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1-14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文第一百三十一回洛阳之行六

          于虚雨心思,这素女心经想来是一门绝学,不知与师门黄帝内经有何区别,道:“你将心经拿来,我看与我师门所传有何不同?”康敏此时对于虚雨心服口服,爱意正浓,当下不假思索,从房中墙上一暗格处,取出一份发黄卷轴。

          于虚雨展开一看,画上有些裸女图像,行功线路与黄帝内经的女方路线非常接近,却走得的偏锋,比师门绝学大不一样。裸女甚是美丽,但画功却很一般,笔法柔和,似是出于女子之手。

          素女心经载有一套内功心法、一套功心法,一套双修心法,一路掌法,一路剑法,共五套绝学。因为康敏没有合练鼎炉,进展缓慢,如今与于虚雨阳双修,正是如鱼得水,进展神速。

          于虚雨几日来,一边修习素女心经所载武功,一边教导康敏习武。康敏天资惊人,悟力极强,而且心思慎密,举一反三,将这五路绝技一一习练,又得于虚雨双修之力,内功一日千里。

          徐长老病危消息传来,于虚雨不方便带康敏同去,与阿紫、梅剑姐妹同去探视。徐长老年龄太大,年轻时又受过暗伤,此时虽经名医诊治,用名贵药物调治,但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于虚雨率领五位夫人,执法、传功等在洛阳九大长老、洛阳总舵八袋以上弟子,往徐长老住处探视。徐长老一生孤零一人,没有家室也没有弟子,只有两名丐帮弟子侍候。众人进了院落,屋内狭小,周旋不开,于虚雨只带着执法、传功两名长老进屋。

          徐长才见三人进来,伸出枯干的手道:“帮主,两位长老,江湖中人刀口舔血,老夫已近九十,每次大劫都能逢难不死,如今即将油枯灯灭,老夫也没有遗憾的事情。丐帮大业有帮主坐镇,众位兄弟齐心协力,必定会兴旺发达。老夫将去,心中挂念不上有两件事情:一事是乔峰乔帮主虽为契丹人,但为天下子民,不惜背负叛帮恶名。北上弟子越来越多,难免有泄露之时,请帮主一定要想出万全之策,莫让乔帮主遭难。二是丐帮一事,我丐帮已成立多年,求帮主莫要将丐帮与其他帮派一样,合并于逍遥派中。丐帮为避免与逍遥派发生冲突,宣布与逍遥派合并,但丐帮独立行事,不受别派指挥,此事请帮主一定许诺此事,若让老夫九泉之下见诸位祖师爷时,无颜以对。”

          于虚雨坐在徐长老病榻前,握着他的手道:“此两事我都能办到,乔峰是我结义大哥,即使我拼了命不要,也不会让大哥遇难。丐帮与逍遥派合并,与别派绝不一样,名为合并,实为结盟,是为了消除别派意见,而采取的折衷办法。徐长老放心,我于虚雨有生之年,必不让丐帮真正并入逍遥派,并让其发扬光大。”

          徐长老闻言,露出一份微笑,说道:“帮主为重诺之人,今日金口一开,我可以放心走了。”说话时声音越来越低,说完话后再无声息。于虚雨脉一看,他已经含笑而去。

          因为徐长老辈份在丐帮为尊,当下丐帮上下致哀,各地分舵都派人来洛阳吊唁。武林各门派十有八九已归服逍遥派,但仍然挂着原有名号,也派人前来。少林派、五台山清凉寺等,也派出名望出众之人带队,纷纷赶往洛阳。

          丧事办得非常隆重,几乎要盖过前任汪帮主去世时的场面。各派因为于虚雨的缘故,给足了丐帮面子。丐帮众人忙活多日,不得清闲。于虚雨也被这些迎来送往的俗事,弄得颇为头痛。

          帮中重要人员皆因此事赶来洛阳,于虚雨大会帮中八袋以上弟子,宣布将总舵迁住汴梁,帮规修正等项事情,并提出议前副帮主马大元夫人康敏出任副帮主。丐帮众人都不了解康敏其人,但既然是于虚雨推荐,自然错不到那里。

          康敏此人工于心计,武艺进展神速,与于虚雨合体后又有辟毒之能,实力确实超过众长老。众人中当初也有心里不服者,因为于虚雨积威,无人敢提异议。后来,众人见康敏处事明断,武艺高深莫测,确是无双人选,才佩服于虚雨知人善用。

          康敏以前因段正淳破了她的身子,又将她弃而不顾,不禁有些伤心,不得已下嫁马大元。因为马大元不是练功鼎炉,康敏那时武艺未成,曾色诱过全冠清、白世镜,但两人与马大元一样,不曾修习双修之术,让康敏非常失望。所幸两人都已身死,也无人再去提这些丑事。

