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慧黠老板娘~张丽如四

          作者︰御马迎风

          正聊得忘我的两人,被门口所传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抬头一望,只见杨野

          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啊……大哥,你……你不是走了吗?怎麽又回来了。张丽如柔声问道,

          一张艳至极品的娇靥,尴尬地红霞满布。

          我忘了拿打火机……杨野皮笑肉不笑地回答道︰幸好我上车前发现,

          马上转回头来拿,否则……就听不到你的这一番高论了……

          ……张丽如一时之间手足无措,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平时的伶牙俐齿,

          刹那间烟消云散。

          杨大哥,我们不是在说你……钱茗怡见场面尴尬急忙打着圆场。

          是吗?杨野走向桌子顺手拿起遗落的打火机,心中虽然愤怒到了极点,

          但仍然不动声色地说道︰没关系!每个人的喜恶都各自不同,反正我也没能力

          去改变一个人的看法。

          大哥……张丽如愧疚地唤了一声,想要解释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杨野打了个手势阻止了张丽如的话,强行压抑住内心澎湃的怒气,淡淡地说

          道︰怪不得你从来不肯跟我一起吃顿饭、喝杯咖啡,原来你是这麽看不起我,

          看来……我是热脸去贴到冷屁股了。

          不是你想的这样……拒绝你的邀约实在是因为……张丽如说到这里也不

          知该如何措辞了。

          的确,从不接受杨野的邀约,原因之一是除了一向洁身自爱之外,更何况自

          己是已婚的身份,怎麽可以随便地与男人单独出去吃饭、喝咖啡,纵使是生意上

          的客户也绝无例外;而另一个原因,正是自己确实从心底瞧不起像杨野这样的

          二世祖。

          算了!杨野知道此时最忌打草惊蛇,於是立刻冷静下来,脑海里飞快地

          转动着,当机立断做下了决定,脸上随即出现落寞、失望的可怜表情,充满感性

          地说道︰也许是因为我的父母早逝,在这世上我已经举目无亲了,所以我才会

          将你当成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约你出去不是对你有任何的遐想,只是因为……

          每天一个人吃饭真的很寂寞……

          杨野昧着良心的一番说辞,深深地打动了张丽如、钱茗怡,两女的恻隐之心

          油然升起,尤其是对张丽如而言,想起了杨野对自己的帮助与照顾,更是让她惭

          愧的无以复加,自己不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居然还用这些言语来伤害他。

          对不起!大哥……张丽如粉颈低垂着诚恳地道歉。

          杨野微微苦笑,笑容里流露出强烈的酸楚,鞠躬说道︰你没有错,是我自

          己不对,勉强你当我的妹妹,对不起!杨野从此不敢高攀张小姐,告辞了!

          话一说完杨野立刻转身离开,不再理会两女在身後的呼喊……

          就在转身的那瞬间,杨野原本那自怨自哀的表情,嘴角随即上扬露出了yin冷

          的笑容,眼神里更是充满着掠食者紧盯着猎物时,那势在必得的锋锐眼神。

          *********************************

          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只知道在这错综复杂的情绪之

          中,居然隐隐地出现一种兴奋……

          想到张丽如是如此地看不起自己,一旦得尝所愿将她压在自己胯下宛转娇啼

          之时,那……该是何等痛快的成就啊!

