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110(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一百零一回小镜湖(四)

          月光下,一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显现出来。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纤臂似藕,玉腿修长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双峰并挺,平滑的小腹,窄窄的腰身……

          院星竹此时微闭双眸,药力和技巧的挑逗让她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默认了于虚雨的肆意轻薄。这是一种真正敞开自己,接纳对方的感觉,一种预备把自己奉献给对方的感觉,一种像醉了酒晕乎乎的感觉……

          于虚雨但觉心跳加速,全身火热,这时候他心猿意马,放弃立即为她解毒的想法,他要好好享受这美丽的胴体,并永久的占有她,他的双手在她身上游动起来,翻山越岭,探幽访微。

          院星竹被于虚雨折磨的似乎要发狂,只觉那双手就象一团火一样,凡是他手掌所抚之处,一种酥麻的感觉从部游移到腰部,又滑过了她的小腹,竟向她的胯间探去!它在她的大腿内侧激起一线无法描述的热流,迅速流遍全身,使她的心里产生了一阵悸动,不由自主的呻吟冲口而出。他的手指在她的双腿部游荡一会,忽然深入了美丽的禁地。她感觉他的手指如游龙戏珠般曼妙而奇异,在禁地的私处不断游移,使得自己如醉如痴!她的心在飞扬、震颤,她感觉到一丝羞涩、不安。

          于虚雨为院星竹连度几口真气,要让她在清醒的意识下迷离于销魂的感觉中。他听见她珠唇里发出的荡人的娇音;感觉到她的玉体在抚下不断的颤抖;两条秀腿在抚下紧张的绷了起来,然后又放松下来;那白嫩嫩的小腹下粉色纯洁的紧紧闭合的花瓣,已经春潮泛滥。

          他伏在院星竹的玉体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不住地喘着气,然后将巨物伸向那最神秘的地方,寻找着方向。只是入口太小,双扉紧闭。院星竹抖颤得更加厉害,她的双腿已被分开,巨物正在她的花瓣处研磨,她的心紧张得几乎要跳了出来。

          她感到自己的下体被一又硬又烫的异物向自己羞人的地方推进。她猛觉自己美丽的花道被那硬硬的东西捣撞了几下,一股飘飘然的酥酸立即袭上全身。

          于虚雨轻轻地掀起她的双腿,跪在她的两胯之间,小心翼翼地校正位置,等那两片紧闭的花唇含住了他的菇状前端后,才开始慢慢研磨滑动起来。

          院星竹全身猛地一震!被掀起的双腿不住地颤抖!她感觉自己的羞人之处被塞住了,有颗滚烫火热的东西挤进来了!老天!钻进来了!她恐慌极了,惊颤极了,她那漂亮的秘处随着孤军深入蠕蠕而动,她渐渐感到有些酥痒,忽然有一种花心被金针挑破的感觉。

          经过一番轻研慢磨,于虚雨感到巨物就象被一团湿热暖和的软棉花擦得酥痒难当,他长吸了一口气,运气丹田,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院星竹惧怕而又紧张地感觉着下体有巨物在急切地钻入!被钻了一次,两次……她已数不清了,她只感觉到有浅有深,时快时慢!

          昏晕、痉挛、飘荡、快美、酥痒兼而有之,一齐聚拢了过来。这奇妙的感受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她不禁紧张地绷紧了身子,让那敏感而又隐隐的疼痛,一点点被克服,一点点被突破,像一张被撕开后又被粘上的白纸,再一次次被撕开。

          这时于虚雨已是情潮高涨,再也顾不得院星竹的感受了。他猛一挺腰,在她一声不能克制、满足压抑的呻吟声中,整条巨物一下子进了那又紧又窄的小小花道里!

          院星竹此时的道已被解开,随着巨物的全部进入,她的双手在他的背上抓出了血痕,然后又骤然松开,一种艰难的呼吸从她的口中带着叹息长长地吐出。再低头看去,皓月的光辉把她的下体照得通明,玉露溅在白玉般的下体四面,正缓缓的往下流淌。

          他把巨物固定在院星竹的身体深处,然后激动地吻着她那泪水与香汗混在一起的湿淋淋的秀脸,在那俏丽的双峰上大动其手!在一种大海颠簸般的狂荡之中,他觉出了院星竹玉体的柔韧和饱满。

          正是在这种生气勃勃的对抗中,女生命的全部气息迸发出来。在这海浪般的起伏中,于虚雨体会到了占有的兴奋和快感。于虚雨不禁更加雄健,更加勇猛!他再也顾不上院星竹的感受,开始疾速抽动起来!

          他一次次地进入院星竹的身体!在他的抽动下,院星竹发出了一声声荡人的呻吟,高低跌涨,断断续续,听来十分的悦耳。于虚雨在这种饱含诱惑的呻吟中焕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那种布满力量的感觉使他象脱的野马一样在院星竹的胴体上更为狂烈地驰骋!

