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1-159(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一百五十一回北辽败灭六

          “萧峰可在?”这位骑士在军阵前高声叫道。『小说齐全更新超快』萧峰在后军中,只感到内心咯噔了一下,随即咽了口口水。一旁的一名偏将转头看着萧峰,等待示下。片刻后,萧峰朝偏将摇了摇头。偏将从军阵缝隙中驰马上前,道:“你有话就说。”

          “圣上命我来问萧峰,为何谋反作乱?!”辽主的骑士高声问道。于虚雨多少懂些契丹话,知道若不能当即立断处置此事,军心一定会大受影响。他略一思忖,命令身边函谷弟子萧伟,弯弓搭箭瞄准了那个嚣张的辽国骑士。

          那位骑士正准备话归正题。就在此时,响起一声轻微的弓弦声,随即正准备继续大呈口舌之威的骑士惨叫一声栽落下马。现场顿时寂静下来。

          萧伟口才甚佳,死这位骑士后,他按照于虚雨教导,蕴足内力扬言道:“萧大王功高盖世,北院大王调拨离间,欲与昏君联合害死萧大王。北院大王已经伏罪,萧大王欲杀死昏君,另迎新主。若是萧大王的忠心手下,就随我迎敌。”

          萧伟之言显然鼓励起士气,做为辽国的英雄人物,被人陷害而不得不反,确实让人同情。函谷弟子各率亲兵,率先往前冲去。千余丐帮高手扮成的萧峰亲兵护卫,也往前冲杀过去。

          常人都有依从的思想,当大家都认为这件事正确的时候,明明这件事本身是错的,往往给人一种正确的印象。函谷弟子所率亲兵加起来约有五六千人,丐帮千余锐和萧峰的亲兵往前一冲,万余人冲了上去。

          函谷弟子亲兵往前,其余士兵自然也随着上前。心中犹豫的士兵,见迎合萧伟者如此众多,不由也随之往前。按照于虚雨对策,函谷弟子率所部将辽主亲兵冲击为几截,对辽主所部围而不杀。集中兵力击杀其余几股兵马。

          耶律洪基最初以为以他的威望,真正能与他交战的只有萧峰的亲兵。如今见冲上前的却有无数将领,才知道大大失策,欲要退回中,去被丐帮高手与中原群雄拦住后路。

          所幸辽主此部兵马,未遭重兵围攻,士兵按照指令,将这股兵马团团围住,用弓箭住阵角,却没有往前攻击。耶律洪基听左军、右军方向皆传来激烈的厮杀声,知道左右两军敌不过人数超过几倍的萧峰兵马,失败和死亡将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耶律飞扬在内城墙上观战,见左右两军基本覆灭,中军也被围得如铁桶一般。他集结城中所有兵力,打开门,欲要杀出一条血路,救回耶律洪基中军。

          两军厮杀激烈,相互间损折众多。萧峰所部士兵既然已经大开杀戒,对于耶律洪基的敬畏之心也抛到脑后,歼灭几股禁卫军后,集兵杀往中军。

          函谷弟子在禁卫军中任职的,被围在其余左右两翼的将领。在厮杀开始,这些将领率领亲兵反水,都喊道:“萧大王无罪,我等助萧大王杀敌。”他们这一反水,一是动摇了辽主亲兵的士气,二是坚定了萧峰所部的信心,因此左右两翼的战斗,异常顺利。

          萧峰部兵杀红了眼,纷纷拥上中军。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道:“事已至此,我等拥萧大王为主,大家都是开国功臣。”盲从的心理和功利的想法,让这些热血沸腾的士兵纷纷上前。眼看中军将短兵相接,进入残酷的战斗中。

          耶律飞扬率兵接应,一马当先,被传功长老一箭中,栽于马下。所部群龙无首,见大事不妙,不敢接战,又返回城。

          辽主中军函谷弟子约有十余名,都是些重要将领。在大战开始进行惨烈阶段时,他们带着亲兵簇拥在辽主四周。耶律洪基以为他们是忠心护主,其实他们正在寻找有利时机,将他生擒。