          康敏与于虚雨相处,渐渐被他感化,又折服于他的深不可测的武功和高明的房中术,一颗芳心牢牢系在他的身上,比当年对段正淳的心思还要多上几分。于虚雨见她真情流露,也大为感动,两人一来两往,情义由无到有。于虚雨在洛阳时候,竟然在康敏处多些,在阿紫、梅剑姐妹处少些。

          函谷八友中,薛慕华闻名江湖,石青露嫁给于虚雨,其余六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于虚雨了解六人能力,派人持手书往苏星河处,让薛慕华驻守函谷,苏星河带六位徒弟、部分忠实弟子赶赴洛阳,分派他们重要任务。

          众人来后,于虚雨也不让他们与丐帮众人见面,请苏星河等七人秘密集议,讨论颠覆宋朝廷的方法。于虚雨道:“如今召集七位前来,是因为所谋事大,必须在小心从事。苏师哥在我派成立前后,露面过多,在武林中名声大起。薛师侄因为医术深,在武林大大有名,也不宜做机密之事。我想让六名师侄化名混入宋廷,朝中老臣虽然还算明,但有几人却是贪财之辈。六位才华出众,又是我函谷最亲近的弟子,是最合适出面的人选。如今我将计划一一道来,请众人一起谋划一下。”

          六弟子闻言连忙谦让,于虚雨让他们莫要客套,然后讲道:“你们各带些亲密弟子,混入汴梁,京城中已有弟子担任些小官职,有他们担保,多送礼金经朝中重官,六人必得重用。赵煦年轻,为人才低心高,可以加以利用。太皇太后高氏摄政已久,大权在握,不愿归政于赵煦。赵煦年纪渐大,自然想尝尝权力滋味,因此也在暗中培养势力。若我们为他建言献策,从高氏处帮其夺得大权,则必会得到赵煦信任,如此可手握实权。师哥回去后,抓紧训练文武全才之人,准备接管朝中权力。着重培养去年所招五百弟子,待我想法将他们安入朝。然后以办学为名,大力招揽人员,以思想教育、如何理政为主,半日学文,半日学武,做好人才准备。选拔各派中有才能的弟子,也可以充实到学校中。然后你派人在汴梁买下一处庄院,我要长期居住汴梁,争取早日入主宋朝。”

          众人听完,知道事关重大,都竭心殚虑。众人议了一夜,才将诸事细节议了个大概。次日苏星河派人先赴汴梁购买庄院,然后返回函谷开始做各种准备。函谷六友各率亲密弟子,分批赶往汴梁,改头换面,按计划往宋廷渗透。

          丐帮已派人将汴梁分舵整修完毕,起用宋长老为洛阳分舵舵主,留下洛阳籍弟子,其余人皆随于虚雨迁往洛阳。丐帮弟子众多,在于虚雨将思路调整完后,众弟子苦心经营,帮中财富迅速增加。

          原来丐帮弟子,分为净衣、污衣两派,净衣派弟子出身富家或是官家,污衣派常嘲笑净衣派不是花子本分,净衣派弟子也深以为耻。于虚雨打破这种观念,提出利用丐帮弟子满天下的优势,建立适合的丐帮产业。丐帮财富日增,弟子们也逐渐失去乞丐本色,衣食无忧。为显示与常人区分,丐帮要求弟子们在衣服上打三五个补丁。

          正文第一百三十二回入朝一

          大宋京城汴梁皇之中,崇庆殿后阁,太皇太后高氏与皇上赵煦历史上称为宋哲宗矛盾激化,因政见不一矛盾开始明朗化。

          此时逍遥派弟子按照预先布置,逐步渗入到军队、内中。因为武功高强,又有详细计划,已经取得禁卫军的控制权。诸弟子按照计划,逐步取得赵煦信任,帮助赵煦策化发动政变,将当政五年的高太后软禁。

          在逍遥弟子开始渗入大宋军队的同时,函谷招揽弟子的策略发生改变,开始招收有文化的人员。这些人在习武的同时,在苏星河、苟读等人的培训下,修习治国理政之道。这些举措,为于虚雨将来架空大宋政权提供了政治人才保障。

          太皇太后高氏自垂帘以来,召用名臣,罢废新法苛政,临政几年来,朝廷清明,国泰民安。用人眼光独到,举贤而不避亲。手握重权能平淡待人,掌后能平等待人。凡孝敬自己之物,都交于内库房。处理国事明断,历史上称为女中尧舜。

          宋哲宗赵煦十五六岁。脸色略显苍白,双目深陷,整个人略显清瘦,神看起来还不错,颇有点英气勃勃。他年龄虽小,但志气却高,一直以复兴以己任,欲励图治,富国强兵。此时他已领兵控制住皇,率领亲信将太皇太后的寝团团围住。高氏的亲信已经全部就擒,被押到偏殿看管起来。

          太皇太后高氏道:“孩儿,祖宗创业艰难,天幸祖泽深厚,得有今日太平。你爹爹秉政时举国鼎沸,险些酿成巨变,至今百姓想来犹有余怖,你道是什么缘故?”

