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100(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九十一回清理门户(一)

          这次英雄大会由少林掌门玄苦大师和丐帮帮主于虚雨联名邀请,贴子后还附有薛神医的名字。少林掌门玄苦大师虽然初接掌门,但少林寺天下闻名,门人弟子无数,武林各派大多与少林派有些关联。再则这些年来,少林隐然为中原武林正义代表,处事公正,为武林排忧解难,可以说是中原武林的头脑。

          丐帮帮主于虚雨近期内名声冲天,隐然是中原武林最为知名之人。他出道后,收伏“四大恶人”,名声就已经与中原武林的“北乔峰、南慕容”齐名。其后与丁春秋大战一场,虽然未成全功,但既然能单身赴会,挑战邪派第一高手而能全身而退,名声再度上扬。其后揭露慕容博真面目,为天下破解无数公案,近日又废去慕容博父子功力,声名更涨。如今身为丐帮帮主,更是如日中天。

          群雄中也有看薛神医在此而来的,神医是武林中人都要竭力结交的。武学之士尽管大都自负了得,却很少有人自信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就算真的武功第一,也难保不生病受伤。如能交上了薛神医这位朋友,自己就是多了一条命,只要不是当场毙命,薛神医肯伸手医治,那便是死里逃生了。

          少林为中原武林第一大门派,丐帮为中原武林第一大帮会。两位首领联名相邀,中原武林各派谁能不给面子。何况薛神医附名在后,一传十、十传百,群雄按照相约时间,安排好各自事务,纷纷往函谷赶来。

          会集时间将到,玄苦大师率领少林高手八十人前来,于虚雨率众人迎进谷中。大理段家、赵钱孙、谭公、谭婆、单正率泰山五雄等陆续抵达,皆安置在谷中。

          苏星河因这次大会,在函谷谷口处搭建了一个巨大台子,前方一片广场,能容纳近万人。到了大会正日,一大早广场中就聚满了人,群雄进谷,有丐帮弟子将群雄分别引到广场中就坐。因为来人太多,因此只有知名高手和各帮派首领配有桌椅,其余人众大多席地而坐。

          广场上很快已黑压压的坐满了人,此次虽然为逍遥派事务,但既然是以丐帮帮主名义邀请,丐帮弟子算是主人。丐帮各长老出面应酬,群雄中有识得的,有不相识的,众长老一进广场,四面八方都是人声招呼。

          众长老连连拱手,和诸拉英雄招呼。这可真还不敢大意,这些江湖英雄慷慨豪迈的固多,气量狭窄的可也着实不少,一个不小心向谁少点了一下头,没笑上一笑招呼,说不定无意中便得罪了人,因此而惹上无穷后患。

          此时传来金鼓丝竹声,谷外传来群马奔驰之声。蹄声越来越响,不久四面黄布大旗从山崖边升起,四匹马奔上山来,骑者手中各执一旗,临风招展。四面黄旗上都写着五个大黑字:“星宿大仙。”四乘马在谷边一立,骑者翻身下马,将四面黄骑在谷口高处。四人都是身着黄衣,背负宝剑,手扶旗杆,不发一言。

          眼见这四面黄旗傲视江湖的声势,擎旗人矫捷剽悍的身手,星宿派此次前来,显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令人心生肃然之感。黄旗刚竖起,一百数十匹马疾驰进谷,乘者最先的是百余名黄衣人,其后是百余名蓝衣人。稍过片刻,是二十余名白衣弟子,默不做声的翻身下马,分列两旁。星宿派这等排场,显然经过排练。

          但听得蹄声踏踏,一匹青聪健马飞驰过来。马上乘客身穿白衣,脸色红润,长须飘飘,真有些仙风道骨。身后有一高大汉子,高举一面黄绸大旗,迎风飘扬,上面锈着六个殷红如血的大字:“星宿派掌门丁。”

          传功长老见丁春秋率众来到,将星宿派众人引到广场北侧,那里空着好大一片地方,就是为丁春秋等人准备的。丁春秋这次答应决战,准备非常充分。与慕容世家秘密合谋,欲用毒蛭污染谷中饮水,即使不能尽数毒杀谷中之人,也能让谷中力量元气大伤,增添取胜法码。

          不料慕容世家再无信息,经多方查探,才知道慕容世家已被于虚雨击败,退回姑苏。丁春秋认为必定是谷中人中毒后,才会发现慕容世家在溪流中施毒。他向来自负毒蛭为天下巨毒,以为谷中必然元气大伤。

          近年来邪魔歪道因丁春秋势大,纷纷投入星宿派。丁春秋只要他们惟命是从,一概收留,人数众多。此次星宿派全员出动,共有一千二百多人。

          丁春秋在首座上坐下,新入星宿派的门人纷纷献媚,人打遮阳伞的,有端茶的,倒是手脚利落,显然平时有所习练。丁春秋喜弟子吹捧,星宿派门人习以为常,谄谀师父之术千奇百怪,千余人颂声盈耳,函谷上空一片歌功颂德。丁春秋捋着白须,眯起了双眼,飘飘然有如饱醉醇酒。