          耶律洪基的亲兵消耗几尽,立在于虚雨身侧的萧伟,对着辽主身边的函谷弟子,高喝一声,道:“你等受萧大王厚恩,可以擒下昏君,拥立萧大王为主。”

          在耶律洪基瞠目结舌中,他自以为这几名忠勇无比的将领,掉转矛头,上前来点中他的道。萧峰见大局已定,也不去进攻皇,径回府上。

          于虚雨知道萧峰此时心情,也不去打扰他,让函谷将领分头安抚居民,接管降兵。命人将耶律洪基押来,要和他进行一次深谈。

          耶律洪基被擒,只觉万念皆灰,死前遭受一番折辱定然难免,太后、皇后、妃子、儿女定然会被斩草除。他想起萧峰受他重恩,如今却如此对他,心中愤慨不已。

          他道解开后,立即大声道:“萧峰,你有何面目见我。”室内没有回音,耶律洪基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望,见室内只有一位年轻人,甚是面熟。

          耶律洪基指着他说:“你去叫萧峰过来见我。”于虚雨静静的看着他,显示出一种荣辱不惊的雍容,他微笑着说:“萧峰因为无颜见你,所以我来与你长谈一番。”

          耶律洪基把手一甩,气愤的说:“你是何人,与我长谈,够资格吗?”于虚雨哈哈长笑一声,道:“中国皇帝与大辽国主长谈,难道没资格吗?”

          耶律洪基闻言一怔,死死的盯着于虚雨,一时回不过神来,大脑一片迷茫。他曾经败在于虚雨手下,但想不通于虚雨何时来到大辽,更想不通萧峰为何将自己交到他手上。他心里始终认为,萧峰与于虚雨应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何时已经言归于好?

          于虚雨静待他回过神来,道:“你且稍安勿燥,待我讲给你听。萧峰其人,忠义双全,他为丐帮弟子,若不为丐帮做些事情,他觉得愧对丐帮众人。但他又是契丹人,若为丐帮出卖辽国,他又觉得是民族罪人。他因此寝食难安,觉得无颜见你。我这次到北辽来,与你得以一番深谈,也是一个机缘。”

          耶律洪基不待于虚雨说完,道:“我看萧峰此人非奸邪之辈,因此对他不加防范,委以重任。若是你在后策划,我坠你计中,也是心服口服。”

          于虚雨道:“你为大辽天子多年,所为何事?”耶律洪基道:“扬我契丹人国威,拓展我大辽疆土。”于虚雨摇摇头道:“你的思路本身就有失误,因此大辽这些年中未有太多长进。为人君者,先要使子民少些血腥,然后在不动刀兵形势之下拓展疆土。你的思路与汉武帝思路相合,若有寸进,必是拿百姓命来换取你的名声。”

          耶律洪基闻言,不服气的说:“你为中国皇帝之后,也未做多少功绩。”于虚雨哈哈笑道:“大宋朝时,每年要向辽国进贡绸缎若干,现在我中国却不会如此做。前些时日,我兼并吐蕃,却未用中国一兵一卒。如今周边诸国,除西夏为我岳父之国,大理为我义弟之国,北辽现在也在我掌握中。我这些功绩,都未动用刀兵,但是成效显著。我为中国皇帝,其目的若是为我个人享乐,我尽可以逍遥江湖。但既然我是中国人,则要将周边统一,将周边少数民族皆纳为我中国子民。如此,边民再无战乱苦痛,成为太平盛世。如此虽然损害各国皇族利益,但是百姓却得益非浅。”

          正文第一百五十二回北辽败灭七

          耶律洪基闻言,道:“百姓皆为鹿,我等驰骋疆场,因此称为英雄逐鹿。大丈夫建功立业,‘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都是以成败论英雄,百姓死伤自然难免。今日我栽在你手中,却也口服心服,命任你取去,只望你能善待我的家人。”

          于虚雨笑道:“这就是你和我大哥萧峰最大的不同,萧峰若不是为天下百姓,安能做出如此叛国之事。他怜悯天下苍生,担心战乱若起,天下百姓死伤众多,因此被我说服。”

