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15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一百四十一回吐蕃变乱(一)

          高氏丧事完毕,吐蕃国传来消息,国王因病去世,邀请各国往吐蕃观看继位大典。于虚雨命大学士李长安为钦差,率领使者团前往观礼。

          于虚雨静极思动,将政事、军事交代一下,与李沧海、康敏、院星竹、梅剑姐妹一行扮作李长安随从,前往吐蕃。李沧海久居吐番,康敏、院星竹两人足智多谋,梅剑姐妹在天山日久,能适应吐蕃的高地环境。

          苟读等劝诫不住,只好对外谎称于虚雨身体欠安,正在闭关调养,不便上朝。函谷弟子在吐蕃的事务为康广陵负责,于虚雨让康广陵先赴吐蕃安排,又让李沧海写书给鸠摩智,说明一行人行程时间。

          众人浩浩荡荡,一路上游山玩水,却也逍遥自得。刚进吐蕃境内,突然有弟子来报,道鸠摩智被宗赞拘压,具体什么原因不明。李沧海心系爱徒安危,意要率先赶去。

          于虚雨认为此事凶险,让康敏等随李长安大队人马前往,他陪李沧海先赴吐蕃,观察情况。众女向来信服于虚雨、李沧海的武功,也不担心。吩咐完毕,于虚雨、李沧海两人往拉萨急驰。

          大宋开国不久,原吐蕃帝国的一个部落首领的后裔角斯罗在以邈川、青唐为中心的青海省湟水流域建立了政权。这是当时以藏族为主体的一个最大的地方封建政权。宋仁宗明道元年,宋仁宗封角斯罗为“宁远大将军、爱州团练使”,并给以优厚的俸禄。康定二年,又封他为“检校太保充保顺、河西等军节度使”。

          政和六年,角斯罗之孙陇宣布建国,崇尚佛教。生产以农牧业为主,有冶炼、毛织等手工业,接受大量汉族工艺技术,经济文化与西夏、大宋联系至为密切。

          此时吐蕃疆界与唐朝时减少许多,合国人口五六十万,兵马共有十多万,与大理兵力相若。吐蕃国崇尚佛教,有三大法王,声望最高的就是大明法王鸠摩智,其余两位法王为大运法王和大道法王。

          吐蕃国王死后,遗命大王子赤赞也继位,并让鸠摩智辅佐他。赤赞也情平和,与诸部皆相得。二王子宗赞,曾在银川公主招亲时与于虚雨见过面。宗赞为人好胜,头脑简单。

          大运法王、大道法王因长期受鸠摩智压制,挑拨宗赞谋乱,并设计给鸠摩智服下“九香散”,令鸠摩智武功全失。宗赞最畏惧鸠摩智,制服他后,不由信心百倍。宗赞率亲信夜袭王,杀死赤赞也及其亲信,宣布继位。

          忠于赤赞也的部队二万余驻在城外,欲要进城护驾,却被宗赞阻在城外,不让进城。其时函谷弟子进入吐蕃的五百人,大多被安排在这支部队,担任这支部队的主要将领。

          函谷弟子以康广陵的徒弟云重为首,云重化名重也布,是这支部队的将军。云重探得消息后,集合函谷弟子,夜入王城,将鸠摩智救出。

          鸠摩智在吐蕃威望极高,脱离掌握后宣布宗赞为乱臣逆子,并向各部发文,号召勤王。宗赞与两位法王商议,决定集兵歼灭云重所部。

          宗赞兵力共有三万余,鸠摩智见云重所部兵少,命令部队向东撤向羊同,欲聚集各部勤王兵力,一同攻打拉萨。宗赞知道若不能及时将云重部击溃,待勤王兵马一到,在鸠摩智的强大号召力下,一定凶多吉少。

          云重部且战且退,两军在路途上大战几场,死伤惨重。退到羊同时,双方各折兵八千余。所幸函谷弟子接到云重命令,没有死拼,因此虽然伤了几名,却无人员死亡。

          “九香散”药力极为霸道,函谷弟子虽有通医术者,也是束手无策。康广陵本已将近拉萨,途中闻有变故,折向走往羊同,与函谷弟子会合。康广陵于药石一门也是通一二,也没有办法解去药力。

