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13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一百二十一回西夏招亲(八)

          于虚雨虽然连逢奇遇,实际武功与李秋水相比,却是高不了太多。两人此战似是派中较艺,不由都施出得意功夫,在台上忽快忽慢,忽轻忽重,在场上斗得激烈。李秋水施展出绝技“龙隐三斩”,手中接连发出三股力道,一道比一道强,手法极其高明,众人不由发出一声喝采。

          三股力道分左右中三个方位,教对方绝难闪避。于虚雨纵身高跃,三股力道都从他脚底飞过,于虚雨身子尚在半空,又有三股力度来,第一股他小腹,第二枝向他双足之间,第三枝却是对准了他足底。众人见于虚雨无法再向上跃进,身子落下来时,三股力道直击头、、腹三处,实是难以破解。

          这时才看出于虚雨的真实艺业,他猛吸一口气,身体下坠之时,左掌拍往地面,借力身体急升,右掌下击,攻向李秋水。李秋水此绝技共分二十七道力道,尚未用完,见于虚雨攻来,力量巨大,不敢不接,将欲发的三股力道合三为一,迎击于虚雨的掌力。

          只听场中一声巨响,狂风旋转席卷开来,台上木头纷纷断裂,“哗啦”几声,高台顷刻间受不住巨大掌力,塌陷下来。李秋水借力纵身跃上城墙,于虚雨却借力回到自己座位。众人被这掌力相碰威力,吓得目瞪口呆,心中怦怦乱跳。

          李秋水立在城墙上,娇声道:“于盟主武功不凡,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前来求亲之人,以你武功最高。”李秋水此语一出,等于宣布于虚雨今日已经求亲成功。西夏国王向来闻于虚雨大名,见他仪表不凡,武功如此高强,又是中原武林盟主,得此佳婿,日后必会给自己带来助力。

          众人此时都没有异言,显然被于虚雨与李秋水的最后一掌威力吓破胆子。国王起身宣布道:“于虚雨此次比武胜出,特将银川公主许配于他,封为威慑驸马,大婚择日举行。”众人都行礼谢恩,国王率众人返回去,命人将于虚雨接进来。

          李乾顺身形并不甚高,脸上颇有英悍之气,倒似是个草莽中的英雄人物。他虽贵为西夏国王,认李秋水为母之后,李秋水曾传给他一些武艺,看他太阳高高鼓起,应当说内功不弱。

          于虚雨行过礼后,李乾顺起身将他扶起,道:“贤婿如此风范,也是公主的福气,暂且安坐片刻,我有话问你。”内侍上前安置锦凳,于虚雨谢座后坐了下来。

          李乾顺单刀直入道:“贤婿为中原武林盟主,感觉大宋能与我国抗衡吗?”于虚雨略一沉思,道:“西夏之敌不是大宋,而是辽国。西夏国力比辽国、大宋皆弱,吐蕃、大理更弱,不虑为敌。辽国国力日强,一朝灭掉大宋,掉过头来对付的将是西夏。如今大宋、北辽皆在积攒力量,国力都胜于西夏。因此西夏应当积攒战力,等候邻国战乱之时进行扩张。若是目前与大宋作战,辽国趁机攻击西夏,则西夏危矣。虚雨之意,目前不宜轻启战事。”

          李乾顺闻言,思忖片刻,道:“向来只闻贤婿武艺高强,不曾想识见如此之高,大慰我心,不若贤婿在我国内为官,辅佐我成就大业如何?”

          于虚雨道:“我出身草莽,不习朝中礼仪。况且中原盟主之位得之不易,欲要弃之却又恋恋不舍。陛下请恕不婿不能从命,如国内有何变故,小婿可以做为外援。”

          李乾顺知道中原武林高手云集,于虚雨身为中原武林盟主,弃之也是可惜得很。心想得此一处外援,也是一支奇兵,日后扩张也颇有助力。道:“贤婿所言有理,你到中原后可以招兵买马,若我国有何举动,也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此时中宴席已经摆好,两人去外参加宴会,此时于虚雨成为西夏皇戚,众位官员争相巴结。于虚雨担任中原武林盟主已久,对这些应酬却也颇有心得。