          此时于虚雨率众人出现在台上,左边是玄苦大师、赵钱孙、单正、谭公、谭婆、丐帮徐长老、段正淳、段誉,右边是童姥、李沧海、无海子、苏星河。众人落座,坐在西首。台下之人有不认识台上众人的,纷纷交头接耳,问询各人身份。

          于虚雨气运丹田,说道:“今日请诸位英雄前来,是要让诸位先目睹一场决战,然后是我逍遥派开宗立派仪式,仪式之后由玄苦大师宣布事情与大家商议。”于虚雨声音不高,但都能清清楚楚的传到众人耳中,显然他的功力已达到随心所欲的程度。

          于虚雨接着把丁春秋叛师逆祖之事重述一遍,群雄中大多为血汗子,闻丁春秋如此恶迹,纷纷出口责骂。星宿派门人反口相讥,广场内顿时乱成一片。

          于虚雨运气一喝:“大家静一静。”众人耳顿觉如雷贯耳,广场上顿时静下来。于虚雨对台下丁春秋抱拳道:“请星宿派门人上台。”丁春秋闻言一路而上,只见他长袖飘飘,风姿潇洒,若不是知道他倒行逆施,倒真像是出世高人。

          丁春秋上台后,坐在东侧空椅上,他身侧尚十张空椅,说出十人姓名,只见十名星宿派门人,皆着白衣,施展身形,跃上台来,按序落座。群雄因丁春秋恶名昭著,见他轻功身法高明,心中不以为奇,觉得他得享大名,应该如此高明。但现下见他门下弟子,皆非庸手,不由暗自替于虚雨担起心来。

          于虚雨对众人道:“今日是我逍遥派家事,各路英雄,便请作壁上观。勿论生死胜败,请勿出手相助。”丁春秋眼见在群雄毕集、众目睽睽之下,于虚雨将他逆师之事详细说出,孰可忍孰不可忍?

          他中怒火如狂,心里却在盘算,十大徒弟武艺不凡,于虚雨武功虽高,但他身边之人未闻有多少出名的,多赛几场于他甚为有利。何况此战战败,夺不了掌门,对他也无多少害处。他脸上笑嘻嘻地一派温存慈和的模样,说道:“于帮主,逍遥派掌门人之位,唯有力者居之。你觊觎掌门人大位,想必是有些真实功夫,我们相战十一场,胜场多者任掌门人如何?”

          于虚雨心里计较,觉得己方众人,李秋水、鸠摩智因要秘密行事,不便出手。童姥、李沧海、无海子、苏星河等人取胜十拿九稳,王夫人、石青露、崔绿化最近武艺进展很大,战胜星宿弟子,也不是难事。

          正文第九十二回清理门户(二)

          苏星河弟子虽众,除石青露随自己多日,学得本门深武功,其余弟子修行深武功时日太浅。甘宝宝、秦红棉、木婉清、钟灵、阿朱、王语嫣底子太薄,出场胜算不大。童姥九部首领中武艺虽高,但却不擅用毒。他忽然想起叶二娘来,他与玄慈正在内谷静修,因玄慈不欲过问世事,又觉得无颜再见群雄,此次未请他出面。心中既然有底,于虚雨转向玄苦大师等人道:“请诸位前辈做见证人。”然后转向丁春秋道:“请先派弟子上场,最后你我两人决一死战。”说完后命令弟子往后谷唤叶二娘来,以为决战替补。

          星宿派弟子虽然品行不端,但派中排位却是武功高者居前,实行优升劣汰制。因此弟子们皆潜心修行,武艺确实不容小视。在台上列坐的是丁春秋最得意的十位弟子,丁春秋随意点了一名。

          这位弟子叫文苏子,年约四十岁,于虚雨寻思此人在众弟子肯定不会太靠前,吩咐让崔绿华上前接战。又让人传王夫人、石青露、叶二娘上台上等候。

          童姥、李沧海驻颜有术,貌美如花,群雄中也有无数人看得眼直,星宿派弟子更是直咽口水。崔绿华上场,星宿弟子见对敌者一位俏美妇人,不由污言纷出。玄苦大师见星宿弟子情如此低下,高喧一句佛号,道:“丁施主名闻天下,这弟子却是有些品行不端。”

          丁春秋自己本是品行不端之人,此时见玄苦大师开口,也觉得在天下群雄面前弟子有些过分。他扭头看望门下弟子,星宿门人最怕丁春秋,见他一双眼睛含怒望来,纷纷缄口不言,场面顿时静了下来。