          他走了两步,走到耶律洪基面前,道:“大哥敬你是条汉子,劝我留你和家人命,我也敬你是条好汉,因此想和你长谈一番,若你能消得争霸之心,我安置你和家人往汴梁安置,每月按王例发给你钱粮。”

          耶律洪基此次一败涂地,本想求于虚雨饶得家人命,但是最终于虚雨连他的命也饶过,面上掠过一阵喜色。但喜色瞬息过后,又浮现出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哀。道:“我契丹人败则败也,但英雄败也要败出个样子。得你金口应允,饶我家人命,我已感谢不尽,至于我活在这个世上,却是多余之人。”

          于虚雨道:“你这种想法错了,你只当是辽主耶律洪基已死,你现在是一条江湖汉子耶律洪基。萧峰让我对你讲,待大辽事务完毕,他会去汴梁找你,约你浪荡江湖。再则,你不珍惜这条命,你的老母谁来奉养,谁来保护。还有你的妻子儿女,难道你真得舍得他们。”

          耶律洪基思忖再三,终于点点头道:“不错,你说的有理,如此我今日就去汴梁,辽国之事已与我无关,我如今只是一位普通的江湖汉子。”

          于虚雨道:“待会我会安排人手护送你和家人赴汴梁安置,萧峰让我转告你,他对你负疚于心,必会尽早前去负荆请罪。”耶律洪基道:“以前之事,再也休提,败军之将,不复言勇。萧峰既能舍得如此富贵,是为天下百姓着想的英雄,得此益友,也是我今生的福气。”

          于虚雨招唤左子穆进来,道:“你率领一路豪杰将辽主及其家人安全护送到汴梁,沿路要小心在意。”左子穆躬身退下,下去安排去了。于虚雨礼貌的向耶律洪基告辞,去萧峰府上说明此次长谈情况,也好让他放心。

          萧峰心中百感交集,正在府中喝着闷酒,见于虚雨进来,也不站起相迎,拿着牛皮袋子,咕嘟咕嘟的又连喝几杯酒。于虚雨随手也拿过一个袋子,道:“大哥,耶律洪基已经与家人赴汴梁安置,临走时说‘我耶律洪基现在是位江湖汉子,在汴梁等着萧峰。若萧峰能舍得如此富贵,是为天下百姓着想的英雄,得这样一位益友,是毕生的福气,’”

          萧峰闻言,双眼一亮,道:“你当真将他劝服?他当真如此说?”说完才想起于虚雨绝对不会骗他,脸色顿时显出喜色,道:“二弟,耶律洪基待我恩重,我如此待他,心里难受得很,如今我心里舒服多了,我们赶快料理后面事情,我去汴梁找他,陪他游荡江湖。”

          接下来的时间,按照于虚雨的计划一步步实施着,萧峰对外宣称,耶律洪基失踪,由他暂时监国。合国的兵马此时大都控制在萧峰手中,一些不服气的将军也被萧峰派兵迅速撤换,但兵戈还是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

          震惊天下的消息传来,中国重兵从雁门关攻击辽国,驻守南京的十万大军,因谋略出现失误,被中国大军设伏堵截于一处山谷中。领兵将领萧军见前后无路,内无粮草,外无援军,坚持三天后,率大军出降。于虚雨封萧军为平北侯,平北将军。

          中国的大军没有直接进攻上京,而是从四周分头剿灭其余五路兵马。幽州路大军十万也被埋伏,弹尽粮绝,无奈下领兵将军萧林率部投降。于虚雨封萧林为定北侯,定北将军。

          萧三率领的云州路大军十万接着中伏,中国士兵也不交战,只是围困。十日后,萧三率所部投降。于虚雨封萧三为安北侯,安北将军。接着东北路将领萧怀,西北路将领萧清,芳州路将领萧确三将相继中计,被逼无奈之下,率军投降。