          辽国耶律洪石、吐蕃宗赞、大理段誉因为身份尊崇,被邀进来参加此次宴会。段誉为于虚雨结拜兄弟,见他完成心愿,也为他高兴。但宗赞和耶律洪石两人,在此场招亲争战中败下阵来,不由对于虚雨暗生恨意。耶律洪石为人深沉,喜怒不言于色,反而敬酒表达祝贺。

          宗赞浓眉大眼,身材魁梧,身披大红袍子,袍上绣有一头张牙舞爪的老虎,形貌威武。他是心无城府之人,席间借故发难,他喝了几口酒,抓起碗中一大块牛便吃,咬了几口,剩下一大骨头,随意一掷,似有意、似无意,竟是向于虚雨飞来,势挟劲风,这一掷之力着实了得。

          于虚雨心中暗笑,将两手藏于袖中,施展“斗转星移”,大骨头未到半途,骨头飞将回去,向宗赞王子。一名吐蕃武士伸手抓住,不料力道甚大,立脚不住,跌了一跤。众人见此,知道宗赞与于虚雨较量,吃了一个暗亏。

          李乾顺在席上见宗赞如此无礼,重重哼了一声,盯向宗赞。宗赞知道理亏,不敢与李乾顺对视,打个哈哈,道:“我这手下不小心摔了一跤,倒让诸位见笑了。”说完后,也不敢再行挑衅,不及席散,告辞回去。

          西夏国武将都善饮,大家都闻于虚雨有“千杯不醉”的名声,纷纷上前敬酒。李乾顺今天喝出酒兴,命换上大杯来。于虚雨依序敬酒,每人一杯,然后善饮者开始回敬,不一时工夫,于虚雨已饮了三四百杯。在前众人惊得目瞪口呆,方信传言的“千杯不醉”确实不假。

          李乾顺见于虚雨喝酒喝得顺当,也大为高兴。当厅在侧赐了一个院落,当作驸马府,经司天监查阅皇历后,择三日后大婚。

          西夏为大国,银川公主素得李乾顺宠爱,大婚办得甚是热闹。宗赞、耶律洪石虽然心怀芥蒂,出于礼貌,代表本国出席婚礼,送上礼品。文武百官更是竭力巴结于虚雨,大婚显得既隆重又热闹。

          宴后,于虚雨来到洞房,挑去银川公主的大红盖头,少女的幽香扑面而来,他不由骨松筋痒,心荡神迷。此时夜深人静,二人解衣就寝,共度春宵。

          于虚雨的魔手,抚着银川公主光滑细嫩的手臂,往上抚着她的香肩、粉颈。银川公主在轻柔的抚下,不由感到有一种呵痒的感觉,又有一种肌肤拂挲的舒畅,玉体渐渐热燥起来。

          魔手移到银川公主涨鼓鼓的玉峰,只觉得柔嫩滑溜、弹力无比,真是令人爱不释手。银川公主柔顺地依着他,任他把丰满弹手的玉峰捏,觉得在揉揉捏捏中竟然舒坦极了,花谷内开始有一丝骚痒、潮湿。

          银川公主娇媚的呻吟,真是扣人心弦、勾人魂魄,粉腿间的花道涌出了一些玉,滋润了迷人的花瓣。她轻微的扭着下体,让花瓣互相磨擦以减轻骚痒难受。于虚雨见火候已到,掰开她娇嫩如玉的秀腿,巨物缓缓挤入紧窄温软的花谷。

          两人由慢到快,由浅到深,似乎进入美妙的天堂。银川公主的花壁不停地收缩、微颤,在巨物的频频进攻下,银川公主开始娇声呻吟起来,同时挺着腰身向上迎凑着。

          在经历了漫长的美妙过程后,于虚雨一阵抽搐、打颤、、“嗤!嗤!”一股股的玉浆喷洒而出,点点滴滴都在银川公主的体内。早已不知高潮了多少次的银川公主,被烫热的玉浆击得娇躯乱颤,不由再一次交出凉的玉,与烫热的玉浆汇合。两人开怀的享用着欢爱所带来的愉悦,尽情的缠绵,直到天亮。