          但康广陵近年来修习兵法,指挥行军打仗却是一把好手。他扮作云重随从,沿城转了一圈,出谋划策,让云重受益不浅。有康广陵这位军师在此,云重虽然兵力低于宗赞许多,却也有守有攻,战况还算理想。

          于虚雨、李沧海两人脚程甚快,在康广陵到达两日后,两人进入羊同城。李沧海在吐蕃被封为圣母,百姓平时见她都不敢抬头细看,自然也有很高威望。

          云重守城士兵看见一对青年男女,施展绝顶轻功一路往城中奔来,外观潇潇洒洒,似行云流水般,转瞬间来到城下,待要喝问,猛然发现是圣母。士兵们顿时一传十、十传百,城中顿时欢声雷动。

          吐蕃城池简陋,城小墙矮,于虚雨、李沧海等不及士兵开门,两人纵身直往城头飞去,众士兵见两人飞跃高墙,如履平地,直似神仙般,不由鸦雀无声,连忙打千行礼。

          鸠摩智、康广陵、云重等闻李沧海来到,连忙出来迎接。几人刚刚出门,见于虚雨在李沧海一侧,不觉吓了一跳,欲要行下大礼,却被于虚雨用眼色止住。

          众人来到房间,李沧海把过鸠摩智脉搏,见血脉平和,虽然中毒,但是只是封闭住内力,却无太大阻碍。于虚雨知道此药解方,用笔写出,让云重派人火速配药。

          鸠摩智喝下解药,正觉内力渐复,想起身中诡计,王子身亡,不由怒火中烧,欲要出城去找宗赞算帐。李沧海在旁看他那副样子,道:“身为法王,尚不懂规矩,有掌门在此,先行商议完毕,再去找他算帐不迟。”

          鸠摩智向来敬畏李沧海,见她开口,顿时冷静下来,静听于虚雨指示。于虚雨道:“此事虽然仓促,但对我派也不是一件坏事。若能借此事让宗赞尽诛王室男丁,宗赞民心尽失,我等借此发作,将宗赞剿灭,则吐蕃国尽入我等掌握之中。我意先任他们自相残杀,则国力渐弱,我等入主之时,吐蕃已元气大伤。我等先封云重中国官职,然后将吐蕃改为州县,并入中国版图之中。”

          鸠摩智在吐蕃国内已久,将吐蕃国并入中国版图,却有些于心不忍。于虚雨不待他说话,道:“现在大宋已经归于中国,吐蕃次之,然后是西夏,辽国。中国非是我于虚雨一人之国,而是我逍遥派基业。我派如今势力庞大,若无国家保护,则我派危也。待国家统一后,我封逍遥派为国教,大明法王为吐蕃宗教领袖。法王为吐蕃人,自然不希望吐蕃亡国。其实国家一统后,不是大宋胜利,也不是大辽、西夏、吐蕃胜利,实际是我逍遥派胜利。再则,国家一统,周边再无战乱,于吐蕃百姓也是好事。我尽其所能,只是想做点利民之事而已。”

          鸠摩智本是明之人,知道吐蕃国力即使没有这场大变,也不可能与中国抗衡。何况国家一统,对吐蕃百姓确是一件好事。他恢复往常冷静,微笑道:“中国是一名字,吐蕃也是一名字,这些虚名不要也罢,只愿掌门尽量少些杀劫,就是百姓的幸运。”

          有士兵来报,宗赞率兵在城外挑战。于虚雨因为不好张扬,蒙着脸,带领帅帐中众人来到城墙。城下宗赞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左是大运法王,右为大道法王。

          正文第一百四十二回吐蕃变乱(二)

          宗赞等人见鸠摩智突现出现在墙头,还不知道他毒已解,刚要呼他决战,突然看到圣母出现。李沧海在吐蕃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她武功深不可测,又是鸠摩智师傅,已近百岁,但相貌多少年来却不曾发生什么变化,与传说中的仙女没有什么区别。吐蕃国王尚且视她如神仙,封为圣母,何况城下这些普通士兵。