          他的每一次入,院星竹那两片娇嫩的花唇便被撑向两边,他的巨物摩擦着她暖和而细腻的花壁,酥痒痒的滋味一直传到他的心坎里。他的巨物被奇窄无比的花径夹得紧紧的,次次尽而入,记记击中花心。

          院星竹婉转娇啼,在于虚雨的猛烈抽中,化为了欢乐的抽泣。她感到无边的快感漫延而来,不禁咬紧了红唇,不让呻吟脱口而出。她的部剧烈地起伏着,面色已恢复为正常的娇红,香汗淋漓。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泓清泉,容纳着于虚雨的全部力量和野!终于,她的花道一阵急速的抽搐,禁不住娇呼出声!

          于虚雨狂热地在院星竹身上亲吻、浅咬,下身疯狂地抽动!他已全然顾不得怜香惜玉了,紧紧搂住了院星竹的纤腰,将巨物尽在她的花心深处,上下左右,按照章法合理地冲撞,直得她的花房抽搐痉挛。

          院星竹享受着无边的快乐浪潮,她的腰身随着抽奋力迎合,忽然,她弓起美丽的背部,在下体急速的收缩中,花心深处喷出火烫的岩浆,击打着于虚雨的巨物。

          于虚雨在这种美丽的诱惑下,只觉眼前一黑,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将他那粘腻、热烫的玉全都喷进了院星竹热情舒适的花房里!

          正在经历着人生巨大快感的院星竹,感到身上的他忽然发出了一阵哆嗦,紧接着,一股激越的热流在她体内爆开!她发出了一声无力的惊叫,立即觉得全身泛起一阵解脱的舒畅,刚刚平息的喷再次起动,开始新一轮的美妙高潮。

          她心中一阵宁静,玉体无意识地抖颤,她的快感在那疯狂的击中提升成奇异的、无法自控的连续井喷。她快乐地扭动、喘息,融化在狂风暴雨中。

          于虚雨温柔的指点着院星竹运用内经心法,吸收她下体饱涨的阳刚气息。而他也行功融合她因久旷而积蓄的纯,融合到最近刚刚暴涨的内力中。

          阿朱、阿紫彻夜未睡,直至天亮,看到娘亲轻盈的脚步迈出西侧卧室,才放下心来。于虚雨躺在床上,正体味着这位品少妇带来她的一夜风情。

          院星竹得知这件事的始末后,没有责怪三人的任何一位,只是背后跟于虚雨强调,以后不许只和女儿欢好,而弃她不顾。从此她成为于虚雨的第十五个女人。

          正文第一百零二回一龙八凤(一)

          在于虚雨的强烈要求下,院星竹找来一个远房亲威,帮助照看小镜湖畔的家业。她与两个女儿一起随于虚雨启程,赴函谷定居。在函谷中,她意外的发现昔年的三位情敌,王夫人、甘宝宝、秦红棉。

          在于虚雨巧妙的周旋下,她们的关系迅速转变,院星竹继甘宝宝、秦红棉之后,成为童姥的徒弟。因为与于虚雨几度交合后,院星竹的内力突飞猛进,因为她的天姿过人,很快成为童姥最优秀的一个弟子。因秘阁中藏有无数书籍,爱好读书的院星竹,很快成为王语嫣的书友,最终成为于虚雨争霸天下最有为的助手之一。

          思想工作的成功,成功培育出逍遥派首批文武全才的弟子,分配到各路后,使逍遥派的势力迅速膨胀。于虚雨亲手训练的弟子开始绝密行动,往诸国王渗透。

          一年后,逍遥派势力大增,丐帮经长老会议后,决定与逍遥派联盟,成为逍遥派最大的同盟,名号不变,也不接受逍遥派管理,但是将帮规做了许多调整,逐步与逍遥派门规接轨。

          接着武林中传出新闻,丐帮副帮主乔峰叛出丐帮,被于虚雨迫出中原,逃到契丹。宋因为风闻有契丹高手前来行刺,聘请于虚雨为内首席教练,于虚雨的弟子开始进入宋禁卫军内担任军官。

          逍遥派函谷新召弟子总数已达到五千名,于虚雨选择其中两千名弟子秘密训练,聘请通吐番、西夏、契丹等话的汉人入谷讲习,并派丐帮弟子打探各国内情。让李秋水、鸠摩智借助其在国内的势力,安函谷弟子进入内护卫或军队。

          大理皇之中,段正明将帝位传给段正淳,诫以爱民、纳谏二事,叮嘱于国事不可妄作更张,不可擅动刀兵。段正淳封刀白凤为皇后,段誉为太子,封五个女儿王语嫣为文公主、木婉清为英公主、阿朱为勇公主、阿紫为安公主、钟灵为静公主,封于虚雨为五龙驸马,择吉日完婚。

          大理国五位公主同嫁一位驸马,顿时如一段传奇故事在百姓传扬开来。大婚当日,函谷再次成了世人瞩目的一个地方。武林盟主大婚,更成了武林中的一件盛事。丁春秋、全智清身亡,慕容世家举家隐居,中原武林再无能与于虚雨抗衡之人。因此,中原武林各大小门派帮会,纷纷前来祝贺。