          于虚雨对异族女人有些防备心理,但银川公主已成为他的妻子,又一心一意的爱着他,于虚雨将逍遥内经的心法传授于她,让她在欲仙欲死的感觉之后,将功力提升到不可置信的境地,一夜间尤如脱胎换骨。

          大婚过后,于虚雨以中原武林事务为由,向李乾顺辞行。李乾顺对于虚雨非常重视,设宴为其送行。李秋水与清星、清月关闭洞府,托言云游江湖,随于虚雨一道赶往函谷。

          正文第一百二十二回大理之变(一)

          第一百二十二回大理之变(一)

          众人回到函谷,段誉率领三公四卫在函谷盘恒几日,于虚雨指点段誉武艺,又传了一套掌法给三公四卫,增加大理段家的实力。

          这日,天龙寺突然有人急赴函谷,向段誉报丧。于虚雨闻讯大惊,慌忙出来见报讯之人。送信人乃天龙寺方丈师弟,与段誉极为熟悉,自然不会假传讯息。

          原来段正淳继位以后,重用左将军段延江,段延江也是大理皇族,此人心机深沉,素有大志,在军队中有极高威信。段正明在任期间,见此人心志非小,虽有才能,但不敢重用,把军权都交给段正淳。

          段正淳继位后,不能兼任兵马元帅一职,命段誉接任。段誉看中段延江才能,提拔他为左将军,又因为他是皇族,让他掌管禁军。段延江兵权在手,又擅长拉拢人心,培养忠心手下,逐渐将禁军控制在自己手中,又接连提拔手下去各军中担任要职,竟然在短短时间内,控制了大理近六成以上的兵权。

          段正淳虽然为人明,但对手下都推心置腹,丝毫未怀疑段延江的险恶用心。此次段誉赶赴西夏,将朝中忠心部下三公四卫都带在身边。段延江见机会难得,趁机发动政变,用毒药毒死段正淳,刀白凤见势不妙,只身逃往天龙寺求救。

          但是段延江何种手段,早命士兵将天龙寺团团围困,派人入寺劝说天龙诸僧作壁上观。士兵发现刀白凤后,将她团团围住,段延江手下高手追来,刀白凤寡不敌众,眼见不支,寺中僧人从墙头看到,两僧不顾生死,冒死冲上前去援救。两僧不是别人,一位是段正明,一位是段延庆。

          两僧冲入核心,救下刀白凤,这些高手见段正明出手,慑于他的积威,不敢过分紧逼,纷纷住段延庆身上招呼,段延庆身负重伤,将刀白凤救入寺中后,伤重不治而亡。

          天龙诸僧不明内情况,不便贸然护国,待到段正明、段延庆将刀白凤救进寺中,听明白其中实情。枯荣大师出面主持,声讨段延江。一面命人火速通知段誉回朝,一面与段正明出面做将领工作。

          段誉闻听噩耗,不由哭倒在地。三公四卫跟随段正淳已久,也哭得死去活来。王语嫣等五女闻生父身死,也哭求于虚雨纠合武林人物,齐赴大理为父报仇。

          武林副盟主原为段正明,段正淳继大理皇位之后,将副盟主之位也继承过去。于虚雨以副盟主遇刺为借口,发下盟主令牌,调整武林各派,齐赴云南聚集,准备帮助段誉复位。

          少林寺派出五百僧兵,丐帮派出千名弟子,逍遥派各路、武林各门派共凑成五千高手,星夜赶赴大理。于虚雨让李秋水、苏星河镇守函谷,童姥、李沧海、无海子、王夫人、诸位夫人等赶赴大理北边边境,会齐群雄后进兵大理支援。

          于虚雨与大理众人星夜急驰,赶到大理天龙寺时,天龙寺已经被围半月,仗着天龙寺众僧武艺高强,大理士兵对枯荣大师等人崇敬有加,段正明为帝时仁慈,很多士兵阳奉违,不去出力攻打,因此天龙寺才支撑到现在。

