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89(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八十一回丐帮长老会议

          丐帮长老、各分舵舵主聚齐,共三十二人率众弟子到达函谷,在谷口左侧安置下来。于虚雨闻报徐长老将到,率三十二名丐帮重要人物出谷口迎接。

          丐帮聚议非常简单,众人皆席地而坐,于虚雨安排丐帮弟子警戒,众人共三十四人商议大事。于虚雨坐于首位,对众人道:“这次请丐帮众长老、舵主来此,有一件大事协商。我之所以接任帮主,原因是担心我丐帮为天下帮派正义代表,害怕帮主所得非人,我帮势落,不得已而为之。我年轻才薄,出任帮主实是勉为其难。今日因本门事务,欲要辞去帮主之位,故此请诸位前来相商。”

          此时于虚雨声名,如日中天,几乎为中原武林第一人。丐帮子弟莫不为得此领袖而自豪。众长老听完于虚雨之语,纷纷交头接耳,不明白于虚雨为何突然说起辞职一事。

          徐长老起身道:“我丐帮自帮主接任以来,声势日威。不知帮主为何有辞职之意,若帮主觉得丐帮众人有何不妥之处,但请明言。”

          于虚雨对徐长老施礼道:“我得诸位看重,也想领导丐帮,主持江湖正义,将丐帮发扬光大。丐帮诸人对我照顾有加,我安敢有什么意见。我接任帮主之时,兼无量剑派掌门,得诸位不弃,不予计较。但我的出身,诸位可能还未了解。以前因为师门血仇,不敢对江湖宣扬。对诸位隐瞒之辈,请大家原谅。”

          众人以前因于虚雨任无量剑派掌门,对他出身未以深究,今听他说起出身一事,不由好奇,都不发言,仔细倾听。于虚雨环视众人,接着说:“我出身逍遥派,为逍遥派掌门。逍遥派在武林中较为隐蔽,但派中弟子却有大名远扬者。聪辩老人苏星河为我大师兄,阎王敌薛慕华为我五师侄。江湖传言的天山童姥是我师伯。”

          天山童姥之名,大家只有耳闻而未亲见。苏星河近几十年来,因躲避丁春秋,在江湖中行走甚少,如徐长老等年长之人才知道苏星河的名声。薛慕华在江湖中大名鼎鼎,众人一闻其名,不由惊叹出声。想薛慕华如此闻名之人,辈份只是于虚雨师侄,想苏星河、天山童姥等人,定是非凡人物。大家心中虽惊,但皆未出言询问,静听于虚雨讲述。

          于虚雨接着说:“师门不幸,出了一个逆徒。此人叛师逆祖,将恩师击成重伤,威逼大师兄装聋作哑三十年。这人就是我二师兄星宿老怪丁春秋。”

          众人闻丁春秋之名,心中又是一惊。丁春秋为武林中有名邪派高手,其“化功大法”让武林中人闻名丧胆。于虚雨接着将丁春秋逆师往事述说一遍,又将无涯子传功并委托他报仇之事详细讲述。

          众人听闻丁春秋如此恶行,不由皆勃然大怒,纷纷出声斥责。于虚雨静待众人安静,接着说:“想丁春秋武功高强,又擅用毒药,我那时武艺未成。大师兄担心丁春秋加害于我,让我隐密身份至今。欺瞒之辈,请大家见谅。”

          徐长老道:“帮主不必为此事自责,外有如此强敌,谨慎行事我等皆能理解。”众人纷纷附和。

          于虚雨道:“我诸位师伯、师叔近日纷纷出山,与我商议,欲要开宗立派,与丁春秋决战。我辞职有两个缘由,一是我身兼逍遥派掌门,而我帮为天下第一帮,若我继续担任丐帮帮主一职,恐怕江湖上笑话我丐帮无人。二则我欲与丁春秋决战,丁春秋在星宿海经营多年,门下弟子甚众,其门中多擅长用毒。因我身为帮主,必会迁怒我帮弟子。若因我私事而让弟子有所伤害,我必会寝食难安。”

          传功长安起身道:“帮主现在是中原武林第一人,帮主坐镇我帮,江湖朋友只有羡慕的份,那会笑话我帮主无人?再则丁春秋为歪门邪道,即使无帮主私事,我帮也会全力与他周旋。帮主辞职之事若因此缘故,再也休提。”