          鸠摩智此时内力恢复,他运足内力,说道:“宗赞伙同大运法王、大道法王杀死王储,谋夺位。又施诡计下毒害我,幸得圣母赶来相救。众位士兵,莫要随这乱臣贼子,待各部勤王兵马赶来,你等死无葬身之地也。”

          鸠摩智说话虽然显得声音不高,但是却能清楚的传到城下的每位士兵耳中。士兵顿时交头接耳,军阵顿时乱了起来。于虚雨见敌方军心不稳,命云重尽出城中大军出城冲击。

          云重传下军令,命大军全速冲击宗赞中军。此时云重所部士气高涨,宗赞所部士气低落,两军接战不到半刻钟,宗赞中军开始溃阵,这是大败的先兆。宗赞与两位法王呼喝不住,命亲兵顶上前去。

          于虚雨招呼李沧海、鸠摩智等人下去,分头扑往宗赞和两位法王。宗赞见鸠摩智直扑过来,知道不是他的对手,连忙往军阵后面走去。大运法王虽然武功颇高,但遇到的对手却是李沧海,李沧海所到之处,士兵未有敢上前者,因此大运法王被李沧海霎时追上,三招内被生擒活捉。

          大道法王最幸运,于虚雨起动神功,未等大道法王反应过来,就被于虚雨抓住手腕道。不到半刻种,大道法王内力全被于虚雨吸走,于虚雨随手点中他的死,让他早登西天见佛祖去了。

          宗赞两大助手一死一俘,身后鸠摩智从后追来,不由魂飞魄散,幸亏亲兵英勇,不畏生死,上前缠住鸠摩智。宗赞部队见帅旗不断后退,士气一松,终于不住,随在帅旗之后败下阵来。

          一场激战下来,宗赞兵马损失近五千人,而云重部下只伤了二千余人,算是一场大胜。云重所部因此前被宗赞率军在后追杀,又被包围多日,有此一场胜利,不由欣喜万分,齐声颂扬圣母法力无边。

          宗赞所部退回拉萨后,果然如于虚雨料想一般,士兵将此事真相在全城传播开来。宗赞的叔伯本家纷纷来问责宗赞,宗赞不由恼羞成怒,将前来问责的本家男丁,杀了个光。拉萨城内一片惶恐,百姓皆敢怒而不敢言。

          李长安带领兵护着康敏等人赶到,与于虚雨等人汇合。北辽使者因为路途遥远,尚未赶到。西夏林若山、大理巴天石为使带人赶到吐蕃境内,接到于虚雨手书,过来与于虚雨汇合。

          各部首领因为鸠摩智的名望,纷纷出兵相助,短短几日汇合了近二万兵马,与云重合兵后有三万多兵力。宗赞兵力因为几场大战下来,已减到不足两万。于虚雨认为此战已经百无一失,到了出兵的机会。

          各部勤王兵马赶到后,鸠摩智将大运法王的供词传阅一遍,诸部将领看完后,不由怒火冲天,觉得大运法王、大道法王真正大胆妄为,宗赞也是糊涂透顶。

          于虚雨在李长安赶到后,虽然恢复本来身份,却不好发号施令,指挥吐番士兵。院星竹熟读兵法,足智多谋,机警无双,比康广陵不知强了多少。她先是将各部的兵力和战斗力了解了一下,然后向鸠摩智详细讲解一遍。

          鸠摩智虽然武功高强,佛法深,但排兵布阵尚且不如云重等人,见院星竹计算周密,将行军的一切细节都考虑周详,不由大为折服。他升帐点兵,分派诸部任务,三万多大军依序开拔。

          于虚雨手书一封,命中国凉州路十万大军集结,必要时入吐蕃平乱。鸠摩智得知于虚雨调兵集于边境,更是信心百倍,次日清晨,中军开拔,杀往拉萨。

          宗赞在吐蕃王族中清除异己后,在亲信的拥立下宣布登基。又制造谣言,宣扬鸠摩智拥兵造反。一些不明真相的大臣在宗赞的指挥下,联名向各部首领发函,扰乱视听。

          鸠摩智大军来到拉萨城下,凭借优势兵力展开进攻。守军凭借坚城,拼力进行抵御,交战进入粘着状态。双方死伤惨重,几次大规模攻城皆损折士兵六千余。

          于虚雨见吐蕃国已元气大伤,与李沧海、鸠摩智等人商议,道:“拉萨城坚,士兵损折日众,若从中国调兵前来,时日持久,吐蕃男丁损折必众。不若法王将情况说明,让城中细作秘密送往各大臣处,如此城中军心必乱。然后夜袭王,若以一举将宗赞擒下,城中无首,必会不战而溃。”