          于虚雨封萧怀为建北侯、建北将军,萧清为成北侯,成北将军,萧确为稳北侯、稳北将军。六路大军集结,由中国军校派驻人员入内,开始培训契丹士兵的思想教育。

          中国士兵分兵驻守名军事要塞,重兵围攻上京。半月后,萧峰举上京城共二十万兵马投降,于虚雨封萧峰为北王,领北路大军元帅一职。萧峰苦辞不受元帅一职,于虚雨在汴梁为萧峰打造北王府,让他前去就任。

          上京二十万兵马被于虚雨分为两路,封箫大为征北侯、征北将军,箫二为讨北候、讨北将军,两人各领兵十万。北辽八位将军共八十万兵也,成为中国北路军团,由康广陵出任元帅,元帅府设在上京。

          于虚雨夺得北辽后,并未尽数起用汉人,在用人上不唯出身民族,只唯品德和能力,起用了一批有能力的契丹人,稳定了契丹人的民心。

          但是辽国皇族、北部各部落还是陆续有人造反,在康广陵重兵的打击下,迅速平息下来。康广陵在北辽疆土逐渐安定后,按照于虚雨布置,将重兵分成两路,一路驻守在女真族附近,另一路驻守在西夏边境。

          萧峰回到洛阳后,到耶律洪基府上负荆请罪,耶律洪基见萧峰确无私心,而是心系天下万民,为大仁大义的真正英雄,自然不会责怪他,反而与他与为好友。萧峰请耶律洪基合家迁入北王府,安置完毕后,两人结伴游荡江湖。

          两人来到大理看望段誉,段誉见耶律洪烈和萧峰来到,自然隆重接待。席间,耶律洪烈道:“我如今无官一身轻,游荡江湖反觉得潇洒自得,此时才知道原来身居高位未必是件美事。”萧峰道:“陛下为我二弟之二弟,我喊你声兄弟,你莫见怪。”段誉忙道:“大哥为国为民,不惜英名,为我深为佩服之人,我有你这位大哥,确实是我的福份。”

          萧峰道:“如今天下五国二弟已得三国,只有大理、西夏未下。兄弟何不将大权付与你大哥,以免日后百姓战乱之苦。若为万千百姓计,天下一统,再无战乱,是损段家一族之利而令天下百姓得利也。”

          段誉闻言,道:“大理国小兵弱,自成一国也是侥幸。大哥所言有理,我与诸臣会商后,再行定夺,若是对百姓有益无害,我定当将大理拱手让给大哥。”

          段誉此日大会群臣,商议此事,大臣中有赞同者,有反对者,一时不能定止。巴天石道:“陛下若不能决断,何不去天龙寺请教皇伯。”段誉闻言,猛然省起此事需要请教段正明,率三公四卫即日去寺中拜见。

          段正明闻段誉率众人前来,还以为国内又出了什么大事,慌忙出见。众人落座,段誉将萧峰之言转述一遍,段正明思忖良久,道:“此事决断还是在你。若将大理合于中国,于大理国民有利。但祖宗创国不易,轻易抛弃基业,也是有些不妥。”

          段誉闻言道:“我之意想将大理举国交给大哥治理,不过求大哥为我段家保留王位,料大哥必能应允。”段正明道:“此事也无不可,只要心存万民,定有后福。”

          段誉主意打定,亲赴汴京,举国投靠中国。于虚雨自然大为高兴,封段誉为南王,也不必迁来汴梁,继续留在大理皇。其军队也由他兼任兵马大元帅。不过军队和地方,由中国择贤能者出任官员。

          正文第一百五十三回征讨西夏一

          西夏是中国历史上以党项族为主体建立的王朝,建都兴庆府今宁夏银川,其创建者为夏景宗李元昊李乾顺之父。党项族原属于羌族的一支,居地在今青海东南部黄河曲一带。从唐末,经五代到北宋,党项拓跋氏均以中原王朝节度使的身分统辖以夏州为中心的五州之地。经过李继迁李乾顺之曾祖父、李德明李乾顺之祖父两代人的艰苦努力,实施依辽和宋的战略,向西发展占领西凉府、甘州、瓜州等州,控制了河西走廊,为李元昊的称帝建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宋仁宗天圣九年,李德明死,李元昊继位,不再接受封号,自号青天子。随后,李元昊实行变发式、定服饰、造文字、简礼仪、立官制等一系列改革,并升兴州为兴庆府,扩建城,准备建国称帝。宋仁宗景佑元年,他开始不断向宋发动攻势,在府州、环州、庆州等地击败宋军。宋仁宗宝元元年,元昊正式称帝,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元年,国号大夏,史称西夏。