          众人有附和者,有沉思者,乱了一阵,目光都盯向徐长老。徐长老沉吟半晌,道:“众位兄弟,帮主身兼多职,管理帮中事务,确实力有限。但帮主众人,除乔峰副帮主外,再无合适人选。乔峰为人正直,处事干练,确实是栋梁之材。但上次大家因他出身,对他有些异议,再请他出山,也不是妥善之策。不若先请帮主暂居此位,帮中若发现有合适人才,我等考察无误,再请新帮主接任,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中有一半对于虚雨身兼多职一事,不甚计较。另外有些虽觉他身兼多职,必无多少力处理帮中事务,帮中人才虽众,但能胜任帮主者却找不出有合适之人,见徐长老所提建议稳妥,也出言附和。

          继续担任帮主一事已成定局,原先的担心也化为无形。于虚雨接着提出一事,道:“今中原武林,门派林立,互不统属。我欲提议在立派之后,由各大门派成立中原武林联盟,平息门派纷争,一致对外,各位意下如何。”

          传功长老道:“成立武林联盟,平息门派互斗,确实是件好事。但帮主若不能得到盟主之位,我帮子弟受别人拘束,却是心气不平。不知帮主对盟主人选,有何考虑?”

          徐长老道:“中原武林,能与我帮抗衡者,只有少林派。此盟主人选,若帮主不能担任,必是少林掌门玄苦。少林与丐帮都是武林正义代表,有事相互增援。盟主一事,两家由谁担任却是小事。何况玄苦大师情淡薄,欠帮主一些人情,必不会与我帮抢盟主之位。大理段家虽自立成国,但与中原武林向来一体。段誉为帮主结义兄弟,段正明兄弟与帮主即是姻亲,又受过帮主恩惠。在盟主人选问题上,段家必会我帮。听闻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主为逍遥派门下灵鹫手下,自是也无异言。其余各派势小言微,不足以决定大局。若成立武林联盟,帮主出任盟主基本已成定局。”

          众人听完徐长老分析,心想于虚雨担任盟主后,丐帮在武林中必将声势更威。众人纷纷响应,觉得成为武林联盟,对丐帮有利而无害,何况由丐帮主持武林正义,对中原武林也是一件好事。

          于虚雨见两事已经确认,留下徐长老、执法长老、传功长老三人,提出第三件事来,道:“契丹国力日强,战乱在所难免。我欲让乔峰出帮,投往契丹,谋取契丹兵权。乔峰在中原多年,理念等皆与汉人相合,不愿惹起战端。如此,可免得两国战乱,也是大宋子民之福。但乔峰此行,凶险异常,大家皆帮中忠义之士,一定要为其保密。”

          三人闻言,觉得夺得契丹兵权,免除大宋战乱,比起丐帮抗击契丹侵略,意义不知重了多少,自然更不会有什么异议。闻于虚雨如此郑重,知道于虚雨此事已谋划多时,静听他讲述。

          于虚雨接着说:“隔几日,我会借故做出假象,逼乔峰出逃契丹。以乔峰能力,配以几百名高手,三二年内必可控制契丹军权。若能将中守卫权夺来,则契丹国控制权,皆于我手。保全大宋子民安宁,可一劳永逸。我已让乔峰秘密训练帮中忠诚弟子百名,配合这次行动。

          徐长老道:“我丐帮得帮主如此英才,实我帮之福。如此造福万民之事,比起我丐帮历年功劳之和,尚要过之。不过契丹毕竟是契丹人,如何让其归心我等,却是难办之事。不知帮主如何策划。”

          于虚雨道:“乔峰为人正直,大仁大义。前几日我与他密谈,好容易说服他为了天下万民,而回北辽谋事。此事乔峰先负叛帮之名,为中原武林不容。事成后身负叛国之名,为契丹人不齿。身负如此大任,付出一生得之不益的名声,实在让我佩服。他掌大权以后,我帮中陆续派遣弟子前往契丹,接管军中事务。则几年间汉人布满契丹权力中心,帮中忠义之士在契丹形成气候,纵使乔峰有何异心,他孤掌难鸣,也会被我等所制。”

