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2)

加入书签

  军官将一叠文书交给祁嘉道:“那你是沈将军的二儿子了?军中爵位父死子继,兄死弟继,沈天明今年年方二十三岁,孩子应该还没多大,也上不了战场,即是如此,你就接了委任状,赶紧去军部报名参军吧!这是皇命,不可违抗,不想被削官爵惹上官司就在今晚太阳落山前去报到!”

  说罢一队军官便骑马离开,似乎去找其他参军的人手去了。

  祁嘉拿着委任状,心中震撼:我擦!这不跟木兰从军似的吗?!重要的是,自己说不定要和青延一起打仗了!!

  祁嘉于是立刻跑去了棺材铺,给了老板一百两银子,叫他帮忙掩埋下沈天明——弄口棺材,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好,这些钱大操大办都够了,老板自然是极为愿意的。

  之后他便一路问路,朝着参军报名的军部赶去了。

  说来也巧,十三皇子一心只想着皇帝召见自己的事,等他被皇帝召见完,才想到了祁嘉。

  原来,塞外单于不仅要求十三皇子被封王封地,甚至要求十三皇子也能得享军功,这次出征,皇帝特别在私下里召见十三皇子,叫他随行。

  之所以没有在昨日大殿上宣布此事,是因为皇帝觉得十三皇子醉倒,心中暗恼此子不成气候,也不想让群臣以为自己重用十三皇子,所以改在次日单独召见。

  十三皇子被委以出征重任,和太子同等待遇,心中别提有多得意。出了殿门后便踌躇满志,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头受了重击使得十三皇子记忆混乱,他竟然最后也没搞明白把他揍晕的是谁,只是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祁嘉头上。

  当他终于想起祁嘉,派人去再去围堵沈府时,祁嘉早已经去了军部参军,不知去向了。

  十三皇子似乎又扑了个空,按照他往日的性格,睚眦必报,定然要让惹恼自己的人得到最惨烈的报复,但是现在他满心都是出征,那个昨晚竟然反抗自己,结果打昏自己的祁嘉,反而显得微不足道了。

  泰源帝看着十三皇子离开殿门,坐在卧榻上若有所思。这时一名影卫悄然出现在皇帝身后,皇帝用戴着玉戒的手敲敲桌子道:“绝影,你是我最忠心的影卫,你怎么看?”

  “十三皇子屡屡被单于推荐,属下认为南征一事绝不简单。”蒙面影卫单膝跪下道。

  “那你看该怎样?”

  “属下会派最得意的弟子贴身保护太子!以防万一!”影卫道。

  “我要你亲自去。”皇帝眯起眼睛,他的面容看起来相当俊美,竟然好似二十几岁的青年,实际上,泰源帝今年也不过三十八岁,加上保养得当,显得极为年轻,只是据说因为当年太子生母去世时,他太过伤情,竟一夜白发,如今已经是满头银丝了。

  “可是!如果属下离开,陛下您……”影卫担心道。

  “你不用担心朕,朕在京城安全得很。唯一重要的,是太子的安危——现在单于的兵力是我们举国三倍之多,要以铁蹄践踏中原,何其容易!为了维持中原这危如累卵的安稳局面,又是何其不易!”泰源帝说罢起身负手而立,轻轻叹了口气。

  “属下必以死护持太子周全!决不让太子有丝毫闪失!”影卫坚决道。

  “朕相信你。”泰源帝走到他身边,俯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当他直起身体后,便突然开始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拿在手中捂着嘴的锦帕放下时,上面已经满是鲜血。

  “陛下!”影卫颤音着说。

  “朕要昊儿尽早能担起天子这天大的重担……朕虽然不忍他受这般摧残……但是朕的时间不多了……”泰源帝咳嗽着,断断续续道,“绝影,只有你知道这个秘密,绝对不能告诉第二个人!否则天下大乱!你一定要……保护好太子!!”

  “是!”绝影这般铁打的影卫,此刻眼中也禁不住噙了泪水。

  第11章

  祁嘉走后没多久,宫人就传召了青延,叫青延去太子那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出征了。

  也不知道为何泰源帝会如此急着让太子尽早出征。青延于是打包带上祁嘉给自己装的包裹和几件干净的衣服,便随着太监去面见太子了。

  太子身边的太监本来是奉命来接青延的,但是问了一上午才找到青延住的偏僻地方,七绕八绕绕到了这么个看起来明显是废弃冷宫的所在,一进门门口还横着一堆木头,堂堂的皇子竟然在劈柴火。

  接了太子的口谕后,青延背着包袱随着一干对着他的小院东张西望指指点点的太监离开了院门。太监连忙把他的包袱夺过去说:“四殿下,我看这东西我们帮您拿吧,您快上轿子吧。”

  原来他们还给青延准备了抬轿。

  谁知青延又把包袱抢过去道:“这可是行军打仗的重要装备,我还是自己拿着吧。”

  “成成成,都依着您,快起轿。”太监道。

  当青延终于被抬入太子的宫院大门,青延一下轿子就被太子院中那些精致的装饰震撼了,虽然他也见过宫中不少院落大殿,就算他没住过起码也是见过的,但是太子的住处显然和其他地方风格截然不同,被装点得犹如仙境,许多闻所未闻的奇花异草在这种寒冬里还能姹紫嫣红,进了殿门后正中就是一方清澈的水池,淡紫色的莲花在水中绽放。

  显然太子非常喜欢水景,整个宫苑里三步一景,皆是小桥流水,蜿蜒溪流经过工匠的妙手竟然深入殿阁,煞是精妙。

  然而进入殿门之前,门口的侍卫则要检查青延的包裹和搜身。

  青延于是将包袱打开给他们一一检查,那些侍卫检查得特别仔细,连青延叠好的衣服都要抖开一寸寸摸。

  “这衣服上竟然有补丁。”检查的侍卫忍不住道。

  “勤俭节约啊。”青延抱着手臂道。

  “这是什么?”另外一个侍卫拿着泡面说。

  “是吃的。”青延道。

  “你吃一口看看。”侍卫对青延道。青延于是撕开咬了一口面饼,侍卫也咬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于是几个检查的侍卫都过来吃,很快竟然把一包方便面饼干啃完了。

  就在侍卫端详那个看来很精致的zippo打火机时,楼上下来一个太子的亲信,指着侍卫们道:“你们太放肆了!怎么纠缠四殿下这么久?赶紧让四殿下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