          西夏疆域,东临黄河,西界玉门关,南接萧关,北抵大漠。李乾顺当政时辖地二十二州,包括今宁夏及陕西北部、甘肃西北部、青海东北部及内蒙古部分地区。

          西夏的政治制度受宋朝影响很大,官制的设置基本上模仿北宋。中央行政机构有:中书省、枢密院、三司、御史台、开封府、翊卫司、官计司、受纳司、农田司、群牧司、飞龙院、磨勘司、文思院、蕃学、汉学等。地方行政编制分州、县两级,在特殊的政治中心和军事国防要地有时也设郡、府。

          在李秋水的苦心安排下,函谷弟子已经进入其中的绝大部分行政机构,在西夏形成了一股很大的势力。御史台、开封府、农田司、枢密院、三司等处,函谷弟子已经身处高位,有很大的影响力。

          西夏的军事制度是在党项的部落兵制的基础上吸取宋制而发展起来的。枢密院是西夏最高的军事统御机构,下设诸司。函谷弟子几年来已经渗透到军队,并夺得了中央侍卫军的主要控制权,和部分擒生军和地方军的控制权。

          函谷弟子夺得中央侍卫军中的“质子军”首领、皇帝卫队副统领和京师卫戍部队的两位副将位置,并安手下进入管理层,横腰将中层一级官职控制,基本能够控制这三处部队。

          “质子军”人数约五千人,是由豪族子弟中选拔善于骑者组成的一支卫戍部队,负责保卫皇帝安全,号称“御围内六班直”,分三番宿卫。因为李秋水的特殊身份,进入此军中的函谷弟子,都是以李秋水的娘家远房亲戚名义而来,因此李秋水的缘故,这些弟子提升很快。

          西夏皇帝亲信卫队三千人,是从境内各军中选出来的强勇之士组成,皆为重甲骑兵,分为十队,每队三百人,随皇帝出入作战。因为函谷弟子大多出身一品堂,从其他门路进入的也都武艺娴熟,因此皇帝亲信卫队,函谷弟子数量很多。

          西夏京城地区还屯驻一支训练有素的卫戍部队,共二万伍仟人,装备优良,是中央侍卫军的主力。因为这支部队的关键,于虚雨着重在这支队伍安人员,悄无声息中夺去了这支部队的控制权。

          擒生军人数约十万,是西夏的锐部队。主要任务是承担攻坚和机动作战。因在战斗中生擒敌军为奴隶,故此得名。西夏的地方军由各监军司所辖,共有五十万人,军兵种主要是骑兵和步兵两种。西夏兵役制度是全民皆兵制,除军官司外,平时不脱离生产,战时参加战斗。

          党项族原来主要从事畜牧业和狩猎,通过学习汉族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农业经济得到迅速的发展。到西夏建国时,农业生产已成为西夏社会经济的主要部门。西夏建国后,景宗李元昊更加重视农业生产的发展,大力兴修水利工程,并亲自主持修筑了从今青铜峡至平罗的灌渠,世称“昊王渠”或“李王渠”。以后,兴庆府、灵州一带,一直是西夏粮食生产的主要基地。在发展农业的同时,西夏也比较重视畜牧业生产。国家专门设立群牧司负责畜牧业的管理。西夏的畜牧地区主要分布在横山以北和河西走廊地带,牧养的牲畜以羊、马、驼、牛为主,还有驴、骡、猪等。由于农牧业的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迅速提高,西夏的手工业生产和商业贸易也随之迅速发展起来。西夏的冶炼、采盐制盐、砖瓦、陶瓷、纺织、造纸、印刷、酿造、金银木器制作等手工业生产也都具有一定的规模和水平。