          三人叹服,对于虚雨道:“帮主雄才大略,我等不及。其后帮中事务,皆依帮主一言而决,我等随帮主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正文第八十二回李沧海(一)

          于虚雨与玄苦大师联名,发下英雄贴,邀请天下群雄齐聚函谷,观逍遥派开宗立派盛况。各派纷纷响应,尽遣派中高手与会。丁春秋得于虚雨挑战书后,也回书约日决战,率领门下弟子,及狐朋狗友,前往函谷。

          逍遥派财力雄厚,在函谷谷口临时搭建房屋无数。但天下群雄人数太多,附近县城也人满为患。丁春秋恶名昭著,于虚雨如日中天,正邪两位顶尖高手决战,吸引了天下武林纷纷往此处观战。

          李沧海与鸠摩智赶到函谷,与童姥、李秋水等多年未见,如今见童姥、李秋水化敌为友,两人痼疾皆已治愈,不由心生感慨。无海子听闻小师姐前来,也前来叙礼,四位师兄妹暮年聚首,感慨万分。本门开宗立派之盛举,和于虚雨欲光大门派的雄心,也让四人感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李沧海看来像个二十多岁的少女,雍容华贵,玉立亭亭,明眸皓齿,艳光四,模样美丽异常,皮肤白皙如雪,留着一头乌黑秀发,却似江南水乡人物。她与鸠摩智走在一起,不似她是他的师父,倒像是他的徒弟。

          于虚雨前来拜见沧海师叔,李沧海神仙般的体态,比李秋水更胜一筹的容貌,让他明白当初无涯子为何对她念念不忘。李沧海见到这位师侄,见他谦逊有礼,潇洒风流,也大生好感,将派中不传之秘的“逍遥雪飘掌”和“百叶落风刀”传了给他。

          丁春秋尚未到来,接待任务由苏星河主持,丐帮弟子协助,灵鹫诸女接待女宾,于虚雨反而闲得没事,与李沧海在谷中僻静处练武。

          于虚雨本是风流人物,几日来与李沧海粘在一起,心中不由生出些非分念头。李沧海多少年来心如止水,虽然对于虚雨大生好感,但说起男女之情却是一丝也无。

          世界上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的东西,于虚雨虽然拥有十余位绝世美女,念头一生,不由有些神魂颠倒。决战之期将临,决战之后李沧海必会返回吐蕃,若近日没有发展,于虚雨的非分之想,恐怕将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

          于虚雨整日琢磨,想起一计。这日,他安排石青露、崔绿华、梅剑四女在两人练武处附近望风,对外声称两人修练本门绝技,不容别人前来打扰。

          于虚雨在李沧海指点下练完刀法,两路绝技已经传授完毕。于虚雨对李沧海道:“我修习本门内功,觉得有一门内功在修习时,多有阻碍,请师叔指点。”

          李沧海修习的是“小无相功”,几十年来专心练功,心得颇多,闻于虚雨请教,不疑有他,请他细细道来。于虚雨以指为笔,以草地为纸,划出一路“逍遥内经”的女方行功线路。

          李沧海见此内功气息行进线路,与自己所习功法有相合者,有相异者,大感兴趣。她瞅着线路,心中默运内力,不一时行完一个周天,觉得无甚难以理解之处。她暗思于虚雨此时功力,恐怕行功阻碍有其他原因。她细观图中所示,不由娇笑道:“雨儿也太贪功,我瞧这行功路线适合女儿身体,以男子脉络修行女子内功,当然行不通。”

          李沧海话未说到一半,觉得心底有股热火传来。于虚雨刚修炼“逍遥内经”时,行功后若无石青露在侧献身,恐怕早已走火入魔。李沧海内功虽然深厚,但比起于虚雨身具无涯子一生修为,也强不了多少。自然与于虚雨当初症状一样,一股热火迅速传遍全身,她不由盘膝运功,欲要压制热火。

          “逍遥内经”告诫修炼之人,若无练功鼎炉,不得轻用。因此于虚雨传授诸女时,将此语强调又强调,诸女知道厉害,只在与于虚雨交合时运用,也没出什么乱子。

          于虚雨见李沧海虽然运功压制,但脸色欲来欲红,间或睁开双眸,眼神里已经含着如水柔情。于虚雨知道计划得逞,心里暗喜,面上却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他关心的向前,问道:“师叔那里不适,需不需要我帮忙?”

