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2)

加入书签

  谷墨见杜见南没理解他的意思,于是又说道:“掌门师侄让你安顿他,可现在这样……”

  杜见南这次有点明白他的疑惑了,解释道:“谷兄你是奇怪我安排他进厨房做杂役了是吗?”

  谷墨点头:“正是,那孩子是没吃过苦的……”

  杜见南拍手道:“对啊,就是因为没吃过苦我才让他吃点儿苦,改改身上那少爷的酸臭脾气,明白明白做人的道理。否则,很难说他会不会步他老爹岳清之的后尘!”

  杜见南说得理所应当,谷墨却是不敢苟同。

  他又转过头去,却发现那孩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再看身边的徒弟叶沉飞,也已经收回了视线,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表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是这个一向酷爱洁净的徒弟,在去端酒樽喝酒的时候,雪白的衣袖扫过菜盘染上大片的污渍,却毫不自知。

  **

  在呵斥、嫌弃和唾骂声中,岳稀星艰难地完成了手里的活计。

  然后端着分到的半碗饭,找了个没人的角落。

  倚着栏杆慢慢滑坐下去。

  肩膀处担水磨出的红肿还在火辣辣得疼,站了一整天的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端着饭碗的手也在发着抖,手指和掌心里全是砍柴磨出的血泡。

  没关系!岳稀星对自己说,还撑得住。

  他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晚饭。

  半碗米饭上铺着几片惨绿的菜叶。

  盯着那几片绿好半晌,他才抬起手里的竹勺,狠狠地挖了下去。

  塞进嘴里快速地咀嚼,然后吞咽,尽量不去品尝那青菜怪异的味道。

  好不容易吞到第三勺,忽见眼前多了一双穿着绣云靴的脚。

  岳稀星抬头,就看到了叶沉飞。

  不知是惊吓还是惊喜,嘴里的米粒一下子走岔了道,呛得他好一阵咳。

  叶沉飞垂着的手微微动了动,却是没敢伸出来。

  岳稀星咳了半晌方才平息。

  又低头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