          玄苦大师为主婚人,苏星河为男媒,单正为女媒。大理太子段誉,今天是伴郎身份。于虚雨在这个天龙世界里,除了四位师伯叔、一位师兄、几位亲近的师侄外,最亲近的人就是乔峰和段誉。乔峰因执行任务远赴北辽,段誉既是他的大舅哥,又是他的结义兄弟,自然在婚礼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以段誉的身份,原来不应该来做伴郎,但因为于虚雨武林盟主的身份,段正淳特别批准段誉前来。除了大宋朝廷派钦差来贺,吐番国、西夏国、契丹国都遣使前来。于虚雨虽然只在大宋挂个虚职,因为他武林盟主的身份,各国国主都高看他一眼。

          短短一年多时间,现在的逍遥派比开派之时,势力几乎扩大了十几倍,武林中的大小帮会门派,十有八九被逍遥派或明或暗,吞并或是控制。除了少林派之外,能够独立主事的门派已经不多。于虚雨以思想教育为主导的神控制法,在兼并各门派的过程中,屡立大功。

          除了五位公主外,还有三位女子也一同出嫁,她们是石青露、崔绿华、阿碧三人。八位夫人的排名是王语嫣、木婉清、阿朱、阿紫、钟灵、石青露、崔绿华、阿碧。除五位公主外,石青露劳苦功高,跟随于虚雨多年,一向忠心耿耿,众人都以为理所当然。崔绿华、阿碧两人投奔于虚雨时,都是奴婢的身份,于虚雨此次给两人名份,让两人特别感动,也让众人特别羡慕。

          宋时重视伦理,曾有人提出王语嫣、石青露、阿紫三人辈份不符,以为王语嫣是于虚雨师父的孙女,石青露、阿紫二人是师兄的徒弟,比于虚雨矮了一个辈份。所幸于虚雨可不在乎这些,苏星河等逍遥派主要人物,也均没对这些提议显得特别注重。

          因为大理公主出嫁的关系,整个婚礼应该相当隆重,礼节非常繁琐。于虚雨以武林中人应节俭为要这个漂亮的借口,让婚礼能从俭的尽量从俭,能省去的程序尽量省去。尽管这样,婚礼也按照程序,整整进行了三天时间。

          于虚雨被折腾来折腾去,幸亏内功悠长,人又清醒,之前将程序基本记熟,因此顺利过关。八位新娘却不一样,这一天内不是这个少走那道程序,那个少走这道程序,总之多耗费了不少时间。

          入夜,按照于虚雨的建议,新房只设一个。在于虚雨那巨大舒适的床上,一字排开八名新娘,都盘膝静坐,大红盖头掩住美丽的脸庞。所幸八名美人均武功不凡,此时都在盘膝运功,静待吉时来临后,于虚雨进房给挑开盖头。

          于虚雨更是忙碌的不得了,大厅中所坐的除了诸国的使者以外,皆是武林中出类拔萃的顶尖高手,自然要过去寒喧一番,喝上几杯。院落里的二十余席,大多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也是不敢怠慢。从厅里转到院里,已是一个多时辰,于虚雨已经是三百余杯酒落肚。

          江湖中风传于虚雨饮酒千杯不醉,众人大多以为是传言而已。于虚雨仗着“六脉神剑”将酒逼出体外,虽然千杯也不会醉倒,但是会大耗功力。所幸于虚雨内力深,从星宿派诸弟子身上吸收的内力,加起来非常吓人。区区小酒,何足挂齿,在众人的膛目结舌中,于虚雨连连端杯,都是一饮而尽,让这些江湖豪雄大呼痛快。

          院落外排了长长的一溜酒席,于虚雨每张桌上连干三杯,数目相加非常惊人。旁观群雄为他暗暗计算,估计真要超过千杯,千杯不醉不再是传言,今天真正变为现实。他们不由怀疑,这许多酒加起来要超过一缸,于虚雨的肚子如何容纳的这许多。

          吉时马上就要到了,还有八桌还未敬完,菊剑、兰剑过来催促。于虚雨心想酒未敬完,不好拔腿就走,让最后八桌席上的群雄心怀芥蒂,以为瞧不起他们。他直到八张桌中间,对群雄道:“本想与八桌上的英雄依次敬上几杯,但吉时已到,时间已经来不及。我立于此外不动,连饮二十四杯酒,请各位英雄陪上三杯,大家见谅。”

          末席的几桌群雄都是些小门小派人物,虽然在当地知名,但在中原江湖却是些小脚色。他们知道于虚雨今天的难处,见于虚雨如此豪爽,这般看重他们,不由气血上涌,齐答道:“多谢盟主如此周到。”

          于虚雨如鲸吞浪,在众人膛目结舌中,未等众人饮完三杯,他已将二十四杯烈酒饮于肚中,然后团团向群雄施一下礼,与厅中诸人见礼告退,往新房走去。

          于虚雨连饮这二十四大杯酒,即使内功湛,也不能及时化去,不免有些酒力,脚步有些跄踉。菊剑、兰剑在两侧服侍。于虚雨一边随两婢步伐脚下急走,一边运功逼酒。他两只胳膊搭在两婢肩上,剑气将酒逼出,将两婢的一半衣襟染湿。