          李沧海此时杂念丛生,欲火从丹田处往全身涌来,全凭深内力压制。如今于虚雨近前,搭住她白嫩玉腕,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涌来,她不由“嘤咛”一声,不自禁的投往于虚雨怀里。

          于虚雨装得不知所措,抱着李沧海不动,一双怪手抚李沧海香肩,平面上像是为李沧海按摩,为她调息筋脉。李沧海在于虚雨怀里,被他一阵抚,更是把持不住,不由抬头索吻。

          于虚雨花丛老手,当然义不容辞,舌头巧妙的挑开贝齿,卷住她的香舌。他的手掌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李沧海硕大的玉,不断地撮弄起来。突然而起的变化让李沧海的思想完全没有时间和空间去适应,魔手带来的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传向了她的脑海。

          “呜”的一声,李沧海从鼻端发出快感的娇哼,开始投入到这场危险的游戏之中。她感觉到体内那股热力逐渐爆发开来。于虚雨的双手忽轻忽重,伸进衣内一遍又一遍地搓揉她硕大洁白、娇嫩细腻的双。难以言喻的柔软触感和心里的满足感,令他的欲望之火燃烧得更加高涨。

          未经人事的李沧海从未想过,单纯是双被男人抚就能让人如此地刺激,却不知其实那只是她寂寞身心的一种正常反应。她浑身颤抖着,感到下身更加的湿热。

          于虚雨并不急于进攻她身上的其它地点,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双手的运动,同时将嘴伸到她的耳边,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李沧海的欲望愈加高涨,微微摇动腰身,寻找从未有过的快感。

          李沧海已完全迷失了自己,“逍遥内经”激起的欲望在于虚雨技巧的挑逗下崩溃开来,她双手紧紧搂住于虚雨雄壮的后背,小腹不断在他身上摩擦。似乎受到她的鼓励,于虚雨开始清除她身上的衣物。

          两人的衣物脱离,身体的直接摩擦更加点起火花,迅速蔓延。于虚雨一只手抚弄着美,轻轻摩擦着**,另一只手则直接揉捏她另一边的**。在李沧海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时候,于虚雨下身的巨物,有意无意地顶着李沧海裸露的臀部。

          巨物由臀部滑入她的两腿之间,李沧海发涨的花瓣受到有力的摩擦,一股兴奋的刺激和阵阵麻痒的快感,从小腹直窜她的脑门,她不自觉的发出轻微娇喘,娇躯也随着于虚雨双手的节奏阵阵轻颤。

          于虚雨将右腿伸到李沧海的双腿之间,然后让自己的身子慢慢地坐到在地,李沧海的身子也就自动地跟着他的动作倒了下去。由于于虚雨早先已将右腿放在她的股间,李沧海坐下的时候自然地双腿一分,使得她的下身就这样顶在了他的腿上。

          于虚雨知道今天的重任,就是要彻底让李沧海记住销魂的滋味,才有可能将她长久的留在身边。他一边耐心的继续抚,一边让右大腿也加入到混战的行列,在她的股间不时地顶几下,让她享受上下双管齐下的美妙享受。

          可是腿的灵活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用手爽快,李沧海很快就不能满足那种缓慢的刺激,她的纤腰扭得更加有力。于虚雨腾出一只手来,探到她的双股之间,在美丽的花瓣上不停的扫来扫去。李沧海停止了扭动,开始寻找手指的进入。可是于虚雨却不肯一下就让她爽快,他的手依然在表面游弋,不肯冲进去深探花心。

          正文第八十三回李沧海(二)

          李沧海心头泛起期待落空的失落,于虚雨及时的将他的嘴唇探到前面,李沧海马上配合的奉上朱唇,接受一个她从未曾体验过的销魂深吻。灵动的舌头进入她的口中,四处挑起她心中的欲火,她贪婪地张大樱唇,喉咙中不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她的妙目紧闭,沉醉在这无边的春意之中。