          众人皆无异言,鸠摩智书写此事真相,命人将大运法王所书供词抄录多份,让城中细作按吩咐分送到各大臣处。于虚雨、李沧海等人也做好准备,决定入夜后袭击王,擒拿宗赞。

          宗赞上次差点被鸠摩智在战场上擒住,不由胆寒。鸠摩智武功高明,李沧海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宗赞自己手下高手虽多,跟两人相比却差得很远。回到拉萨后,宗赞苦思冥想,考虑应对之策。于王处设下数道陷阱,又将高手集中在中,留宿之地也是一夜几变,预防鸠摩智前来行刺。

          于虚雨、李沧海、鸠摩智三人入夜后,从城防薄弱处潜入。鸠摩智熟悉地形,三人迅速进入王。于虚雨环视一周,发现除几处松懈外,其余地方都防守森严。鸠摩智欲要纵身从松懈处进入,被于虚雨一把扯住。于虚雨传音道:“松懈处必有厉害埋伏。”

          他寻来一块石头,往松懈处扔去。只听尖锐的箭矢声响起,无数弓箭密密麻麻的往发声处,甲兵同时发动。鸠摩智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于虚雨,用大拇指晃了一下。

          于虚雨寻思对策,道:“我看中厨房与下人房间处防守松懈,我等前去擒下几人,换上装。然后点起几个火头,中必然混乱。我等趁混乱进入内,再寻找宗赞下落。”

          李沧海、鸠摩智武功虽高,智谋却是低了一点,闻言都点点头。三人潜往西北角下人房去。下人房中有些女、仆役,鸠摩智进入一间房后,点中众人道,挑两件衣服,与于虚雨换上。又寻一间女住处,为李沧海寻到衣物。

          三人换装完毕,鸠摩智去厨房寻些易燃之物,又找出几桶油来,然后寻几次地方,顺着风向点起几个火头。此时夜风呼啸,不一时西北角火光冲天。中立时人声鼎沸,一片混乱。

          三人见卫兵纷纷上前忙着救火,趁机进入内。三人扮成女仆役,忙乱中守兵都没有注意。到达内后,鸠摩智领两人挨次寻找,但间数太多,却不容易寻找。

          于虚雨沉思片刻,道:“不若再在内处也点几处火头,宗赞必会出面。”鸠摩智闻言,进入一间房中,找出些火油香烛之类的易燃物品,从风口处点燃。

          众卫兵见外火势未熄,内又燃起大火,更是慌乱。鸠摩智看到内火起后,宗赞的一个亲信匆匆往右侧走去,心中一动,示意两人跟过去。这人来到右侧一间房屋,对房内道:“启禀大王,内失火多处,请示是否转移宿处。”

          正文第一百四十三回吐蕃变乱(三)

          鸠摩智得到宗赞所在,凝功听到旁边房中有多人的呼吸声,猜想必是保护宗赞的高手。鸠摩智对于虚雨、李沧海示意一下,让他们收拾那些高手。他纵身上去,不待报信人反应,点中他的道。

          只见室内亮起烛火,宗赞问道:“是何处起火。”鸠摩智装成报信人声音道:“火势从厨房处烧起,火势很大,很难扑灭。”宗赞显然已看到室外火光,道:“赶紧让卫兵去救。”说完脚步声渐到门前,一位女打开房门。

          宗赞到达门口,发现门口处立的这人是鸠摩智,不由大惊失色,连忙呼喊起来。旁侧护卫高手早被火势惊起,但他们身负保护宗赞的职责,不敢出门探视,如今听宗赞呼喊,跃出门外。