          将到新房,兰剑、竹剑两人上前迎上,于虚雨酒力已消,也不用她们搀扶,密密嘱咐两婢通知函谷弟子,加强巡逻,免得群雄醉后闹出些事来。菊剑、兰剑两人如今满身酒气,比于虚雨身上酒味还大,送于虚雨进新房后,连忙回房换衣。

          传统中都有闹房的习惯,群雄年龄都大,不好进去胡闹,年轻人又没有名望,自然也没有胆子进房。只有段誉年纪小些,名望又高。叶二娘见新房内不热闹,又将虚竹喊来与段誉做伴。段誉为人谦逊守礼,只是与于虚雨说些笑话,让他动手动脚,却是抵死不能。虚竹本是少林和尚,见到女人尚要脸红,一进新房,低着头连头也不敢抬。两人一个迂腐,一个老实,倒像是一对活宝,不像是前来闹房,倒像是来前来观礼。

          李秋水见新房闹不起来,让梅剑四婢进去闹腾。梅剑四婢年纪幼小,平时又得于虚雨宠爱。她们整日跟在于虚雨身侧,与众女皆都熟悉。于虚雨依次将八人盖头挑下,四女上床一阵折腾,不一会工夫床上大乱。

          阿朱、阿紫姐妹本是调皮之人,本来无事都想生出些事来,今日作为新娘,不好无非生非。现在四女上床一阵搅和,姐妹两人不由玩心顿生,也不顾今日身份,在床上与四女联合,欺负起其他新娘。

          木婉清生刚强,脾气最大,今天却恼怒不得。钟灵小女孩心,顿时与众人滚成一团。石青露、崔绿华年龄最大,举止稳重。阿碧情温柔,王语嫣心气淡和,四人倒成了被闹对象。床上欲来欲乱,最后王语嫣被闹得抵挡不住,咬着耳朵与诸女说出一个办法。

          正文第一百零三回一龙八凤(二)

          诸女一听,真正是绝佳妙计。阿朱、阿紫、钟灵、木婉清四女下来,将于虚雨拖到床上,好好折腾一番。闹腾到半宿,众人渐退,闹房大战演变成体相搏。

          于虚雨先将王语嫣剥得光,顿时满室春色。众女凑上前去,细细地欣赏着这美丽耀目的胴体,都不由暗叹不如。王语嫣实在太美,饶是用尽世上所有的词句,也不能形容也那绝世的风华!那是一种惊人的美,超凡脱俗的美!众女平时孤芳自赏,但在她面前一比,都自惭不如。

          世俗的美最多令人沉迷,但王语嫣的美却美得不可比拟!任何人看她一眼,在惊为天人之余,目光会马上收回去,因为会为她的圣洁高贵而胆怯。尤其在她眉梢、眼角凝聚着的那一种混合着孤傲、清幽的气质,使得她的美丽无法形容!

          梅剑姐妹见着满室春色,整理一下衣襟正要溜出房去,阿朱、阿紫、木婉清、钟灵四女上来,每人揪住一个,拖回床上。今日这个洞房倒也热闹,于虚雨不像是为八位妻子同床,倒成了让梅剑姐姐开开眼界。

          在众目睽睽下,于虚雨口手并用,开始撩拨王语嫣的娇嫩玉体。王语嫣在众女观战下,不由羞得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覆盖着眼帘。烛光映着她美艳如花的纯真无瑕的脸,散发出一股圣洁的光芒。

          于虚雨的喉结上下不停地滚动,显然是在吞咽着口水。他伸着湿湿的舌头在王语嫣白皙细嫩的脸上不停添着,热吻如雨点般落下。从额头、眉毛、眼睛、鼻子、一直吻到她的樱唇停了下来。他用舌头抵开温软香滑的双唇,钻入她美妙的嘴中不停搅拌吸吮。

          王语嫣在热吻下渐渐迷离,但矜持使她不愿呻吟出声,不断传来的快感使她蹙着眉头,极力掩盖心中的愉悦。于虚雨却偏偏要让她出丑,很不老实的一双手开始在她白嫩的玉体上游走,袭上她娇嫩圆滑的玉峰。一双大手正好包住大小适中、弧线优美的玉峰,在那里开始大力的揉捏。

          王语嫣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的腰肢开始扭曲摆动,快感不间断的涌上来,与她的理智做着搏斗。她显得甚是难受,不禁要呻吟出声,但珠唇却是他封住,只能发出低沉的娇哼。

          他伸手温柔抚美丽娇嫩的神秘谷地,享受弹十足的优美触感。王语嫣再也无法保持克制,她的喉咙里发出荡人的娇媚呻吟,玉体不断扭曲摆动。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因激情而泛起红晕,高耸玉峰上的两朵红梅诱惑着于虚雨不断的摧残,两只玉充盈在大的掌心中,两粒红梅在烛光下散发着迷人的迷惑。