          赵煦道:“孩儿常听皇祖母说,父皇听信王安石的话,更改旧法,以致害得民不聊生。”太皇太后干枯的脸微微一动,叹道:“王安石有学问,有才干,原本不是坏人,用心自然也是为国为民,可是你父皇,一来子急躁,只盼快快成功,殊不知天下事情往往欲速则不达,手忙脚乱,反而弄糟了。”

          说到这里,她打量了赵煦一眼,看赵煦正在认真听,接着道:“二来他听不得一句逆耳之言,旁人只有歌功颂德,说他是圣明天子,他才喜欢。倘若说他举措不当,劝谏几句,他便要大发脾气,罢官的罢官,放逐的放逐,这样一来,还有谁敢向他直言进谏呢?”

          赵煦道:“皇祖母,只可惜父皇的遗志没能完成,他的良法美意,都让小人给败坏了。”太皇太后吃了一惊,颤声问道:“什么良法美意?什么小人?”

          赵煦道:“父皇手创的青苗法、保马法、保甲法等等,岂不都是富国强兵的良法?只恨司马光、苏轼这些腐儒坏了大事。”

          太皇太后脸上变色,说道:“孩儿,你算是做了五年皇帝,可是这五年之中,真正的皇帝却是皇祖母,你什么事都要听皇祖母吩咐着办,心中一定十分气恼,十分恨你皇祖母,是不是?”赵煦道:“皇祖母替我做皇帝,那是疼我啊,生怕我累坏了。用人是您用的,圣旨是您下的,孩儿清闲得紧,那有什么不好?怎么敢怪您了?”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轻轻的道:“你十足像你爹爹,自以为聪明能干,总想做一番大事业出来,你心中一直在恨我,我难道不知道吗?”

          赵煦微微一笑,说道:“皇祖母自然知道的。中御林军指挥是您的亲信,内侍太监头儿是您的心腹,朝中文武大臣都是您委派的。孩儿除了乖乖的听您吩咐之外,还敢随便干一件事。随口说一句话吗?”

          太皇太后双眼直视帐顶,道:“你天天在指望独揽大权,你便可以大显身手了。”赵煦道:“孩儿一切都是皇祖母所赐,当年若不是您一力主持,父皇崩驾之时,朝中大臣不立雍王,也立曹王了。皇祖母的深恩,孩儿又如何敢忘记?”

          太皇太后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出来,又何必吞吞吐吐?”赵煦道:“孩儿曾听人说,皇祖母所以要立孩儿,只不过贪图孩儿年幼,您自己可以亲临朝政。”他大胆说了这几句话,心中怦怦而跳,向殿门望了几眼,见把守在门口的人仍都是自己那些心腹,守卫严密,这才稍觉放心。

          太皇太后缓缓点了点头,道:“你的话不错,我确是要自己来治理国家。这几年来,我管得怎样?”赵煦说道:“皇祖母,朝野文士歌功颂德的话,这几年中已不知说了多少,只怕您也听得腻烦了。不行新法,保境安民,自保有余,但锐气不足。”

          太皇太后道:“难道你欲要兴刀兵不成?你要知道刀兵之事,相互损伤,若与契丹交兵以后,倘若西夏、吐番趁机进攻,你如何处置?”

          说道:“我大宋兵粮足,人丁众多,何惧三国?他便不来进攻,我倒要去和他们较量一番。”太皇太后耳音不灵,问道:“你说什么?什么较量一番?”赵煦靠前几步,说道:“皇祖母,咱们大宋人丁比辽国多上十倍,粮草多上三十倍,是不是?以十敌一,难道还打他们不过?西夏、吐番势力更弱,我可不惧他们。”太皇太后颤声道:“你说要和他们开战?当年真宗皇帝如此英武,御驾亲征,才结成澶州之盟,你如何敢擅动兵?”

          赵煦气忿忿的道:“皇祖母总是瞧不起孩儿,只当孩儿仍是臭未干、什么事情也不懂的婴儿。孩儿就算及不上太祖、太宗,却未必及不上真宗皇帝。”太皇太后说道:“便是太宗皇帝,当年也是兵败北国,重伤而归,伤疮难愈,终于因此崩驾。”赵煦道:“天下之事,岂能一概而论。当年咱们打不过契丹人,未必永远打不过。”