          于虚雨看到李沧海已经渐入佳境,便决定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吻,使得她的欲望一路高涨;如有魔力诱惑的双手,更是让她欲罢不能。就这样,于虚雨一步步将李沧海拖入了欲的深渊。

          于虚雨停下在玉肌上抚摩的右手,慢条斯理的将李沧海的玉手移到他的巨物上。李沧海的心里狂颤一下,但迷离的她任由他纵,玉手按上那惊人的怪物,她本能的握起拳,害怕抓住这坚硬的怪物。

          于虚雨好整以暇的用她紧握的拳头,慢慢摩擦他那壮的男象征。一股内心的冲动和好奇,和周围靡气氛激起的勇气,李沧海终于忍不住张开手掌,顺着于虚雨的动作,用手指感受这令人震撼的柱子。慢慢的,她轻轻握住整巨无霸,用她的掌心感受那种扎实的血管跳动与柱体硬度。

          柱体的跳动让李沧海不由自主发出一阵呻吟,玉露不由自主的流出,女的本能让她两手一起握住巨物,她下意识地想了解巨物的尺寸。她的试探过后,心脏更是狂跳。她不由自主地上下套弄着。于虚雨此时也发出满意的呻吟,受到鼓励,她套弄得更加努力。

          于虚雨的右手成功完成引导任务,继续用力的压揉李沧海的美,左手继续进行强烈又快速的指奸。李沧海处子之身,不堪如此蹂躏,她的双手放弃套弄,紧紧抱住于虚雨的双肩。

          李沧海的玉露随着手指有力的抽动,开始流淌下来,接二连三的快感让她全身颤抖。终于,她再也忍耐不住了,疯狂扭动美臀,嘴里含糊地发出荡人的呻吟。

          于虚雨平和的表情再度露出满足的笑容,他知道李沧海已经如他所愿,走上了为她设计的那条路。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李沧海死心塌地地臣服。那样,李沧海就会长期留在他的身旁。

          就在李沧海欲火最高的时候,于虚雨突然停止动作。李沧海一愣,浑身立时滚烫起来。于虚雨在她的樱唇上轻吻了一下,道:“师叔,我们这样不对。刚才唐突之处,还请恕罪!”说完,他将李沧海扶起身,拿起衣服,做出欲穿衣离去的模样。

          正要达到高潮顶端的李沧海,心中的空虚让她忍不住想狂啸,何此此时“逍遥内经”激发的欲火尚未解去,此时如何能容他离去?心中一急,一把将他抓住,脸色着急,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不知道如何措辞,毕竟这种情况她从未遇过,良久才从口中憋出了一句:“别…别走…”

          于虚雨心中暗暗得意,嘴上却是依然如故:“师叔,我们如此已经不对,如果再继续下去,我已经把持不住自己。”李沧海心中大急,道:“你…你留下…”说完,李沧海已经满脸羞红。

          于虚雨听到李沧海出口要他留下,心中油然有一种征服她的快感,展颜一笑,道:“师叔如仙娇躯,我也是难舍难分,但师叔日后怪罪我,我却是百死莫赎了。如果师叔不怪罪我,我留下便是。”

          李沧海心中一喜,迅即又羞不可耐,满面娇红,轻轻地“嗯”了一声。于虚雨看李沧海羞怯的模样,心中暗喜,知道要让李沧海这等神仙般的人儿,彻底丢去羞耻之心,就要让她得到从未体验过的高潮感觉,才能丢去她原先的端庄面貌,从此甘心臣服于自己。

          于虚雨听话的走回来,将李沧海慢慢放在草地上,没等她回过神来,抄起她的白嫩右腿,把胯下巨物猛然向前一顶,尽没入湿滑的花道!巨物顶开了她多年未经耕耘的桃源秘径。

          “痛沧海娇呼一声,觉得下身被一下撕裂。她此时呈现出不堪蹂躏的媚态,双目紧闭,檀口大开,可却偏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落红顺着河道滴落,美丽的花瓣附近显得红白分明,让于虚雨顿生怜惜之心。