          文苏子一身武艺果然不凡,擅长拳脚功夫,“抽髓掌”已有九成功力。崔绿华原来擅用飞刀,如今见文苏子一掌击来,却不能用兵刃对敌,运用童姥新近传授的“天山六阳掌”相战。崔绿华所学掌法甚为生疏,所幸于虚雨曾传过他“凌波虚步”,一看接战不利,步法一转,就能逃开文苏子掌力。

          两人剧战三十余合,崔绿华慢慢适应,“天山六阳掌”逐渐熟练,开始展现威力。由最初的防守转为有守有攻。群雄大都不知道逍遥派,以为逍遥派名不见经传,恐怕只是小门派。他们大多是看着于虚雨、薛慕华及丐帮、少林的面子而来,但今日一战,却是大开眼界。两人招数清奇,有时大违常理,但是却是威力巨大,才知道于虚雨、丁春秋等出身逍遥派,想来逍遥派武艺一定惊人。

          文苏子初时见崔绿华处于下风,心中暗暗得意,但崔绿华脚下步伐却很滑溜,虽然大占优势,却连衣角也沾不到。如今崔绿华信心渐有,有攻有守,“天山六阳掌”的妙之处开始展现,开始略占上风。

          文苏子久战不下,暗用毒功,只见一股腥气从掌上传来。原来星宿派弟子皆习一门毒功,文苏子所习为“蛇毒掌”,将蛇毒融入掌中,逐步加大药量,遇到危急时摧动内力,将蛇毒逼出。此毒狠辣异常,平常人闻到气味,就会昏去。内力深厚者,必要屏住呼吸,对敌之时显然要吃大亏。不料崔绿华曾与于虚雨合体,却不惧怕毒掌。

          文苏子此次运用毒掌,自鸣得意,却不知是大大失策,正在自寻死路。凡练毒掌者,身中因有抗体,身上又带来解药,一般的敌手,必会败退或比他先行丧命,然后他再服上解药。崔绿化不畏毒掌,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的毒掌一经使用,对敌时不能收功,若是收功,毒反会反扑。

          文苏子与崔绿华对敌五六招,就感到有此头昏,他看崔绿华仿若无事,不由心中发慌,连忙屏住呼吸,猛攻几招。崔绿华越战越有信心,“天山六阳掌”的妙也悟出不少。文苏子此时气歇,却又不敢呼吸,满脸涨得通红。

          崔绿华看出门道,几下急攻,文苏子竭力抵挡,气息一松,忍不住长吸一口气。毒气入体,文苏子不由昏昏沉沉,出招不由缓慢,被崔绿华一指点中前重,倒在台上。他中自己毒掌之毒,未能收功,又不能服解药,未等同门上来,就已经面色发紫,死于非命。

          丁春秋随无涯子学艺时,因无涯子与几位师姐妹感情纠葛,不愿提出她们的事情。因此多少年来,丁春秋不知道还有几位师叔伯,所以才敢出手攻击师父。无涯子当年看出丁春秋心术不正,“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逍遥派深武功未曾传授于他,“百冥神功”也只传了他些皮毛。丁春秋看崔绿华施展的掌法是本门绝技,自己却未曾修炼,看得聚会神,获益非浅。如今失败一场,他也不以为意,呼十弟子风由子出场。

          星宿派弟子排名按武功顺序,风由子年龄不到三十,但天资不错,“三蜈蚣爪”已练到九成功夫,前途无量,丁春秋甚是喜欢这位弟子。

          于虚雨让王夫人下场,她虽已到中年,但是天生丽质,却像不到三十岁样子,体态风流,风情无限。风由子是好色之徒,见王夫人过来,一双色眼似乎要看透王夫人衣服,让王夫人很是生气。

          王夫人也不答话,施展“逍遥遨游掌”攻向风由子。风由子见王夫人说战就战,不由有些发慌。他收敛心神,专心接战。王夫人武艺却比崔绿华高出甚多,她从小习练逍遥派武功,又通晓诸家绝招。最近习练本派深武功,进展迅速。

          只见她身形飘飘,如仙女下凡,招式虽然狠辣,外形却很美观。风由子施展“三蜈蚣爪”,招式下流,一双鬼爪往王夫人前、下攻击。王夫人不由大怒,招式进攻得更急。风由子抵挡不住,收起怜花惜蝶之心,分出内力,摧出蜈蚣毒掌。

          王夫人与于虚雨也曾合体,当然不会中毒。风由子重蹈他八师兄的旧路,自己反倒被毒气攻上心脉,乱了阵角,被王夫人一掌拍中天会重,当即身死。

          丁春秋见连连失利,想要扳回一局,让大弟子摘星子出战。摘星子三十出头,也算得英俊之人,迈出几步,飘到场中。道:“请赐教。”语声虽然不高,却显得非常清亮。于虚雨见摘星子坐在丁春秋身侧,轻功、内力皆不俗,知道此人武艺定是不凡,让苏星河拿出解毒药物,让无海子含于口中下场。