          太皇太后坚强而清晰说道:“兵战国危,生灵涂炭,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过了一会,她深深吸口气,缓缓的道:“孩儿,这五年我大权一把抓,没好好跟你分说剖析,那是我错了。我总以为等你年纪大些,再来开导你,你更容易领会明白。哪知道……”她干咳几声,又道:“咱们人多粮足,那是不错的,但大宋人文弱,不及契丹人勇悍。何况一打上仗,军民肝脑涂地,不知要死多少人,要烧毁多少房屋,天下不知有多少人家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君者中时时刻刻要存着一个‘仁’字,别说胜败之数难料,就算真有必胜把握,这仗嘛,也还是不打的好。”

          赵煦道:“咱们燕云十六州给辽人占了去,每年还要向他进贡金帛,既像藩属,又似臣邦,孩儿身为大宋天子,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难道咱们永远受辽人欺压不成?”他声音越说越响:“当年王安石变法,创行保甲、保马之法,还不是为了要国家富强,洗雪历年祖宗之耻。为子孙者,能为祖宗雪恨,方为大孝。父皇一生励图治,还不是为此?孩子定当继承爹爹大志。”

          太皇太后此时知道内已让赵煦完全控制,自己的好言好语,他也听不听去。她说道:“我为政五年,一心想的是大宋江山,没有一点私心。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任用贤臣,轻动刀兵,保养大宋元气。”

          赵煦说:“我准备起用胡七业先生,此人文武全才,此是他所撰当代兵家战略。”说完赵煦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交给高氏。高氏阅读几页,抬头看着赵煦道:“此人在武林中名声甚是著名,武艺定是深不可测。看其所著此书,文略亦是伟才。此人若忠心耿耿,必为朝中栋梁,但若其心不测,则为乱世枭雄。我年纪已大,本想多掌几年朝政,让大宋积蓄些财力,然后让你亲政。今日你迫不及待,欲要亲政,我也没有多少意见。今日只告诉你一句,若起用胡七业此人,必要有万全防备之策。不然若祸起萧墙,恐怕后悔莫及。”

          正文第一百三十三回入朝二

          赵煦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近日此人将赴京城,孙儿会集群臣,与他会面。此人若是野心勃勃,孙儿必不会重用。若是其心情淡薄,我会托以军国重任。我派人打探此人消息,皆说仁义著于江湖。此事皇祖母勿须担心,孩儿心中有数。”

          高太后看着赵煦意气风发、有些趾高气扬,心中不由暗叹,寻思此人与其父情相似,好大喜功,急功近利,也不是一位纳谏明主。但事已至此,她已无回天之力,高太后望着赵煦,面色郑重的说:“若是重用老臣,凡事不要之过急,或能保住江山社稷。大宋在你手中,或是强盛,或是败亡,你好自为之吧。此外,你若起用胡七业,必须要在武林中扶持一个声名相仿之人,与其抗衡,免得此人坐大。”

          赵煦此时大权独握,正在出神,高氏的话似乎没有听到。满心想的却是如何破阵杀敌,收复燕云十六州,幻想自己坐上高头大马,统率百万雄兵,攻破上京,辽主耶律洪基袒出降。想到这里,他不由雄心勃发,向高氏行了一礼,然后神色得意走出崇庆殿。

          新任廷御林军统领是逍遥派范百龄,改名为令百范。当初于虚雨之所以派他率派中弟子入,一是因为赵煦好棋好画,是位有才华的人,让范百龄进正是投其所好;二是范百龄为人细,而且喜棋艺,让人觉得无大志。

          函谷八友虽然武功不是很高,但每人都有一手绝技,武林中人都以为是杂学,不想今日在政治场上却能发挥巨大作用。范百龄进后,见棋忘事,被原统领告到赵煦眼前。不料赵煦也喜好棋艺,听说令百范棋艺无双,要他前来陪他对弈一盘。

          赵煦棋艺甚高,内众人、文武百官中善于对弈的,大多不是他的对手,间或有人棋力胜过他的,但畏惧他是皇帝,又不敢胜他。令百范听从于虚雨的计策,先是大胜他一盘,然后指点他一下,逐渐赢他少些,再与他下成平手,然后略微输他一点。

          下棋有赢有输才有意思,光输不赢或光赢不输都会让人兴趣索然。赵煦为人好胜,见令百范胜他之后,指点几句,果然见识不凡,自己也进步不少。令百范在侧,让赵煦苦闷的日子增色不少,很快就对他信任有加。

          于虚雨此时已携众女来到京城,在京西一座大庄院安置。范百龄几乎每日都将内情况,向他详细述说一下。赵煦虽然明,但毕竟年幼,被范百龄一番手脚,竟然将他视为心腹,又见他武艺高强,封他为御林军副统领。

          范百龄得到赵煦信任后,见赵煦因高氏独揽大权而心中郁闷,按照于虚雨交代,挑拨他发动廷政变。赵煦见范百龄除棋力高外,计谋颇多,几件难以处理之事,让他三言两语分析的头头是道,解决的非常圆满,对他信任有加,更是言听计从。其实范百龄虽然明,但是在许多问题却不是他能处理,许多主意都是于虚雨与李秋水、院星竹等人商议后,授意他去做的。

