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寒梦横江 第九章 龙啸寰宇 凤舞翩跹(1/2)

加入书签

  第2u2u2u九章龙啸寰宇凤舞翩跹2020年4月172u2u2u日密密2u2u2u麻2u2u2u麻的云梯,蚂蚁般攀爬的攻城大军,飞蝗般的羽箭刚刚止歇。这是一场持续整整两天的激战,不眠不休。阵2u2u2u亡的士兵除了战2u2u2u死之外,为数不少是累得再也支撑不下去,就这么忽然闭上眼睛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当战斗的双方整体势均力敌,军械充沛的时候,这一场激战就只剩下惨烈二字。

  盛2u2u2u国更为富2u2u2u足的弓箭没能带来优势,他们2u2u2u射出城外的箭枝全成了燕军的补给。

  燕军更为凶悍的战斗力也没能化为胜势,几度登上城头又被压了回来。这些原本在将来进攻盛2u2u2u国时作为基地的坚城意外地陷落,于是便成了自家难以逾越的障碍。

  韩归雁瘫坐在女墙边大口大口地喘气,面2u2u2u色苍白,汗下如雨。相比起普通军士,她的待遇要好得多,功力也深厚得多,可她现在也已连一根手2u2u2u指头都不愿意动2u2u2u弹一下,恨不得就在坚2u2u2u硬的地面上睡过去。

  陆菲嫣轻盈一跃,在东倒西歪的人群2u2u2u中穿花蝴蝶般舞动而至,手捧着面洁白的方巾替女将擦拭汗2u2u2u水。

  “姐姐也快歇一会儿。”韩归雁睁开眼眸勉强一笑道:“都累坏了,换防的军士们会2u2u2u做这些事。”

  “小事2u2u2u情不要紧,我还撑得住。”陆菲嫣微微一笑,摘下女将的头盔,将她面上的污渍与汗2u2u2u水细心擦去后弃了手2u2u2u中方巾,又换了一条继续擦拭,道:“你莫要管我,要统领全局,最累的便是你了。快快歇一歇,你可不能倒下。”

  “好想睡一会……我合眼片刻……莫要让我睡着……”韩归雁只觉方巾居然是热的,也不知道陆菲嫣百忙之2u2u2u中哪里找来的热2u2u2u水。脸上被热气一蒸,全身毛孔似乎都在大口大口地呼2u2u2u吸,畅快得几乎要晕去。

  “嗯,你安心歇一歇。”陆菲嫣替她擦拭2u2u2u干净之后也2u2u2u席地坐下,一手弯过女将的腰肢钻入甲胄之2u2u2u内,贴在腰脊之下。

  沛然热力顺着腰后透入体2u2u2u内,汇至丹田,登时让心境一宁。韩归雁合上眼眸,安然靠在陆菲嫣肩头养神,只觉那股2u2u2u内力与自己有2u2u2u血脉相连之感。和吴征的2u2u2u内力也有相同的感觉,只是陆菲嫣的2u2u2u内力更2u2u2u温和柔软,也更加深厚。有这股2u2u2u内力相助,韩归雁恢复2u2u2u精力起来也快了许多,约有一刻钟时分便睁开眼来。

  2u2u2u精神抖擞地立在城头,两眼里神采奕奕,2u2u2u主将的风采便是军心最好的振奋良方。韩归雁这么一站,换防的军士们手脚都2u2u2u麻利起来。

  战斗打了月余,几乎无休无止,相比起开战时参战的兵2u2u2u丁已少了许多。两军都伤2u2u2u亡惨重,巨大的体力与2u2u2u精力消耗更让双方都不得不让军士2u2u2u轮番休息。可战斗的激烈比此前还要更强,且近2u2u2u日来不知何故,燕军忽然再次提2u2u2u高了攻城的频率,连攻城的军士数量也多了起来。可以换防的军士已越来越少,陵江城头已有许多士兵无人可换,只能拼了命地守在城头。

  “这人,实在太可怕了……”韩归雁气力复生,仍是不由感叹。她虽不是时时都冲在最前线,可作为2u2u2u主将统筹全局,消耗比起冒2u2u2u死拼2u2u2u杀的军士还要大得多。

  以她的能耐都已支撑不住,以一敌二的燕将又是怎生挺到现在的?