          “嗯……”王语嫣娇吟急喘,甜媚的声音勾人心魂。甜腻的娇吟声刺激着于虚雨的感官知觉,他的一只手下滑,揉弄她两股间的花苞,引发她更加急促的娇喘与“嘤咛”声。她柔嫩诱人的花瓣渐渐渗出蜜汁,沾湿轻佻的手指。

          两只大手强横的分开她洁白无瑕的玉腿,美得惊人的禁忌花园完全呈现在众女眼前,黑林间微微露出的花核,因沾染了透明湿滑的玉而泛着光泽。随着手指的拨弄搓揉,来回滑动,王语嫣不由“嗯……啊……”的发出快乐的呻吟。酥麻的热潮一波波涌上王语嫣的心头,朱唇逸出销魂蚀骨的娇咛,体内深处极度渴望充实的填充,她不由自主的蠕动雪臀。

          于虚雨的双唇从王语嫣美丽的眉额一直往下,最后落在了一侧圆润白嫩的玉峰上,牙齿轻咬着峰尖,舌头轻舔重顶。不一会功夫,王语嫣美妙无双的玉峰上,布满了浅浅的齿痕,两点嫣红肿胀发紫,坚挺耸立。王语嫣经是花间生楚,霪雨菲菲。

          于虚雨拿起手指,从花丛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这荡的场面让他非常兴奋。诸女不由羞惭不已,梅剑姐妹更是羞得抬不起头来,又忍耐不住好奇心不时偷瞄一下。于虚雨的巨物已经暴露出它的特征,它抵住一张一合的粉嫩花瓣,不住的在花径外磨蹭,迟迟不愿进入。

          “嗯……”她忍受不住这种挑逗的折磨,不由娇呼出声,抬起发颤的玉腿紧紧环绕勾住于虚雨的虎腰,水淋淋的花瓣主动套向坚挺的巨物。于虚雨借势挺入温暖湿热的美妙花道,直捣那座小小的玉门关。他的大手轻触着她的雪肤,轻轻地按揉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让王语嫣情不自禁的娇哼浪吟。他灵巧的舌尖,同时舔弄着挺立诱人的尖,轻轻地咬吻,直到王语嫣的喉间不断地逸出渴求的低喃……

          王语嫣此时快感连连,仅存的理智已让巨物的抽厮磨得所剩无几,她不由自主地娇吟,轻摆着腰肢,随着他的逗弄,忘情地蠕动。她的白嫩娇躯不由靠上前去,缓缓地磨蹭、蠕动,肌肤相接激起不可思议的火花。

          于虚雨挺住不动,享受着美丽的娇躯扭动带给他的欢快,温热柔软的花道紧紧的缠绕着他的巨物,柔嫩光滑的玉肌摩擦着他的皮肤,润滑白嫩的玉峰贴住他的前,他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欢畅。

          王语嫣沉迷在无比舒服的销魂滋味中,白嫩的双臂紧紧搂住于虚雨的虎腰,全身大幅度的蠕动。于虚雨的自制力慢慢消失,开始有规律的缓缓耸动,动作异常温柔,把对王语嫣的无限爱意都投入其中。

          王语嫣婉转承欢,她的樱唇被于虚雨封堵住,此时只能用喉音呻吟,甚是靡靡悦耳。柔软的娇躯不由自主的摇晃、耸动,迎合于虚雨的蹂躏。于虚雨深深感受到她花房深处的柔软濡腻,不免倍感刺激销魂,开始猛烈冲击。

          王语嫣头脚用力顶住床榻,将下腹拱起到最大限度,随着一声高亢的娇呼,她的花道嫩壁开始往里挤撸于虚雨的巨物。于虚雨受此刺激,喷出几柱强劲的体,直冲王语嫣的花心。王语嫣运功吸纳下体内的强烈阳刚气息,然后运功调息。

          于虚雨急催功力,吸纳元气息,内力循内经线路运行一个周天。于虚雨收功完毕,一把将一侧的木婉清搂入怀内。木婉清见着这幅活香生色的春,正在闭目压制欲火,被于虚雨突然袭击,不由惊呼一声,呼声未止,突觉朱唇已被两片温热厚唇封住。她睁开星眸,双手欲要挣扎推拒,于虚雨的舌尖已卷住她的香舌,她全身的力气,似乎在这一刻全然消失,软绵绵的依偎在于虚雨的怀里。

          在又惊又羞中,木婉清的芳心深处,不由涌生出难以言喻的甜蜜,今夜是她人生的归宿起点,尽管床上美女如云。于虚雨如此优秀的男人,能在他的心里占据一个角落,木婉清已心满意足。在此一刻,芳心中的思恋之情已得到完美的结局,千言万语皆已多余,突然间她已经拥有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在这芳心激荡中,不知是羞是喜?在惶恐且甜蜜的感觉中,不自觉的缓缓合上了双眼,情不自禁的将双臂搂住了心上人的后背,忘了天地间的一切,已然沉醉在心上人的浓郁爱意之中。