          在西夏统治者的倡导下,党项族是同时期接受汉文化较多的一个民族。可以说,西夏文化的核心是儒家文化。

          西夏国国王李乾顺突然遇刺身亡,李秋水闻讯大怒,亲赴西夏,派一品堂高手秘密调查,查出行刺者幕后策划人为王弟李乾利。

          原来西夏国此时争储斗争日趋激烈,大王子李峰与王弟李乾利培置势力,相互轧挤,矛盾已经公开化。就在李乾顺决定立李峰为太子前夕,李乾利重金聘请高手,在李乾顺赴李王渠视察时,刺杀得手。

          李乾利为擒生军将领,亲信满布各地监军司,刺杀成功后,他率擒生军入京。于虚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命令函谷弟子莫要轻举妄动,保存实力。因此函谷弟子所控制的部队坐山看虎斗。

          李峰控制的部军数量远远不如李乾利,因此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失利,李峰被杀。李秋水入京后秘密查明真相,进行刺时遭受厉害埋伏,受了内伤逃出处,在城外据点养伤。

          于虚雨见机会来临,以为李乾顺复仇为借口,命令康广陵率领契丹兵五十万为北路军,段誉率领大理兵十万、吐蕃兵五万、中国西南路大军十万共二十五万兵为南路军,他自率中国重兵四十万为中路军,共一百一十万大军,攻打西夏。

          李乾利小名来福,其母为青太妃卫慕氏。雄心勃勃,不人刚毅,足智多谋,计算细密,在近年西夏对外扩张中屡立大功。他率党项骑兵袭取甘州城成功,拓土夺城,凯旋后很得父皇赏识。但是因为李乾顺当年得到李秋水,李秋水施展绝顶轻功,于夜间假扮观音下凡,愚弄李元昊竟然成功,助李乾顺当上西夏国王。

          李乾利个子不高,面相很似藏画上的人物,自年青时就爱奇装异服,喜欢穿长袖红衣,戴黑色高冠,让人望之森然。他可以算是一位通才,通晓佛教意理,通蕃汉文字,研究法律、兵书常常废寝忘食。其智勇双全,是个罕有的冷静、冷酷的逻辑型思维的政治人才。比起其兄李乾顺、侄李峰确实才高一筹。

          元昊建国后,李乾利多次劝其父对外扩张。元昊道:“我们长久战争,国耗民疲,现在衣锦服绮,何必东征西讨,损折男丁。”李乾利道:“衣皮毛,事蓄牧,乃我们的习俗。英雄在世,当图王霸大业,何必介意绵绮细事!”狼子野心,可见一斑。

          李乾利继位后,励图治,严厉控制党项诸部。同时恩威并施,拉拢函谷弟子系的将领。这些弟子依从于虚雨指示,与他虚与委蛇,逐渐取得李乾利的信任。

          正文第一百五十四回征讨西夏二

          李乾利闻于虚雨大军分三路来攻,在黄河以北布军十七万,防御中国北路军进攻;在盐州路布兵十五万,防御中国中路军来攻;在甘州路布兵十万,防御中国南路军。其余兵马,分驻军事要塞,准备与中国军队一决高低。

          转自此时,西夏拥有夏、银、绥、宥、野、静、灵、盐、会、胜、甘、凉、瓜、沙、肃数州之地,李乾利率锐驻守兴州,依山阻河,居中策应。

          李乾利确实是个人物,在短短时间内,将京城皇族异己派清洗干净,然后迅速清洗内部亲李峰的部族首领,不仅把李峰舅族合族人扔进黄河淹死,将李乾顺后后妃、王子公主皆毒死。因为其亲生母亲遣责他杀兄杀侄,竟然连母亲也用毒酒害死。

          西夏因为比较落后,母氏势力确实威胁很大,但是连母后也不能容下,李乾利确实是非常残忍之人。不仅如此,在清洗皇族异己派的过程中,他因自己的妃子卫慕氏父家属亲李峰派,清洗完卫慕氏父家后,连同卫慕妃为自己生的儿子也一并杀死,斩草除,狠到连自己的骨也不放过,李乾利真乃天下大忍之人。