          慕容博功力尚不及无海子,摘星子武功虽高,却远非无海子对手。两人接战未及三招,无海子虚步往前,左掌运力内吸,将摘星子双掌力道引开,右手中指、食指疾点,击中摘星子后背大。所幸无海子心怀慈悲,只用了三成内力,让摘星子失去再战之力,却没有伤他的命。

          丁春秋连败三场,觉得非常没有面子。让二弟子飞云子出场,意要挽回一场。飞云子见对方众人未出战之人苏星河必定武艺高强,众女中叶二娘看起来年龄显得较大,估计难敌。他见李沧海显得二十出头,估计容易对付。却不知李沧海虽然长相年轻,却是鸠摩智的师父。

          飞云子手持钢杖下场,指着李沧海道:“请这位小妹出场。”群雄不知李沧海身份,见飞云子搦这位年青女子出战,不由纷纷指责。于虚雨笑着对李沧海道:“既然人家指名要您下场,劳驾师叔去教训他一下。星宿派众人品行低下,师叔莫存慈悲心怀,若不想杀他,废掉他武功便是。”

          李沧海艳光四,柔柔弱弱的走上前来。飞云子见她这副模样,倒不好意思下手攻击。道:“你善用什么器械,快快取来。”李沧海娇笑一声道:“杀**焉用牛刀,你尽管攻来,我空手接着就是。”飞云子见李沧海话语中极其轻视,心中大怒,不管李沧海是否空手,挥杖攻来。

          正文第九十三回清理门户(三)

          群雄大哗,骂飞云子以兵刃对空手之弱女,太不公平。群雄话音未落,场中胜败已分。飞云子挥杖攻上,却见眼前身影一晃,已失去李沧海踪影。飞云子环视台上,却找不到李沧海身影。群雄却开始大笑,飞云子莫名其妙。星宿派弟子道:“二师兄,敌人在你身后。”

          飞云子恍然大悟,也不转身,施展杖法,钢杖夹着一道风芒,疾往后攻来。飞云子眼随杖走,也是位高手。群雄看杖风强劲,威力巨大,正在担心之际,只听场中“哎哟”一声,钢杖已到李沧海手中。飞云子的身体飞出十米多高,李沧海将钢杖用力往台上一,钢杖疾往下飞去,穿过台上木头,听到“腾”的一声,钢杖已经没入地下,无影无踪。

          飞云子身在半空,还没反应过什么事来,只闻一股芳香接近,气海一痛,一只手抓住他的后领,将他放在地上。飞云子落于地上,正要爬起身来,只觉全身力气尽失,原来在那一霎时,李沧海已点中他的气海,破去他的内力。

          星宿派弟子上前扶飞云子回座,群雄这才反应过来,“轰”的一齐大声叫好,这才知道这位少女原来身怀绝技。李沧海向台下群雄施礼后,慢慢走回座位。

          丁春秋已连败四场,前二场虽败,却还有些看头,后二场却是败得太难看。他深知摘星子、飞云子的功力,看他们在无海子、李沧海手中几无还手之力,这才知道为何于虚雨有恃无恐,原来手下有这么多高手。

          丁春秋知道今日败局已定,但当得天下群雄,却怎么也要比到最后。他命令三弟子道子出场。道子看大师兄、二师兄在对方手里都过不了几招,知道厉害,心中畏惧,但师父命令又不得不听。

          道子走到场心,却不敢再点名挑战,因为对方这些人的势力,他的确心中无底。于虚雨传间对童姥道:“师伯,你出一下手吧,欲要震慑群雄,这是一个时机。”童姥对于虚雨微笑一下,身形飘然而起,直接飞到场中。

          道子突然间眼前一晃,身前三尺处已多了一人,正是童姥。这一下来得大是出其不意,群雄中也有许多眼力锐利者,竟也没瞧清楚她是如何来的。场上道子更是心惊,不由得退了一步。

          他这一步跨中带纵,退出了五尺,却见童姥仍在他身前三尺之处,知道在他倒退一步之时,对方同时踏上一步,她是见到他后退之后,这才迈步上前,但后发齐到,不露形踪,武功之高,当真令人畏怖。

          群雄见出面的这位青年女子,轻功之高似乎比刚才那位还要高明,不由齐喝了声彩。道子见面前这人,相貌极美,一双美目光彩照人,娇容伸手可触,心中大惧,倒窜出去。童姥见他后退,身影一起,截在他的前面,纤纤玉手在他后背上一拍,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道子一声惨呼,已经仆倒身亡。

          丁春秋见连见这五场,一场比一场败的丢人,下场的五名弟子,三死二伤。而对方未出场的五人,有两人他是认识的,一位是师兄苏星河,一位是吐蕃国师鸠摩智。此两人武功,与丁春秋本人武艺接近,未下场的五位弟子都不是对手。