          于虚雨见赵煦落入套中,让范百龄以增加皇上势力为由,在御林军中安逍遥弟子。赵煦得到一本兵书,却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胡七业所著,赵煦一心要压过辽国,一见兵书见解独到,与历代兵书大为不同,但针对当代国情,却提出了许多强兵策略,不由视之为宝。

          范百龄已经被赵煦依为左膀右臂,凡事都喜欢与他商议。但赵煦认为范百龄计谋虽多,但是来得却慢,常常要深思一夜才能想出办法。其实那些主意都是于虚雨在幕后遥控指挥。

          范百龄在赵煦心目中威信渐增,他提起于虚雨、胡七业两人时,将他们吹捧得无所不能,渐渐加强了赵煦对两人的重视。赵煦让范百龄密召于虚雨、胡七业进,欲要结交这位武林中的传奇人物,遭到两人的婉然拒绝,反而更吊起赵煦的胃口。

          赵煦看重于虚雨,主要是因为于虚雨身为武林盟主,手下绿林好汉无数。但胡七业此人,观其所著兵书,定是大才,以他之才若能入朝辅佐,必能如周武王之姜子牙,刘备之诸葛亮。况且胡七业淡薄名利,应该算是世外高人。

          赵煦连催数次,于虚雨索称病不来,胡七业却秘密进见驾。赵煦见胡七业谈吐不凡,思事慎密,断事如神,不由大为欣赏,想请他入朝为官,胡七业道:“臣为布衣,一生向往田园生活,不愿心劳累。”

          赵煦觉得胡七业既然不愿为官,野心当然不会很大,有他在朝上辅佐,必能早日掌权,完成雄心大略。问计胡七业,胡七业道:“如今太皇太后掌权,任用一帮老臣在朝,臣即便有治国妙策,也不能实施。若陛下掌权之后,臣愿效犬马之劳。如今,我可在旁居住,陛下若有要事,臣奉召必会竭力而为。”

          赵煦一听胡七业愿意相助,不由大喜,当夜与胡七业密议如何得掌大权。胡七业对中局势了解的清清楚楚,自然早有一番计划。见他年少气盛,好大喜功,道:“如今太皇太后掌权,政治清明,陛下何必急于一时。太皇太后年龄已大,他日归天之时,我等再大展宏图就是。发动廷政变,夺回大权,此事不难。但陛下如何面对天下子民?如何处置太皇太后?”

          赵煦不待胡七业说完,听闻夺回大权不难,已是急不可耐,道:“孤本来就是皇上,对天下子民说是亲政即可。至于太皇太后,自然要让她颐养天年。不知如何才能夺回大权?卿家请教我,事成后必封你为宰相。”

          胡七业笑道:“臣本无心出仕,感陛下知遇之恩,不得已出山相助。若陛下欲急夺大权,只有发动廷政变。但陛下不要露出风声,对太皇太后恭敬有加,容臣徐徐布置。”

          赵煦心盼大权在握,急道:“需要布置多长时间?”胡七业道:“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我暗自招募忠于皇上之人,秘密安于禁卫军及周边军队。陛下身边人多为太皇太后心腹,先须将其撤换,改为亲信护卫,先确保陛下安危。然后按计划为陛下亲信求职,徐徐安排出去,待陛下亲信在京城周围部队过半后,即是发动政变的时机。”

          赵煦闻言,考虑一阵道:“如此苍促,那里去这许多忠义之士,倘若此事泄露,太皇太后必然大怒,我的皇位恐怕不保。”胡七业道:“臣身在武林,知道各门事情,容臣挑选百名高手分批入,陛下一一安置就是。不过陛下不宜之过急,恐太皇太后疑心。辽国高手上次前来行刺,武林中人出手将其击退,若是流言辽国高手再次前来,则高手入顺理成章。现在中卫士,容臣细细调查,若是忠于皇上的,皇上也可重用。如此禁之内,都由皇上掌控,则进可以逼太皇太后交权,即亦可以自保。”

          赵煦闻言大喜,道:“卿家可从速办理,孤静候佳音。”胡七业又道:“不知陛下在朝堂之上可有可靠亲信?”赵煦思忖良久道:“太皇太后把持朝政多年,即便有些亲信,也未得重用。”胡七业道:“请陛下提供一份名单,让臣想想办法,如何让这批人近日得以重用。”

          赵煦听于虚雨讲完,暗忖道:“这胡七业真是忠臣,想法设法培养我的亲信,而不考虑扶持自己的势力,此人大可让人放心。”想完,他不由展颜一笑道:“这个简单,我即刻为你书写一遍便是。”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回入朝三