          于虚雨等人一到,天龙寺势力大增,枯荣大师、段正明将于虚雨等人迎进寺中,众人商议对策。段誉见到刀白凤,想起段正淳惨死,两人不由哭哭啼啼,惹得众人无法好好商议。于虚雨道:“伯母,二弟,此时不是悲伤之时。当务之急,是研究复国办法,设法报仇。你们如此悲伤,恐怕会失去战机,若让那贼子势力稳固,急切不能恢复了。”

          刀白凤、段誉闻言一惊,觉得于虚雨所言有理,这才止住哭声,静听众人商议。于虚雨道:“所谓擒贼先擒王,今夜我们可以进探视,看看是否有机会将那贼子擒下。如此可不战而屈人之兵,也可免伤大理元气。”

          众人闻言觉得此计为最佳办法,入夜后,于虚雨、段誉二人欲潜往大理皇,刀白凤心急夫仇,必要随去,两人没有办法,只好携他同去。于虚雨、段誉两人都练有绝顶轻功,两人一人牵刀白凤一手,行速极快,很快到达皇。皇里戒备森严,段延江闻于虚雨前来大理,做了许多防范措施。

          三人好不容易绕到寝附近,看室内那人正是段延江,于虚雨正待观察里面情形,刀白凤已经按捺不住,推门而入。刀白凤突然嗅到一股异香,当即昏绝过去,段誉一见大急,屏住呼吸前去救应刀白凤,鼻端刚刚透入一点毒,只觉耳鸣目眩。于虚雨知道中了段延江的诱敌之计,将两人一手一个,挟在怀里,往外退去。

          此时伏兵发动,房前房后冒出无数高手。于虚雨不敢恋战,施展“凌波虚步”,往外撤去。段延江虽然做了许多准备,但没想到于虚雨武功如此深,只见连晃几下,在高手未曾合围之前,已冲出包围,几个纵落,已逃了出去。

          原来段延江想到天龙寺众僧中有许多武功高强的僧人,段誉武艺不低,又有于虚雨这位结义大哥,因此在寝处预先布置了“十香迷魂散”。这“十香迷魂散”极其歹毒,中毒者活命机率甚低,就是医好,往往也会脑力失损。

          段延江心思慎密,早已想到各种可能,沿途布置了几路伏兵。于虚雨看到大事不妙,不敢再往天龙寺,挟着两人绕路退往北去。段延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在皇到天龙寺的路上设了几处厉害埋伏,因此往北退去的路途倒是顺利。

          于虚雨自出道之后,从来未曾如此狼狈,如今被段誉和刀白凤连累,真是举步唯艰。段誉内力深厚,一闻异香,屏住呼吸,用内力裹住毒,但刀白凤中毒颇深,此时药力发作,身体渐渐凉了下来。

          于虚雨对着刀白凤樱唇,深深度了一口真气,为刀白凤略微解去些毒。眼见前方出现一道山林,于虚雨大喜,挟着两人过去。于虚雨将两人摆正,为两人喂下解毒丸药,段誉中毒很浅,吃下药后不久醒了过来。

          刀白凤中毒已深,面色呈现出浅紫颜色,呼吸已经断断续续。段誉此时神智清醒,见刀白凤如此模样,不由心生悲伤。于虚雨知道若不立即想法救治,恐怕凶多吉少。对段誉道:“这毒非常厉害,医治伯母,我有一方法,但是……”

          段誉一听,心情马上激动起来,说道:“不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将娘救活就好。”于虚雨不禁有些为难的说:“我身具辟毒之能,但要救治伯母,但要行交合一途,如此伯母名节全毁,因此我犹豫不决。”

          段誉闻言,也感觉非常矛盾,如果要救,则刀白凤醒来后,不知将什么结局。但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刀白凤如此死去,刀白凤的呼吸已经细微下来,再不进行救治,恐怕已经不及。

          段誉犹豫再三,道:“大哥,你救我娘吧,不论如何,先把人救活再说。”说完掠出林外,为两人护法。于虚雨得段誉承诺,将要得到这美丽佳人,但心情却无伦如何也没有感到高兴,因为如此做法,将让段誉心中留下一道不可弥补的伤痕。