          于虚雨知道她的痛楚,忍往抽的强烈欲望,在她耳边说道:“师叔,你运一下刚才所练功法,或可减少疼痛。”李沧海闻言运功,只觉浑身热火上来,逐渐盖住烈痛。随着气息的运行,她美妙的娇躯开始蠕动。于虚雨觉得她的谷道开始湿滑张合,开始轻柔的抽。

          在巨物击中花心深入之时,李沧海发出一阵销魂夺魄的呐喊。于虚雨心想,幸亏安排诸女阻住处人入内,否则这一喊可能就要出丑。他停顿抽,用巨物紧紧顶住花心,让她去细细体会这种销魂的快感。

          李沧海的樱唇大张,臻首轻摇,双眼迷离,于虚雨的巨物,让她从心里感受到通畅的快美,喉咙中发出了抑制已久的呻吟,玉体开始变得滚烫,玉肌变得粉红。

          于虚雨左手一动,身体变幻个动作,成了李沧海骑在他身上。他一边轻抚着李沧海被汗水浸湿的秀发,一边在她的耳边轻轻道:“师叔,如果要我动作的话,要说出来。”李沧海内功深厚,功行一个周天后,已慢慢习惯巨物的深入。

          行功一遍后,她的浑身更加火烫,下体酸痒难耐,她气喘吁吁地道:“雨儿,别停下来啊…”说完后,李沧海感觉自己脸庞已是一阵滚烫。于虚雨心想,先让她尝尝滋味,再作弄她不迟。他不再留力,双手握住李沧海的纤腰,开始一下重似一下的耸动。李沧海全身受到从未体验过的极大刺激,浑身一下酥软下来,顿时玉露直流,让抽更加顺利。

          于虚雨下身尽情驰骋,他的魔手开始抚李沧海雪白丰润的玉臀,巨物下下直击花心。李沧海的手紧紧地抱着于虚雨的头,嘴里“呜…呜…”的呻吟不停。她不断朝下面用力套弄,追求更强烈的快感。

          于虚雨见她已坠术中,微微一笑,道:“我的美丽师叔,让我施展一下妙给您体会一下…”说完手上用劲,竟将李沧海的娇躯一下下地向上抛着。这一下动作,李沧海直觉如飘云端,巨物每次抽出到将要脱离,正在感到失落之际,自己的玉体却又向下以无以伦比的速度下坠,巨物迅猛地向上一顶,似乎整个身体都要被刺穿的感觉,真是世间任何女子都无法抗拒的快感。这一招不要说是李沧海,就算阅人无数的青楼女子也不见得能应付得了。李沧海遭此重击,顿时理尽失,喉咙一张,大声呻吟出来:“哎…呀…啊…”

          于虚雨看到李沧海如此骚浪,心头那种征服这位尊贵女人的快感,更加不可抑制。李沧海的长发甩着,紧闭双眼,大声地呻吟,这种有力的攻击,产生极度的快感,使得她差点就要死过去。

          于虚雨的魔手紧紧抓住李沧海的纤腰,狠狠地往下一顿,巨物配合着这个时机迅速地向上一顶!顿时坚硬的巨物直贯到底,直顶到她幽深的花心深处。美丽绝伦的李沧海此时快感连连,娇躯一阵哆嗦,口中荡声浪语连绵不断。

          只见她美目泛白,浑身剧颤,长叫不止。花道一紧一松地紧夹着巨物,玉背弓起,股股滚烫的玉从花心中飞而出。于虚雨让她行功吸纳阳刚气息,李秋水依言抱元守一,开始运功。

          正文第八十四回李沧海(三)

          功行一个周天,李沧海的理智渐渐恢复,她骑在于虚雨身上,身体尚在回味高潮的快感余韵,正在回思刚才事情缘由。于虚雨此时双手真气一运,将她正面朝下一放,抄起她的腰身,顿时李沧海四肢撑地爬在地上。

          李沧海理智刚复,尚未来得及反应,于虚雨已经到她的身后,手抓住她的纤腰,巨物迅速挺进,从后面再度侵入她的花道。这种从未体验的体位快感,使李沧海敏感的身体欲火又来,燃烧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羞辱的体位和不断传来的快感,让李沧海的理智又开始模糊,脑中只剩下求欢的意念。不管今后会有什么后果,她只知道方才的决定完全没有错,能得到这个男人和他的巨物,即便是要承担天下骂名,也变得无所谓。