          胡七业阅完名单,不由大吃一惊,虽然太皇太后掌权,但赵煦暗地里培养的势力也不容小视。他心中虽惊,嘴上却说道:“陛下势力单薄,可以提前开科举招纳贤士。主考官人选一事,太后必会出面干预。我推荐一位才子,名曰孔读,此人才华出众,若让他为考官,必会为天下择出无数贤才。陛下秘密召见他后,若觉得他为忠义之士,则礼遇于他,他必会感恩图报,对陛下忠心耿耿。此事可在朝议时,让亲信大臣举荐此人,与众臣当场论文,其才能必能让众臣悦服,此时陛下装作龙颜大悦,勿要请示太皇太后,当厅宣布道:‘我久寻找博才之人,为科举考官,今得此大才,你便为科举主考官吧。’若太皇太后询问,你回答说:‘朝中众臣在朝堂日久,都有舞弊的嫌疑,若得此人为主考官,则此次科举必为朝中选些良才。’太皇太后若不存私心,此事必然不会作梗。”

          赵煦闻言盘算一会,道:“他为主考官,怎样能择贤才为我用?”胡七业答曰:“若太皇太后任命主考官,必会择旧臣出任,如此新选之人都为太后旧臣门人。若陛下推荐亲信为主考官,必定惹太皇太后起疑。孔读为主考官,其事则大不相同,孔读为陛下出力,所选才子皆为他的门生,我再私下约见授意,他们自然只知有皇上,而不知有太皇太后。”

          赵煦与胡七业一番交谈后,心中有底,按照计划,将身边卫士以武艺不高的名义渐次撤换,又将胡七业提供的忠诚卫士名单,分拨到京城各军担任军官。四个月后,二百余名江湖高手分散到禁卫军等处为官,逐渐形成了一股很强的实力。

          而孔读也不负众望,当厅震住朝中众臣,使赵煦顺利的命他为主考官。孔读建议考题由太皇太后定夺,太皇太后书写后交给皇上,近臣范百龄自然得知,秘密告诉于虚雨。于虚雨命函谷弟子按题目提前撰出文章,交苏星河修改后定稿。又秘密打点相关官员,使这些人员取得参加这次的资格。

          科考考试中自然大获成功,赵煦分别约他们密谈,这批新进之人皆表示愿为皇上鞠躬尽瘁,赵煦因此将他们当作心腹,吩咐朝中势力加速提出拨他们。胡七业不负赵煦重望,想方设法提高赵煦亲信的官位,更得到了赵煦的信任,其身份迅速超过令百范,成为赵煦的首席顾问。

          胡七业的科举建议,最得益的是函谷弟子,在科举前三十名中占得二十七席。因为函谷弟子身份保密,除于虚雨等少数人掌握外,其余人都不知他们的底细。左子穆奉于虚雨之命率亲信进京,会合丐帮弟子开始调查朝中大臣的隐私,为以后控制他们做好准备。

          大量的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在胡七业的策划下,政变一举成功,太皇太后被软禁在后里,朝中太皇太后起用的重臣或贬或罢,纷纷落马。胡七业开始从幕后转到前台,封为左宰相,成为第一个身居如此高官的武林人物。

          朝中原先赵煦培养的心腹此时都得到重用,形成极大的一股实力,与胡七业抗衡。于虚雨此时打探朝中众官员隐私,也大获成功,在暗中搜集他们的犯罪证据后,或将他们收为己用,或将他们送于狱中。赵煦自以为对他忠心耿耿的函谷弟子开始加快上升,迅速占据了各部要职。

          朝中重臣中最让人担心的人是王义和,他是赵煦的老师,对赵煦忠心耿耿,而且为官清正,没有什么把炳可以抓住。他在朝中的好友于友安、文风扬等,也都是著名的清官。但是王义和等人也有一个最大的弱点,他们这几人的理政能力太差,没有独挑重担的能力,处事也不果断,因此在赵煦面前逐渐失宠。

          赵煦内心中也不希望胡七业坐大,幸亏没有发现他招揽党羽的行为,只是提拔这次科举上来的年轻人,这让赵煦对他的戒备心逐步放松。为了制衡胡七业,赵煦封于虚雨为大内名誉总管,让他挑选忠义之士入朝伴驾。于虚雨借此机会,将函谷弟子安进来。

          胡七业与王义和的矛盾并非水火不能相容,只不过因为政见的不同,赵煦在这方面的是胡七业。胡七业将王安石所编的“免役法”和“市易法”改良后,准备在全国推行。但王义和等老臣受太皇太后多年的影响,对新法横加干涉,惹得赵煦非常不快。

          王义和毫无忌讳的公开推崇法家,希望能以“征诛”之术压制天下舆论,显得非常自负。但自负得有自负的资本,他的自负与他的能力产生一个巨大的反差,虽然身居右宰相之高位,却没有容人之量和果断的处事能力。