          李乾利虽然迅速将国内异己派铲除干净,但是却惹起了国内从势力的暗流涌动。一品堂势力分散在各军中,李秋水受伤后,派清星、清月将一品堂化明为暗,暗地里串连部队一品堂系的军官。

          分掌西夏左右厢兵的大将山遇惟亮劝说李乾利几句,李乾利准备诛除山遇一族。这位西夏战功卓著的老将得知消息后,携家属二十多人出逃,被李乾利骑追上押回,李乾利将山遇惟亮及其儿子缚于树止,命令众军将一起弯弓搭箭,把这位老将一族成刺猬,然后又戮尸泄愤。

          李乾利的这些行为,虽然让西夏军方迅速走上一致,但是却让民心鼎沸,大家迫于他的威,敢怒而不敢言。军队上因为李乾利经营多年,他的亲信对他却是忠心耿耿,因此与中国军队的大战,中国军队可能损失严重。

          李乾利因为以前认真研究过西夏军队的编制,继位后立即着手进行整治和重新编制。因为一品堂势力太大,他没有办法一次解决,大战又非常紧迫,因此采取拉拢手段,重用几员一品堂系的重将,但却削弱了其余人员的势力。

          李乾利的这一动作,让函谷弟子的势力减弱。李乾利以黄河为标界,把军队划为左、右两部厢军,设十二监军司,分别命以军名,规定驻扎地,健全了西夏军队的指挥体系。

          然后,他迅速开发、固定新兵种:铁鹞子、泼喜军。这两个兵种都是他据多年作战经验创出,铁鹞子是西夏最锐的骑兵部队,部队士兵配以最良的战马,最的盔甲,每队总人数三千人,分为十队。泼喜军是兵,主要在攻城时用抛石机协助进攻,人数最少,只有二百人,配备于各军中。

          此外,他启用最缺德的元昊军制,四处劫掠周边中国边民,组成撞令郎军,以这些中国边民为先头部队,让他们冲在本族主力军队前面充当灰,最大限度减少西夏党项兵士的伤亡。

          李乾利在巩固住坚实的军事基础后,起用一个主要由汉人组成的智囊团。这八个汉奸,是张步、张降、杨郭、徐敏宗、张文显、李从、张元、吴昊。教诱李乾利启用元昊军制的主心骨是张元、吴昊两人,这这两个久试不第的读书人,自恃中文韬武略,本来想投靠宋朝边境献计献策立功名,一直不受重视。气愤之余,二人就连袂叛逃,亡入西夏。

          张元、吴昊二人虽是书生,却熟知中国历史和军事战略,因此李乾利命张元为黄河北岸驻军的军师,吴昊为甘州驻军的军师,张步为盐州路的军师。

          这三名汉人,都是有才华的人,极富策略,给中国军队制造了很大麻烦。于虚雨闻讯后道:“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说他们是汉奸,是中国读书人中的败类。

          在黄河北岸与张元交战的是康广陵和他的弟子们所率的北路军,萧军等人皆在这支部队中,部队主要以契丹人为主。康广陵的一位弟子范用极富干才,是一位有远谋的能吏。对这场的形势有着中肯的分析,于虚雨看他上书后,当即封他为北路军的副元帅兼军师,让他主持北路军作战。

          范用针对战场形势,进呈建议:一、教习强弩以为奇兵;二、度地形险易远近、栅多少、军士勇怯,而增减屯兵;三、诏三路军互相应援;四、募土人为兵,命为前部;五、增置勾镰兵破西夏铁甲马;六、派重兵护卫粮道等。范用大才,这些建议都言之凿凿,有利有理,于虚雨看后皆都采用。

          中元零零零四年开春,康广陵、范用北路军率先出击,兵出延州,揭开了大规模战争的序幕。北路大军五十万已做好种种准备,范用、萧军、萧三率军二十万为前锋,攻打西夏黄河北岸驻军,康广陵率重军护卫粮草紧随其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