  “我们也不差呀?”陆菲嫣2u2u2u温柔劝慰着抬手2u2u2u指向城下道:“燕军也已到了极限,其实真的没想到你和铁衣能把仗打到这种地步。”

  “我说的不是这个。”韩归雁声音凝重而低沉,凤目向后一扫低声道:“姐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不知。”见女将说得严肃,陆菲嫣也心2u2u2u中一沉。

  “燕军攻城忽然加紧,按常理而论是兵家大忌。军士也是人,会害怕会受伤,更会累。这样打下去没有人能受得了,就算是训练有素的燕2u2u2u国2u2u2u精兵,一样会怨声载道。但是这个人一点都不担心?这不可能,他只是有把握拿捏住分寸,让那根弦绷到极致却不断裂。他敢这样派兵攻城,正是有这样的底气。”

  “那他为何要这么2u2u2u做?太冒险了……”

  “因为有值得他去冒险的缘由。”韩归雁目光一收,又放得更远道:“二哥的军令下达,陷阵营不会再袖手旁观。现下的消息全被闭锁,但是吴郎一定2u2u2u做了些什么让他很难受很难受的事2u2u2u情。由此2u2u2u逼得他不得不兵行险着,凶悍攻城,我有一个很可怕的猜测……”

  通常而言,两军对垒时知悉了敌军2u2u2u主将的想法可谓大占上风,甚至可以直接决定胜利的归属。以陆菲嫣对韩归雁的了解,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必然有了十2u2u2u足十的把握。可看她的模样,即使知晓敌将的想法,得出的结论却是可怕。

  这已是片刻功夫里韩归雁第二次以可怕来形容敌将,陆菲嫣抿了抿2u2u2u唇瓣,又伸出香2u2u2u舌润了润骤然觉得2u2u2u干涩的2u2u2u唇肤道:“怎……怎么了……”

  “陷阵营的大军目标太广,吴郎不会动。一来他领兵之能不2u2u2u足,二来也难以对燕军铁骑行成威慑。以吴郎的行事风格与现状来看,他动的一定是小股的突击队,而且十有八2u2u2u九把目标放在敌军的粮草上。”韩归雁对吴征的了解非同一般,一下子就将吴征的动向猜了个十2u2u2u足十:“敌军来势汹汹却十分仓促,准备必然有所欠缺,大军粮草不2u2u2u足全靠后续补给。吴郎带着突击队去烧途2u2u2u中的粮草,至少头几回易如反掌。若我所料不错,城下的敌军粮草已然支应不2u2u2u足!”

  “那是大好事呀?”陆菲嫣越听越觉背后飕飕凉意。所有有利的战局,都没让韩归雁有一2u2u2u丝一毫的放松,仿佛这些有利因素集2u2u2u中在一起,正2u2u2u逼得燕军释放出一只恐怖的恶魔。

  “是大好事……要是我为燕将,这时候一定在考虑退兵了……”韩归雁回眸与陆菲嫣对视,面2u2u2u色有些发白道:“我知道姐姐想说,敌将近来攻得那么狠,是不是为了退军2u2u2u做准备?不是的,退军的话不是这样子,他一点点退军的意思都没有。所以,他攻得这么凶另有目的……”

  这一下连陆菲嫣都恍然大悟,目2u2u2u中闪烁着冰凉而极2u2u2u具惧意的光芒,牙关打颤期期艾艾道:“他……他让军士来送2u2u2u死……可以……可以节省军粮……”

  “用弱一些的军士反复不断地攻城,让他们每2u2u2u日成倍地2u2u2u死在城下。一来节省军粮,让存粮可以食用得更久,二来又在消耗我们的力量……这个人,太冷酷太可怕了,他就是个恶魔。”韩归雁也难掩惧意。并不是女将畏惧了敌手,也不是她已被吓住,而是敌将的冷2u2u2u血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燕军已是孤注一掷。陆菲嫣当然知道韩归雁这番话代表着什么,陵江城的激战还会持续下去,一直持续到有一方彻底崩溃为止。她忽然打了个激灵问道:“那寿昌城……”

  “只会比我们更艰难。”韩归雁吐着长气道:“寿昌城无论从哪里都比陵江更加重要,也是阵眼所在。敌将的攻势一定会更偏向寿昌。”

  “我懂了,我全都懂了。现在寿昌,陵江两地全都是绷紧的弦,对盛还是燕两2u2u2u国都一样,谁先挺不住崩断了便一溃千里。谁都松不下来,也停不下来,只有继续打下去,打到一方败绩为止。”

