流必然极少,即使带发修行的女子也不例外。冷月玦如此,倪妙筠也是如此。

  少女的臆想与憧憬就此被埋在了心底,连同年岁成长,年少的幻想慢慢被淡忘,也慢慢地不再诱人遐想。豆蔻及笄,碧玉桃李匆匆而过,连花信之年都已远去。恼人的春风一年又一年,反反复复地提醒人细数岁月,添上一笔又一笔。

  目中有些许的落寞,嘴角又有甜蜜的笑意,吴征忽觉在此刻对女郎的怜惜前所未有。不唯她的俏丽容颜近在眼前,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清可见底,丰润的红唇吐出如兰香气。更因这一刻,才终觉完完全全喜爱这名女子。不仅是她的文武双全,聪慧伶俐这些适合吴府的条件,也因她的美丽全然打动了自己的内心。

  “孤身在天阴门,会不会很辛苦?”

  “其实……也还好……”倪妙筠斜倚在吴征肩头,回忆起从前喃喃道:“掌门师姐待我很好,我的武功都是她量身选定,一路修行都不断提点。几位师姐也没拿我当外人,反而因我最小,诸事都让着我。我待她们也都和至亲一般,只是……孤身一人的时候,我就在想,自己一个人来到天阴门,希望有朝一日能保存族中血脉,或是助盛国一臂之力,也可能什么事都不需要我做,什么事都没机会做,就等着终老于天阴门。知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对你心动的?”

  “夜游白若湖那一晚?”

  “不是。其实是玦儿与我说,若是不喜欢你,大可拒绝这门亲事,或者不置可否。因为我若不喜欢你,你就算也不拒绝这门亲事,也不会娶我进门。她说你最不喜欢的就是对女子用强,依我在成都起一路看来,她说的确然没错。”

  “就为这一点?”

  “嗯!”倪妙筠温柔道:“你不知道这些对我们女子而言,有多重要。”

  “我当然知道。”吴征心中暗道一句,微笑着不说话,只抚摸着女郎迎风的秀发。

  “我不是件货品……至少在吴府里的时候,不是。”倪妙筠心头的一点阴郁在此刻全然散去,抬起螓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向吴征道:“你怜惜我,我开心得很。你在卧牛山又食言抛下我一人,这件事我一定恨你一辈子,但是我不生你的气。我看过太多可怜悲惨的女子,相比之下,遇见你人家只觉得幸运。所以你做再多的错事,我都不生你的气。”

  倪妙筠的武功,尤其是藏身之术绝非埋头苦练就能大成。天阴门也时常委派她去解救一些陷落匪窝贼窟的良家女子,一来惩恶扬善,二来也是修行的重要法门。她见过太多人间惨事不是空口胡言。

  吴征闻言心中一荡又一跳。将她抛下山崖实是无奈之举,说起来十分对她不住。当时别无选择,只有两权相害取其轻。但为了将她顺利抛出,那番轻薄举动真是旖旎难言。最终自己品尝了她动人的娇躯,又将她拍下山崖,吴征想起来实在有点两全其美的得意。

  “今后……啧,话说不满,还是莫要有这样的危机了罢。”吴征不敢讨扰,又颇觉遗憾,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再一品女郎娇躯的滋味。

  “我知道,所以人家才说你做再多错事,都不生你的气。嗯……有件事能否请你也不要怪我?”

  “我怎么舍得怪你?不怪不怪,但是说来听听?我这是好奇。”

  “唔……人家有时候会胡乱说话,只因……只因……”倪妙筠忽又忸怩起来,涨红了脸颊道:“想要解救那些可怜女子的性命,大多时不得不藏在暗处等候良机。就此无奈看了不少脏事,听了不少脏言,请……请……请吴郎莫怪。”

  “我道是什么大事。”吴征大乐笑出声来。但他深知世人重女子贞洁,倪妙筠虽是处子之身,却以眼见许多龌龊事为耻。吴征若只是口头宽慰说些大道理,未必能开解她心中芥蒂。他眼珠子一转立刻计上心头道:“倒是我实实在在没有想到,当年我与玦儿在树上看了场不堪的活春宫,暗处还有倪姑娘也在一同旁观来着。”

  “你……你取笑人家。”倪妙筠又羞又恼,粉拳向爱郎肩头直锤,心下却大是宽慰。虽早已料得吴征不会介意,但总要听他亲口说出才得安心。且他说话就是好听,不仅不嫌弃,言下之意大伙儿都一样,谁也没比谁更干净高尚些,还有什么好嫌来嫌去的。女郎心下窃窃娇羞,一颗芳心发软,连同娇躯都一起软了下来:“话说那天,你看到人家忽然现身,觉得怎么样?”

  没头没脑,吴征又听得懂。倪妙筠已像个怀春少女,迫切想知道自己在情郎心中的一切。只是怀中娇躯越发娇软滚烫,又不免有些叹息。大学士的女儿得按礼法行事,抱得,可能偶尔能摸得,想要再进一步就不敢想了现下肉棒正卡在两人之间,女郎没有介意,他已自觉十分唐突:“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得从我第一回去长安说起!”

  吴征定了定神,思绪悠然飘回哪个初入尘世不算太久,也还未见识过世间人物的青涩时光:“在长安先见着了我娘,柔掌门,栾公主还有玦儿,这几位都是美貌与聪慧并重。当时就觉得天阴门里几位人才都出众,但其他人还是要逊于我娘,柔掌门和玦儿。”

  品评之言,其实不太妥当,但倪妙筠听得津津有味。男子见了漂亮女子总爱对比一番,不足为奇。这是人之常情,自己不是仙子,他同样不是了道神仙。

  “长安城里没有见着你,一直到你来了成都城才见着。那天呀,先见到玦儿。

  这丫头出了门心思都放飞了,坐在车里都不住探头探脑。我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叫做帘卷细雨青丝缠梳,竹伞微倾晓梦清寒,可把柳前辈她们几位都生生比了下去。”念及旧人旧事,吴征满面都是感慨与可惜,他搂着女郎腰肢道:“大街上你低着头,我也低着头,真的没看太清。直到入了府用了膳,你们来我的小院时看你一袭白衣,黑色丝带,行步的时候玉腿高抬,我看得清清楚楚!

  当时就觉得惊艳,想不到天阴门还有一位艳冠世间的大美人!”

  “哼,玦儿就帘卷细雨青丝缠梳,竹伞微倾晓梦清寒。到我这里一句什么大美人就应付过去了?哼!”

  女郎大发娇嗔,吴征嘿嘿笑道:“惊艳,是惊艳。玦儿在长安见过了,再见那是秀色可餐,就没那么惊!惊你懂得么?惊得傻了,呆了,说不出话了,想不得事了,除了大美人这种平常话,脑子就和打结一样什么都想不出来。”

  “你个嘴,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我由心而发,这叫诚恳!”吴征嗅了一口女郎身上的幽香,道:“在迭府外宅,你现身的时候就露出两只眼睛,啧啧,明亮得仿佛屋内多了两颗星星。但是那套剑法真的如云如雾,如梦似幻,看得我目眩神迷,而且,我一下就猜到是你!使剑的时候那腰肢扭的,长腿旋的……别怪我不敬,当时真觉得馋你的身子。

  绝色美人就该是这样的风姿,让人一眼就挪不开目光,一眼就再也忘不了。就算当时没有喜欢你,可是气质仪态,无一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