          于虚雨往刀白凤口中连度几口真气,见刀白凤恢复点气息,传音对段誉道:“二弟,我真得很难去做这件事情。”段誉凝声传来,道:“大哥,我理解你现在的感受,我心里也不舒服的很,但事已至此,再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将这些事报复在段延江身上。你别再犹豫了,否则就晚了。”

          正文第一百二十三回大理之变(二)

          于虚雨终于下定决心,决定先救回刀白凤命,他为她脱去衣物,露出雪白细嫩的玉腿、纤细雪白的腰肢、丰满晶莹的玉峰、色泽鲜红的美丽花瓣,加上凌乱的头发和微红的俏脸,充满了诱人的妩媚和娇艳。

          于虚雨看着眼前这位美丽成熟的少妇胴体,顿时感觉浑身发热,喘息沉重。他贪婪地盯着雪白挺拔的双峰,娇小鲜嫩的峰尖在他的轻抚下微微挺立起来。他的手在揉搓的同时,低头用舌头舔着纤巧的峰尖。

          轻揉美丽花瓣的手指感到那里已经潮湿,于虚雨不停地在娇嫩的花瓣周围抚,轻轻摆弄有些凌乱的萋萋芳草,昏迷的刀白凤玉体开始抽搐,玉露从花道中渗出,湿润着花谷的入口处。

          于虚雨轻抚丰满的玉峰,在小巧诱人的峰尖周围轻咬慢吮,双手不停的抚着刀白凤的敏感地带。几滴晶莹的水滴出现在嫩红的花瓣里,缓缓地顺着白嫩的玉肤滴落。

          于虚雨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物,露出早已经怒挺的巨物,分开两片娇嫩的花瓣,只听“噗吱”一声,于虚雨紧紧按住刀白凤细嫩的美妙玉臀,将巨物对准不断翕动的花道扎了进去!

          “唔!”巨物一入花道,刀白凤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但她的意识依然模糊。于虚雨跪在大大张开的玉腿之间,双手托着她丰满结实的玉臀,耸动腰身在迷人的花瓣间用力抽动。

          刀白凤软绵绵的玉体随着于虚雨的抽无力的抖动,丰满白嫩的玉峰前后晃荡。于虚雨感到无尽的快感源源不断的冲击着脑海,在急于救人的心理下,他没有去控制,而是任由玉浆冲击刀白凤的花心。

          刀白凤的意识逐渐清醒,开始感觉到巨物给她带来的无限快感。她睁开美丽的凤目,不由大吃一惊,于虚雨正在她的身上开始了第二次耕坛。她的内力尚未恢复,甚至连叫喊的声音也没有,她的大眼睛里含满泪水,失神地望着夜色下的树冠。她不敢相信这残酷的事实,竟然与儿子的结义大哥在这里野合。

          于虚雨在她耳边轻轻道:“伯母,莫要怪我无礼,你身上所中之毒,只有此法才能消去,我传你内功心法,你依言运功,在怯毒的同时,还可大幅提升您的功力。”

          刀白凤的思想慢慢回归现实,她想起了当初昏迷的事情,她不由想起段誉,问道:“誉儿在那里?”于虚雨道:“你放心吧,他正在林外为我们护法。事已至此,你不要多想,静下心来运功,提升功力,好去找那恶贼报仇。”

          刀白凤想着儿子一定知道自己在和于虚雨交合,不由心生羞愧,与其同时而来的却是类似犯忌的快感。她勉强控制住如潮的欢快,开始依然行功。刀白凤丰满美妙的玉体开始按心法变幻起伏,丰满匀称的玉腿和雪白饱满的丰臀随之动作,玉体更显得曲线玲珑。

          于虚雨只觉得口乾舌燥,脸上一阵阵发烫,刀白凤成熟美艳的魅力使他不由自主地加快抽的节奏。刀白凤功行一个周天,吸纳了于虚雨在她体内的华气息,毒已除,内力激增,神不由一爽,但巨物抽所带给她的快感,却是越来越强烈。