          于虚雨柔情的拥吻着婉清,双手不断的在她后背及柳腰间抚动,逐渐移动到她的玉峰、玉臀。木婉清只觉爱郎的双手,在自己全身各处不停的爱抚游动着,全身肌肤不由轻微抖颤,前戏的惊悸刺激,让她想起不久将会体验怎样的销魂。

          她的鼻息逐渐加,玉颊泛出激情的桃红,芳心又羞又怯中,一种难以拒绝且欲迎还羞的迷茫涌上心头。于虚雨将她放在床上,一手抚高耸娇嫩的玉峰,另一支手伸往修长的玉股中央,爱抚柔软美艳的花瓣。

          手指刚刚触及两片花瓣,木婉清突然全身一颤,香舌紧紧吸吮爱郎的舌头,荡人的呻吟随鼻息传出。娇吟的声音激起了于虚雨心中的狂烈情欲,他深情望着她的双眸,双手依然有技巧的活动。

          木婉清全身骤震,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突然使得肌抽搐发颤,鼻息急促的轻哼,羞怯的抬伸双手,想要拉出伸入胯间探索的大手。于虚雨不管不顾,厚唇掩上朱唇,吸吮甘甜的香津,一只大手抚着雪白如玉的玉肌,另一只大手已然强行从木婉清的纤纤玉手中挣脱,中指分开嫣红花瓣,缓缓入。

          木婉清不由迷茫的轻哼出声,星眸半合,全身因羞涩而发烫。两具赤裸的身躯已然紧密触贴,大手轻柔的抚着她香肩,逐渐抚至口、双峰及至小腹,处处皆是柔嫩细腻、平滑如玉,诱人至极,令人心荡。

          正文第一百零四回一龙八凤(三)

          木婉清的呻吟声连续不断,娇躯轻扭不止,纤纤玉手乱抚乱抓。众女看着于虚雨身下这具如玉雕凿而成的玲珑美妙身躯,雪肤凝脂柔白如玉的酥上,一对圆滚饱满的尖挺双峰急促的起伏着,平滑的小腹光洁发亮,一双丰盈修长的玉腿一伸一曲紧夹着胯间,隐秘的生命泉源侧,已经有些闪亮的玉珠渗出。一双修长玉腿半伸半屈,使得半边圆突如桃的玉臀更加突出,圆润得令人馋涎欲滴。

          娇艳动人玲珑美妙的身躯,令人激情的娇哼浪吟,怎不令人欲火高炽?只见于虚雨胯间巨物已顶住胯间羞处,蓄势待发。那火烫之物甚为巨大,缓缓顶撑中,花道逐渐被撑胀得有些痛楚,木婉清虽已春风几度,突逢巨物,也不免受些痛楚。

          娇躯被爱郎的双手挑逗得极度刺激,娇躯内恍如有千万虫蚁抓爬,花道深处不断的渗出玉露,春心荡漾中,木婉清早已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只觉得无边的快乐扑天盖地而来。她不由扭动娇躯,耸动下腹,寻找更加欢乐的刺激。

          于虚雨见木婉清已经心神迷醉,得意的朝观战的诸女笑笑,缓缓高抬下身,胯间巨物也随之缓缓抽出花道,巨物缓缓的再度深入!于是……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抽离又深入。木婉清只觉得深处有种难以言喻的舒畅感觉,身不由主地随着巨物的进进出出,扭摇摆动柳腰,樱唇不时哼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呓语。

          于虚雨耸挺的速度愈来愈快,抽顶得愈来愈迅疾,也愈来愈深入,次次皆是刚抽至花道口,又迅速顶入深处。木婉清遭到一波又一波的猛烈进攻,一种美妙的舒爽感逐渐漫延全身。前双峰的尖,这时也被爱郎的一双大手,毫不留情的抓揉掐握,涌生出令她全身发软的美妙感觉。两种不同的舒爽感,逐渐将木婉清带往有如仙境的虚无中,荡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响。

          木婉清美妙玲珑、晶莹剔透的娇躯,开始大力扭动,随着愈来愈美妙舒爽的快感涌来,柳腰不知不觉中扭动得更加疯狂,恍如大海中的起伏波浪。交合处随着迅速的抽,连绵不断的响起碰撞声,混合着木婉清的娇呼,响彻室内。因为激烈动作挤压溢出的玉露,已将身下床单逐渐渗湿。

          逐渐被快感浪潮淹没的木婉清,双手紧紧搂住爱郎,娇面上浮现出一片妩媚的红潮,沉迷于无边的舒爽中。她突然想起周边还有许多观战的姐妹,不由娇羞不已,更显出令人为之销魂的诱人韵味。

          木婉清再也受不住这种激烈的抽,腰身连连急速耸动,然后全身一阵颤抖,脸上露出一股满足的神态,下体玉露随之迸出来。瘫软之后,她在高潮快美的余韵中急速吸取阳刚气息,开始运功调息。