          “我…我受不了了…好大的…好大的…”李沧海又开始娇呼。“好大的什么?快说。”于虚雨一边不断地抽送着,一边鼓励着她,让她说出以前连想都不会想的荡话浪语。李沧海为吐蕃圣母,身份尊贵,即便在极度的快感之中,那些过于露骨的羞人话语,依然还是说不出口。

          于虚雨在加重轰炸之后,突然一下将巨物撤到花道口上,不再动弹。李沧海突然一下从快慰的云端之中跌落到失落的谷底,心中那种酸痒真是难以形容,不禁带着哭腔道:“别…别…折磨师叔了…快…快…”“快…干什么啊?”于虚雨继续摧死她的自尊。“快…快进来…”“用什么进来啊?”于虚雨依然不紧不慢。

          李沧海大急,心中的骚痒实在难以抑制,此时也管不了什么身份和面子,大声道:“将你的巨物入我下面。”于虚雨顿时感觉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李沧海的自尊自这句话后,在他面前已经不能抬头。

          于虚雨心中高兴,巨物顿时如她所愿,再次冲入她那玉露满布的花道,一贯到底。李沧海的脑中,除了求欢之外,已经没有其它念头。在于虚雨的教导下,她不断地娇呼出浪声荡语,呐喊着心中的快乐。

          时间在两人不断的交欢中流逝,李沧海的玉露,喷洒一次又一次;她的动作,在剧烈运动之后渐渐放慢;快乐的呐喊,也开始沙哑起来。

          于虚雨几日苦心策划,今日拥有美人,却是神百倍,丝毫没有疲倦的样子。他的抽送依然有力,他的巨物仍然坚挺,他的力依然旺盛。李沧海在快感的浪潮中,想象这个男人,抑或是上苍可怜自己,派来排解她苦闷心情的天神?

          李沧海毕竟是处子之身,花道在长时间的抽之后,已经感到火辣辣的疼痛。再这样下去,恐怕待会走路也要成问题。“雨儿,求求你,停下来吧,我受不了了。”李沧海开口求饶。“师叔,你这般天仙般的人儿,今日放开你,那还有机会与你一起。”于虚雨开始拿话扣住李沧海。李沧海果然中计,娇声颤抖道:“雨儿,我与你都这样了,就是你的人了,你以后再要吧。”

          于虚雨心想这千金之躯既然已经臣服,可不能让她对这事感到恐惧。他将巨物入到花道最深处,急速的抽了几十下,在李沧海淋漓的娇呼声中飞出有力的玉浆,李沧海经过这种刺激,又是长时间的蠕动、收缩、喷。

          两人在交合中行功,李沧海率先收功,她觉得自己的内力因吸收阳刚气息后,突飞猛进,达到了以前连想也不敢想的地步。她彷佛做了一场美梦一般,可下身因高潮而退去的麻痹感,和眼前风流俊朗的师侄,让她感觉到真实。她清澈的凤目里浮现出温柔的眼神,这个男子给予了快乐,让她终于找到了多少年前本应找到的东西,自此他将成为她的挚爱。

          于虚雨不久收功,看着李沧海经过云雨之后,显得特别的粉嫩。上前搂住她道:“师叔,以后你是我的,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让你享受人间真情。”李沧海听着他的甜言蜜语,不觉依偎在他的怀里,像一对情人一样,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

          两人温存一会,起身着衣,坐在茵茵草地上。李沧海回味刚才细节,觉得可能中了于虚雨的诡计,道:“雨儿,你这人太坏,使花招坏你师叔的名节。”

          于虚雨巧妙的回答道:“这可不是我的过错,谁让师叔如此漂亮,迷得我失魂落魄。”说完,一把勾住李沧海的娇脸,给她一个漫长的湿吻。

          天色将晚,两人返回居所。梅剑四女在外警戒,见两人过来,梅剑过来问安,道:“主人这般神采飞扬,今日习武必然大有成就。”于虚雨看着李沧海,笑着说道:“这都是师叔的功劳,若不是师叔全力配合,我那有什么进步。”李沧海闻言,细想于虚雨话语,才知道他这人话里有话,真是坏透了。不由娇羞不安,白了于虚雨一眼,快步返回住所。