          于虚雨所计划的夺权谋中,忠心的逍遥弟子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们逐渐褪去武林的背景,在朝中担任起欲来欲重要的角色。胡七业对函谷弟子非常看重,常常主动寻找良机提拔他们,在某种意义上,胡七业将函谷弟子当成自己的势力。

          函谷的招募仍在继续,在培养起绝对的忠诚度后,他们分别以各种名义进入大宋的政治舞台。于虚雨创造的思想培训理论,不仅让他统一了除少林派、五台山等极少数门派之外的中原江湖,还为他培养出了无数忠诚而有才华的官员,成了于虚雨以后独掌大宋江山雄厚的基础。

          萧峰乔峰在辽国成功得到了国主的信任,凭着一身深武功屡立大功,并成为辽国历史上第一个异姓的南院大王,手握重兵。李秋水、鸠摩智两人,利用自已的特殊身份,在西夏、吐蕃安置了众多逍遥弟子。于虚雨这位逍遥派掌门,实际上已经掌控了四国的皇,成就大事只在于时机问题。

          逍遥派弟子分为文、武两路,武路控制汴梁附近兵权之后,分别往边关、各路军队渗透,在胡七业和朝中重臣的保荐下,很快在部队中占据一席之地。文路官员在取得朝中诸部要职后,开始延伸到各州中去,担任地方官员。

          在三年多时间里,胡七业在大宋的名声渐长,成为家谕户晓的一位贤相。胡七业对函谷弟子非常优待,这让众人猜测胡七业对于虚雨应该非常忌惮,至少能够看出他不想惹此强敌。做为回报,函谷弟子也对他礼敬有加。

          朝野中出现不少有关胡七业野心不小的风言风语,内虽然基本被逍遥派弟子掌控,这些弟子也尽量帮胡七业压制这些传言,但是这些传言还是不断的传到赵煦的耳中。他对胡七业开始疑惧起来,开始着力打压他,让胡七业感觉到了潜在的威胁。赵煦着重提拔其他势力,打压胡七业的控制,逐渐剥夺胡七业手中的权利,让王义和、孔读的门生接管。

          赵煦此时有了新的动作,下了一道意外的秘旨,传于虚雨进京。于虚雨接报后,心中盘算,估计赵煦要对胡七业进行毁灭的打击。他盘算良久,觉得到了进的时机,随范百龄一起进。

          赵煦在秘室中接见于虚雨,见他年纪不大,在江湖上声名如此显赫,对他恩宠有加。因为胡七业的权力太大,已隐隐威协到大宋的安危,赵煦着力拢络于虚雨,想让他入朝牵制胡七业。

          于虚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他说道:“臣深谢陛下美意,臣自由惯了,不想入朝,在中挂一虚职,整日也倍感压力。陛下有何事要臣去办,只管明言。但入朝之事,臣不能答应,请陛下见谅。”

          正文第一百三十五回入朝四

          赵煦见于虚雨执意不愿入朝,也不好去勉强他,道:“爱卿既然不愿入朝,我也不好勉强。但是朝中胡七业专权,王义和等人每每与他较量,都不是对手。我恐他势力渐大,我无法控制,因此想请你助我一臂之力。”于虚雨闻言,正色道:“臣近日住在西郊一所庄院中,陛下若有事让我效劳,臣随传随到。臣手下死士若干,若陛下需要,只管开口就是。”

          赵煦闻言大喜,道:“如此,爱卿且少等几天,待我计划完备,我请爱卿到此共商大计。”于虚雨施礼告辞后,赵煦如令百范前来。两人秘密商议如何限制胡七业,必要时致胡七业于死地。

          几天来,赵煦频频召王义和、孔读等人入秘议,商议如何对付胡七业。这些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于虚雨耳中,于虚雨针对他们商议的计策,有条不紊的进行部署,准备将计就计,一举夺取大宋江山。

          在一个风清月明的夜晚,赵煦准备召胡七业入,一举成事。因为胡七业武功太高,中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赵煦再次召见于虚雨,请于虚雨率领江湖高手进。

          按照赵煦、于虚雨、范百龄所商议的计划,于虚雨所带五百名高手,扮作禁卫军,以调防的名义进。因为中密布胡七业的手下,因此计划在绝密中进行。

          赵煦将原来胡七业推荐的高手、军官以各种名义,暂时调出内。让于虚雨的手下接管内防务,在崇德殿设有埋伏,准备好完全之策。甚至将每件可能发生的过程都计算在内,可以说赵煦此举志在必得,用尽了心思。

          赵煦对于此事很有信心,于虚雨的武功估计在胡七业之上,而且于虚雨的五百名高手和令百范的亲信设下厉害,只要胡七业敢来,必然难以逃脱这些厉害的布置。赵煦对于虚雨非常信任,因为于虚雨一向非常低调,而且明显得对政治不感兴趣,这让他感动非常放心。