          原来宗赞担心鸠摩智行刺,不敢将护卫放在寝前后,担心暴露目标,却让这些护卫藏在旁侧房间内。如不是于虚雨想起这放火妙计,恐怕不易寻找得到。

          宗赞远远不是鸠摩智对手,护卫都被于虚雨和李沧海阻住,不出三合,被鸠摩智点中道,生擒过来。于虚雨此时大发神威,只见他拿住一人腕脉,吸取他的内力,别人来攻,他便用这人躯体当成兵器,凡是沾上这人躯体的,也被粘接在上面。

          宗赞手下十余名高手被于虚雨粘成一串,内力逐渐被于虚雨吸走。内各处听得响声,护卫纷纷赶来。李沧海、鸠摩智撕下装,露出本来面貌。众人见圣母、法王来到,手中又擒着宗赞,一时不敢上前,不知应该如何处置。

          鸠摩智喝道:“宗赞倒行逆驶,从者无罪,你等速去通知众位大臣,前殿议事。”众人此时群龙无首,又忌惮宗赞落于他手中,不敢有何异言,分人去通知诸位大臣。

          诸位大臣听闻中失火,正率人往中增援,在路上闻法王擒下宗赞,都弃了别的事情,纷纷赶往前殿。

          众人来到前殿时,中火势已得到控制。鸠摩智等人已来到前殿,宗赞的护卫围在前殿门口,不敢上前。鸠摩智见大臣赶来,将宗赞交到李沧海手中,与众位大臣见过礼后,从怀中掏出大运法王的供词,让大臣们传阅。

          大臣们看完,不由面面相觑,才明白事情的真相。吐蕃国与其余国家不同,管理上比较松散,所辖各部不像中国州县,却像是松散的部落联盟。吐蕃国历代国王,聘请各部落中有名望的人出任大臣,稳定各部人心。因此这些大臣既属国王手下,又像各部落驻拉萨的代表。

          事情既然已经明了,大家公议将宗赞定为反臣。鸠摩智得到诸位大臣,命令城外部队进城,依次接管城中兵权。宗赞亲兵失去大臣,军中又无有名望的人领导,兵败如山倒,没有给云重部队带来多大麻烦。

          云重按照于虚雨指示,暗中指点手下吐蕃士兵,将亲近宗赞的王族男丁一网打尽。这些士兵多为大王子亲兵,对宗赞深恶痛绝,见有如此报仇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吐蕃王族经过两次清洗,男丁已尽。宗赞、大运法王在鸠摩智主持的公议会上,被判死罪。于虚雨知道大运法王内力深厚,以担心他脱逃为由,去牢中将他的内力吸走。

          吐蕃国大势已定,却出现一个王位空缺的问题。于虚雨此时亮出身份,以中国皇帝的名义宣布兼并吐蕃。将吐蕃改为四州,由四名当地部落首领出任长官,但由中国派驻官员,进行实质管理。并宣布鸠摩智为活佛,为吐蕃原国土的神领袖。

          吐蕃众臣虽然有众多有异议者,但此次吐蕃内乱,元气大伤,合国之兵损失三分之一,面对中国十万大军的威胁,也都敢怒而不敢言。

          于虚雨又在吐蕃改革兵制,将吐蕃兵改为屯田制,每年轮休三次,让士兵回乡探亲,命云重分派函谷弟子,牢牢控制住兵权。如此,吐蕃各部首领的兵马管理权被架空,慢慢失去对士兵的控制力。

          于虚雨将吐蕃王中女等人皆遣散民间,又妥善安置王族女眷,在王侧盖一个大院落,将这些眷属安置于内。内却有两人,身份尊贵,鸠摩智无法处置,只好去找李沧海商议。

          原来吐蕃国王有一爱女,年方二八,生得甚是美貌,宗赞兄弟也待她极好。如今她父兄已亡,后遣散,住在吐蕃王妃中。吐蕃王妃、公主身份尊贵,如何安置倒成了一个敏感而棘手的问题。