  “不止两城……”韩归雁一掌按在城墙上,发力捏下使得2u2u2u指节都发了白:“吴郎一样有危险,燕2u2u2u国一定会派遣2u2u2u精兵强将去对付他,以保证粮道的畅通。幸好……燕2u2u2u国2u2u2u高手几乎不存,祝夫人还没有现身,丘元焕也只好呆在城下不动。否则,对付吴郎的人选就是丘元焕无疑。”

  “还好,还好。”陆菲嫣也松了一大口气。吴征虽能,但若在燕2u2u2u国腹地被丘元焕盯上只有2u2u2u死路一条。

  “吴郎那里也是绷紧的弦,打击燕2u2u2u国粮草的事2u2u2u情不能半途而废,接下来定会加倍的艰难。可若燕2u2u2u国先扛不住,粮草运输不利,也会兵败如山倒。”韩归雁似是不愿多说,几句话便略了过去,又一手2u2u2u指着葬天江对岸道:“还有紫陵城,那里一定也不太平。”

  “那个宇王张圣博怕是正求天求地让陛下大败吧。”陆菲嫣感慨道:“花丞相和费2u2u2u国师一定支持得甚是辛苦。”

  “嗯,他们二位也是无论如何都要挺下去。若是张圣博掌权朝2u2u2u中2u2u2u内外,我们都会有腹背受敌之忧。”韩归雁苦笑道:“每一个地方都出不得半点纰2u2u2u漏,否则前功尽弃。”

  “会的。”陆菲嫣与她携手并立道:“那么多艰难都熬了过来,这一回也一定能挺过去的。”

  “嗯。”韩归雁深2u2u2u吸口气,2u2u2u胸脯2u2u2u高2u2u2u高鼓起,嫣然一笑道:“会的,姐姐,我们一定会的。我真的十分庆幸能与你们一道儿2u2u2u共进退!”

  “我们还要一起很久很久,怎么能倒在这里?”陆菲嫣2u2u2u温婉微笑,目光却不经意间投向北面的远方,忧虑之意越发深浓,怎么也藏不下去。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2u2u2u九,战场上瞬息变幻更是难以尽知,即使是韩归雁也一样。她说丘元焕不会去找吴征,可谁又知道会不会?或许丘元焕压根就没来寿昌,或许正在赶来的路上恰巧撞见,也或许他抛下焦灼的寿昌城一带,无论如何也要去对付吴征……如果粮草都这么容易劫掠焚烧,还有什么仗打不赢?陆菲嫣心2u2u2u中惴惴,旋即打消了一切杂念,只陪伴着韩归雁在城头上给军士们打气。行了几步又觉心惊2u2u2u肉跳神思难宁,忍不住唤过仆从悄声吩咐道:“无论何时都要准备好一只雕儿,我随时要用!”

  这一2u2u2u日再无激战,两军都有了片刻喘息的良机。次2u2u2u日天光刚亮不久,燕军又已集结完毕即将发动攻城之战。城头的盛军也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韩归雁与陆菲嫣各持兵刃2u2u2u亲临女墙边,这一场惨烈的战役盛军之所以能支持到今2u2u2u日,与两人密不可分。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天上居然下起了黄豆大的雨滴,敲打在盔甲之上发出悦耳又连绵不绝的响声。韩归雁面2u2u2u色凝重,大雨固会让攻城的燕军更加举步维艰,可也会让各式防御的火器威力大打折扣。燕军今2u2u2u日的气势不同以往,整齐的军伍里一张张戾气十2u2u2u足,愤怒异常的脸,比前些2u2u2u日子疯狂攻城时看上去更加地凶2u2u2u暴。

  “他们要拼命了,看谁的弦先断……”韩归雁窃窃道。

  “我们退无可退,军士的心会更齐。他们始终是迫于2u2u2u淫威,军2u2u2u中怨气必然十分大,相比之下还更脆弱些。”

  “嗯,所以,拖得越久,我们的胜算越大!”韩归雁眯了眯凤目,手臂一摆接过张雕蟒长弓立于最前排的弓手阵2u2u2u中,又在腰间配上满满的两壶箭道:“一会儿打起来姐姐务必关注好各2u2u2u处,若遇敌军登城先赶下去再说。这一战……会非常艰难。”

  “你安心统领全局,前沿争锋的事2u2u2u情,我会2u2u2u做好。”陆菲嫣微微一笑道:“不知为什么,我心境十分平和,一点都不担心,也一点都不害怕。”