          室内诸女此时已经急不可耐,阿朱和阿紫,钟灵和阿碧,崔绿华和石青露,分成三对,竟然磨起镜来。而梅剑四女,也在紧夹玉腿,手抚玉峰,寻找发泄的渠道。

          于虚雨看众女如此,不由欲火更盛,就近扑向阿朱姐妹。阿朱、阿紫长得如此相象,真是一对娇艳的姐妹花。他双手搂着阿朱的柳腰,双膝跪蹲抬起上身。阿朱双臂不由紧搂他的背脊,成为双腿分张跨坐在他双腿上。如此一来未经前戏,巨物深深顶入幽美的花道,像是深深顶入她的心坎,让阿朱灵魂尽酥,香颈一仰,一连串难以自禁的婉转娇啼及呻吟声,随之荡呼出口,娇躯扭摇得更加颠狂浪荡。

          一边的阿紫失去伴侣,上前亲吻于虚雨的厚唇,娇躯在两人不断蠕动的躯体上摩擦。玉手伸到姐姐不断起伏的玉峰上大力抓捏,突然!阿朱全身一阵惊悸,双手双腿紧紧夹搂住于虚雨的身躯,头部上仰,左右乱晃,玉臀狂扭狂摇,如同狂涛巨浪中的小舟。在连声娇呼之后,玉臀动作骤停,下体紧紧套住巨物,头部连晃,泛红的肌肤突然冒出**皮疙瘩,全身惊颤发抖,在快感急速攀升后,花道内急骤蠕动收缩,一片凉的元,已如同洪水泛滥似地狂泄而出。

          在此一瞬间,阿朱的意识恍如飘入一片虚无之中,狂乱的扭动着身体,泪水如泉滂沱而下,朱唇内发出了又像悲泣又像欢叫的声音,呢喃呓语的不知在说些甚么?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身躯发软、娇弱无力地倚倒在于虚雨怀中,口中尚哽咽轻泣不止。

          于虚雨急忙吸收元,将阿朱抱到一旁,一把拖过阿紫,接着刚才的动作,将阿紫抱了上来。阿紫早已欲火高升,此时被巨物齐而入,不由高呼一声,喘出一口气,好像非常过瘾的样子。

          于虚雨与木婉清、阿朱两人交欢都未泄身,此时看阿紫那幅荡样,刺激得难以忍受。他双手抱着她的玉臀连连高抬,再重重放下,腰身连连往上耸挺,连续快速的接近三四百下。阿紫被被如此狂猛之势,顶得全身颤抖、尖叫不断。

          于虚雨分些功力,将阿紫的娇躯当成了一件武器,快速的住巨物上砸落。阿紫只觉得第一次深入的快感尚未消失,又一次快感又来,尚不到十余下,她高亢呼叫一声,花道急速收缩,紧撸于虚雨的巨物。于虚雨只觉阿紫下体突然变紧,一股火热的玉喷在敏感的前端上,他紧紧按压住她的娇躯,往上狂顶数次然后静止不动,一股火烫的元阳,由巨物小孔疾入阿紫的花心深处,似乎要将她体内的神秘之地穿一般。

          阿紫高潮未熄,花心深处骤然遭火烫元阳劲疾冲,霎时间双目惊睁,贝齿紧咬,全身惊悸硬挺,再度狂扭狂颠,双手在他背脊乱抓,双腿伸挺不止,花心深处再度狂泄出一股元,神智已经飞往九霄云上。两人同时攀上激情的顶峰,紧密无隙的身躯同时缓缓倒向床来,互相运功,吸纳对方的气息。丝丝爱意将两人紧紧缠绕在一起,难以分割。激情渐息,云散雨歇,阿紫慵懒的翻下身来,盘膝调息。于虚雨连御四女,也打坐运功,融合刚刚吸纳的四女元。

          于虚雨运功一个周天,行功速度极快。于虚雨此时内力深厚,天下无出其右。他身上脉络已被逐渐扩,因此运功一周天,比诸位夫人运功快捷迅速得多。

          于虚雨睁开眼后,王语嫣已经打坐完成,侧躺在旁,爱怜的看着于虚雨。她见于虚雨已经恢复体力,娇声说道:“今晚还有好几位姐妹尚未吃饱,你如此好色,迟早会累死在床上。”于虚雨抚一下她白嫩的下巴,道:“不如我再喂你一顿,如何?”王语嫣一听,吓得娇躯往后一缩,道:“刚才那顿已经心满意足,你找姐妹们去吧。”

          石青露跟随于虚雨时间最长,也是天龙诸女中夺去于虚雨处男的第一位女人。她年纪略大,对于虚雨最好。她见于虚雨过来,忙和崔绿华停止动作。温柔的将于虚雨推倒在床,樱唇一张,将于虚雨的巨物吞入檀口中。

          石青露与于虚雨多年,最是熟悉于虚雨身体情况,一双妙手抚着于虚雨的敏感部位,不一会将于虚雨逗得虚火上升。石青露与崔绿华年纪相仿,格也相投,不好意思先上,让给崔绿华。