          李沧海闻言,不由展颜一笑,道:“掌门生平好色,将公主嫁给掌门,不是一举两得吗?”鸠摩智闻言如大梦初醒,往于虚雨处与他商议此事。

          于虚雨正在王中与康敏等人调笑,闻鸠摩智求见,整理衣物,到前殿见面。鸠摩智说明来意,于虚雨本是色中恶魔,那有不允的道理,当即让他引路,去后看望王妃。

          王妃年轻时是吐蕃国出名的美人,又得李沧海传授些内功心法,驻颜有术,因此虽然年近中年,看起来却像三十刚出头的美艳少妇。于虚雨一见王妃丽色,不由一呆,看她上前行礼,躬身时前隐隐露出玉峰一角,不由上前扶起她来,将她搀到座位上坐下。

          王妃连遭巨变,心情忧闷,见于虚雨如此礼遇,觉得有些受宠若惊。鸠摩智委婉提出公主嫁给于虚雨的意思,王妃心中顿时豁亮,才明白于虚雨今日前来是想娶走爱女娅娜。

          王妃二子自相残杀,不得善终,身边只剩下幼女娅娜,自然关心备至。她打量于虚雨一表人材,身份又如此尊贵,正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好,当场应允下来。于虚雨决定明日大婚,婚后将王妃母女两人接到汴梁居住。

          吐蕃婚礼没有中原那般复杂,于虚雨又要求大家不要铺张,婚礼顺利结束。吐蕃四位大部落头领都受中国册封,听说于虚雨现在拉萨,纷纷赶到拉萨参见。恰巧正逢于虚雨大婚,晚宴非常热闹。吐蕃人与中国礼节不同,于虚雨入乡随俗,与众人欢宴。

          众人一边跳舞唱歌,一边狂饮。于虚雨在中原有“千杯难醉”的名声,众人凡上前敬酒者,都是一饮而尽,让吐蕃众位头领佩服的五体投地。

          酒罢,于虚雨来到新房,新房布置得有些不中不洋。按照吐蕃习俗,于虚雨在房间前挂上一条马鞭,表示新郎、新娘已经进房。于虚雨看娅娜生得的确不错,心花怒放,与她调笑几句,怎奈公主汉语讲得不很流利,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公主娇柔羞涩,不知所措,于虚雨却是花丛老手,三五下将公主衣裳除下。室内顿时春光四溢,乌黑柔顺的长发自然的飘散在香肩上,柳叶细眉下漂亮的双目由于害羞轻轻闭合着,笔直的鼻梁支撑起秀美的琼鼻,洁白的双颊微微发红,淡红的双唇轻轻闭合,似在期盼着什么,一对雪白的嫩高高挺起,平坦的小腹,迷人的小肚脐,一对修长的玉腿紧紧夹在一起,一簇黑色的草丛不可避免的显现出来。

          公主闭上一双美目,被于虚雨压在身下。于虚雨轻轻地亲吻着她微微发红的秀丽脸宠,白晰的秀颈,再往下移,到了那雪白的双峰,最后停顿在醉人的峰尖,像品尝人间的美味,大力吸吮,不时用舌头挑逗,让它更加坚挺,更加醉人。

          正文第一百四十四回吐蕃变乱(四)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此处删节,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

          正文第一百四十五回吐蕃变乱(五)

          (此处删节以前三百字,欲求全文请加作者qq:1160645585)王妃一度云雨之后,功力得到无限提升,同样得到了一生中从未享受的无边快乐,她的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以后是否会因此身败名裂,她也毫无怨言。

          于虚雨离开京城日久,安排诸项事项。命鸠摩智搬进王,将王变为原吐蕃境内,侍奉最高宗教领袖的寺庙。封李沧海为圣女,名列鸠摩智之上。封云重为西南四路兵马大元帅,统领四大部落兵马。分封函谷弟子各项职务,将原吐蕃境内的军事、政事皆抓在手中。

          诸项任务分派完毕,北辽、西夏、大理前来观礼的使者,也纷纷前来告别。北辽使者为耶律洪烈一位侄子,名唤耶律敬,为人豪爽,辞行时道:“陛下不用一兵一卒,而夺得吐蕃全境,确为智勇双全之人,很有资格作为大辽的对手。我契丹人崇尚武力,观陛下武功确实高深,与我大辽南院大王确有得一拼。”

          于虚雨听他语气,虽然有些狂妄,但为人快言快语,也是一条好汉,道:“天下武林,能与我有一战之力者,一为萧峰,一为段誉。其余众人,皆非我对手。前些年与萧峰在北辽大战一场,不分胜负。不知这些年来有何进展?”