  韩归雁目2u2u2u露钦佩之意,又贼溜溜地在2u2u2u美2u2u2u妇丰满诱人的身子上一转,忽然抽出三支羽箭一同搭上长弓。

  弓弦被猛地拽满,牛角弓身经过无数次地凝炼,比2u2u2u精钢还要坚固,却又有极佳的韧2u2u2u性。女将素手里蕴2u2u2u含着无穷的力量,讲长弓拽得咯咯直响,发出2u2u2u欲碎的声音。

  砰,被拽满的弓弦忽然松开,其声盖过了鼓噪呐喊,盖过了雨打盔甲的叮当声,2u2u2u高震天际!

  三支羽箭2u2u2u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分2u2u2u射三面。一箭正2u2u2u中燕军阵2u2u2u中领头猛士的肩窝,将他钉入地里。一箭飞上城外箭楼,一名弓手只眨了眨眼便觉咽喉一凉,一哽,身体腾云驾雾一般飞下箭楼,喉2u2u2u中鲜2u2u2u血狂涌。最后一箭则远远飞去,一声巨响将燕军的冲锋军旗给2u2u2u射了下来。

  除雨声之外再无声响。一弓发三箭并不是前所2u2u2u未见,箭无虚发也不少见,2u2u2u射落军旗虽少有,也不算生平仅见。奇就奇在这一张弓发2u2u2u射之时巨响震天,可见威力之强。而第三支箭不是2u2u2u射断绳索让大旗飘落,而是生生2u2u2u射断了旗杆!

  最新找回4f4f4f,c〇m鸦雀无声2u2u2u中,盛军将士才发现韩归雁手2u2u2u中的长弓上,雕蟒以金2u2u2u色纹路勾勒而成,透出一股无上的威严与尊贵之意。

  “震天弓,韩将军居然能拉开震天弓!”终于有将领反应过来,韩归雁手2u2u2u中拿着的正是盛2u2u2u国皇室的宝物震天弓。

  自栾家背叛盛2u2u2u国雄踞2u2u2u中原之后,只能偏安南面一隅,唯唯诺诺,瑟瑟缩缩地苟全于2u2u2u乱世。以至于连2u2u2u国民都忘了临朝末年,这片土地曾以猛将雄兵虎视2u2u2u中原。

  当年的兵2u2u2u精粮2u2u2u足,猛将千员之盛世早被淡忘,但在盛2u2u2u国军伍里始终2u2u2u流传着当年威慑天下时的传说。

  无坚不摧之矛,攻无不克之剑,响彻天地之弓与百战无敌之甲。

  张家能在2u2u2u乱世立2u2u2u国,靠的可不仅是什么2u2u2u血脉传承,也因前代先祖们在一场又一场的争端2u2u2u中打下威名。

  这些传说都已随着岁月而淡忘,张家的子侄忍受着世人的嘲笑,早已没了先前的荣耀。但是传说终究是传说,一旦再现的时候就会被人记起。若是这些带着传说2u2u2u色彩的物件来到了适合的人手2u2u2u中,其震撼之大难以估量。

  陆菲嫣在一瞬间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莫名地,她感慨颇深。每一样东西都有它的真命之2u2u2u主,譬如重现世间,来到韩归雁手2u2u2u中的震天弓,就像蒙尘的明珠再现光华。她忽然想起十余年前吴征拥有了道理诀,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

  三支神箭让燕军士气大挫,似是不甘万2u2u2u马齐喑,燕军阵2u2u2u中忽然也是弓弦连响,2u2u2u射出2u2u2u九支羽箭来。羽箭有齐2u2u2u射,有连环,以气势而论还在韩归雁之上。且来势劲道之强,破空风声之大,竟比韩归雁的震天弓发2u2u2u射出的还要猛恶。

  陆菲嫣大吃一惊,燕2u2u2u国军2u2u2u中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有威力堪比震天弓的宝贝,羽箭来得这般凶悍,当是2u2u2u高手拈弓搭箭,再灌注了强劲的2u2u2u内力所致。她刚要上前,只见韩归雁手舞如风,弓弦连响,羽箭连发,数十支羽箭朝来箭2u2u2u射去。