          但是,一想起刚才张丽如在自己背後的无情评价,杨野兴奋的心情瞬间被浇

          熄了,取而代之的情绪,便是油然升起的忿怒。

          杨野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对你这麽好,几乎是有求必应!你居然在背後如

          此地说我……好!我们走着瞧……

          满腔无法遏制的熊熊怒火,慢慢地昇华为难以宣泄的慾火,逐渐往自己的胯

          下凝聚,雄勃而起的巨大rou棒,彷佛极欲挣脱裤子的禁锢,死命地抵住裤子,想

          要找寻一个发泄的出口,那种膨胀欲裂的疼痛感,迫使杨野非得找到一个女人不

          可。

          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昨天才被自己得手的美人妻林丽美,於是,一个胆大的

          想法,从心中油然升起……

          杨野将车速降了下来,接着拿出手机,拨出了几通电话安排好一切之後,便

          再次狂踩油门,朝着目的地直奔而去。

          林丽美!我可爱又迷人的第一备胎人选,我又来了,今天我一定要彻

          底征服你……杨野一边开着车,一边兴奋不已地喃喃自语。

          *********************************

          一整天,浑浑噩噩的一整天过去了,在住家旁边的工厂里,丈夫依然辛苦地

          忙碌着,但是,经历了昨天所发生的事,使得美丽的少妇,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走

          出家门,到隔壁的工厂办公室里,协助处理一些文书工作。

          只觉得自己全身懒洋洋的完全提不起劲来,甚至於连丈夫的午饭也忘了煮,

          只能叫他自己到外面去吃,但是看到自己丈夫体谅地点了点头,完全毫不在意,

          还细心地询问着自己是否身体不舒服时,林丽美百感交集的内心,却已是愧疚地

          无以复加了。

          可是当丈夫一离开自己,那令人无地自容的愧疚感,却又立刻消失得无影无

          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昨天那些历历鲜明的情景,以及杨野魁梧的身影,想起被他

          奸yin时的羞辱、悲伤、痛悔、亢奋以及无法言喻的快慰,一点一滴地牢记在心头

          上,甚至产生了让自己感到万分恐惧的肉慾满足……

          昨天,初次经历那犹似狂风暴雨般的疯狂性爱,所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高氵朝

          愉悦,是如此地令人难堪,却又是如此地令人难忘;不论是现在的丈夫,或是过

          去露水姻缘的男友,都无法带给自己的这种无上的快感,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身为

          女人的喜悦与感动。

          难道这便是性的魔力吗?林丽美喃喃自语地问道。

          激情过後的失落心,彷佛无边无际,背德出墙的罪恶感,犹如铺天盖地,层

          层叠叠地纠结在心中,好比作茧自缚的春蚕,将自己脆弱的芳心完全缠绕住,无

          力挣脱……

          唉……林丽美摇摇头,发出了一声幽怨的长叹。

          林丽美接着软弱地躺靠在沙发上,闭上那双水灵妩媚的眼眸,久久脑海一片

          空白。

          就当作是恶梦一场吧!只要睡醒了就没事了。林丽美终於睁开双眸,在

          心中安慰着自己。

          真的是梦吗?yin道里不时地传来微微肿胀刺痛的感觉,不断地提醒着自己,

          这一切不是梦!自己是真的出轨了,纵然是被强迫的,但是……终究还是对不起

          深爱自己的丈夫。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了。林丽美只能用不太坚定的

          语气,忐忑不安的决心,自言自语地说着。

          就在此时,一阵门铃声响起,打断了林丽美矛盾冲突的内心想法。

          林丽美奋力地从沙发上挣扎站起,小小地一个起身的动作,却扯动了yin道的

          伤口,她咬了咬牙强忍着抽痛,一边慢慢地走向门口,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又忘了带钥匙了啊!跟你说过好几遍了,虽然工厂就在隔壁你还是要记得带钥

          匙。

          开了门锁之後,也没将门拉开,以为丈夫回来的林丽美随即转身走回,再次

          坐回沙发上,闭上了双眼。

          听到了大门关上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不见丈夫的动静,林丽美微觉有异,

          随即转头望去,突然间彷佛看见妖怪一般惊呼道:怎……怎麽是你?

          惊讶吗?我的好老婆!只见杨野笑容满面的一边走近、一边说道。

          你来这做什麽……快……快滚出去……林丽美俊俏的脸蛋刹那间变得苍

          白,有如罩着一层冰冷的寒霜,丝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啧!啧!啧!怎麽这麽快就翻脸不认人了,真是太没良心了。杨野强忍

          着裤子里rou棒的肿胀,继续地调戏着眼前到手不久的美艳人妻︰你该不会忘了

          我俩昨天才发生的亲密关系吧!我可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想着你那欲仙欲死的表

          情,以及呻吟浪叫的嗓音呢!

          听到杨野无耻地言语,林丽美气得花容失色,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强作

          镇定骂道:卑鄙下流的东西,趁人之危你算什麽男人……

          我算什麽男人?这你不是最清楚了吗?就在昨天,你被我一丝不挂地搂了

          一整天,你是什麽样的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也都被我瞧得清清楚楚,不是

          吗?杨野无法控制的慾火,化成一句句的yin语,彷佛一支支的利箭,刺进了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