          李沧海深厚的功和处子元,让于虚雨收获巨大,他的“逍遥内经”在吸取李沧海的元后,已经突破初步阶段,开始进入另一层深度。

          李沧海此时如热恋中的少女,与鸠摩智说要在此定居,与李秋水、童姥安享晚年。苏星河在谷中为李沧海安置久居之处,与李秋水、童姥三人为邻。

          李秋水因于虚雨与王语嫣有婚约,与苏星河商议,想在此会结束后让两人成婚。苏星河道:“师弟一生桃花劫极重,大理段家的两位女儿也与他结有婚约,阿朱那丫头恐怕也与他有些缘源,不若待段家来人后,相商大婚日期,若师弟同娶四女,也是武林一段佳话。”

          李秋水道:“同娶四女后,谁为正室?谁为侧室?此事却要雨儿讲个明白,我可不能让嫣儿为侧室身份。”苏星河道:“师弟做事向有分寸,其实若他们真心相爱,估计也不会计较身份一事。听师弟所言,四女恐怕都是异母同父的姐妹。凡事我等莫要强求师弟如何,只要四女相互间认同,婚姻完美,也是一件好事。”

          李秋水因为是王语嫣的亲生祖母,关心则乱,她不愿让王语嫣出嫁之后,受一丁点委屈。因此也不听苏星河所言,急冲冲的去寻找于虚雨。

          于虚雨刚教导几女武功回房,见李秋水进来,连忙迎入房中,问道:“师娘找我有事?”李秋水与于虚雨有些手脚,先前急匆匆的来此,是想问他王语嫣的名分之事,被他一双色眼扫来扫去,不觉有些羞涩,欲要询问之事也忘在脑后。

          于虚雨细看她的丽容,看她与李沧海姐妹两人极为相像,想起与李沧海那日疯狂交欢,不由色心又起,关上房门,刚要将李秋水抱往床上。

          李秋水本来为孙女婚事而来,不料却是自投落网,在于虚雨寝室内又担心别人撞见,不由又急又羞。娇声说道:“雨儿,这可是大白天,让人撞见了可要羞死了,晚上再过来陪你。”

          于虚雨听门处传来脚步声,与李秋水两人连忙坐好。门声响处,却是李沧海进来。李沧海见姐姐也在房间里,道:“姐姐也在此处,却是正好,我见周侧山上风景秀丽,欲要约人一起去欣赏风景。不如我们三人一起上山,看看峰上景致如何。”

          李秋水本来担心于虚雨白日宣,听此正好脱身,道:“我正巧无事,正好陪你前往。”于虚雨闻言,自是明白李秋水之意,传音道:“今晚上过来,看我如何收拾你。

          正文第八十五回慕容世家(一)

          于虚雨也从未上山,此时不由静极思动。三人轻功卓绝,逍遥派轻功讲究身法灵动,一男两女,如下凡仙人,潇潇洒洒,走山路如履平地。

          函谷之地甚为险要,除谷口平坦外,其余几面山峰险峻,莫非三人绝世轻功,敌人欲要从山上进来,却要大费周折。三人跃到峰顶,观看附近景致,却是清秀幽奇。三人皆说苏星河眼力果然不凡。

          往西行约四五里,听得水声哗啦啦的响,转过一处小坡,只见左前方犹如几匹白布垂下,一条小瀑布从崖上直泻下去。瀑布那边隐约见几个人影,鬼鬼祟祟。

          于虚雨凝目看去,倒像是慕容世家的四大庄主,他对秋水、沧海姐妹道:“此四人像是慕容世家之人,估计要对付谷中之人。我们潜往前去,你两人注意保护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面。”

          于虚雨看看地形,让两女在这边观察接应,他绕到瀑布上边,从小河狭窄处跃过去。他隐藏行迹,渐渐靠到眼前。此处共有六人,慕容复、邓百川、公治乾、包不同、风波恶和阿碧。

          话声传来,于虚雨凝集耳力,仔细倾听。邓百川道:“公子,丁春秋乃邪恶之徒,我等与其合作,若江湖上传开,我等何以立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