          丁春秋此时飘到场中,虽不如童姥那般一步到位,姿式也是优美挥洒。他指着于虚雨道:“还是我们决战痛快些。”于虚雨学童姥刚才的动作,一个跨步,直接飘到丁春秋面前。

          丁春秋没想到于虚雨动作如此快捷,眼前一花,已到眼前,不由心中大骇,倒跃丈许,反手一抓,抓到摘星子,运劲推出。摘星子被无海子拍了一掌,受了些轻伤,正在运功调伤,此时被丁春秋当作是极大暗器,向于虚雨扑去。

          于虚雨不待摘星子近身,施展刚练习成功的“斗转星移”,摘星子掉头往丁春秋攻去。丁春秋以毒内劲夹着毒功使在摘星子身上,那敢去碰,未等摘星子临近,又催运全身功力阻住摘星子,又让他撞上于虚雨。

          摘星子在两人内力之下,不由吓得大叫。群雄见此场面,也不由骇然。于虚雨见摘星子快到,又施展“斗转星移”,复让摘星子撞向丁春秋。丁春秋刚才是全力而发,见摘星子来势凶猛,不敢再接,往旁一挪。只听“砰”的一声,摘星子落在地上,软垂垂的动也不动,早已毙命。

          丁春秋和于虚雨一交手,心中暗自忌惮,他退开数尺,反手抓过一名弟子,向前掷出,却是受伤的云飞子。于虚雨又用“斗转星移”,将他击回,云飞子摔到地上,发出焦臭,已经毙命。丁春秋施展是星宿派的一门毒武功“腐尸毒”,抓住活人向于虚雨掷出,借一抓之时,手中所喂的剧毒渗入被抓人血,使那人满身都是尸毒,敌人倘若出掌将那人掠开,势非沾到尸毒不可。就算以兵刃拨开,尸毒亦会沿兵刃沾上手掌。甚至闪身躲避,或是以劈空掌之类武功击打,亦难免受到毒气的侵袭。“腐尸毒”功夫的要旨,全在带有剧毒的深厚内力,功夫没有什么巧妙,但被抓之人难以活命。

          丁春秋余下的五位弟子,一见大事不妙,一下逃下台去,丁春秋眼见对手厉害,使出最毒的“腐尸毒”功夫来。这功夫每使一招,不免牺牲一个门人弟子,但对方不论闪避或是招架,都难免沾毒,任你多么高明的武功,只有施展绝顶轻功,逃离十丈之外,方能免害。但一动手便即逃之夭夭,这场架自然是打不成了。

          不料于虚雨本身却不怕毒,又习得“斗转星移”,反而将这门极为厉害的毒功反过来威胁丁春秋。丁春秋反手再抓时,台上五名星宿派弟子人人惊惧,早已逃下台去,以防给丁春秋抓到。

          群雄见丁春秋使出这等毒武功,不感骇异,齐喝道:“丁老贼只用邪术,伤人命,为何不用真实本领对敌,不是英雄所为。”丁春秋回头一看,只见五位弟子都已远远躲开,他顺手捉起已死的一位弟子,住于虚雨击去。

          于虚雨见摘星子等死状,知道尸体带毒,他虽不惧万毒,但内心却不愿意与这些东西接触,又是一招“斗转星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丁春秋听风声疾迅,运用掌力一拨,危急中飞身而起,直往上飞。那具尸体径直飞往星宿派人群中,众弟子欲待逃窜,已然不及,七八人已给尸首撞中。尸毒剧毒无比,沾着脸上立即蒙上一片黑气,滚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即毙命。

          丁春秋见毒攻失灵,偷偷取出宝物暗算于虚雨。于虚雨因丁春秋诡计多端,见他落下时膀子一晃,不敢大意,继续用“斗转星移”,将丁春秋掷过来的柔丝,反抛向丁春秋。丁春秋掷向于虚雨的正是“星宿三宝”之一的“柔丝索”,这柔丝索以星宿海旁的雪蚕之丝制成。那雪蚕野生于雪桑之上,形体远较冰蚕为小,也无毒,吐出来的蚕丝却韧力大得异乎寻常,一单丝便已不易拉断。只是这种雪蚕不会做茧,吐丝也极有限,这柔丝索尽数在雪蚕丝绞成,微细透明,几非眼所能察见。丁春秋挥出“柔丝索”,被借力打力,反而冒了个手脚失措。

          丁春秋连施绝技,反而处于下风,不由心中发凉。他疾出一掌,指甲一探,已借助掌力将剧毒推向于虚雨身上。于虚雨那日自慕容博身上搜出秘籍,好好研究了几日,发现这项神功真正玄妙无比,遇强则强,几日内勤加练习,不料今日却建得如此奇功。如若使用其他绝技,败倒是未必败,但不免手忙脚乱。

          正文第九十四回清理门户(四)