          耶律敬哈哈一笑道:“南院大王在我大辽神武无敌,恐怕这些年来进步不小,足以与陛下一较长短。”于虚雨道:“萧峰原为我结义大哥,可惜叛逃回国,不然此人确是益友,也是我生平最为佩服的敌人。”

          耶律敬行过礼后,向于虚雨告辞,率众人回返辽国。西夏国使节因于虚雨既是中国皇帝,又是西夏国的驸马,在于虚雨面前,大气也不敢喘,毕恭毕敬的行礼告辞。于虚雨让鸠摩智准备些礼品,让使者带给国王。

          巴天石与于虚雨相识多年,彼时于虚雨尚是平民身份,后来成为段家女婿,更是亲近。于虚雨在大理遭受大难之时,率众驰援,帮助大理复国,对他极为尊敬。

          于虚雨对巴天石道:“回去告诉我二弟,闲暇时到汴梁做客。吐蕃已成为中国疆界,他现在可高枕无忧了。”巴天石笑道:“我国圣上现在效仿陛下施行新法,每日研究如何将新法在国内实施,忙得焦头烂额,连我等臣子每日也不得消闲。”于虚雨道:“实施新政切忌古板,一定要活学活用,尽量符合国情。新政要因地制宜,若不适合,就要赶快废除。新政目的是为了富民强国,若是扰民生乱,则大失原意。”巴天石道:“我回去一定转告圣上。”说完也率众人返回。

          于虚雨与众人护着公主、王妃回返汴梁。回京后,封公主为藏贵妃,其母为藏夫人。将母女两人安置在王语嫣侧。

          众臣初见于虚雨久未上朝,不由有些担心,所幸王语嫣出面劝慰,才未让朝野震动。于虚雨手书调兵,将吐蕃并于中国版图消息传来,朝中才知道于虚雨隐藏行迹,原来是去办理此等大事,不由对他更是钦佩,却不知于虚雨这次纯属无心,巧遇此事后略用些机变之心,而获得如此成效。

          正文第一百四十六回北辽败灭(一)

          辽国是在五代战乱时建立,此时有九百万人口,八十万军队。契丹族勃兴于东北,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族后,在公无907年建国,逐步统一塞北辽阔地区,国号契丹,公元916年建年号神册,938年改国号为辽,983年复称契丹,1066年仍称辽。

          耶律德光统治时,帮助后晋高祖石敬瑭夺取帝位,获得燕云十六州作为酬谢,势力又进入长城以内。在中原先进制度的影响下,辽朝逐渐向封建化过渡。为了适应境内不同民族和不同生产方式的状况,辽朝建立了南北面官制,“因俗而治”。北院大王所部大多为北方游牧部落,南院大王所辖则大多以农耕为主。

          辽朝与北宋交战,北宋战败签下“澶渊之盟”,双方长期维持平稳关系。辽国此时经楚王父子夺位后,元气大伤,部分贵族因为耶律洪烈宠信萧峰,暗流涌动。因为辽国体制的问题,对汉人歧视、仇视,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各地绿林在函谷的下,起义风起云涌。

          辽主耶律洪基最初得悉南朝赵煦夺权,胡七业把持大权,行新政富国强兵,最初尚以为要走王安石的老路,不禁大喜,欲要发兵进攻中国,被萧峰劝住。萧峰道:“臣以为出兵之初,需要将敌国情况打探明白,然后出兵。今闻大宋练兵马,意欲犯境。若我大军与大宋交战,西夏趁机攻我国后方,则我国危也。不若先行刺探中国虚实,然后再议是否出兵。”

          耶律洪基闻言暗思萧峰所言有理,道:“楚王所言有理,往南朝多派细作,打探其实力、动向后再作举止。”未几日,细作消息传来,说胡七业掌权以后,改革兵制,更新武备,部队战斗力提升很大,现在与西夏联合陈重兵于边境,不知动向如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