          内内外开始按计划行动,令百范禀报一切准备就绪。赵煦传胡七业进后,以为大计必成,正在盘算除去胡七业后,如何起用能臣,接替胡七业的政务。如何借大宋国势,如何尽早收复失地。

          正在赵煦踌跎满志之时,令百范陪着胡七业进来。赵煦见胡七业神态异常,没有往日的恭敬,也不行礼。赵煦脸色一沉,道:“大胆胡七业,见孤为何不行礼?”胡七业冷冷一笑道:“陛下已非往日之陛下,我亦非往日之胡相,何来如此多的礼节?”

          胡七业淡淡的几句话,让赵煦非常恐惧不安。赵煦想起室内的令百范,室外的于虚雨等高手在侧,胆色复壮。道:“大胆,对我安能如此讲话。”虽有众多高手在侧保护,赵煦还是感觉到胡七业的可怕,因为他除了身居高位,还拥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近年来提拨了无数的人员。

          胡七业寒的脸上,丝毫没有一分恭敬的表情。面对有些慌乱的赵煦,胡七业说道:“臣今日来问问陛下,欲要如何处置臣下?”赵煦心中的寒意更浓,强挤出一丝微笑,道:“于相何出此言?”

          胡七业道:“近日王文和等人权势日高,臣想辞职归稳如何?”赵煦心里暗喜,表面上却不敢露出声色,因为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胡七业,已经不是平时忠心谦逊的那个人,已经脱下来和善的外衣,露出了可怕的一面。他忐忑不安的颤声说道:“于相是国之栋梁,为何要归隐田园?”

          胡七业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为何对我见疑?若我归隐,欲起用何人为相?”赵煦思忖一下道:“王文和能力稍差,但苟读才华出众,有宰相之才。”胡七业哈哈一笑道:“除了苟读,难道再无可用相才?”赵煦不知胡七业的用意,但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朝中老臣,有才能者皆非罢即贬,除了年轻官员处,确实只有荀读为可用之人。”

          胡七业的语气非常不客气,道:“你以为现在可以掌控朝政吗?你以为你这些布置我不知道吗?你以为你这样过河拆桥的做法是对的吗?我胡七业入朝以来,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

          在胡七业的连连追问下,赵煦显得有些慌乱,他不由有些恼羞成怒,大力喝道:“你这无礼之徒,如此大胆妄为,来人呐,将此贼擒下。”令百范立在赵煦身侧,却一动不动。

          慌乱中赵煦感觉到一些异样,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却让他心神复定,他想象着于虚雨从天而降时,胡七业定会惊慌失措,不由露出会心的微笑。

          但是门外始终无人进来,室内除了赵煦、胡七业、令百范之外,只有四名于虚雨手下的四名高手,扮作近卫,立于赵煦的身侧。几人对他的命令丝毫不予理会,现在于虚雨也未按计划露面,赵煦的心里罩上了一层影,他预感到事情可能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此时胡七业哈哈一声长笑,对赵煦道:“你的命早已掌控在我手中,我几年不曾发动,一是觉得你对我一向重用,二则军政两界基未稳。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寻死,莫怪我翻脸无情。”

          赵煦看着胡七业身侧的令百范,下命令道:“令统领,你为何不敢对他下手?于虚雨现在何处?”令百范未及回答,只见胡七业在脸上一抹,一张致的人皮面具取下来,胡七业在霎时间改头换面,变成了于虚雨。

          赵煦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指着于虚雨道:“原来你和胡七业是同一个人。”赵煦急急呼喊侍卫护架,可门外静悄悄的,对赵煦的圣意丝毫没有反应。赵煦求救般的对令百范道:“令统领,你速速喊人护驾。”

          于虚雨道:“陛下没有必要再喊,内近卫都是我的门人弟子,忠于陛下的卫士,内中恐怕十中无一。”赵煦急道:“这不可能。”

          于虚雨哈哈大笑,道:“百龄,你对陛下说说你的真实身份吧。”范百龄向于虚雨行礼道:“拜见掌门师叔。”

          赵煦一见,如跌入冰窖中,从头一直凉到脚。他指着范百龄道:“你……你……也是逍遥门人?”范百龄道:“不错,我正是‘函谷八友’之一范百龄。”

          于虚雨又是哈哈一笑,对门口呼唤一下,道:“苟读你进来吧,也好让陛下死心。”

          赵煦不知苟读是何人,看门口脚步声响起,孔读走了进来,赵煦像捉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迎上孔读,道:“孔爱卿救我。”孔读像是未听到他的话,也不理他,走到于虚雨面前,行礼道:“苟读拜见掌门师叔。”

          ↑返回顶部↑

          目录