  震天弓的威力何其猛悍,韩归雁的力量又何其强劲。她虽是2u2u2u日常繁忙武功修行不如旁人,可与吴征双修之后也始终保持着进境,羽箭上同样灌注了2u2u2u内力。

  箭枝在空2u2u2u中对撞,韩归雁发2u2u2u射的第一排箭枝悉数被磕飞。可她2u2u2u射出的箭更多,第二排便将燕将所发的羽箭2u2u2u射得歪歪扭扭,第三排更是将失去了威力的羽箭拦腰截断。

  这一2u2u2u轮弓箭较技,韩归雁虽武功逊了一筹,弓术之2u2u2u精却远在燕将之上。在盛军最疲惫,最艰难的时刻,韩归雁以一种古老,过时的战术大将单挑唤醒了盛军得士气与勇气。

  盛军忽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像滚滚葬天江2u2u2u水连绵不绝。每一声嘶吼都像拼出吃2u2u2u奶的力气,几乎喊破了喉咙。

  韩归雁举起长弓,凤目2u2u2u含煞,心2u2u2u中着实松了口大气。即使神勇如她,此前又得陆菲嫣2u2u2u内力相助,接连张开震天弓也难以承受。举弓的左臂尚好,拉弦的右臂已在发颤。但是这一切至此全都值得,盛军的士气在最关键的时刻到达顶点,剩下的便是拼出全力的搏2u2u2u杀,狭路相逢勇者胜。

  蒯博延隐在燕军阵2u2u2u中微微2u2u2u摇头赞道:“真大将之才也。”他挥了挥手,下达攻城的军令。这一挥手便是不2u2u2u死不休!而他只带着十余随从悄悄打2u2u2u马离去。

  原本他可以集2u2u2u中力量打下陵江城,循序渐进。他的计划也是如此,持续的消耗过后将形成掎角之势的两城一寨逐步蚕食。可后勤不畅让计划落了空。盛2u2u2u国的突袭时机选的绝佳,是运气也好,还是张圣杰失心疯了也罢。现下正是燕2u2u2u国最虚弱的时候,人困2u2u2u马乏,兵无战心。

  但是蒯博延知道这一战必须打,即使伤筋动骨地抽调兵2u2u2u马,粮草,匆匆出发,也必须要快速地,以最残忍,最凶悍的手段将盛军扑2u2u2u杀在此。否则今后陛下想要一统天下,征讨盛2u2u2u国时会付出几倍于今2u2u2u日的代价。

  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折衷之法,冒险孤军深入,对后方的空虚也是无可奈何。恰好盛2u2u2u国居然就有这么一支灵活又战力绝佳的军伍!他们一下子就抓住燕2u2u2u国的弱点,正面的据守不出,后方被搅风搅雨,每一下都让燕军无比难受。

  蒯博延深知燕军无论从军心,士气都已到了强弩之末。更严重的是,即使用了最可怖的方法,粮草的支应也已不2u2u2u足十2u2u2u日。谁也不知道下一拨粮草什么时候会来,还会不会来。

  所以他要一鼓作气地击败盛军。陵江城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寿昌城才是。

  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唯有拿下寿昌城才能2u2u2u做到!陵江城的攻击不能停,因为不能让这里有喘息之机,否则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2u2u2u麻烦。

  五十里的路程,快2u2u2u马发力奔驰下不到一个时辰便至,这里的燕军也是刀2u2u2u枪映2u2u2u日严阵以待。入了2u2u2u中军帐,各部将军都已到齐等候。蒯博延在桌案前站立,一手捻起一把令箭威严道:“诸将听令!”

  “在!”

  “即刻攻城,不得后退。”简单的八个字,却决定了2u2u2u尸山2u2u2u血海。蒯博延一边下令,一边披上了案边摆好的轻甲。

  从大军抵达寿昌一带起,蒯博延始终没有2u2u2u露面。盛军至今不知燕军2u2u2u主将是谁,甚至连燕军大都不知,诸将见他模样不由心2u2u2u中一凛。

  虽已从诸多军令2u2u2u中猜到已至决战之时,但蒯博延穿上战甲才证明他的决心有多大。这位丘元焕最喜2u2u2u爱的2u2u2u弟子,也是托付了2u2u2u未来的2u2u2u弟子,在这一刻下定了一往无前的决断。而且他不再藏着掖着,会2u2u2u亲临前线,甚至在最关键的时刻2u2u2u亲自向寿昌城头攀登。

  身为2u2u2u主将在决胜时刻最该有的模样!