          于虚雨闻着掌风飘来淡淡腥臭,知道丁春秋掌力所含必然含有剧毒,又是一招“斗转星移”,将丁春秋的掌力反推回去。丁春秋虽与慕容博相识,却未曾交过手,未曾见过“斗转星移”绝技的威力,今日见于虚雨随随便便几个招式,将他威力最强的几大绝招轻松破解,以为逍遥派武功博大深。他心中对无涯子又生恨心,以为无涯子藏私,这些绝招都没有传给他。

          群雄见台上两人几次交锋,丁春秋连连失利,手忙脚乱,而于虚雨则轻巧抵挡,稳占上风。此时见两人拳脚并施,用的却是逍遥派本门拳掌功夫。逍遥派武功讲究威力之外,要求身形飘逸,外观潇洒。于虚雨与丁春秋两人功力深,招数娴熟,场面非常好看。

          群雄平生未曾见过如此彩打斗,见招数奇,不由齐喝一声好。星宿派弟子见群雄喝彩,锣鼓丝竹齐响,一齐大声欢呼,颂场星宿老仙之声,响彻云霄,种种歌功颂德、麻不堪的言语,非常人所能想象,总之日月无星宿老仙之明,天地无星宿老仙之大,自盘古氏开天辟地以来,更无第二人能有星宿老仙的威德。

          群雄见星宿派五大徒弟纷纷逃命,如今夹于众弟子高声颂扬,人品真是低劣到极点,不由皆生鄙视之心。星宿弟子早已成习惯,因此见群雄白眼看过来,也不以为耻,颂扬声反而更加高涨。

          群雄看场上局面,两人均运用起本门绝技“擒龙功”,相隔约有二丈开外,遥遥互击。“擒龙功”之类功夫如练到上乘境界,原能凌空取物,但最多不过隔着四五尺远近擒敌拿人,夺人兵刃。武术中所谓“隔山打牛”,原是形容高手的劈空掌、无形神拳能以虚劲伤人,但就算是绝顶高手,也决不能将内力运之于二丈之外。此时于虚雨与丁春秋相距在二丈之外,相互出掌,掌力相撞,轰轰直响。两人武功之高,当真是匪夷之思。旁观群雄中着实不乏高手,自忖和两人相比,那是万万不及,骇异之余,尽皆钦服。

          丁春秋左足一着地,右掌掌力疾吐,猛力便向于虚雨击去。于虚雨此时越打越有信心,左手将前一探,去接他这一招凶猛掌力。两人此时发出掌力,身形离得只有丈余,丁春秋只觉一股偌大掌力击来,只觉口猛遭重击。他一个踉跄,往后退出一步,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若是内力稍弱之人,这一下便已要了他的命,饶是丁春秋内功修为清深,这一掌究竟也不好受,正欲缓过一口气来,于虚雨那容他有喘息的余裕,“呼、呼、呼、呼”,连续拍出四掌。丁春秋丹田内息提不上来,只得挥拳拍出,连接了他四掌,接一掌,吐一口血,连接四掌,吐了四口黑血。于虚雨得理不让人,第五掌跟着拍出,要乘机制他死命。

          只一瞬之间,丁春秋便觉气息窒滞,对方掌力竟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双如是一堵无形的高墙,向自己身前疾冲。他大惊之下,哪里还有余裕筹思对策,但知若是单掌出迎,势必臂断腕折,说不定全身筋骨尽碎,双掌连划三个半圆护住身前,同时足尖着力,飘身后退。

          于虚雨催动内力,接着又是一掌,前招掌力未消,次招掌力又到。丁春秋不敢正面直撄其锋,右掌斜斜挥出,被于虚雨掌力偏峰触及,只觉右臂酸麻,中气息登时沉浊,当即乘势纵出三丈之外,竖掌当,暗暗将毒气凝到掌上。

          群雄久闻于虚雨大名,初见到逍遥门下众人,个个出手不凡,不由叹服逍遥门武功不凡。今见于虚雨出面与丁春秋硬碰,将那不可一世的星宿老怪打得连连后退,心中更增敬服,一时山上群雄雷声大动,采声不断。

          只有星宿派门人还有十几人在那里大言不惭:“姓于的,你身上中了我星宿派老仙的仙术,不出十天,全身化为脓血而亡!”“星宿老仙见你是后生小辈,先让你三招!”“星宿老仙是什么身份,怎屑与你动手?你如不悔悟,立即向星宿老仙跪倒求饶,日后势必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声音零零落落,绝无先前的嚣张气焰。

          于虚雨今日打定注意,必欲清除门户,致丁春秋于死地,他双掌飘飘,已向丁春秋击了过去。于虚雨使开“天山六阳掌”,盘旋飞舞,着着进迫。丁春秋刚才施展剧毒,不能见功,反而差被他反击得手,对他深自忌惮,不敢使用毒功,深恐害人不成,反受其害,当即也以本门掌法相接,心想:“这厮成为我逍遥派的掌门人。无涯子那老贼诡计多端,别要暗中安排我对付我的毒计,千万不可大意。”

          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闲雅清隽,丁春秋和于虚雨这一次交手,但见一个童颜白发,宛如神仙;一个长袖飘飘,冷若御风。两人都是一沾即走,似一对花间蝴蝶,蹁跹不定,将“逍遥”两字表现得淋漓尽致。旁观群雄于逍遥派的武功大都从未见过,一个个看得心旷神怡,均想:“这二人招招凶险,攻向敌人要害,偏生姿式却如此优雅美观,直如舞蹈。这般举重若轻、潇洒如意的掌法,我可从来没见过,却不知哪一门功夫?叫什么名字?”