          崔绿华欲心早炽,当下也不客气,蹲在于虚雨胯上,扶正巨物,连连耸动几下,将巨物套入玉露满布的花道里。这种动作最是深入,崔绿华只觉硬烫前端只抵花心,一股舒畅的快感渐渐涌上来,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于虚雨下体挺动迎合,使崔绿华的每次下蹲,都能达到最深的结合。他搂过石青露,亲吻她的朱唇,深情的注视着这位美丽温柔的忠心女人,大手抚着石青露丰满娇嫩的玉峰,撩拨着这位美丽女人的情欲。

          石青露从于虚雨的双眼中,能够真切的感受他对她的柔意。以前,她本不敢想能与他有婚姻之实,因为她比他要大很多岁。但于虚雨却毅然的接纳了她,并且将她排在六夫人的位置上。石青露对于虚雨除了爱,还有一份纯真的姐弟之情,这份感情让她成为他最忠诚的妻子。

          正文第一百零四回一龙八凤(三)

          木婉清的呻吟声连续不断,娇躯轻扭不止,纤纤玉手乱抚乱抓。众女看着于虚雨身下这具如玉雕凿而成的玲珑美妙身躯,雪肤凝脂柔白如玉的酥上,一对圆滚饱满的尖挺双峰急促的起伏着,平滑的小腹光洁发亮,一双丰盈修长的玉腿一伸一曲紧夹着胯间,隐秘的生命泉源侧,已经有些闪亮的玉珠渗出。一双修长玉腿半伸半屈,使得半边圆突如桃的玉臀更加突出,圆润得令人馋涎欲滴。

          娇艳动人玲珑美妙的身躯,令人激情的娇哼浪吟,怎不令人欲火高炽?只见于虚雨胯间巨物已顶住胯间羞处,蓄势待发。那火烫之物甚为巨大,缓缓顶撑中,花道逐渐被撑胀得有些痛楚,木婉清虽已春风几度,突逢巨物,也不免受些痛楚。

          娇躯被爱郎的双手挑逗得极度刺激,娇躯内恍如有千万虫蚁抓爬,花道深处不断的渗出玉露,春心荡漾中,木婉清早已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只觉得无边的快乐扑天盖地而来。她不由扭动娇躯,耸动下腹,寻找更加欢乐的刺激。

          于虚雨见木婉清已经心神迷醉,得意的朝观战的诸女笑笑,缓缓高抬下身,胯间巨物也随之缓缓抽出花道,巨物缓缓的再度深入!于是……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地抽离又深入。木婉清只觉得深处有种难以言喻的舒畅感觉,身不由主地随着巨物的进进出出,扭摇摆动柳腰,樱唇不时哼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呓语。

          于虚雨耸挺的速度愈来愈快,抽顶得愈来愈迅疾,也愈来愈深入,次次皆是刚抽至花道口,又迅速顶入深处。木婉清遭到一波又一波的猛烈进攻,一种美妙的舒爽感逐渐漫延全身。前双峰的尖,这时也被爱郎的一双大手,毫不留情的抓揉掐握,涌生出令她全身发软的美妙感觉。两种不同的舒爽感,逐渐将木婉清带往有如仙境的虚无中,荡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响。

          木婉清美妙玲珑、晶莹剔透的娇躯,开始大力扭动,随着愈来愈美妙舒爽的快感涌来,柳腰不知不觉中扭动得更加疯狂,恍如大海中的起伏波浪。交合处随着迅速的抽,连绵不断的响起碰撞声,混合着木婉清的娇呼,响彻室内。因为激烈动作挤压溢出的玉露,已将身下床单逐渐渗湿。

          逐渐被快感浪潮淹没的木婉清,双手紧紧搂住爱郎,娇面上浮现出一片妩媚的红潮,沉迷于无边的舒爽中。她突然想起周边还有许多观战的姐妹,不由娇羞不已,更显出令人为之销魂的诱人韵味。

          木婉清再也受不住这种激烈的抽,腰身连连急速耸动,然后全身一阵颤抖,脸上露出一股满足的神态,下体玉露随之迸出来。瘫软之后,她在高潮快美的余韵中急速吸取阳刚气息,开始运功调息。

          室内诸女此时已经急不可耐,阿朱和阿紫,钟灵和阿碧,崔绿华和石青露,分成三对,竟然磨起镜来。而梅剑四女,也在紧夹玉腿,手抚玉峰,寻找发泄的渠道。

          于虚雨看众女如此,不由欲火更盛,就近扑向阿朱姐妹。阿朱、阿紫长得如此相象,真是一对娇艳的姐妹花。他双手搂着阿朱的柳腰,双膝跪蹲抬起上身。阿朱双臂不由紧搂他的背脊,成为双腿分张跨坐在他双腿上。如此一来未经前戏,巨物深深顶入幽美的花道,像是深深顶入她的心坎,让阿朱灵魂尽酥,香颈一仰,一连串难以自禁的婉转娇啼及呻吟声,随之荡呼出口,娇躯扭摇得更加颠狂浪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