  燕军诸将齐齐在心2u2u2u中挥了挥拳头。能征善战的燕军居然与羸弱的盛军对峙如此之久,至今不能收复2u2u2u国土,堪称奇耻大2u2u2u辱。燕军能始终保持着疯狂的攻势,这份羞耻感也是推手之一。

  耻2u2u2u辱必将以鲜2u2u2u血来清洗,今2u2u2u日便是大幕开启的时刻。

  蒯博延披好轻甲,带上将盔,配好宝剑,将手2u2u2u中成把的令箭一抛道:“进攻。”

  简单的两个字,也没有厉喝,可营2u2u2u中诸将均心2u2u2u中一凛。只见令箭笃笃笃地全数2u2u2u插在地面,宛如一柄尖端2u2u2u指着寿昌的长剑!

  即使时2u2u2u日不长,蒯博延身为2u2u2u主将的能耐已得到认可,能把局面收拾到眼下的地步,旁人自问不能。如今2u2u2u主将又2u2u2u露了一手武功,可谓文武兼备!诸将除凛然之外,心头也是发热。待蒯博延2u2u2u亲自冲锋的时刻,燕军必将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来了!”韩铁衣默念一声2u2u2u高2u2u2u高举起了手,冷冷地望着城下在大盾的掩护里朝城墙2u2u2u逼近的燕军。

  身2u2u2u处压力的最2u2u2u中心地带,近2u2u2u日来他2u2u2u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儒雅的气度仍在,却掩不住深陷的眼眶与憔悴的面容,只是一双眼眸依然炯炯有神!

  这一场激战比让他重伤的下卞关之战还要惨烈。仗打到现在,战术,战略的作用几乎归零,剩下的只有一口气,看谁心气更2u2u2u高,更持久,谁能坚持到最后。

  燕军将领明显是要在今2u2u2u日就此分个2u2u2u高低!

  “好小子,把燕军都2u2u2u逼到这个份上了。2u2u2u妈的,你在后头潇洒还领功劳,压力全让老子给你顶了!”韩铁衣冷笑一声,目光又是一凝,额角沁出了汗2u2u2u水。

  燕军大阵里前军左右分开,一员大将全身漆黑地一2u2u2u马当先冲向阵前,身后的数十名将领开花似地逐渐散开入各军里。唯独他一路飞驰直抵燕军最前才一扯2u2u2u马缰,骏2u2u2u马长嘶着人立而起。

  2u2u2u主将2u2u2u亲临阵前,燕军的士气可想而知2u2u2u高涨到什么程度。但令韩铁衣害怕的却不是眼前的燕军,而是这员大将他从2u2u2u未见过。燕2u2u2u国的将领,尤其有名的将领他无一不知,这么重要的一场大战,燕军2u2u2u主将居然不是丘元焕?他不畏惧城下这名陌生的将领,畏惧的是,丘元焕去了哪里?

  除了吴征,还有谁会重要到让丘元焕抛下一触即发的大决战离开寿昌城?韩铁衣手心里全是汗2u2u2u水,战局至此已然完全失控,没人能料想到2u2u2u未来,只有拼尽全力地撑下去,对谁而言都是如此。燕军2u2u2u主将会猝然出现,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最新找回4f4f4f,c〇m来吧!既然每个人都是生2u2u2u死一线,那就看谁撑得过去吧!

  “痛快,痛快!”韩铁衣哈哈大笑,豪迈之2u2u2u处竟不比大兄韩铁甲。他忽然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2u2u2u指天大叫道:“唯今一战,有2u2u2u死而已!本将誓不退后半步,与全军2u2u2u共存2u2u2u亡!”

  下着雨滴的天空忽然霹雳一声,划破天际的雷电像从天而降的利剑,似乎与韩铁衣手2u2u2u中宝剑相连于一2u2u2u处。剑身上的蛟蛇纹路金灿灿地闪闪发光,尤其顶上独角,正刻画在宝剑的刃尖上,在雷霆2u2u2u中仿佛2u2u2u欲升天化龙。

  “攻无不克之剑?韩将军手持的是攻无不克之剑!”盛军欢声雷动,士气大涨,一时与满目嗜2u2u2u血的燕军不相上下。

  蒯博延不为所动,只挥了挥手之后双2u2u2u腿一夹2u2u2u马腹,竟随着缓缓前行如洪2u2u2u流般的大军一同进2u2u2u逼寿昌城墙!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