          于虚雨的武功内力在均在丁春秋之上,本来早可取胜,却因他此次清理门户,丐帮的绝技“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法”、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不便使用,虽然“斗转星移”也不是逍遥派武功,但是“斗转星移”因无固定招式,全凭借力打力,别人却瞧不出来。

          丁春秋沉浸逍遥派武功多年,招式熟,虽然不曾修习派中最高秘籍,但本门掌法、拳法道理却是相同,因此得以与于虚雨剧斗良久,还是相持不下。于虚雨见寻常手法,战不胜丁春秋,将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使出,顿时妙着纷呈。

          只见场下布置也已发动,无海子、王夫人等率领灵鹫、众洞主、岛主、函谷弟子将星宿派门包围起来。丐帮弟子也按照部署在外围结成打狗阵法,堵截逃敌。星宿派门人见到灵鹫六部中有不少美貌少妇少女,也不去思考当前态势,言语中当即不清不楚起来。众洞主、岛主都是豪汉子,立即反唇相稽,一时山头上呼喝叱骂之声,响成一片。众洞主、岛主纷纷拔刀挑战,星宿派门人见他们人多势众,不敢出阵应战,口中的叫骂可就加倍污秽了。有的眼见丁春秋久战不利,便东张西望的察看逃奔的道路,才发现前后左右之路,皆被堵截得密密实实。

          星宿老怪恶斗于虚雨,辗转斗了半个时辰,但觉对方妙着层出不穷,给他迫住了手脚,种种邪术无法施展。他心思转了几圈,将手拳平推,意欲粘住于虚雨双掌,运用“化功大法”,化去于虚雨内力。于虚雨见他如此动作,心中明白他的心意,将计就计,故意伸掌让丁春秋粘住。

          群雄中见两人比拼内力,有些知道丁春秋“化功大法”的,不由呼喝出声,提醒于虚雨注意。丁春秋见于虚雨中计,指甲一弹,先将剧毒洒在于虚雨身上,然后动起“化功大法”,化去于虚雨内力。

          丁春秋心中正在自鸣得意,不料剧毒却是连一点效果也没有,暗喜之心不免大打折扣。“化功大法”施展出来,只觉得对方内力极为粘沾,反将自己内力吸过去。丁春秋大吃一惊,急要撤回内力,已经不及,只觉身上内力源源不断输往于虚雨掌心道,丁春秋心中大骇,一双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正文第九十五回清理门户(五)

          丁春秋这才品尝到,以前化别人内力时别人的感受,心中惶恐,却又不敢言语。于虚雨吸收慕容博父子内力后,内力暴涨,虽然丁春秋内力深,但比起于虚雨身上所具内力,却是微不足道。未到一刻钟,只见丁春秋原本红润的面容渐渐苍白,大汗淋漓,双眼中露出万分骇怕的神色。

          丁春秋内力被吸尽,软瘫在台上,于虚雨点中他的道。对群雄道:“今日首恶虽擒,但星宿弟子太过邪恶,我今日率领门人清除门户,请诸位英雄作壁上观。”他又对玄苦大师道:“清除门户是血腥之事,虚雨不敢轻易取人命,只是废去他们的武功,免得他们作恶。”玄苦大师高喧一声佛号道:“于帮主能够劝人为善,也是一件造福武林之事。”

          于虚雨要在群雄面前扬威,跃下台来,来到星宿弟子前面。星宿派门人登时有数百人争先恐后的奔出,跪在虚竹面前,恳请收录,有的说;“于大侠英雄无敌,小人忠诚归附,死心塌地,愿为主人效犬马之劳。”有的说:“这天下武林盟主一席,非于大侠莫属。只须大侠下令动手,小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更有许多显得赤胆忠心,指着丁春秋痛骂不已,骂他“灯烛之火,居然也敢和日月争光”,说他“心怀叵测,邪恶不堪。”又有人要求于虚雨迅速将丁春秋处死,为世间除此丑类。只听得丝竹锣鼓响起,众门人大声唱了起来:“于氏大侠,德配天地,威震当世,古今无比。”除了将“星宿老仙”四字改为“于氏大侠”之外,其余曲词词句,便和“星宿老仙颂”一模一样。