          她的意识开始迷离,不由发出荡人的呻吟,她的俏脸绯红,腰身主动的耸挺着,丰满的玉峰起伏,摩擦着于虚雨的部,她的双手紧紧搂着于虚雨的背部。

          于虚雨知道刀白凤已经陷入欲仙欲死的快感中,开始加速抽,一下重似一下,下下击中花心。刀白凤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呼,双手紧紧抱住于虚雨,纤腰住上弓起,浑身绷得紧紧的,花道一阵强烈的收缩,花心处喷出灼热的玉。

          于虚雨的巨物前端被玉浇灌,欲仙欲死的快感疾冲脑海,在刀白凤舒畅淋淳的享受高潮的时候,于虚雨的玉浆疾冲向她的花心。她不由又发出一声娇呼,花心又是一阵强力的喷。

          两人的玉在刀白凤的体内交融,刀白凤尝到了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两人分别行功,吸纳对方的气息,然后盘膝运功。

          段誉在刀白凤发出第一声娇呼时,往这边疾冲过来,当他看到两人交合的欢畅后,迅速退了回去。他知道他的母妃已经成为于虚雨的女人,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刀白凤享受到了最美妙的快乐。

          两人运功完毕,同时想起身边还有段誉,两人急忙穿上衣物,刀白凤娇红了脸,轻声的问道:“如今身子被你占了,你可莫要不理我。”于虚雨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吧,只要你不后悔,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刀白凤娇羞的低下头去,苑如一位新妇。

          段誉看他们出来,装作什么事也不知道的样子,说道:“谢谢大哥为我娘解毒。段延江这恶贼,太过狡猾,我等还是速速回去,另行研究办法。”于虚雨道:“你两人暂且回去,我想进探视一下。昨夜一阵大闹,必然想不到我会重新杀回去。”

          刀白凤与段誉两人知道陪他同去,说不定会拖他后腿,不再要求同往,两人往天龙寺方向驰去,临行前刀白凤的双眼里蕴含了无数柔情,让于虚雨感到受宠若惊。

          于虚雨此次再来,已是熟门熟道。中因昨夜大闹一场,果然防卫空虚不少,于虚雨再到昨夜段延江寝之处,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想必段延江已经换了房间。

          于虚雨悄无声息的依次察看,却在一间静室内意外的发现保定皇后,也就是段誉的伯母,段正明的妻子。看守人员只有二人,武艺也不是很高,于虚雨点中他们的道,抱着保定皇后暂回天龙寺。

          次日上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段延江因担心有内应,竟然将皇族男丁二十七人斩首示众,这惹得大理城内人心惶惶。段誉闻此消息,不由怒火冲天,欲要出寺寻段延江报仇,被于虚雨阻住。

          针对段延江的暴行,枯荣大师也动了真怒,召集全寺僧人,准备不惜一切代价,必欲除去段延江。于虚雨再次阻击了这次决定,道:“诸位且莫心急,若出寺与大理官兵正面冲突,损伤必众。段延江把握兵权时间不长,部队里虽有些亲信军官,但为数不多,不若我们分头行头,将他的亲信军官杀死,抢夺士兵的控制权。只是我不知道段贼这些亲信的名单,不然将他们一一击杀后,以大伯父的名望和二弟的威信,估计这些士兵会重新争取过来。”

          众人一听,觉得这是一条好计,由于虚雨、枯荣大师、段誉等十余名顶尖高手,先从围困天龙寺的军队开始着手,突袭其主要军官。于虚雨的计策果然奏效,段延江掌控部队时日尚短,在围攻天龙寺的部队中,只有三十余名军官是他的亲信,在于虚雨等绝顶高手的扑杀下,不到半天时间,将这三十余人击毙。

          段正明出面,号召部队重归段誉指挥,讨伐段延江。这些士兵向来对保定帝忠心耿耿,对天龙寺有一种强烈的依附感,但军令所至,不能不行。今军官既除,段誉重新任命军官,将这批兵马作为平叛的主力。

          正文第一百二十四回大理之变(三)

          入夜,于虚雨等人率部队来到大理城下,于虚雨等高手入城刺杀段延江的亲信,然后打开城门,不断收编部队。到午夜时,大理城中的士兵已经十有八九被收编过来。段誉、段正明等率领部队围住皇,准备将段延江等乱党连拔起。