          于虚雨何等样人,听星宿派门人如此称赞,非但不觉高兴,却感觉有些厌恶。他凝气喝道:“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怎么将吹拍星宿老怪的陈腔烂调,无耻言语,转而称颂我?当真无礼之极。”星宿门人登时大为惶恐,有的道:“是,是!小人立即另出机杼,花样翻新,包管让于大侠满意便是。”

          于虚雨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等有反抗者有死无生,投降者到前面蹲下,待我压后处置。”星宿众门人向纷纷向于虚雨叩拜,然后自行到前面蹲下,双手抱首,没一点羞耻之心。

          星宿弟子武功最高者身着白衣,武功次一点的身着黄衣,新入门的和武功低微者穿其他杂色衣服。投降弟子却是白衣弟子奋勇争先,仅存的五大弟子更是冲到最前面。不一时星宿弟子席上只剩下五六十人,白衣弟子所剩无几。于虚雨不由感叹,觉得丁春秋授徒真是失败,只教武功,而不能正其品德,今日失势,只有这五六十人尚算忠诚。

          于虚雨吩咐灵鹫六部头领带所部点中投降弟子昏,他领其他人将这五六十人团团包围起来。这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位白衣少女,长相与阿朱极为相似,娇美无比。于虚雨心中一动,问她道:“你是否叫阿紫?”

          阿紫为人古灵怪,品行在星宿中尚算出众,见于虚雨也不惧怕,道:“我自小受师父恩惠,今师父虽败,但我却不会投降。要杀要剐,悉由尊便。”于虚雨道:“你可知你在世上尚有父母姐妹?”阿紫闻言一怔,道:“我自小在星宿海长大,从来不知有父母姐妹。”于虚雨命人请阿朱过来。

          阿朱在台后,离此却是很近,不一会赶了过来,看着阿紫,不由有些发愣。于虚雨道:“阿朱,你将身上金锁拿来,给这位阿紫姑娘看看。”阿紫见阿朱过来,一是因为相貌极其相似,两则孪生姐妹,自然有些心意相通。

          阿紫见阿朱取出金锁,忙将自己身上的金锁拿出,一见两把金锁一模一样。于虚雨道:“你姐妹两人是孪生姐妹,当年你父母有些不得已的原因,你将两人分别送人,在你俩肩头刺了一个‘段紫一听,大吃一惊,因为她肩上所刻之字,除自己外无人知道。于虚雨接着说道:“你那那金锁片上,铸着十二个字:‘湖边竹,盈盈绿,报来安,多喜乐。’阿朱锁片上的字是‘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阿紫这才相信眼前这位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阿朱,是她的亲姐姐。她自小无亲无故,今日突然见到孪生姐姐,不由喜极而泣,搂着阿朱,两人哭个不停。

          于虚雨对着台上,道:“段王爷,你的两个女儿在此,你下来相认吧。”段正淳到函谷后,一直忙着与武林前辈高人见面应酬,连阿朱是谁现在还不知道。他在高台之上,见于虚雨在台下搞来搞去,说这说那,那里想到会与他有关联,闻言吓了一跳。他想起以前于虚雨曾说过他还有两个女儿,想必就是这两人了。他一扯段誉,两人路下台来,往于虚雨这边过来。

          所谓血亲连心,段正淳一见两人模样,与院星竹有五六分相像,再拿两人金锁片一看,知道确切无误,确实是自己与院星竹所生两女。从小两女被分离送人,他与院星竹两人谈论此事之时,不由心中有愧,曾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将两个女儿找到。今日父女聚首,不由真情流露,一手抱着一个女儿,泪水纵流。

          群雄在侧,见着这感人一幕,都大受感动。连谭婆如此内功湛之人,都不由流下眼泪。段正淳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对段誉道:“誉儿,见来认识一下两个妹妹。”段誉往前,叫声:“妹妹。”知道两女自小孤苦伶仃,也不由落泪。两女今日彼此相认,又见到父兄,心情不由百感交集。

          于虚雨见四人情绪平复,道:“伯父、誉弟,你们有话暂且后述,且先上台,先处理正事。”又对阿朱道:“你把妹妹接到台后,再行述话,谷中你们几个姐妹,待事情过去,再带阿紫相认。”

          阿紫走后,星宿弟子五六十人群龙无首,顿时乱成一团。于虚雨、童姥、无海子、苏星河,身形飘飘,将这五六十人皆点道。于虚雨让函谷弟子将这五六十人分别关押。命众岛主、谷主率手下将星宿弟子近千人也收押起来。

          星宿派一个多时辰,全军覆灭。群雄在侧观战,真是大开眼界。逍遥派顿时变得神圣起来,于虚雨的形象也霎时高大起来。

          众人重新回台,苏星河道:“今日逍遥派门户已清,我派今日行开宗立派仪式,请诸位英雄观礼。”然后在台上挂起历代祖师之像,童佬、苏星河等人各率弟子上前依次拜完祖师。然后请于虚雨上台,依序参拜掌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