          段延江今日坏消息接连而来,先是保定皇后被人劫走,失去了威胁段正明的有力法宝。然后是进攻天龙寺的部队哗变,竟然倒向段誉,这让他始料未及。他想法封锁住部队哗变的消息,加强城防。

          对于虚雨等人来讲,严密的城防难以挡住他们的绝世轻功。在降兵的帮助下,段誉迅速弄明白段延江的亲信将领,高手在降兵的带领下迅速出击,将段延江控制部队的触角一举斩断。大理城中的主要军官相继被杀,段誉率大军进入城门时,段延江手中已经没有可用之将。

          段延江的亲信抵挡不住,率领败军纷纷逃到王。段延江可以控制的亲兵部队不到五千人,身边高手只有五十余名。不论从兵力和高手数量上,段延江已经明显不是对手。

          在段正明的指挥下,大理士兵开始发动攻击,强攻一个时辰,攻破王南门。段延江命令亲兵阻拦进士兵,自己率五十余名高手掩护家人撤离。

          于虚雨早将皇的去路研究明白,派天龙寺众僧在北门外埋伏。段延江率领这五十余名高手护送家人刚出门,只见枯荣大师率众拦住去路,将一行人团团围住。

          段延江与段延庆为堂兄弟,与枯荣大师正是本家。段延江此时见大势不妙,上前哭求枯荣大师放他一条生路。枯荣大师道:“你尚有脸自认为段家人,将段家皇室二十七名男丁全部杀死,几乎将段家的血脉一网打尽。你是段家最大的罪人,我也不会认你是段家人。”

          段延江见软求无效,率手下五十余名高手进行垂死挣扎。一场血战展开,于虚雨、段正明、段誉率兵将段延江亲兵清剿干净,赶来助阵的时候,段延江身边只余二十余人,天龙寺僧众也折了近二十人。

          段延江平时深藏不露,他的武艺尚在保定帝之上,他与手下几员干将将枯荣大师紧紧缠住。段誉心急父仇,上前与段延江对敌。于虚雨攻上前来,攻击段延江的爪牙。于虚雨每抓住一人,便运功吸取他们的内力,在他们惊恐的眼神越来越暗的时候,出手点中他们的死。未到半个时辰,场上只剩下段延江一人,其余众人或被天龙僧人杀死,或死在于虚雨手中。。

          段誉施展“六脉神剑”,与段延江拼杀得难解难分,于虚雨欲待上前助战,替下段誉,段正明拦住,道:“此事缘由,就是这厮可恶,若是誉儿不能手刃大仇,尚要借助外力,其后必会寝食难安。我观誉儿稳胜,不若让他自行报仇吧。”

          于虚雨知道段延江身怀毒物,段誉又没有辟毒之能,替他暗暗担心。但是既然保定帝如此说法,不好再上前去,只好在后掠阵,以便随时救应。

          段延江身陷绝地,情急拼命,一面施展一阳指与段誉对敌,暗自怀中取出“绝子毒粉”弹向段誉。这种毒粉无色无味,沾上时初不发觉,待到发觉时为时已晚,即使侥幸不死,其生育能力也会丧失。

          段誉身中剧毒,一直没有发觉,于虚雨虽然见段延江施出一物,却也没有发现其中奥妙,见段誉内力未受影响,也没往心里去。

          段誉与段延江相斗近百合,一招少商剑法击中段延江腕脉,疾往前擒住他的道,然后运起内功,吸取段延江的内力。段延江觉得内力源源不断的失去,不由大惊,用力一挣,却是泄得更快。未到一刻钟时间,段延江软软的瘫在地下,内力全失。

          段延江喘着气,对段誉道:“你若能赦我一条命,我也可以救你一命,不然你后悔莫及。”段誉一声冷笑,道:“你这贪生怕死之人,我安能上当受骗。”于虚雨叫他话里有话,刚要上前问清段延江刚才话中之话,段誉已经一指点中段延江的死。

          段誉大仇得报,不由放声大哭,于虚雨上前扶起他来,用手把住他的腕脉,脸色一变,道:“二弟且莫悲伤,你身上已中暗毒,且先想法解毒再说。”

          段正明在侧,闻言也是一惊,忙问于虚雨缘由。于虚雨道:“刚才两人交战时,我看段延江动作有异,但是二弟未有异样,未曾上前喝止。刚才一试二弟腕脉,却似身中暗毒。我对此道研究颇少,可从速招我师侄薛慕华,他能解得此毒。”

          正好武林群雄此时赶到,见大局已得到控制,也就安下心来。于虚雨急招薛慕华过来,为段誉解毒。薛慕华把完脉络,急忙掏出一粒解毒药物,先让段誉服下,然后将于虚雨叫到一旁,道:“段延江刚才施得是‘断子毒粉’,此毒毒宜解,但恐其后再无生育能力。”

          于虚雨闻言一惊,因为段家男丁在此一战基本丧失,若段誉再失去生育能力,则段家断后了。急道:“有无办法医治?”薛慕华道:“若是一位女子有辟毒之能,与其交合多次,可能会恢复他的生育能力。”

          于虚雨闻言思忖,自己的几位夫人皆有辟毒之能,但将谁送于段誉,都觉难以分舍。五位大理公主因为人伦关系,是万万送不得的。银川公主身份尊贵,也不能送于她。崔绿华、石玉露年龄已大,不适合做大理王妃。梅剑姐妹整日陪着自己外出,武林中人认识者太多。只有阿碧是个合适人选,不过让阿碧嫁给段誉,却要费些周折,一是要做通阿碧工作,二是要在武林中隐秘此事,三是还得需要段誉认可。

          大理平定叛乱,天龙诸僧返回寺中,段誉对他们厚加赏赐。中原群雄见大理已经稳定,百废待兴,诸臣忙碌不堪,不好继续打扰,请示于虚雨后,纷纷告辞离去。段誉继承大位,又要处理先皇大殡,不由忙得焦头烂额。幸亏于虚雨在侧,函谷弟子中有许多文武全才之人,三公四卫熟知国事,忙乱了几日,诸事才理出些头绪。

          于虚雨与段誉提起中毒此事,让薛慕华进来详细解释。段誉闻言,不由目瞪口呆。于虚雨命薛慕华隐密此事,让他先行退下。道:“二弟,我几位夫人皆为辟毒之体,但几人中只有阿碧最是适合,若二弟乐意,我将她送给你做王妃,一则你自此后可以辟毒,二则可以恢复你的生育能力。”

          段誉一听,唬出一声冷汗,道:“阿碧是大哥心爱之人,我那能夺大哥所爱,大哥心意,我已心领,此事莫要再提,我绝不敢对大嫂有不敬之心。”于虚雨道:“今大理皇族男丁已绝,难道你还要做大理罪人不成。此事要隐密行事,我做一下阿碧工作,不过你却要好好待她,立她为大理王妃,日后若生下儿子,则要立为太子。”

          段誉思忖再三,觉得若不纳阿碧为妃,段氏血脉因他而绝,他将成为段家最大的罪人。他见于虚雨一片真诚,执意如此,只好答应下来。于虚雨见他应允,琢磨回去如何做阿碧工作,如何瞒天过海,将阿碧改变身份,成为大理王妃。

          于虚雨回房,唤阿碧过来,对她说道:“我有一事相求,却有些对不起你,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阿碧慌道:“你莫要如此说话,折杀我了。”于虚雨道:“我二弟段誉,身中奇毒,必须有辟毒之体与他交合,才能解他毒。我想让你嫁与他,为大理王妃,你意下如何?”

          阿碧初闻嫁与段誉,贵为皇妃,有些心动,但离开于虚雨又有些不舍,不由犹豫不决。于虚雨见她有些心动,道:“我已要求二弟,若日后你产下儿子,当立为大理太子。你一生未曾享受过富贵,若是此事谋划成功,你将成为大理身份最尊贵的女人。”

          正文第一百二十五回大理之变(四)

          阿碧觉得段誉为人很好,必能好好待她,何况于虚雨妻妾无数,自己在众女中,是最不受宠的一个,既然此事已经决定,她也不好多言,只好道:“但我是残花败柳之身,天下又皆知我是你的夫人,如此做法,恐怕世人议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